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实验研究入口下载

      某处,一个穿着一身青色长袍轰的人背对着两个⸜人,看向墙上的画,画中的内容尽管看了不下千遍,但心里头依旧愤愤难平。ሔ身后两人弯着腰,道:“主子,您交代的事我们都已经办完了。”那个人干笑了一声:“很好。”

      邀“义父,还需要我们去做些什ꗻ么吗?ᠾ”那个人长袖一挥,语气非常冷漠,道:“不用了,现在只需要等待时机。”其中一人道:“义父,可是那幅画还在陈严手里头......”青袍男人侧了侧身,眼睛扫出了一道寒光。那个人吓出了一身冷汗,便不敢再言。

      “Л现在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们需要䮓再蛰伏待机,我们筹备了那么久了,不在乎再多等几年,散去吧。”那两人应喏了一声便消失不见了。青袍男盯着那幅画,喃喃自语:“时机快到了,快到了.......”

      就在陈严和几个师弟苦苦追寻线索时,却意外发现所有的痕迹都消失了,就好似弑仙门从来不曾存在过一样,并且连王晟的尸体也遍寻无ꩶ地。于是陈严便停止了一切的搜索虹,打算先稳定镇乐门。

      白驹过隙,ầ转眼间是十五딍年便过去了,说来也怪,这十五年来灵窟界和灭灵뭊界并没有发生什么大规模的战乱,不仅相安无事而且平静得异常。

      镇乐门后山,一个少年正在练习剑术。只见少年手中挥舞着长剑,敏捷的身姿焕发出少年英珕气。“小心这招!”少年随即反应,用剑身挡住了迎面而来的剑锋。“有进步。”与之练剑的中年男子赞扬道。少年平稳收剑,向中年男子施礼,道:“三簱师父手下留情了,弟子还是学艺不精。”

      䬒中年男子正是周木杰,十ꧾ五年的时间让周木杰沧桑了不少。周木杰笑了笑춒道:“翙儿的剑术已经进步不少了,不必太过谦虚。”这个少年正是李翙,十五年间,从幼童长成了风姿飒爽的少年。周木杰又道:“天色不早,回去罢。”李翙点了点头,随即收剑入鞘。

      镇乐门内堂,陈严夫妇正在商议一些事。十五年间,흩两个青年夫妇已经步入中年,脸上的痕迹亦是增添不少。“掌门师兄,师姐,我回来了。”周木杰彲慢步走进内堂。陈严随即望向他:“木㲎杰,今天这么早回来?”“爹爹。”还没等到周木杰答话,李翙便兴高采烈跑进来。

      “펙翙儿,今天有没有好好习武?泣”李翙点了点头。陈严用眼神示意了王菁,王菁点了点头,道:“翙儿,我们去乐室,今日的练习提前。”李翙点了点头,和王菁走了出去。

      “师兄,支开他们,是否出什么事了。”陈严脸色沉重,道:“师弟,当年杀死师伯的凶手又出现了。”周木杰一脸惊色:“师兄此言当真?”陈严从怀里拿出一张纸条,递给周木杰:“这是老四的传书。”周木杰打开纸条,上面写着:铁禽镇,老家伙。“老家伙”是陈严他们定下的暗号,用来代指杀死李师伯的凶手。

      “铁禽镇因当地飞禽多且喜伤人而有此名,此地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为何会在那里出现?ʔ”陈严摇了摇头,道:“老四也没有说明原因,所以我想让你去铁禽镇走ᬚ一趟,和躅老四汇合,探究其中缘由。”

      周木杰起身道:“뙍时不我待,穏我这就起身。”“等等,你带上翙儿賳。”周木杰一脸诧异,陈严正色道:ࠨ“翙儿这十几年来都未出过镇乐门,也是时候出去见识一番。”周木杰抱拳:“师兄放心,我定会照顾垱好씅翙儿。”陈严点了点头。

      乐室,槽此时并非练习的时间,所以只得王菁和李翙两人。王菁侧耳倾听李翙的笛声。一曲终罢䱞,王菁皱了皱眉头,随即又展开ඁ,笑了笑道:“翙儿进步不少⪈,但还是得多加练习。”李翙挠了挠头道:“娘亲,我这笛给您丢脸了。”王菁摸了富摸李翙的头。“凡事都要循序渐进,不可心噈急,毕竟你学笛的时间不长。”

      顿了顿,从怀中拿出一个平安符,道:“翙儿,娘亲前天求了一个平安符,你把它带在身上。”李翙高兴地接下,然后又好奇,道:“娘亲,为何突然给我求了一个平安符。”

      “因为㣹我和你娘决定让你到㰷外面闯一悌闯。”陈严从门外走了进来,接了李翙的话。“爹꥔爹,娘亲,这是真的吗?”李翙欣喜若狂,这十几年来从未出过镇乐门,一쮲直幻想着外面的世界有如何的精彩,每次都央求陈严夫妇,可是他们就是不答应,没想到这次却会主动让他出去,真的是出乎意料。斲

      “你收拾一下,待会就跟軕你三师壄父出发。”陈严答道。李翙点了点头,迅速地跑了썥出去。王菁一脸忧色:“师兄,我始终还是担心翙儿的安全。”陈严道:“放心吧,有老三看着,相信不会出什么问题。”王菁点了点头。

      此时正值午后,耮两匹快马正飞奔在通往铁禽镇的道上。“翙儿,不要左顾右盼,专心赶路!”李翙自从被陈严夫妇ၯ救回镇乐门后,就再无出过镇乐门。这次出来,能够见到许久未见的外面藎世界,心情自然也是舒畅。在马上也总是左顾右盼,偶尔看看田间农耕,偶尔看看乡쮙间小舍,显得格外自在。“三师父,这外面实在是好玩,哈哈。”周木杰笑了笑,继续扬鞭。

      䶤 铁禽镇镇外,有三个人正朝镇里的方向而湥去。为首的是一个翩翩少年,年纪约摸十七八岁,身着浅绿轻装。身旁跟着两个青年般的人,一高一矮,穿着都是平常的布衣装,无甚特别。“公子,前面就是铁禽镇了。”其中高青年说道。少年点了点头,并不答话。矮컦青年突然警觉了起来,手握着腰퍲间的剑。

      “驾……驾……”周木杰与李翙澋快马而过,扬諕起的灰尘让那位少年不禁皱眉,拿出手帕轻轻地擦了է擦飞到衣服上的沙土。高青年道:“这两人甚是无礼,我这就找去教训他们。”矮青年拉着沙哑的嗓繄子道:“别忘了此行的目的,我们的任务是保护公子。”高青年脸上依然不岗悦,咬牙切齿道:“下次不要让我碰到他们,不然要他们好看。”说完三澅人继续朝着铁禽镇走去。

      铁禽镇地处平原,尽管飞禽颇多,但长年住于此处的人们皆已习렡惯,靠着捕猎飞禽为生,虽不繁华,但日子也勉强能过得湀去。“哇,三师父,这个地方好特别啊,这里的房顶怎么都是尖尖的?”

      周木杰仔细一看,街上的房屋屋顶恟都是尖尖的瓦片,并且光滑无比,似乎是抹了些什掖么东西。周木杰道:“뢅这是为了防止这里的飞禽停留而做的,这里的房屋皆是쓼如Ȋ此。”李翙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周木杰往周围看了看,看到了一间名为“月隐”的尬客栈。周木杰捋了捋胡须,笑了笑:“翙儿,你看那家客栈的名字,甚是有趣。”李翙道:“四师父会不会䵕在那里?”“我们过檧去看看。”于是两人牵着马走了过去。

      客栈虽小,却嘈嘈杂杂,来打尖的,来住袇店的都络绎不绝。周木杰二人刚进店里,店小二笑口盈盈地迎了过来,“二位客官,店里请,是想打ꭎ尖呢还是住店?”李翙⟖道:솻“都要都要。”周木杰摇了摇头,道:“麻烦店家帮我们的马牵到马棚。”店啱小二应了一声,便牵了两匹马往马棚走了。

      走进店里,里面基本坐满了人,只剩下一张空桌。“三师父,我们就坐那去吧。”说完李翙就跑了过去。李翙刚要做坐下,身下的长条椅便被一股力量推到墙边,李翙差点摔෡了下去。“喂,궺你这小子,大爷的位置你也敢坐鷫?”周木杰看了来人一眼,只见其人身高七尺,皮肤黝㯎黑,浓眉䉳小眼,身着一件皮革短衣,却穿着一双破破烂烂的草鞋。“这里不是没人坐嘛,先来先到。”李翙显然不服气。“可恶,你这毛小子,敬酒不吃吃罚酒。”说完伸掌就向李㻉翙拍去。

      “仁兄手下留情,小孩年轻不懂事,还请见谅。”言语间,周木杰身影已到李翙旁边,化解了大⍘汉的攻击꾺。大汉吃了一惊,问:“阁下是何人?”周木杰抱拳:“区区贱名,又何足挂齿,只希望阁下能够放他一马。”᪆大汉嗤了一声,转身走了。周木酥杰道:“没事吧。”李翙拍了拍胸脯,道:“没事,三师父。”周木杰点了点头,又玼道:“江湖险恶,多提防点。”李翙应了滦一声。

      吃喝饱足之后,周木杰起身道:“君文,天色已晚,先休邈息,我们明天再去뭿找你四师父汇合。”还未等李翙答话,客栈里有人破窗飞摔而入뻫,客栈里的人都警惕戒备。“大胆大胆,竟然敢嘲笑我家公子,不要命了?”说话的人正是镇口三人中的高青年,“哈哈,诫起来ઇ起来,这么敁不经打。”高青年说完,凌空一跃,直取倒下駒人的喉间。“不好!”周木杰弹出一小块木块,直接击中高青年的手,高青ᅡ年冷嗯一声㰂,侧摔到一边去。“朋友,做事不必如此狠毒,他究竟做错了什쭢么需要你如此下手。”

      瀖 周木杰这第二次出手让客栈里的人暗暗称奇,无不投来赞许的眼光。“好功夫。”鳽那位镇口的少年和矮青年走进客栈,少年由衷地称赞道。忽脸色一沉看向高青年,鐌咬了咬嘴唇,那怨恨的眼神让高青年打了个寒颤。“下人无状,还望各位海涵。”少年抱拳向店里的人说道。店里的人낻见其长相英俊且有歉意,便放松了警惕。

      少年看了看倒下的皬人,丢下了一贯钱,冷言道:“下次再敢口无遮拦,我会亲手撕下你的嘴。今晚看在这个大侠的份上,就饶了你了,这钱就当给你治伤用,赶紧消失。”那人捡起钱头也不샺回地跑出店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