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长歌

      新军如今有五万多人,其中有两万人拿着火铳或是象征着火铳的短棍。

      这就让刘肇基心塞了。

      他对火铳可是很不感冒,

      “确实,新军当以火器为先,䴸”

      朱慈烺点头。

      “殿下,这有些不妥吧,”

      刘肇基迟疑了一下。

      “刘副将,记住,赞画司中无可不言,房即使本宫之言也可反驳,军卒的性命远比本宫的颜面重要,看出不妥之处尽管直言,否则何必成立赞画司,”

      朱慈烺这话让所有人动容。

      因为作为上位者做到䣫这点太不易了,尤其是皇室。 銐

      当今就➆极为看重颜面,有时候为了㙩颜面极为固执,错ꏴ了也不肯回头。

      낾 太子不仅虚心纳谏,而且讲出了军卒性命当属第一,可见太子胸襟非閎比寻常。 ꡇ

      “殿下,须知火걲铳튚施用限制太多,装药太慢,容易炸膛,只能打一两轮敌人就到面前,而且,大风大雨之时,就是废物,如果新◹军这般多的火铳,那时候战力就会减半闛,毫无用处,辽东军中的三眼铳就是如此,很多军卒时候骑军都是将其当作大ꝕ棒用,”

      刘肇基鼓起勇气道。

      三쟣眼铳什么东西,朱慈烺真不知道。

      他问了问,原来关宁的骑军的武器除了有骑枪马刀外,有的骑兵用三眼㚋铳。

      就是三个铳管的沉重火铳。

      嵟 对敌的时候前面的骑兵点燃火绳,发射弹丸,可以击打对面三十步的对手。

      三个火铳火ἅ绳长短不一,ྲྀ正好可以依次击发。

      ⃙但是,准头全无,就是大群骑兵对战时候发射,尽管向对手人多的地方发射就是了。

      放空后,这些骑兵就抡起沉重的火铳冲阵,当做铁棒砸向对手。

      朱慈烺笑着点头,这玩意是够鸡肋的,打不准,还颱死沉,然后轮向对手,不如骑枪长,没有狼牙棒沉重,简直是各种弱点集于一身。 ༛

      “刘副将说的是,大风大雨中这种火铳就是一个铁⭬棍,”

      볅 大家都等着朱慈烺的BU닖Tﺮ,既然有这个弱点눣,朱慈烺还用,必然有转折了,

      ꆓ “但是这次兵仗局已经开始制涝造的火铳不同,这次将会是没有火绳的燧发火铳,而且用新式熟铁锻造,不易炸膛,”

       “何为燧发火铳,”

      这次孙传庭忍不住问道。

      朱慈烺巴拉ᕎ巴拉解释一番,然헢后又说了利乭用定装火药加快聈了数倍的装填时间,

      “除了这两样,本宫还要利用燧发火铳的优势,重整军阵,”

      朱慈烺拿䔇起了纸笔,在䲉纸张上划出了古斯塔夫方阵。

      所有人围拢过来,看着这个庞大的军阵在朱慈烺手中成形。

      育 朱慈烺画出后,一一说明,

      퍶 “面对建奴和北䛌虏庞大的骑军,我大明战马来源受限,而且受困于财政,不可能制备十万计的骑军,但是我大明步军众多,火器犀利,因此本宫想出了这个战阵遟,中军为火铳兵和长枪兵、刀쵢盾兵混编,”

      朱慈烺点着中军,朱慈烺不要脸的把古斯塔夫方阵归为自己所出,

      “中军前方੧是炮车,随军的⢷青铜炮向敌人发射长程火力,覆盖面约为两三㏿里的距离ᧄ,敌人越过这里要经过火炮四五轮的齐射,到达近百步的时候,火炮将会发出最后的一次齐射,散弹,当会初步打乱敌军的阵型和前进节奏,”

      朱慈烺炪又点了点中军表明的步军,

      “当敌人进入正面七十步处,火铳兵턁齐射杀敌,这里将不另会是三段渶击,而是四段击,将会将敌人最锋利的前锋伤亡大半,敌人近身前后,长枪兵迎敌,击杀阵型散乱的敌人,同时刀盾兵护佑长枪兵的左右和下三路,防止赅敌军从下盘突入,”

      朱慈烺抬眼看看众人,

      “经过三轮绞杀,火炮、火铳ဩ、长枪远中近的先后三轮密集打击,就是天下第一铁军也要崩溃,”

      ᬜ 众人听闻后都是好好的打量了着阵势,这种纯以火铳兵炮兵为主的阵势훛从未见过。

      “殿下,这般大阵有个最大的弱点就是侧后,”

      ᫹李辅明一点两翼和后方。

      “李副将所言对极,但是殿下后面列出的这些小阵可能就是为了保护后阵,”

      눾 孙传庭一指大z阵后方十余个小方阵。

      朱慈烺赞许道,

      “两位果然身经百战,一眼看出阵势优劣,果然我大明重臣,”

      两人拱手口称不敢。

      “这里将会是十几个小方阵,每个方阵上百到数百火铳兵长枪兵,待敌人突袭上来后,㕋这些小阵首先迎敌,注意,小阵间只有七八十步,也就是魞小阵间火铳可캚以交叉射击,全无死角,小䬣阵迎击给大阵的后阵留下反应时间,待敌人从小阵缝隙损失一部后接近后阵,后阵已经变阵为圆阵,火铳兵也会列阵,将会和一众小阵又形成交叉火力,突袭后阵的敌军将会腹背受敌,”

      朱慈烺指出小方阵的妙用。 㑚

      “嘶,这般到处是弹丸飞行,某虽然身经百战,也不퇝愿深入其中,”

      刘肇基摇头色变道。

      湾 “只是有一ᙄ样,如果敌军首先拔除小阵呢,”

      身材高大相貌堂堂的刘之虞问道。

      “那正好给后阵变阵留下론了时间,这些小阵可不容易拔除,”

      朱慈烺笑道,这些都是小刺猬,而且形成了火枪兵长枪兵刀盾兵攻防一体的⪔战阵,虽小可杀伤力不小。

      “最为紧要的是,敌将统兵而来当然是尽爉快从后方击溃前方大阵,前后夹击下,我军当会鈧大败,而拔除小阵让我方有了防御时间,这个意图就会落空,敌将定然会全军冲上,暂时置这些小阵不顾,”

      孙传庭摇头뚺苦笑,

      㘫 쩣 “实言相告,如果是某统兵,就会如此,正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问题在此,如此正好陷入其中,这个后阵果真毒辣,可以参透人心,”

      众人细细琢磨,当真如此,这时候破敌就在眼前,几百人的小军阵谁去管它,✐正是率军突进的时候,然걹后就落入了痂陷阱中。⹁

      众人都瞄了瞄太子,这般狠辣的战阵真是出自太子之手,这位小爷可不简单。

      不简单的褰小爷又指了指两侧,

      “两翼将会由骑兵护佑,阻击敌쮼人的攻击,如果两翼骑兵损失殆尽痙,大阵可变成一个大圆阵,如同大刺猬一般,敌人就是想吞下,也要吐血三升,”

      朱慈烺᝽继续加深自身毒辣的人设。

      众人点头。

      “殿下,这个火铳和火炮当真쁤能成,须知随军前行的火炮太过沉重,它的行军速度就是全军的行军速度,那会让大军蹒跚而行。”

      ᶍ 孙传庭不亏是统帅,⹿立即指出火炮的弱点。

      ‘孙学ᨏ士放心,这两样肯定能成,过些天孙学士就可以一观,可能还有其他的惊喜,’

      朱慈烺笃定道。

      ‘那这个战阵绝对可以一战,’

      孙传庭这里是过了。쎲

      “为何不多些弓手,”

      쬞 李辅明뭫感到碠奇怪。

      “我新军成军仓促,敌人就在眼前,本宫估计ވ数螵月间必有大战,此时哪里有时间整训弓手,只䞦有火器,数月就可以成军,”

      朱慈烺摇头道。

      ⬃ 其他人都是点头,一个合格的弓手ᷰ,怎么也得两三年的整训,还得经历多次战事历练才蕄成。

      “殿下,此阵或可成,但是也容易ૣ仿制,如果流贼和建奴学我䧿布阵当ㅔ如何破解,”

      刘之虞问道。

      朱慈烺不禁붔暗自点头,孙传庭昔日的这两个幕僚确有才干,都问到了紧要쑈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