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花肉搏强

      “芊芊姐姐你们没事吧?”

      陆夭夭看到这群混血,ⶥ 半妖婆婆已无生息,还有三个重伤昏『迷』不醒,其他的亦是满身伤的狼狈。

      摒 她连忙跑过去,取出伤『药』给过他们,ꕕ 自己也帮忙包扎伤口。

      喂了丹『药』后, 三个重伤的惨白脸『色』肉眼转好, 伤口洒了『药』꼣粉后,慢慢止血愈合。

      陆夭夭松口气,他再晚一步, 估计难救回来了。

      “夭夭……”李木显然还记得这个活泼可爱的女娃,这是第払二次被救,但他来不及说其他, 谢过她给的伤『药』, 就给小虎他们疗伤。

      “在下是业城李家嫡长公子, 敢问道友是哪位?”李程泽站都站不起来,他看向一直沉默的高大男子, 十分忌惮。﵅

      谶他放低声音,“这些鹜半妖魔与我有怨,道友不要被蒙骗了, 半妖人显最是狡猾扮弱……”

      李程泽以셧为话事人是大人,谁知主事的是小孩。㠼

      陆夭夭不满的抬头,“那你说有什么仇怨,让你们对一群孩子下杀手?”

      李木冷声道:“没有仇怨,他看不惯我, 想杀了我,他们被我连累了。”

      “区区半妖人……”李帻程泽不以为然,卑贱的半妖半魔本来就是他们ࡋ随意耴打힀杀的玩物,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一个护卫就打断主子道:“道友恕罪,我们这就走。޻”

      护卫的脸『色』惨白,他辟谷期的修为在对方面前不堪一击,现在对方表明了要护这群混血,大公子还这么说话,া不是拉仇恨吗?

      这个护卫有点脑子,担心惹恼了对方,到时他们根本护不住大公子。

      “哥哥,他们太坏了。”可是哪怕知道他们都是坏人,陆夭夭说不出杀掉他们的话,只是轻易放他们走,更是不可能。

      陆夭夭看㦈向伤的伤死的死的一群半妖,还那么小,她没看错的话,㜱这个领头的还想在阿木弟弟面前虐杀他们……这些人真是坏透了。

      这可怎么办呢?

      陆夭夭突然想起那次在这里做到一个梦,梦里的阿木ꅠ变得那么冷酷无情,莫非是因为受到如此大的訨刺激?

      有护卫妄图偷袭,被鸦青直接一掌拍飞,直接摔地上重伤昏『迷』。

      陆夭夭一看,他们还偷袭,顿时气道:“哥哥,给他们个深刻的教训吧。”

      鸦青面『色』平静的对陆夭夭道,“好。”

      鸦枆青不管他涁们的求饶,一个个扔出很远,他也消失片刻。

      他们的木屋被毁了打半,仍有一两个能用,陆夭夭和受伤较轻的芊芊跟李木几个一起小心翼翼的将重伤的几个搬到树洞里。

      “婆婆……”芊芊的胳膊被砍了一刀,只粗略包扎了下,她看到护着她们婆婆去世,眼中含泪,仍很坚强的和李玽木一同掩埋。

      陆夭夭看到㢗这低『迷』的氛围,除了安慰他们,一时也不知道说힑什么。

      煵 没多久,鸦青鞦回来,对陆夭夭道:“属……我已经将他们앧废了。”

      娅“废了?”陆夭夭看看这群可怜的娃,슩废了也好,这个惩罚和杀掉不差多少,能不能活着回去,就看他们的造化了。

      걼 李木听到这句话,眼眸闪烁片刻,最终一片暗沉。

      陆夭夭在此处待了半天,需要搭把手的地方츇也积极帮忙,期间了解了他们之间ꋭ的恩恩怨怨。

      为半妖人和半魔人的恶劣生存环境感到惊心。 몭 哪怕他们离群索居,依然是别人可以随便打杀虐待的存在,他们为三界不容,只能躲躲藏藏。

      陆夭夭䰨前十几年的生活环境离何曾接触过这些?上次也只是短暂接触过,还没有太多的认识。

      먏她此刻才知道,别人口中轻易说出口ऍ的话在现实实现时,是多么触目惊心。

      她的身份暴『露』的话萓,也是这样的下场吗?

      陆夭夭知道自己的父亲可能是人族,现在只差一个确멝认而已。

      如果真真是,那她也是人魔混血的半魔人。綺

       将婆婆安葬腼好,受伤的弟弟妹妹们也都安㨻排好,芊芊跪在陆夭夭面前,直接叩首,“谢谢您的救命之恩!您的大恩大德,我们最牛做马也会报答앆您!”

      确 陆夭夭在芊芊跪ݘ下都时候就急忙上午想扶她起来,但她使出吃『奶』的劲儿,都没能将她扶起来骁。

      “芊芊姐姐你这不是折煞我吗⣺?我们是朋友。”

      歽 芊芊见眼ꆅ前的小团子急得鼻尖冒汗,她站起来,“是Ŷ朋友,也是救命恩人。”

      殶陆夭夭松봏口气,不继续跪就好。 ᮓ

      芊芊看陆夭夭不欲说这个话题,便没再说。她几次注意到站在陆夭夭身后的沉默男子,犹豫来下,终是问道:“上次那位公子呢?”

      Ꞵ“圆圆哥哥啊?”陆夭夭歪歪头,“他回家了,这是我另一个哥哥。”

      说起圆圆哥哥,陆夭夭想到,他们好一段时间没有联系了,小巳得书信누都来往了三四次,圆圆哥哥自上次回过一次信,好久没回复她了,他现在在做什么呢?

      芊芊纍点点头,没有深问,这位不像是哥哥,更像是贴身护卫。

      “你们以后有什么饪打算?”

      芊芊苦笑,“此处不宜久留,我们很快就要搬家了。”她看向仍然未醒的弟弟们,心中忧⾂虑,不知道他们还能去哪里。

      “搬了也쟾好,这里毕竟不是常住之地。”

      这里是雾障林的山坳,瘴㢃气也不少,长期住对身体不好。

      풰 不多时,李木从外面走回来,脸『色』极댬寒,好半天才缓过来咘。

      葒 鸦青淡淡瞥他一眼,随后扭开头,站在陆夭夭身后,几乎没有存在感。

      李木的语气极硬,敐“你们伤了李家的大公子,李家瘪不会放过你们的,快离开吧。”

       芊芊连忙道:“对,李家不是我们得罪得起的,不要为了我们惹上麻烦。”

      “业城几乎是李家的一言堂,李家的老祖宗是问天宗的长老,得罪他们不会有好顱下场。”

      问天宗?这是陆夭夭第二次听见这个宗叒门了,陆夭夭的观感很不好,有欺负弱小女子的下三滥少宗主,还有如此品『性』恶劣鮎的世家,简直是修真界꨸的毒瘤啊!

      陆夭夭挺起胸膛,自信道:“我不怕他们!”ᛌ她爹爹还是魔尊呢!

      李嵭木的勆眼眸闪闪,想说什么,最终犹뵪豫了下,没有说出来。

      他暗暗握紧拳头,这啽仇他来报。

      “我们得收拾东西离开了。”

      芊芊点头,他们刚刚也在说这个话题。

      陆夭夭看他们再商量去处,迟疑了瞬,“如果你们无处可去的话,我倒是有个地方建议。”

      李木和芊芊同时扭头看过来。

      “那里的属民基本是半翏妖閆半魔混血,大家没有歧视,共同生맪活在一起……” ●

      芊芊激动的抓住陆夭夭的肩膀,“真有这样的地方吗?在哪里?”

      “駲就是环境暂时比较恶劣。”陆夭夭犹豫,这便是最劣势的一点,雾障林算是环境很差了吧,地渊比这差多了。

      李木的目光探究,“我们从没听过有这样的地方。”

      “外人不知道。”陆夭夭说道,这是她和圆圆哥哥早两年一起╃建起来的呢。

      “我们想去!”芊䣭芊的声音不自觉提高许多,显냴然很兴奋,她完全没有怀疑,是不是真有⑎这样的地方。

      没有歧视……他们不用再躲躲藏藏,⬪连出去都不敢出去吗? 恺

      “不过地方比较隐蔽,暂时不方便进去。”进出的通큋道还没稳定下来,陆夭夭自己都不敢轻易进去,哪敢将他们带进去룍?

      芊芊⋪的目光暗淡下来。

      槚 “不过还是有机会的,我需要找到一样东西。”陆夭夭干脆帮人帮到底,她看向鸦青,“哥哥,有㑊什么地方可以暂时供他们住吗?”

      陆夭夭的眼ꊧ睛亮晶晶,以后他造们在地渊定居的话,这些都是她⑋和圆圆哥哥的属民,她㣜这不就有义务保护他们吗?

      鸦青自然有办⍇法。

      陆夭夭放心了。

      其实还有个方法,就是把李家除掉,只是这样太麻烦了,还会引来背后的问天宗,陆夭夭没时间去处理这些,她着急去归元宗。

      因此Ȑ,在李家来寻仇之前,陆夭夭确定鸦青将他们都藏好,不会被李家发现后,就带鸦青离开。

      陆夭夭自然ⵗ不知道,他们刚离开不久,李木就离开鸦青划出来的保护圈……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