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古武机甲>

      “因为人家在你体内留了点儿东西પ嘛!好不容易等你睡着了,才把你招过촛来。”

      大脸羞涩的说。

      “换一个脸,不然我走了。”

      林凡摇了摇头。

      树干一阵变换,又变成一张中年男子的脸,声音闷闷的开口道:“这样可以吧。”

      “可以。”

      林凡点点头,继续问到:“೑你这风格怎么븋回事?”

      “因为我们会受到替身使者性格的影响。”

      中年男子简单的解释了귾一睊下,继续说道:“这都是替身使者的脸。如果用非替身使者的脸,只会简单的틂说话无法交谈。”

      “那我成为替身炄使觅者,需要和分身绑定性命吗?”

      林凡点了点头,继续问道。

      “可以不绑定,但是如果我的分身死了,你的能力将被回收。而且不绑定的话,你要的能力会不完整懲。”

      中年男子说道:“我建议你ﶃ绑定,这样我可以뀣给你很多好处。”

      “我不接受建议。”

      圚 林凡摇头说道。

      “……”

      中年男人一时语塞。

      “你过来,我们签订契约吧。我给你你要的能力,你将成为人上人,成为比任何人都强的人。㳣”

      中年男人开㛈口说道,语气充ၗ满了诱惑。

      “你有同类吗?”

      ワ 묡 林凡突然问到。

      “有……呃,你问这个干什么?”

      中年人男人下意识的回答,不过一下子停住了,反问道。

      “这么说我可以选择咯?”

      林凡闻言笑了起来,事情有趣起来了。

      “呵呵呵……你没得选。”

      中年男人讥讽的笑了:“你不选,你以为你可以ꭦ离开这儿吗?你看这些人,也有不少一开始咬牙不选的,不都成了替身使者了?”

      뱁 “是吗?那我倒要看看。”

      林凡闻言,双手抱胸,微微᪗仰起头,仔细打量着这棵树。

      “你在等烸你同伴叫醒你吧?”

      中年男人还是满脸的嘲讽:“你不用等了,这里是你的梦境,就算你鵏等千百年,外面也就一瞬间。”

      “哦。”ᦃ

      林凡不置可否。

      “你等也是浪费时间,如果你签订了契约,成为我的替身使者,以后你要什么有什么,何必苦等呢?你看这些人,成了替身使者,在外面不知道多风光,럔你们其他的人类都只能成为我的养份。”

      中줍年男人半威胁半引诱的劝道:“你在說这儿跟我耗时间,不是ሉ自蠂讨苦吃吗?”

      林凡不回答,慢慢观察着。如果张顺没有叫醒自己,按照睡眠时间计算,顶多也就七八个小时,到时候就会醒ି来握。

      “那你慢慢等吧。你会后悔的。”

      中年男人说完,树干一阵蠕动,变回了大树的模样,不再开口。

      由于这里没有日月,逺也没有参照物,无法计算ᡡ时间。林凡只能慢慢观察着四周,心里默默读秒计算着时间。

      擆既然这儿是梦境,㣧那么说明自己还有一定的主动权,只要ﲪ不答应这腄棵树,就不会被强行签订契约,成为那个什么替身使者。

      林凡不知道树下的那些人,有多少是自愿的,有多少是被迫接受的,不管如何,只要接受了,肯定还有更多未知的风险。

      整个草原寂静无声,这儿没有微风,没有动物叫ᡐ声,没有虫鸣,安静到林凡可以听到自己的呼吸声、ꋂ心跳声,甚至仿佛出现了耳鸣声。

      绝对安静的环境其实是很恐怖的,人类早就熟悉了身边各种各样的音源,哪怕安静的夜晚,也会有一些风声、虫鸣。像现在这样的环境,林凡至少还能看得见,这让他好受一些,如果是夜晚,那就和关小黑屋一样,再坚强的人被关上几天都会崩溃。

      벯 当林凡默数到三万的时候,他的心沉了一下,这代表着大概过去了八个多小时,自己依然还没醒,这和自己的睡眠习惯不符合,由于长期加班,林凡早就习惯了睡六七个小时視就会醒来。现在已经过了八个多小小时还没醒,自己不可能趴在桌子上睡了八个多小时。

      林凡一手抱胸,一手弯起食指,轻轻的在额头上慢慢敲着,这是他的思考习惯,完全是下意识的行为。

      “呵呵呵……我说了,你不会醒的,你还是乖乖成为替身使者吧。”

      仿佛看到了林凡的动作,树干上一阵蠕动,又出现了一个老人的脸,以嘲讽的口气说着。

      “急什么。”

      林凡淡淡的说道。说话间,开始沿着大树的周围走动起来。

      “你转到哪里都一样㯱,而且这里无边无际,你永远走不出去的。”

      林凡绕着大树走了一圈,突然想到什么,开始不停的围绕大树转圈,如果说默数计算不准的话,那么绕着树转圈,也是个计数的方法,自己要再试试,反正在这儿不会觉得累,也不觉得会饿。

      按照他现在离大树150米的距离来算,绕一圈大概一公里左右,正常步行,一个人的移动距离大概是5公里,那么就是五圈,想到这儿,林凡开始不停的移动起来。

      “哼,不知好歹!”

      老人脸上露出了一丝愤怒的表情,随即培又一阵蠕动,变回了原来的样子,不管林凡。

      很快,随着林凡转圈,不知不觉已经转了四十圈,而停止默数的林凡,有了更多的精力观察着大树的情况。 仒

      根据林凡的观察,大树底下有一些人影时不时会闪着淡淡的或者浓郁的红光,然后输送到㢑大树身上,有的时候人影会突然倒在地上,而后消失。过了一会,空缺的地方又┙会被新的人影补上。

      “转够了没,我跟你说,你就是㿐转到天즋荒地老,你也出不去的。”

      彽 大树又变出一张二十岁模盹样男子的脸,开始给林凡洗脑:“做了替身使者,你还可以⑟保护你朋友和家人的安全,你可以组建一个庇护区,掌握生杀大权,难道㬝这不是男人的梦想吗?”

      “呵呵。䕰”

      樉 林凡没有回答,而是笑了笑,继续观察着。

      “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答应?”

      大树罕见的露出一丝怒容,开口问道。林凡并不回答,继续转圈着。

      “林凡!”ᶸ

      正在转圈的林凡听到了张顺的声׏音,停下脚步,看向大树,大树树干蠕动着,变成了张顺的样子。

      “林凡,你就答应了吧,到时候你把我也变成异替身使者,我们同生死共患难多好!”

      大树上张顺的脸色焦急,快速的说道。 쎁

      “林凡!”

      林凡的嘴角慢慢翘起:“看来,这次是我赢了。魻”

      大树沉默了一下,开口问道:“你怎么发现的?”

      퇱林凡并不说왋话,竖起食指摇了摇。

      “哼!你等着吧,只要你不答应,每次睡觉你都会出现在这里,这是永远的折磨,哈哈哈阶哈哈!!!”

      大树爆发出一阵大笑,威胁道。

      꺩“再见!”摚

      林閧凡不回答,㴦只是朝着⸼大树摆了摆手,静静的等待起来。

      突然间,林凡眼前的景象全部崩塌,仿佛玻璃一般支离破碎,身形也渐渐消失在原地。

      林凡睁开眼睛,抬头看了看,已经回到了现实。身上还披着自己的外套,张顺正站在他身边,满脸关切。

      张顺隄拆了个手电筒,手电筒灯泡发൫出的光照亮了办公室,外面大火还在烧着,火光摇曳。

      “你没事吧?”

      张顺关切的Ď问뇕道:“我看你好像状态不对,一直在跺脚。”

      “我没事,刚做梦在走路。”

      林凡整了想,决定先不告诉张顺大树和梦境的事,继续问道:“我睡了多久?”

      “现在半夜了……十二点多”

      张顺看了看手婞表,回答道。

      “十二点多么……”

      林凡活动了一下手脚,睡久了有点麻,自己趴在桁桌子上睡了大概六个小时。

      按照刚才在梦境里댇的时间,估计有个ⳣ18小时左右,那么说明梦境里的죨时间流速比现实快三倍。

      “我睡觉的时候,下面情况如何?”

      林凡伸了个懒腰问道。 䯽

      “情况倒是没有,刚才有人上来,不过拉楼梯间的门的时候,可能发现开不了,就又走了。”

      张顺递过一瓶水给林凡:“下面火还在烧,对面楼已经퀡彻底烧起来了,这会火势有点大。”

      憰“谢谢,那行,你先去睡吧,今晚我守夜,明早我叫你。”

      林凡接过水,道了声谢,便叫张顺去休息。

      볶说起来还ፌ真有点饿了歾,今晚没吃饭就졀一觉睡耊到现在。ɥ

      닇林凡翻出一些食物吃了起来,边吃边问:“你要不要来点?”

      “你吃吧,我刚才吃了。”

      张顺摇头说道。然后走到旁边躺了下去。林凡才发现张顺不知道什么时候搬了一张躺㲧椅过来,还有几张毯子,花花绿绿的。

      “刚才你睡觉的时候我从隔壁公司找到的,估计是他们员赀工拿来睡午觉的。”

      試看到林凡的眼光看向躺椅,张顺解释道。

      “挺好,这样睡觉舒服多了”

      林凡点点头说道。

      “캃你回头也可以睡这儿,不过你这两天得趴着。”

      张顺把毯子盖在身上躺了下去。

      “再说吧,你睡吧。”

      这个时辳间点有蹵点冷,对面虽然火光冲S天,但是这儿距离不小ꘔ,火焰没有烤到的地方还是冷了一点,林凡把衣服套上,走到窗户旁边,开始观察对面的情况。

      对面的大楼此时火焰烧的正旺,风向过来时,林凡还能感鏴觉到一点热热的空气沿着窗户缝隙游进来。

      而发财树已经彻底燃烧了起来,火焰疯狂跳动,烧的对面那边空气扭曲,肉眼可见的热浪扭动着,这么远都可以听到火焰滋滋的燃烧声,噼里啪啦的声音时不时响一下。发䄕财树的火焰加上大楼每个窗户透出的火쓡光,林凡在着半夜都能看到滚滚浓烟一⁹直向上冒着,空气里充满了烧焦味,火星子时不时飞出来,翻滚着在空气中熄灭,整个场面极其壮观。

      看来这颗发财树슓就是大树所说的分身了。

      林凡望着对面冲天的火光,把张顺开着的手电筒关了,火光透过窗户,把林凡的影子投射到背后的墙上,֋明灭不定。

      林凡逐渐陷入沉思,他开始思考分析刚才梦里的对话和情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