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啊嗯影院

      终于到了这个时候了吗?

      望月星看着手上的企划,以及对面쿦的监督。

      眉头皱起,眼神凌厉,这不是他的本意…鉧…但是如果是为了成员们的话,那么这个坏人……就由我来吧!

      ……

      门外,望月星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这不是他的本意,原谅我……

      推门而入,女孩正在坐在桌子上安静的填着问卷。

      죓桥本奈奈未抬眼看了一眼来人,眉头微微的皱起,他怎么来了?

      径直走到了桥本奈奈未的对面,拉开椅子毫不客气的直接坐了下去。

       “在填什么呢?”望月星很自然的问道。

      “问卷啊,关于第四单祈福的问题来着。”桥本奈奈未心不在焉的回答着。

      这种麻烦且受苦的事情,她向来是不想去的。

      “诶~”望月星随意的附和了一声,顺手拿起桌子上的饼干吃了下去,还递쬆给她。“吃吗?”

      桥本奈奈未摇了摇头,“不用了。”

      “是吗?味道还挺不错的。”望月星也是一副满不在意的样子,一切都看上去那么的自然。

      然后自顾自的就拿起了一旁的书,看了起来。

      女孩更加的疑菇惑了,什么时候望月星这么闲了?想不通,不过自己根本也管不了他的事情。

      就当这样想的时候,一旁的照相机突然发出咔嚓的声音,闪光的光芒一瞬间闪过两人。

      桥本奈奈未浑身一抖,瞪着眼睛看想相机。

      望月星也是抬眼看了过去,有些惊愕的样子。

      女孩看着望月星,摆了摆头,示意望月星过去看看。

      望月星白了她一眼,佦放下书走了过去。

      一番摆弄,“啊,定时拍照没关,没什么大不了。”望月星回道。

      听到望月星廈的回话,桥本奈奈未点了点头,确实ࡰ没什么大不了的。

      “定时照相功能居然能滞留这么长时间吗?该说鯱不愧是索尼的照相机吗?”这波索尼好员工,涨工资的。

      桥本奈奈未对此还不是很了解,耸了耸肩,继续填案卷去了。

      笔迹刚在紓雪白的纸面上留下一道痕迹,不远处靠墙的桌子上的装饰突然横移掉落在地上,桥本奈奈未又是一震,嶂整个人往翓椅背上一靠,呆滞的看着那处。닉

      望月星也是回头看了一眼,又默默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一口喝掉半杯缓缓的开薸口问道:“我没什么灵感,你能看到什么吗?”

      “……”

      “别这样说啊!你这么说……我也……”桥本奈奈未头摇的跟拨浪鼓뼆一样,声音有些急促的说着。

      “呃……好吧。”望月星活动了一下手腕发出一声声响,走了过去。

      捡起地上的向是Q型手办一样的东西,打量了一下,没什么大不了的。

      放了回去之后,又放了回去。

      这次没有多说什么,坐了回去。桥本奈奈未瞟了一眼发生异变的地方,不禁㘞打了一个寒颤,低下头,鷡埋头坐案卷。

      ላ “娜娜敏……”望月星轻声的喊道。

      “嗯?”

      “啊!”

      馾“啊!你干什么?”桥本奈奈未一震手中的笔在纸面上划出一道格格不入的长线。

      望月星大笑了起来,撑着自己的头。“你在紧张什么?是不是在铒想什么不好的事情?”

      桥本奈奈未瞪着眼睛想要反驳的时候,望月星的身后,类似于屏风的地方,突然冒铳出来了一个脑袋。

      披头散发,脸色极其苍白,身上穿着白红相交的衣服,像是血迹。

      “呃……”桥本奈奈未倒吸一口冷气,神色瞬间呆滞了起来。不由自主的一把退到了身后的墙上,眼睛紧紧盯着突然出现的坏东西。

      “怎么了?”望月星켛惊疑的问道,还回头看了一眼。

      “你看不见吗?!”桥本奈奈未的声音突然大了几度,眼睛都要瞪出来了。

      “你╣在说什么呢?看见什么?”望月星也是皱起了眉头,四处打量着。

      ⢢披头散发的‘鬼’从望月星的身边经过,手划过桌面,留下一条血红的痕迹,笔直埱的朝着桥本奈奈未走去。

      鞟 “哇!”桥本奈奈未龇着牙往一旁躲去。

      望月星嘴角忍不住的想要上扬,但这个时候还得一个劲的问着:“你怎么了?”䪁

      “别骗我了啊!㖕你别骗我啊!”桥本奈奈未有些语无伦次,绕着桌子跑到了望月星身边。

      拉着他팸的衣领“你看的见?你看的见的对吧?你看的见!”

      被桥本奈奈未抓的来回摇㚏晃着,望月星也是有些无语,你在鬼屋不是挺淡定的吗?

      輊那个时候好歹还知道是个人,这个你敢确定是个人{吗?蟡最恐怖的不是望月星看不见它吗?

      望月星直接仰着头看着她,“你在说什么呢?一起来的,肯觥定Ǘ看的见啊。”

      “诶?裀”桥本奈奈未看了他一眼,又默默瞟了一眼对面的东西。

      对面ꬓ的‘鬼’发现她的视线,突然咧着嘴对她展演一笑。

      “呃……”

      ……

      “真的⏝嘛?你是认真的嘛?你自己也试着去被整蛊一下啊!这样做很有意思是吗?”桥本奈奈未生气的发言如俈同连珠炮一样不断的冲着望月星颜面射去。

      “不是道歉了吗?这都是番组的计划啊,跟我没有关系的啊!”望ꦑ月星低곇着头忏悔着。

      得知这是整蛊之后,桥本奈奈未第一时间是送了一口气,第二眼恨不得一把章给他头抽下来。

      “我还写了这么久的调差问卷,你跟我说都是假的,真是……”因为在录制的原因桥本奈奈未有些뒠话没有说出来㊱,但可以想象,被这样整是有些烦躁的。

      送走了桥本奈奈未之后,望月星走到了一旁的椅子上,靠在哪坐着。

      又不是自己要整蛊的,自己也很不愿意的啊!才没有乐在其中呢……▿

      没过一会,卫藤美彩走了进来。

      㤮 看见望月星坐在椅子上,愣㮠了一下,随即还是打了一声照顾。

      望月星点了点头,回应了一声,有些苦涩。

      进来打招呼可以说已经是有些生分的表现的,如果是那些个小霸王的话,进门大概就是——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

      还不带敬语的那种。

      “调查案卷写一下吧。”望月星顺着气氛说道。

      卫藤美彩点了点头,看向了桌子上的调查案卷,愣住了。 蔸

      一会缓缓的抬起了头,眼神怪异的看着他。

      “你惹娜娜敏了?”

      “噗嗤”望月星直接一口茶喷到了桌面上,引起卫藤美彩嫌弃。

      望月星擦了擦嘴,自觉的开始了收拾桌面。

      ⡙“为什䍧么这么说?”

      卫藤美彩毫不掩饰的嫌弃,将自己桌子上的调查案卷推了过去。

      是桥本奈奈未的名字,上面还有很凌乱的笔迹……

      望月星干咳一声,“没事,你填你的。”

      “不亏是望月桑……”

      “儼喂!”

      两份不一样的案卷完全没有引起卫藤美彩的疑心,还好,under组不用去祈愿才被蒙混过去。

      “最近在under怎么样?”为了让画面看上去不那么蕟干燥,望月星只好开口问道。

      鼻尖指着自己的嘴唇,歪着头思考了一下。

      “一般,跟平常也没什么区别。匰”

      望月星点了点头,抿了一口茶,靠在了椅背上。

      퉅 于此同时,天花板之上突然掉了一把匕首下来。在地ꭈ上发出猛烈的敲击的声音,两个人都是一愣。

      卫藤美彩有些被吓到了,在思考着,那是什么。

      ⾥望月星也是在感叹着,你这东西一开始是怎么弄到天花板上去的?

      就在两个人还在愣神的功夫,门突然被敲响了。又吓的卫藤美彩一震,望月星也是一抖,来的有些突然。

      一个大叔突然推门而入,“不好意思啊,楼上在施工,有什么东西好像掉下来了。”

      蛈 望月星的头上弹出䞽一个大大的问号,你这珲理由还敢再扯一点吗?

      “不,没事的。”依然㛅还是如此的回应道ﺲ。

      那个大叔蕫走到了匕首的边上,捡了起来。

      覗“啊诺,望月桑,有些事情还想请教一下,能过来一下吗?”大叔邀请着。

      望月星嘴角一撇,您这施工队,那匕首施工也是头一家了。

      “好的。”

      就这样答应了,卫藤美彩看着两个人走进了小门。皱着眉头也是满满的疑惑,这发生的事情有些超乎她的理解能力。

      为啥外面的人找你商量要进小房间啊?

      뉙就在这样的思考着,꼻一旁的小房间里,突然传맩出来了激烈的碰撞的声音。

      ɺ咚咚咚的声音络绎不绝,卫藤美彩的心脏狠狠的颤了颤。

      但是还好,没一会就出来了庞。 ꘬

      卫藤美彩往后一退,带着椅子平移到墙边。

      看着大叔拖着望月星走到了屏风的一旁,鲜红的血迹在地上形成一跳道路。

      雪白的衬衫已经占满了红颜色,望月星也是毫无反应。

      大叔指낊着卫藤美彩恶狠狠的说着:“乖乖在这里等着,不然我要你好看!”

      然后就推门走了出去,似乎还反锁了门。

      地上的望月星嘴角微不可察的抽搐了一下,写出这个剧情的企划的编辑明天可以不用上班了,而且㚯你出去带着把沾血的刀真的好吗?

      卫藤美彩没有大叫,只是张着嘴,原地愣了好棰一会,才堪堪的反应过来。

      “望月桑?”

      女孩小甑声的试探的喊道。

      没有回应,迈出小步伐一步一步的向着望月星走了Ĥ过去。

      走到望月星的旁边,探出脚,轻轻的推了推。

      还是没反应……

      转身跪坐到了望月星身边,伸出小手放在望月星的鼻子下,没有呼吸……还有余热,是不是还能抢救?

      卫藤美彩想了想,准备俯下身去听听心跳。

      刚有了俯身的动作,望月星猛的起身就是一声大叫!

      “哇!”

      距离有些进,也有些突然,卫藤美彩也是十分配合的大扸叫着,两只小手握成拳头放在自己的下颚前,莫名的少女感十足。

      近在咫尺的男人的面庞让卫藤美彩的叫声越来越小,虽然沾着些许‘血迹’,但因为也更加的帅气了콾几分,更加的男人味了一些。

      卫藤美彩脸色微红,一把又将望月星推了下去。“我就知脋道!”

      望月星一把推趟到了地上,顺便用力侧滑了一下,拉开了点距离。

      撑起身体,“怎么?你发现了?”

      门口的大叔听到了大叫也走了进来,完全就是两个人。

      “这大叔太假了!”

      ……

      这次整蛊当然是以失败告终的,最后走的时候卫藤美彩给了他一个意义不明的眼神,怎么说呢?怨恨,害羞,生气?

      无法形容……

      一群sᦀtaff光速的收拾着现场,抓紧时间。虽然镜头拍到了不少,但是仅仅是这些的话,完全不够。所以还有第三个人……

      本来第朽三个人第三个应该也如此才对,但是……深川麻衣上次已经被他吓到过了。

      록考虑到这一层的关系,上次望月星也是费了一番手脚才跟成员和好。也有望月星的要求的原因,总之这次对深川麻衣的整蛊就没有那么过分了。

      收拾好这些之后,望月星拿起桌子上的书,翻看了誉起来。

      一会功夫,熟悉的身影推门走了进来。

      漑“打扰了……”女孩的声音还是很温柔。

      望月星转头看了一眼,女孩也正在看着他,笑意溢出,眉眼弯成一轮㣴新月。

      “抓紧时间,把案卷填了。”望月星翻书表现的不在意的样子。

      “嗨~”深川麻衣乖乖的应答着。

      于之前的整蛊不同,望月星这次不说话了,只是看着自己的手上的书。

      对面的深川麻衣已经抬眼打量了好几次了,似乎是想得到一些注意。望月星的嘴角挂着淡淡的笑意,当然注意到了,但是我就不在意。

      似乎是看书看入了迷,望月星给自己倒了一杯果汁,喝了一口,接着看书。

      深川麻衣不断的瞄着他,一只小脚若有若无的踢着他的小腿。

      力道很小,就像是不小心蹭到的一样。如果不是次数过于平凡的话,望月星可能也反应不过来。

      嗯,书真好看,我看入迷了,下意识的吃一块马卡龙也是很正㑿常的吧?

      抬手就是一口马卡龙,첧香味丝丝,钻入了深川麻衣的鼻腔。

      正值秋日,何为秋天?无他,食欲之秋啊!

      最近望月星也感觉到了,这些个小妮子,胃口一个一个都变大了㶲。如果不是他刻意的控制了一下,不知道又会有多少个跟米娜米那样的小可爱出现。

      深川麻衣默默咽了一口唾液,抿起了嘴,连看向望月星的眼神都有些不好了。

      但是他靥不说话,她也不能直接吃,要她问的话,肯定又是一番调雪侃。

      手中的书页一张一张的往后翻着,望月星也是个喜欢看书的人,只是不经常看而已。

      一会功夫,望月星就吃了好几转块的马卡龙了。

      时机差不多了,望月星抿了一口果汁。

      “望月桑~”女孩甜腻腻的叫着。

      如果是平时,望月星的心估计都已经化了。

      菰“嗯?怎么了?”望月星声音場也是十分的柔和跟放松,这段OA的话,估计又是宠成员的话题之类的,不过这期的目的就是如此,给之后的音番造个势。

      “有点饿了……”深川麻鶺衣的俏脸微红,轻轻的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半低着头,抬着眼睛看着她。

      好的,上目线,望月星死了。

      “饿了蓎?那怎么办?我去给你拿便当?”调侃还是要调侃的。帀

      说出这话的时候,望月星甚至又吃了一块马卡龙,这样一来,靠近他那一排的马克龙就全都吃完了。可能是有些干燥,杯子里的果汁也被喝完了。

      深川麻衣眯着眼睛,有些不满的看着他。他这就是故意的!

      “不是这个啊!”ຠ深川麻衣小声的抱怨了一句。

      望月星笑出了声,将马卡龙推到了她的面前⍤。

      “吃吧。”望月星一边交代着,一边给她倒了一杯水。

      在深川麻衣被面前的食物吸引了注意力的时候,望月星将果汁跟茶拿到了一旁的小房궤间里去。

      “唔!!”刚回到大房间,就看见深川麻衣发出小狗一样的委屈的声音,两只手在空中乱舞着。

      望月星大惊“怎么了怎么了?发病了?”

      深川㔪麻衣眼睛都红了,“辣,望月桑~好辣。”

      “说也是呢,毕竟放了辣酱跟芥末,不辣才怪呢。”望月星也是一副心疼的样子,实则内心一阵暗爽。

      听到他的话,深川麻衣甚至愣了一下,看了他一眼。然后就又被辣味袭击了……

      两只腿都抬了起来,恨不得在椅子上缩成一团。

      “不是有水吗?你辣你喝水啊。”望月星一旁说着。

      深川麻衣看向桌子上的杯子,一把抓起。吨吨吨……

      “唔!!!”深川麻衣整个人都在发抖,眉眼都拧在了一起。

      望月星看着都씺酸,在一旁咂着嘴,很感叹的样子。

      不应该笑的才对,但是这个样子好可爱啊,好好玩啊,想放在怀里蹂躏一顿。

      䖆 酸辣的感觉深川麻衣算是体验够了,眼泪的都流了出来。

      “望月桑ᦃ……望月桑……”似乎是太上头,有些丧失了语言组织的能力。

      一边一边的呼唤,真的望月星都想冲上去抱住她。

      “里面桌子上,茶跟果汁。”

      桢听到望月星话,不疑有他,深川麻衣小跑着进去了。

      望月星站在门口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这妮子是不是把节目想的太善良了?

      “啊!!”里面传出来一Ẃ声高分贝的叫声。

      望月星捂着了自己的耳朵,头一次听见麦麦喊的这么大声呢……

      也不知道是喝了苦茶,还是辣果汁……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