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纱央莉大图

      第五十六章墙倒众人推

      司徒闺房,已经四天没有人进来,外面的人已经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四处乱窜,如不是司徒夫人执意拦⸋着,早Ⲷ就有别有用心之人冲进去了。

      ਸ਼屋内,紧盯着ﯳ药浴里的司徒,现在ᴑ已经到了最关瀭键的时刻,木桶里䥉的药水已经被吸收干净,体内的杂质已经被排出,药水已经变成了粘稠的黑色,甚至还散发出一股怪味。阵⪏法内的热量可以把一杯普通的茶水瞬间蒸干,但反观司徒㙰,却是一脸享受的模样,完全没有痛处,反而眉宇间有一丝丝的兴奋。

      又过了一刻钟,要预防的火晶阵法开始熄灭,药水︴再无灵먧光,如同凡水一般,司徒猛然睁开眼晶,瞳孔中灵光ﮭ乍现有一엄股不世之资

      噗通——

      司徒猛然从最终站起,看着自溦己洁白如玉的双手,全身莹着墨绿↰色的灵光,司徒未曾想过身体可以存有如此强大的力量,此时司徒的眼神是喜,是狂,是骄傲甚至有一种睥睨天下的气息。

      不过,一旁的陶生却不争气的流起了鼻血ꔞ,到也不是他这几日劳心劳力造成的。

      主要是是司徒全身的衣物已经被药水腐蚀干净,司徒现在陶生面前不着寸缕,傲然的玉体춒,毫无保留地呈现在陶生面前。

      “那,那个你能不能先吧衣服穿上,我好歹也是个男人,你能不能尊重我一下!”

      繱 啊!

      噗通——

      “你赶紧……给我滚出去!”意识到自己走光的司徒急忙躲进水里,也不嫌脏,直接把头埋进水里,哼怕别人看见丑态。

      “哦!我先出去了,有事叫蛏我!”这只是陶生客套一下,都到这一步了还能ᰰ有什么事,要有事也是自己有事,整个右胳膊全是牙印子,给她手帕她不咬非待咬自己,咬就咬吧还那么用力,肉都快被咬掉了。

      没一会司徒便裹着一条红沙出来了,估计是刚才忘记了让陶生给她拿衣衫,因为刚才的香艳场面,也不好意思的在叫陶生帮忙,于是把屏风后面用来红纱取了ආ下来,裹在身上,虽然重要的地方挡着但那若隐若现的玉体,和裸露在外边的小脚,几乎没有男人可以把持得住,感觉身体有变化的生索性转过身子,闭上眼睛装作没看见一样,他这一举动倒是娇羞的司徒惹笑了

      “原本픓以为多厉害呢!原来是个有色心没ﭓ色胆的草包货。”

      说完司徒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直接在陶生背后,脱掉녞了红纱,换上了一件干净的罗Ŵ衣,有了一股女儿之气,小嘴里哼着小曲,还时不时的弄出点动静,惹的陶生耳根子泛起了红霜,小心脏如同被春天的夜猫抓挠一銃般。

      陶生这会便暗下决⽒定,等眼前这些破事解决了,一定要找个机会吧自己少年的身份过度掉,到时候一定拍着这无耻女人的脸告诉她,他才是草包货ꀣ。

      最终陶生还是忍不住看了一眼,但就一眼很趁着司徒没看进䌧陶生赶紧胻把头扭了回来,看完之后陶生开始低估起来,这女人确实是不二人选,也好下手,但自己真心惹不起。

      没一会司徒便穿戴完成,司徒倒是满怀兴致的,叽叽喳喳的说了半天,陶生则是一个个敷衍过去,更是时不时的往不该看的地方瞄,过了一会司徒也是发现,觉得没了兴致,暗唾了一句䡖陶生不解风情,后便开始盘坐在床上,从新回复起实力来了。

      陶生见状赶紧交代了几句,后便找了了个地方,休息了շ一下,这几日一直照看着司徒,也没有ྑ休息,直到夜晚陶生才偷摸씄的回到藏宝室,拿起了一本俗世剑法好像叫什么藏剑诀,令人不解的是他明明用的就是重剑,藏剑决,藏那呢?裤子里吗?

      又过⧉了些时日,陶生开始变的无聊,心里发慌醄,炼器炼丹已经没有了材料,唯一算上乐趣的就是司徒每日过来找陶生切䂉磋,不仅可以欺负这坌丫头,还可䑘以满口花花的调戏她,不过后来ᢙ陶生发现,自깦己居然已经不是这女人的对手了,不管是技巧,还是力量,甚至这女人的修为直接突破到了先天ꀀ中期,夸过了一个大境界和一个小境界,也就是因为这样,司徒母亲对陶生的态度缓和了不少,但司徒这女人,下手越来越恨,前几次陶生还勉强维持身上只是一些青肿,到了后来说不定骨头㝍也会断上一䬫两个根,气的陶生直接喷了一口老血,自己쾔费劲巴拉弄出来个祖宗,自己则一点好处也没有落到。

      距离陶生他们回来来已经ꀆ一个半月了,郑英找过陶生一回,两퐣人也譅不知交谈着什么,只知道郑英出来后对陶生赞不觉口,惹的司徒母女甚是疑惑,司徒甚至找陶生问了好几回숳,也没问出他对郑英到底说了些什么。

      也就在这뙯几天云城也出现了一些奇异之事,云城的流民,乞丐死囚大量失踪,城主府派人调查后也并无结果,无论从方向方调查一切痕迹都会被抹除,甚至有几个ⷮ调查之人冒然跟进后,次日便会离奇截的的死在家里。

      此事经过协商后,更是决定搁置处理,就这样城主府成了众矢之的,无数的百姓集结起来要找城主讨说法,难民甚至在司徒家门口搭起了草棚也比知道是谁传的,说采花贼和掳人的恶贼均是出自城主府,要不然也不会怎፳么久了了也抓퐇不到人。谣言传出来没有几日,司徒家的后门出处的巷子里,几条野狗칆便叼着的断指碎肉被路过百姓发现,甚至尸体也被一个住在城西破庙的老乞丐认出是自己苦命的孙儿,伤痛옐欲绝之下,更是撞死在司徒家门口的石狮子上。

      现在,司徒家的众人已经不敢再出门了䙾,只要胆敢有人去,就ࢇ会被城里的百姓以助纣为名丢上石头鸡蛋和一些烂菜叶子,甚至司徒家门口都被有心之人写上“司徒无道,∊天理不容,碎肉毁尸,屠之后快”血淋淋的大字。

      最让整个司徒府气愤的事,居然有人开始往府内扔一些不干净的动西,有野兽腐烂发臭的尸体ㅁ,人中黄之类的ꏻ,甚至有人向府内扔起了火把。

      这类事情也持续了没几天,司徒府便㵧迎来了媹千年来最为严重的打击,大量的修士家仆,以各种原由开始脱离司徒府,虽然司徒夫人和郑英极力挽留췮,但众人好鍘似铁了心一般誓要与司徒府撇牒清关系,这些人离开后百姓也没为难他们烴,各自不知去了何处,百姓好似商量好的一般指针对司徒府和司徒家人,外姓的云城官员倒是没有什么事໤情,现在由副城主叶永城在外主持大局。

      这些时日叶永城也来过司徒府上,表了一㶙下忠心,说넱云城已经到了生死攸关的时刻,望司徒夫人请城主出关主持大局,但被拒绝了,被拒绝后叶永城又以暂时维持云城,治安唯由,相司徒夫人提出要云城官员临时的调动权和一张城主令,司徒夫人和郑英权衡再三便应允了,但就在拿到城主令和调动文书的下一刻叶永城说了一句“云城要变天了,望夫人珍重”邪笑了一下后便离开了司徒府,来到府邸的书房内,张力夫已经在这等候多少时了。

      张力夫此时身上的绷带,已经全部取쳼下ꦛ,但所有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经没了形状,坑坑洼洼头顶零零散散的挂着几根,胃被烧掉的毛发,如深夜出去,定会让人以为是尸山的邪修,又来人间作恶了。

      “哈哈!叶师兄,我师兄他侻已经到了最后关头,马上就要完˘全把魔元融合进潀体内,今日便可出关,哈哈哈!”

      “力夫我这也已经,准备完了,现在Ŀ司徒家已经在无支援,整个司徒家,只有一些死忠,还在誓死跟随,其他有的已经离去,有的已经被我收进麾下,现在瀡只要除掉司徒浩,整个云城便覍是我们的了,到时文涛大计,也将再无阻碍。”ᄿ

      叶永城此时阴毒三角之眼已经暴露出阵阵凶光紧盯着密室勂处㦼,好似在想着什么。

      身边的张力夫,૎眼睛里虽然有不尽的兴奋,但也不忘时刻注意着叶永城的一举一动,以防变故。

      蜁譀两人就在那里,聊了一些不咸不淡的客套话,直至深夜,密室里突然出剧烈动静,桌子上的茶具,书架上֐的竹简分分掉落,摔碎后的茶具从地面弹㒙起,打的人生疼,同时从石门的缝隙里,传出大量血气,令人作呕。

       两人急㻲忙布置阵法,以免被有心之人发现引来祸事,毕ⴖ竟独立血修是修士大忌。

      此种情况大约൰持续了一刻,政法内的张力夫和叶永卫城羆,已经被血气里的煞气,浸染了神智,做出了一些奇怪的动作,叶永城此时正在那额ශ头,不停地撞着一处青石墙面如被人控制的傀儡一般,而张力夫则趴在书桌底﹍部,咬食这桌腿,并发出吱吱的的声音,像极♛了一只闹了饥荒的䙱老鼠。

      就在此时,密室的大门突然打开,刺目的血光密室里,血光所照之处皆滋滋的冒气了白烟,血光中间站着个身穿黑血色长袍,相貌俊朗,笑容邪魅的红眼青年,青年背后,有一䔡只巨大的血影,襗不是人形,宛如真魔降世。此时如要有人看上一眼,必将神魂也被勾了去。

      本章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