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猫绍先森博客

      农垦联盟的成立,对于国内的乳制品行业,产生巨大的影响。ꛣ

      各地乳业公司反应各异,地方中小乳业公司,他们无力对抗农垦联盟,要么选择加入农垦联盟,要么自求多福。

      不过农垦联盟也不是随便瑢进入的,比如有出现过重大食品不合格事件的企业,就无法申请进入农垦联盟。

      ꓰ 䅏所谓的重大食品不合格事件,自然是指类似于三聚氰걁胺毒奶的事件ᅩ,基本ᢳ国内一大半的奶企都中标了。

      就算是没有涉事的奶企,也不可能轻易进入,必须具备一些基本条件,农垦哪联盟公布的乳制品标准,是在欧标的基础上,更进一步的农垦标准。

      例如蛋白质含量上,要求每百克牛奶不低于3.3克;菌落总数每毫升低于3万;乳脂含量要高于3.7%;生乳中的体细胞数,必须低于每毫升4万。

      还有新增了强制执行的抗生素项目,必须确保牛奶中的抗生素含量为零;调整冰点检测标准,改为-0.5서1~-0.55摄ሾ氏度;增加硝酸盐含量、黄曲霉素含量、微塑料颗粒틋含量检测。

      这些标准都是强制执行的,如᣽果连这些标准都达不到,那就爰不用考虑申请加入农垦联盟了。

      葏至于奶企可不可以做到,某些公司不是做不到,而是故意不去提升,他们出口的香江和国外的奶制品,全部都是符合国际标准的,明显高于国内标准一大截,不过是选择区别对待罢了。

      如果有人购买过两大厂的牛奶,勲就会发䘴现他们在玩文字游戏,故意将蛋白质含量ඬ的每百녴克更换成为每百毫升。 엝

      在普通人看来,3.2克每百克、3.2克每百毫升,就是一模一样的。

      但是实际上,牛奶威的密度比水略大,窩100毫升的纯牛奶,重量是103克左右,这意味着100毫升的纯牛奶中柡,蛋白质含量只有3.1%。

      这仅仅是一个缩影而已。

      既然他们想装死,黄修远就让他们死得彻鉯底一点。

      对于国内那些散户的奶牛养殖场,农垦联盟打算采用整合的方式,将小规模散养的方式淘汰。

      得益、完达沌山、丰民农业将有计划的合并散户,形成集中墳的规模䩷化养殖,对于需要专业技术比较高的奶牛养殖,散횊户确实跟不上麘时代了。 ⤛

      散户单单是科学喂养⻠,就很难做到,就更别说滥用抗生素、添加高氮化合物之类了,在利益驱使下,人性是最经受不住考鸔验的。

      集中养殖的好处,不仅仅可以提高牛奶的质量和安全性,还可以降低单位劳动成本和养殖倽成本。

      其实一部分奶农的劳动成本,在散养状态下,非常的不划算,看起来是赚了一些钱,实际上比起꿊奶牛养殖公司的工人,其收益明显不如。

      根据丰民农业在鲁ス省各地的调查结果倹,由于受去年的毒奶事件,以及刚刚发生的棈投毒事件影响,国内《奶牛养殖户的日子并不好过。

      嵗 与牛奶公司普遍3000~4500的工资相比,个体奶牛养殖户的利润并不高,甚至可能要面临亏损。

      加上一部椮分驃奶牛养殖公司的员工,可是持有公司股票的,他们每季度都可以获得廯分红,这也是一笔不小的收入。勢

      毕竟大规模养殖的牛奶养殖公司,在面对各种风险上,比散户䥱要强大非常多媌。

      面对强势的丰民农业,以及눵农垦联盟ᣭ,不少奶企已经在找出路了,特别是不在黑名单内的奶企,他们主要考虑加入农垦联盟烓。

      而黑名单内的奶企,也没有坐以待毙。

      蒙羊、伊狸为首的黑名单奶企,纷ᛏ纷暗中联系,讨论如何应对农垦联盟,以及背后的燧人公司。

      蒙区,归绥。

      这个有乳都之称的城市,拥有国内两大奶制品公司,蒙羊的总部办公楼里面爡。

      一个戴着眼镜,显得文质彬彬ಅ的中年男子,翘着二郎腿问道:“杨总,你们打算如何应对农垦?”

      “蒙羊从来都不害怕挑战,而且我们和中粮达成了初步意쁩向,将出䆅售28%的股份给中粮。”杨英俊从容不迫的回道。

      对于这个回答,魏珉抬了抬ⓕ眼镜:“杨总确定?中粮可。不一定会出手的,毕竟农垦⽢背后是北大荒集团和燧人公司,他们可不好藔惹。”

      “那又如何?”杨英俊仍然没有表现出害怕之类。

      魏珉提醒道:“杨总别太自信,我看过燧人公ዯ司的盐碱地夷改造简介,加上넼他们可以自产肥料,又控制着供水,到时候国产饲料成本下降,进口草料可不一定竞争得过对方。”

      “那魏总有何高见?对方可是将我们列入黑名单了,想合作都没有门。”杨英俊嘲讽道。

      魏珉眯着眼说道:“农垦联盟的合作框架ᓼ中,存在一个明显漏洞ឺ,ᆦ那就是他们帮农户改造的盐碱睘地中,还三分之二是农户自己控制的。”

       “你是打算……”杨英俊反应过来。䀥

      魏珉点了㞂点头:“我们可以组建一个饲料加㕩工公司,提高牧草收购价格,吸引农户向我们出售牧草,直接借鸡生蛋。”

      “这会不会引起农垦联盟的反制?”

      “怕什么?现在都开打了,没有必要顾虑,反正我们又没有违法。”魏珉这个策略,确实可以钳制农垦联盟。

      权衡利弊后,杨禲英俊也豁出去了,决定组建饲料加工公司,抢那三分之二的改造盐碱地ص。

      两쌓个公司秘密讨论了联合的方案,然后又打ȗ算搞一个自己的标准联盟,对标农垦联盟的标准。

      只是提高㪶标准᡻,确实让他们非常肉痛,因为提升标准,意味着成本也跟着上升,本ᬻ来就被利乐公司赚了一半利润。

      现在又要提升标准,进一步提升了쁵生产成本。

      可是现在不提升标准都不行了,因为燧人公司的另一个子公司——时光信息,经常抽检市面上的产品。

      䀇 以前可以忽悠,现܃在这种关ࡐ键时刻,要是弄虚作假,被农农垦联盟抓住机会,绝对是致命的危机。

      杨英俊和魏珉心里面都在滴血,这个标准一上来,他们的利润只有以前的40~60%了。

      但是为了保住市场,他们必须投入Ⱡ,才可以对抗来势汹汹的农垦联盟。

      另一边,杨英俊和魏珉等人讨论后,也察觉到ණ另一个问屝题了,那就是被利乐公司控制包装技术的难受。

      一盒牛奶中,至少有50%的利润,被利島乐公司赚走了,以前没有农垦联盟的时ꕎ候,他햁们的小日子还挺滋润的,现在面对农垦联盟的竞争,本来还有50%的利润,现在只剩下20%~30%了。

      万一再出怅什么幺蛾子,蒙羊和伊狸可能会承受不住。

      现擬在摆在面前的选择,要么和利乐协商,让对方降低一部分收费;要么寻找替代品,迫使利乐公司降价。

      这两个选择,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