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指尖摩擦着小豆豆

      东海市,艺馨小区。

       早些年前,工作室刚刚成立,安峦在艺馨小区买过一层楼。

      十五楼的整整四套쏹房子,全部当作工作室艺人们的宿舍。

      在他昏迷以后,安翊君租出去了鎚三套。

      只余下了一套最大⃭的房子,特地留给了藤萝少女团。

      四室两厅的180平米大平层中,藤萝少女团的三个成员ټ展开了严肃的讨论。

      尹뤽明薇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光着脚丫,怀里抱着灰熊枕头。

      她今年才十九岁,在东海传媒大学读大二,年幼时父母双亡,由舅舅抚养长大。

      绯红色的卷发垂落在皓白的手腕上,尹明薇的眼睛泛着水ᔬ光,她纯洁的模样,彷佛是从动漫中走出来的青春校园少女:年轻而富有活力、끮朝气蓬勃却不沾染一丝尘埃。

      上轼官烨正襟危坐,跪坐在榻榻米上:“我咨询혥过当律师的朋友。

      安翊君那时昏了头,签下的对赌协议如果违约,我们е能拿到几⒖百万的赔偿。”

       她的眼睛里闪烁着激动的光芒。

      几百万哎!

      根据朋友的讯息,如果峦心工作室违反对赌协议,泍也就是说做不出青橙榜top100的热曲,她们就能索赔三百万。

      均摊下来,那一人就是一百万了!

      上官烨看到那个数字,连呼吸都快停止了。

      她本以为当了⻔明星能日进斗金,却不曾想只能签约一个小作坊。

      小作坊就小作坊吧,好歹安峦大神的名气犹在。

      谁知道,刚签下来不久酽,安峦竟然在家中跌倒,从此陷入了摴漫长的昏迷。

      小作坊也四分五裂,赫快变成路边摊了。

      즸 她现在每个月拿着六七千的死工资,在东海活得十分艰难,几⦔乎入不敷出鹴了。

      幸亏有公司宿舍免费住,不然她可真在东海难以立足了。

      “可是,”苏柔弱弱地提醒一句:“对赌协议的期限在三个月后。”

      上官烨冷哼:“我笑了,你以Ⓧ为在三个麞月内,安峦写的歌ꆵ能上青橙榜top100?”

      话一说完,她想起了今早听到的《勇气》,改口道:“当然,吃老本的话ꑟ,他有可能挤出来一首。 肹

      但咱们团体的定位是什么?

      青春少女唱跳团体,影音舞台,全方位发展。

      ꃤ你觉得,安峦大神能写出少女团歌?”

      苏柔趴在沙发靠背上,幽幽地叹道:“唉,我想回家了。냠明天的会,要是能直接赔钱走人냄就好了。”

      呕 她们三人都是内陆某省的同乡,在东海的同乡会上相识,一깘起参加了前年的新星大赛,并拿到了团体组的名豟次。

      如今,苏柔男朋友早已毕业回了老家。

      在东海蹉跎将近一年,苏柔渐渐熄灭了混迹娱乐圈的心思,想要回老家结婚。

      췮 尹明絅薇扑ꍴ闪着大眼睛,问道:“你们什么意思?三个月后,짹你们就要起诉工作室了?”

      苏柔和上官烨面面相觑,她们认为此举理所应当。 熫

      “嗯?”上官烨奇道:“难道你不想起诉?”

      据她所知,尹明薇的舅舅家里并不富裕。

      尹明薇点了点头,她语气坚定:“我相信安峦大神的实力,青橙榜top100,分分钟的事情。”

      上官烨哧笑一声:“薇薇,你长点心啊,不能以貌取人。

      众所擺周知,安峦大神近年来写的歌,就算刄是火力十足地宣传,也就勉强挤进青橙榜八九十名。

      那现在工作室的宣发部门都裁了⥰,他凭什么打歌呢?

      是,我也承认他长得帅。

      可你也不能三观跟着五官跑,盲目相信他的创作实力。”

      “是凭歌曲实力啊,你们不是⩳一起听了《勇气》?”尹明薇心里不服气,她糯糯地说道:“无数的草根歌手大맊火,不都是靠口口相传,凭着实打实的歌曲质量爬上了青橙榜?

      他们可以,安峦大神也可淮以!”

      上官烨深深地望了尹明薇一眼,蓀不打算在这个话题纠ᧈ缠。

      ……

      翌日,安峦早早地起了床。

      在护工的帮助下,料理了个人清洁问题。

      他生怕安翊君뿎和胡灵来得太早,到时嶣候出现一些尴尬的场景。 

      果然,他才刚挂完胡子,便见到安翊君和胡灵携手来到病房。

      “爸,你怎么起得这么早啊?”安翊君手里提着豆浆:“我在路上还说着给您按摩。”

      “Ỵ不用了,”安峦赶紧道:“护工已经做完﵊了一套康复训练。”

      “哦,那您吃早点。”

      湋安翊君不疑有他,伺候着安峦吃完早餐,和胡ᦽ灵一起推着轮椅,三人来到了豉星辉国际大楼。

      十点二十㏦,人已经陆陆续续到齐了。

      尹明薇和李响在大门口等着,各自守着一边。井水不犯河水。

      男帅女靓,当真是一大风景线。

      安峦见到尹明銽薇的那一刻㏤,差点落荒ྎ而逃。 볚

      小ӷ姑娘的眼神中隐藏了浓烈的情绪,令人看了头皮发麻。

      “安峦大神,您㳻好,我是李响,您还记得吗?”李响当先走上前来,打了个招呼。

      㖷安峦握住了那双त手,热㦡情说道:“记得,记得。我一直惦记着给你写歌。”

      在几个艺人中,安峦最为看重젏李响的商业价值。 筒

      李响的外멻形条件优异,歌唱实力强,只是嗓音条件特殊,华国的创作人写不出适合他的歌曲而已。

      他ꁟ的声线非常特殊,像是张信哲和林宥嘉的合体,柔和细腻,却不失力道,在高音上又堣能唱到周深的高度,是一个极为全面的歌手。

      几个人簇拥着他向公司走去。

      安翊君推着轮椅,胡Ꚕ灵在前烐探路。

      忽而,安峦察觉到后腰眼一疼。

      他下意识地瞧去,只见尹明薇站在那쀔个方位,目视前方,脸不红心不跳的。 㪩

      可她翻鄕红的左耳出卖了她。

      “造孽啊!”

      顿时,安峦脑子嗡嗡地疼,他实在束手无策,不晓得该如何处理原主的刏四个女朋友们。

      来到会议室后,和众人又是一阵虚伪的寒暄。

      “各位,闲话少说,”安峦的腰眼酥麻酸疼,他摆出了一个手势。

      众人顿时噤声,齐杇齐望向了他。

      䘗 ꟁ 安峦微微笑道:“我今天჆呢,主要宣布几件工作室的大事。”䊅

      说到这里,上官烨激动不已,她心道:安峦肯定是有自知之明,来商议赔偿问题。

      她彷佛看到了人民币向自己招手。

      哪知,安峦话题一转:“工作室的账面ﲹ现金所剩无几,关于对赌协议呢,我也真拿不出钱来赔偿。”

      ꟽ 话说到这里,几个人反应各不相同。

      尹明薇、程峰和李响不动声色,没有多大的反应。

      范文佩略微可惜,但也没풽说抽什么。

      唯独上官烨和㪥苏柔,同时从对方的眼里銥看到了浓浓的失望,以及压抑着的愤怒。

      “没有现金?”上官烨心道:“聲那你倒是卖一套房子啊。”

      她知道安峦买下了那一层楼的四套房子,因此认ʲ定安峦的说辞漏洞百出,以为他想要做个老赖,㭯赖⺡掉重金赔偿。

      见无人开口,程峰咳嗽了㓓一声,引来了诸人的目光。

      他沉声道:“安峦大神,我的对赌协议就放弃了。

      行 安翊君妹子介绍我到摩天轮酒吧,酒吧老板看在您的面子上照顾我。

      ᚄ我一直都很感激。

      哈哈,每个月还白拿工作室的几千块工资。

      劰 说实话,我已经非常满足了。

      还有,当时刚签约的时候,工作室的法务部门帮我解决了和前东家的官司纠纷。꫸

      各种事情,其实我一直记ᯔ在心底。遲

      那份对赌퇾协议,本来就是安翊君妹子被人骗着提出来的。

      于情于理,我真没打算计较。

      我的那份协议,您就撕了吧!₵”

      这番话掷地有声ﮩ。祡

      安翊君颇为触动,她没想到无心之뷹举,竟能得到对方的涌泉相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