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插人人干

      “你们四个一个待遇吧,都是价值一百金!”

      ꧺ“我家有个老父亲,他……”窃玉怯生生说道。

      “嗯,是有폶点难办,我这里可以让他选一间上房住፜着,人手有点紧缺……” 鷁

      “照顾的人,我有,只要少主给我卖身的钱莐,我就能找人来照顾䡔。”

      “嗯,十年内我会帮你父亲找到慇天底下最好的大夫来治疗他,彻底根治!你看可以ཟ吗?”

      “谢少륷主!”窃玉大喜,︵虽然未来不可䲳确定,但是少՚主的关系网比自己大多了,这可以增加父亲活下去的机会,立马跪下来칼谢张任,然后拉拉弄玉的裤脚管,“你不是早就发过誓੏,帮你报父母之仇的就以身相许?”

      “弄玉姑娘,你看这样吧,酆你탙跟我两年Გ,瓰我灭掉了青山匪徒霃,我就可以用一百两➗黄金买下你!条件跟之前一样,以身相许就算了,毕竟我还릳很小!”

      弄玉脸一红,知道自己想多了,殧想了想说ꦏ道:“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你们跟花解语和花妙语去叙叙旧吧!明早将家人怒送来,我杒明㣾天就要离开,你们跟Ꚍ着我离ᚏ开吧씪!”张任递给两人,一人一锭金元宝。烉

      윅  “是!少主ꙹ。”窃玉欣喜若狂的接过金元宝,一躬身带着弄玉出门找花妙语和花解语去了!

      张任没想改变她们的名字,毕竟窃玉和咒弄玉的名字都不错,特别是弄玉的名字,那是一个传说中的名字。

      傍晚时分,窃秨玉让人抬着他的父亲来到龙㝇门客栈,张任将花惡解语、花妙语、还有窃玉的家人叫在一起,商量事情。

      鄛 “诸位,我们马上要离开此地,既然你们不愿意离开,那么这个龙门客栈交付与你们打理,平日所赚不用上交,你们作为日常生活费。”

      큖“姐ꖗ姐,我跟你们去!”花妙语硙的弟弟Ꭱ风翼说道。

      “公公笄、婆婆,我能带走谢姬和谢云吗?”花解语期盼的问ꈤ他的公公婆婆,两个孩子也很期盼的看着自己的爷爷奶奶。

      诃 “不行,你都把自己卖͇了,你都忘了在我儿子跟前发的誓言了,谢姬你要带走带走竆,谢云不行,谢云是老我们老谢家的独苗!”쭡谢家老婆子厉声说道,她这个儿媳妇本来是满䑎意的,簮这几年儿子ᄡ去后,江恪守妇道,只쫿是在那种地方弹琴,邻居说的不好听,但自己是觉得儿媳妇遵守与儿子的约定的,更何况儿子没留下什么,一个妇道人家要养活这么多人,没有可以赚钱的方式,去春楼弹琴也算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是她居然把自己卖了歂,卖给眼前这个孩子?她都可以做这孩子的妈妈了吧?筲不过看在千两银子的份上也就罢了,或许不会入其他家庭的,但是想带走谢家独苗,那是万万不可的,至于谢姬迟早嫁人是别人♾家的人也就罢了。

      “解语,算了,以后上了轨道,到时候将二老和孩子接到京畿生活吧!如果只是带走谢姬,二老带谢云也很难,让姐姐照顾弟弟,至少能帮上忙。我向你保证,三年之内就可以了!每年我会派人送你们回来见面的至㢃少两次!”张任不是不可茡以将他们带走,只是自己雒阳、长安等地方才刚开始,很多事情还没落咖定,他们嘴杂会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如果带上ḉ摩天岭,吧一旦他们要离开,那么鳫要不要处理?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留在平襄。

      “꩗我苦命的女儿和儿子!”花解⣡语舍不홺得,哭泣É着看着两个孩峍子,这个年代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如果没椪将自己卖给ᶎ少主,春楼里的登徒子的咸猪脚在自己身上蹭了很多次了,甚至앶有一次在自己뭿顽强的抵抗下自己的裤子都被一个醉酒的脱了,就差一线之间,很久没有过愉悦,心底深处䊥居然生出一丝期盼,⋈而理智让自己恪守着与夫君ἣ的誓言,最后是楼主救了她,她都不敢告诉公公婆婆,只敢在家里洗᠚澡的时候偷偷的哭泣,至少在少主身边是安全的,她看的出少主真的对她们咦四人没有ᄲ任何欲望,两个孩子听懂了母亲所说的话,也是拉着母亲哭泣着㗮。

      “窃玉,你父亲有人照顾了ჯ吗?”

      “潣有,天字号房间住着。”窃玉很喜欢这里的环境,比自己家那个破房子好了太多了。

      М “那么花解语你公公婆婆会打理客栈吗?”

      “会,老朽以前ᱽ就是开客栈的,后来被匪徒打劫了,烧掉了,我们才流落到这里的!”

      嫲 “那好极了,㤆我给你们留点钱,你们打理这个客栈,所ጭ有赚的都是你们五个人用,可以吗?至于妙玉的弟弟,既然跟我们봘离开了,我会安排你上京城的学校。那么鯁明早,我们出发,你们今晚叙叙旧吧!”

      ⾱泳“谢少主!”花妙语拉着风翼跪下来道谢,花妙语ཙ也不知道京城什么学校誜,但是总比这穷乡僻壤的私塾,好了太多了,更何况少主的能力,这学校녦差不到那儿去,这一年风翼才七岁,也到了请夫子的时차间了,至于摩天岭,花妙语不敢让自己弟弟呆,毕竟那是山贼聚集的地方,风翼不懂很多,但姐姐让他䕀跪下来道谢,那就跪下鵃来道谢了。

      “起来吧!돚这是举手之劳,为我办事就得有最好的待遇!”然后늀张任离开了,他知道他们有很多话要说。

      “少主!”弄玉没有䇏家人,跟了出来。

      张任转身看着这四人中第二漂亮的姑娘,跟传说中的那ⶻ个弄玉不一样,没有绝色姿容,但是是小家袐碧玉型,清新淡雅,简ꂬ单的淡黄色发箍固定住头发,长发及腰,温婉如玉,一张娃娃般的脸,眼睛很大,精致的鼻子和嘴唇,胸部颇具规模,一身淡黄色的长裙,腰间一条红色的腰带轻轻一束ຘ,简简单单,却是体现了简约之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