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浪货喷水H

      洪川,北邻“灵木森”大椿妖域,南靠谷阳与云中交界,西接神风,东倚东华,乃是大椿、灵州、神风쀼、云中、㵎谷阳툇、东华六城经济圈的中心。

      洪川西境ଽ,洪川山脉由灵州与灵木森交界处的“北极山”蜿蜒南下,止于云中“月牙谷”,素ҷ有天下第一山脉的美誉。

      洪川南境边界,大河禹江天险,由西北“天山”奔流而下,穿越“红岎石大峡谷”一路向东,途径洪川与云中交界,进入东华,将东华拦腰截断,分为南北两部,流入东方海岸的“明珠三角洲”,汇入东海。

      洪川境内,名山奇峰无数,大小仙门无算,奇珍异兽不可枚举,仙花灵草取之不尽,易守难ꄖ攻,富甲天下,自古便是纷乱之地,仙门之间,明争暗斗,从未断过。

      这无数的名山奇峰之中,最䞯为有埚名的,莫过于洪川山脉最高的山峰“天柱峰”。

      햮 仙门之间၅的纷争,不外乎“天地人三才”:天道之才,地道之才,人道之才。

      汰地道之才,首当其冲的便是“仙家宝地”。

      任何仙门想要谋事于天下,得求长生,必先择一处灵气充沛的先天宝地,作为修道立派的根基之所。

      世间已知ᡙ灵气最为아充沛,最适合仙家修道之地有三:灵州अ须弥山,云中﫶月牙谷,以及谷阳的烟云竹海。

      这三ꀜ处先天宝地,分别由佛门昭华寺,道家皓月七星观,以及儒家芸香阁镇守,威震天下数千읽年之久,经久不衰,闻着胆寒骃。

      其次,方才数㱝得上这洪儗川第一峰:天柱렑峰!

      名ࡽ满天下的道派Ⓞ“锾七重门”,苹便盘踞于这天柱峰之上。

      天柱峰之所以有名,并不只是因为它是洪川境内灵气最充沛的山峰,更多的是因为,在历史的纷争下,天柱峰早已是权力和地位的象征。

      有鮎言道:洪川第솴一仙门,天柱峰能者居煙之! 鐙

      幠 当年,七重门创派祖师赵无极,仅凭一己之૑力攻茡下了天柱峰,为了快速筛选人ȳ才,尽快的稳固根基,便在天柱峰之上设下了뇱七道山门,开山立派,广招弟子,洪川境内的后生人才纷纷聚拢而来,门下弟子一时众多,但资质却也是参差不齐。天柱峰自下而上,灵气愈发充盈,随着修行尯日久,这些弟子们渐渐被那七道山门分为了七个层次䕫,从山脚下的第七重门到天柱峰之巅的第一重门,其间的修为高低以及待遇差别,可谓是天壤之别。

      뵴 七重门也蝱因此而㇔得名。

      鼎盛时期的七重门,圞龙盘虎踞㋡于天柱峰宝地,坐拥洪川济济人才,可谓天地人三才汇聚,领袖洪川。天柱峰之巅的第一重门下有六大弟子,各个天造之才,英名远播,门势浩大,一时罂直追儒佛道三教声威!

      然而,世事难料,天命无常。

      便是如此这般的七重门,竟会在一日之阨内,当着天下群雄之面,落得个满门被灭的下场!

      此事因何而起?

      頠且听我细细道来⟊。

      ——

      洪川北境,距离洪川城八十余里的地方,洪川山脉衍生出了一条支脉,名叫翠微山,翠微山复地有一个鲜为人知的山谷,名叫翠云谷。

      翠云谷灵气丰盈,经久不衰,是道家所求修仙正道的理想之地,在洪川福地,其灵脉气象仅次于七重门的天柱峰和六合门的盘龙谷,是翠微剑派开山立派之所在地、传道授业之大本营。

      翠微剑派的꒦创派祖师名叫孙小德,出身贫苦,身无长术,和所有贫苦出身的人一样,梦想着能在洪川山脉的쌀深山老林中,花费一点儿运气,撞见一桩奇遇,寻得一株珍贵仙草,或是找见一朵惊世奇花,卖得千金家财,换得半生富贵。

      但奇花异草也不是一般人能有福沾染的,纵是博览医书嗃的医学大家也未必认得全,对于普通人而言,就算奇花异草近在眼前,只怕也是视若杂草,错失机缘。

      孙小德深知,要想靠机缘翻身,还需차博览医书,遍识草药才行,于是,他便死皮赖脸的把自己贱卖给了洪川名医世家候仕林的府上。在候府做苦役期间,孙小德凭着一股子的机灵劲儿,讨得了候府小少爷侯智贤的欢心,做了个伴读的╵书童。

      候府的这位侯智朖贤小少爷从小便是养尊处优,生性顽略,十分的不爱读书,时常叫孙ꀱ小德装扮成他的模样掩人耳目,替他读书,他自己却只顾着逃出去玩‸耍。家里的教书先生告发了几次,反倒被侯智贤Ꭷ报复的苦不堪言,差点丢了饭碗。

      教书先生十分无奈,一䢩则看孙小둱德为人勤恳,喜爱读书,二则,为保住自己的饭碗,补贴寒酸的家境,便忍下了文人傲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时间一长荫,教书先生的那些学问,便都进了孙小德的肚子里了,非但得以识全了字,还将候府所收录的医学典籍偷偷读了个遍,熟记于心。

      纸包不住火欂,日子久了,孙小德“伙同”教书先生冒充小少爷读书的事情,便被候仕林知道了,盛怒之下,候仕林就将孙小德和教书先生双双赶出了候府。

      教书先生年事已高,失묝了候府的差事,生计无从着落,生活日渐窘迫。孙小德靠着候府偷学来的医术知识,常常潜入深山老林,偷偷采些名贵药材到黑市上变卖,换得不菲的财富,他感Ῑ激教书先生的教导之恩,认教书ᠻ先生做了干爹,早晚孝敬。

      常在河ち边走,哪有不湿鞋鑲?

      这日,孙小德像往常一样潜入了洪川山脉,无意之中,闯进了一伙子道门散修盘踞쿈的地盘,逃命之际,失足跌落山谷,幸得被半山腰石缝里长出的一颗百年苍松接了住,捡回一㶧条小命。

      那伙子道门桬散修在山谷昲之中寻到天黑,一无所获,最终离去。

      㤤 ꯈ孙小德忍着肋骨断裂之痛爬下了山谷,在山谷之뼽中找到了一条小溪,他饥渴难耐,扑倒在溪边就开始饮水,待到气力恢复了一些,便欲寻找回家的路。

      他刚走几步,忽然听见一个虚弱的声音像됕是在呼唤他:“小兄弟……小兄弟……䪍”

      孙小德循声望신去,隐隐见到远处的杂草之中似乎扑倒着一个人。等走进了,才瞧清楚是一个青年男子,一勺身白衣血迹斑斑,左手上还握鴩着一柄道门长剑,右臂不知被噀何人所斩,伤口早已溃烂发脓,招来一堆嗜血的苍蝇嗡嗡的乱飞,看那样子,怕是没有多少时䉋辰可活了。他又想起先前那一伙子道门散修,暗想,眼前这个人也是一个同命相怜的可怜人,便小心的应道:“是……是你在叫我?”

      那青年男子蠕动了两下,口中只念道:“水……水……”

      孙小德见他已无动弹的力气,便打消Ŷ了心中警戒,发起慈悲,道:“水?哦,你等等,我这就给你燃取。这就给你去取。”

      他四下里找来一片大叶子,在小溪边包了一叶子的水,回到青年男子身边,道:“水,水来了……”他쒣小心的将青年男子扶起,并开始喂臯他喝水。

      一股子清流顺着青年男子干裂的唇缝流进了他干黏的喉,一丝久旱甘霖的生机注入了青年男子的生命。

      㘮 青年男子的意识渐渐苏醒,睁툢开眼看了孙小德一眼,神经也渐渐复苏,感觉到了右边断臂쯨的痛楚。

      孙小德见他回复了意识,已能感知道痛楚,问道:“你好些了吗?”话落,将他靠在了旁边的一颗大树下。

      鞫 鉌 青年男子缓了缓气,道:“我……我活不成了……”

      孙小德早觉如此,无可安慰。

      青年男子看孙小德一眼,问道:“你是何人,为何会在这里。”

      孙小德见他已是将死╹之人,又想起自己苦命的身世,便叹了口气,如实答道:“我是本地人,家里穷,就把自己卖进了城里医学世家候府,跟着小少爷学了几本医书,认得一些药草,前不久,得罪了东家被赶了出来,生计没了着落,就想着,偷偷进山里쿜碰碰运气,弄些㝕草㮟药出去换一些银子,没想到,被一伙子山贼发现了,看见我就追,躲避之际,慌不择路,失駛足掉下了山谷,没有死成,就到了这里……”话落,又叹了口气,道:“真倒霉……”

      䬔他打量一眼青年男子,想了想,问道:“你也是被他们害的?”

      좴青年男子虚弱道:“他们……本就是冲着我来的……”

      孙小德惊异片刻,也觉得如自己这般的无名小卒,怎橎配让那一伙子贼人追着不放?摔下山谷不算,还要到山谷下面去找,俨然一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架势。他再看一眼青年男子,伤成这样都쯢还没死,决计不是泛泛之辈,问道:“你又是何人,他们又为何要害你?”

      餾青年男子打量了一眼孙鉈小德,似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淡淡一笑,道:“你我能在此危难之际相遇,便是上天安排给你的机缘,既是上天的安排쮹,那又何须再追名道姓……”稍缓,续道:“我只问你,先前的那些人,你都还记得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