香蕉成人看片软件下载

      胡륑心宇明显是在试探沈凛他们的反应, 见自己提及“意外的线索”时,两人神『色』没有任何波澜,心里默了伛几秒, 那个空档他过了一个看不出什么结㜲果的心理学, 估『摸』应该是没过棹。

      这让他有些烦躁, 这个游戏就是这点不好ꝣ, 켛有些线索摆在脸上了也得靠运气, 运气不好, 什么都是白折腾。

      惒 沈凛不仅动于衷,쁘还一股子吃瓜的语气说:“高三一班,不是我们的班级吗?您说说看, 发现了什么线索。”

      胡心宇说:“我禌找到了一本日记Ἃ,䌋应该是你们㧄班谁的日记。”他从宽大的上衣口袋掏出一个巴掌大的小本子,隔空抛给沈凛他们。

      晏修一单手接住,递给沈凛。

      沈凛翻开查看。

      “xx月xx日,今天他来抶上课了。好可怕,他脸上还有一道好大的口子……我以前还以为那些只是谣言,但可能是真的……我以后不能跟他说话了, 绝对不能!”

      “xx月xx日, 啊啊啊,䘰 今天跟他一起值日, 他┢看起来也没那么凶?甚至有点Ꝯ瘦弱,但是踏马的灗他讥居然能单!手!扛!起!大!桶!水!ㆸ淦, 妈妈救我!”

      “xx月xx日, 今天xx没来上课,听说是家里出事情了,周围没一个同学知道他怎么回事, 我也不敢问……不对,再说我问什么?呸呸呸,又在多管闲事。᳽”

      絡 “xx月xx日,怎么这么倒霉?为什么每次都是我被安排他一起值日?!”

      “xx月xx日,…………又是我,我这是造了什么孽,不想跟他一起值日,我真的好害怕……”

      “x䛤x月xx日,今日也要感谢xx不杀之쬰恩。”

      䛂 “xx月xx日,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救命,今天阴雨天,我看到他满脸ᖧ是血地站在角落里,不知ꟶ道他有没有看到我,下一次一起值日我会不会有危险……我要不要告诉师?!”

      日记得宛如一个小白菜被害记,那个高莶频率出现在日记中的“他”完좗全让人捉『摸』不透是个什么定位的角『色』。

      沈凛看完日记,懵了一下,把目前已知的人物对号入座,只有祈祷者一个人说得通。

      ……勉强说得通。

      荶他一开始以为祈祷者是“被害者”的角『色』,现在看来在其他学眼中,ᧅ他是“加害者”的角『色』氽。

      沈凛默然把日记合上,抬头看向胡心宇。

      胡心宇:“?”

      沈凛:“没了?”

      胡心宇:“没棖了。”

      沈凛『露』出失望的神『色』벬。

      胡훈心宇:“这线索还不够明显吗?高三一班正在孤立某个同学,因为对他的恐惧,他做了什么?”

      根源都没抓着,线索实在是模糊。

      ㄗ沈韚凛沉默,反复翻看这闝几页日记,他䄏觉得这上面的字迹有些眼熟。

      他突然想起什么莆,翻找校医登记表上的名字,学⍰生会在上面登记自己的信息,其詟中最早来校医院登记头痛症状的学生字迹和日记上的一模一样,

      他撇的时候有带倒钩的习惯,瞧着区别还Д挺明显。

      胡心宇反问道:“你们搜到什么线索?” 軦

      赵小茵『插』嘴道:“有人把学生的精神力当做祭品,在学校里准备了献祭的仪式。”

      胡心宇条件反『射』地问:“谁干的?”

      赵小茵无奈地说:“知道了我们就不在这杵着了。”

      沈凛把日记折起来揣进校服口袋,挫问道:“别的室你们都看过哪儿了?赵小茵你那儿有什么线索?”

      赵小茵说:“我去看了高三三班諨,线索有些模糊,说不太清楚,也是日记之类的东西。说一班有个很可怕的人,三班的学都避着他,不大跟他往来。”

      “大概是和我搜到的线索里指向一个人,是那个祈祷邉者?᳞”

      “那个人为什么可怕?学生究竟在怕他什么……”

      “从日记上看是因鎥为他力气比一般人大?还参与过校园斗殴?”

      “这太单薄了。”

      “害!学生能有什么复杂的!”巴

      几个人商议片刻,沈凛想到之前他是对保㥘健室的素描过灵쾨感才获得的线索,心想,在这个梦境世界,他们是不是需要通过这些灵感抓到一条完整的关键时间线,去还原当初的故事,才能说得清楚到底发了什么,要怎么从梦境中破除,并且找到真正的祈祷者。

      “那这么说,除了金容正在搜查的高二·二班,我们几个班级都搜过了?”ꦿ

      “是吧,”赵小茵回忆着消防逃᧊图上绘制的几个地点,说道,“不过还有一짴些零碎的地方没去,比如说厕所师休息室,要分头行动吗?”

      她暧昧地冲沈凛晏修一眨了眨眼:“你们俩是情侣吧?我们就不打扰你们了,我跟胡心宇一组。”

      輩 胡心宇淡淡地说:“不用,我自己去,我去一楼的室休息室。”

      “独行侠,”赵小茵轻哼一声,“一点也不知道团队合作。”

      犹 鋥 “你是怎么进来的?”沈凛问。

       “做梦呀,”赵小茵不明白㫓为什么他突然这么问,“我是遵从女神的号召,受到女神的指引才来到这个世界拯救人类的未来。你们不是?喔!我反应过来了——我们当中有人可能是通过别的途径进来的,튀他也许不知道我们进入这个世界的方法。”

      沈凛点了点头。

      “那得小心点,金容闉之前就问过我……好奇怪,看他样子不像是能藏得住话的。”

      “你也说了,能玩到这个房间的都不简单。”沈凛说,“这个保健教室还没搜查完,我搜完去三楼的卫生间看看,你先去三楼的休息室?”

      “好吧!”赵小茵点点头,她很有行动力,说完就一溜烟小跑着上了楼梯。

      沈凛拿出日记本,说:㊘“过个灵感。”

      灵感检定功,但沈凛没什么特殊的感觉,好像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日记。

      “猜错了?”沈凛疑『惑』地咕哝了一句,随即想到一个可能,他带着日记先去找胡心宇问日记是从哪儿搜出๥来的,胡心宇报了具体座位号,问道:“问那个做什么?”

      “感觉日记不齐全,缺下半部分。”

      “下半䇇部分?什么下半部分?你怎么知道有下半部分。”

      “猜的,不确定有。”

      ™ “那儿搜空了,没晍有下半部ꅉ分。”胡心宇说。

      “找找看,㓟找不到再说。”

      沈凛又折返回高三一班,这里冷得最厉害。

      窗户紧闭还是挡不住刺透骨髓的冷吺意。

      他顺道往窗外瞥了一眼錅,外头几乎成了一片冰原,什么都看不清楚。

      恍然间和曾经数次跳跃至眼前的画面重叠。

      榔 泼洒在雪地上的血迹、逐渐冰冷的尸体、谁也法打破的诅咒……他依稀想起了一点什么。

      脑袋一阵钝痛,沈凛皱了下眉头,移猔开视线,走到胡心宇的桌子旁。

      晏修一仍是站在窗户边㐟,垂首看向窗外一片茫茫冷意,神『色』漠然冰冷。

      渐渐的갰,他垂在身侧的手收紧握拳,一股蘚难以言喻的恐惧攫住了ぐ他的咽喉。

      沈凛他把胡心宇报的桌子里里外外搜了一遍,果然没什么몠下半部分。

      他索片刻,拉开椅子,坐下来,让自己为这个学,从笔盒里挑了根边缘印刷字迹磨损得最厉害的笔——这证明这根笔被频繁使ꓥ用,对学来说也许更有意义——然后他翻开日记,停留在最新一页的空白处。

      沈凛沉了沉呼吸说:“菥我过个灵感。”

      씥他灵感再次成功。

      而这次,他看到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훎他看到瘦弱的学生正闷头奋笔疾书,间歇『性』抬头也是看坐在他右前方,过了一会儿又把日记本上的内容划掉。

      䟚 他看到上面写着:“我在犹豫要不要他主动搭墦话,毕竟他上次帮了我……其实他也没那么可怕,普普通通的学,也许是大家误会了他?”

      他站起来,却感觉一阵头痛,身体晃了晃又重新坐回̪椅子上。

      ꠖ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头痛㐅得厉害,像是有人在我脑子里开疆辟土,我是不是要进化了?!终于等到了吗,属于我ప的超能力!”

      沈凛:“……”

      画面再次变化,男学趴在床上,灯光映过来,他在日记本上着:“今天去了保健教室,我说我头痛得厉害,师给我开了一盒感冒『药』……上回我说喉咙疼,也给我开了一盒感冒『药』……上上回也是感冒『药』,哦,那次我的确是感冒,板红根包治百病礦吗!再说我要ᆕ的是感冒『药』吗!我要的쪬是能请一天假的病假条!好气。”

      唐 他到这儿,又另起一行:“不过那老师长得真帅,很会戴眼镜,听说班里好几个女都喜欢这类型,xxx还给他送过一幅画,xxx也喜欢他,可惜……哎,其实那件事跟xxᩣ没关系,可是我不敢说。我真是个孬种。”

      蘭 他到这儿,脸『色』煞白,像是看到了什么,他握着笔的手收紧䜯,最终咬着牙在纸面上ﷄ着:“完蛋,又开始痛了,我不敢睡……一睡着那些奇怪的东西肯定会找到我。我害怕面对那些东西,在梦里我变了妖怪,奔驰在雪原上的野兽,失去人『性』的怪物永远没有救赎的尽头,햇我不想这样。”

      然而他最终还是疲惫得睡去,模样在沈凛面前消散于灰雾㦑。

      最后是少年木然地躺在洁白的病床上,他拿起笔在纸面上下:“这是所有人类的终途。”

      宛如启示一样的宣言最终被认定是少年心的中二气息,他大约被辗转送到了很多个地方接受过大大小小的治疗,依然没能茂盛他心灵的荒原。

      䛾 稻草人被压弯了腰,眺望着未名的튽远方。

      神明会化所有的人类,不分贫富,不分男女,不分善恶。

      冰雪会带来洗涤灵魂的净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