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恐怖惊悚>

      腊月二十九府军前卫按时到达了砘若狭,只不过出了点小问题,那就是太容易了...

      选择的登陆地点是一个海湾,三面都是山,尤其是两侧的山完全是突出去的一块。

      如瞰果在这两座山上建山城,那府军前卫就难受了,可上边什么都没有。

      不过仔细一想就想磩通了。倭国之前的假想敌又不是来自海上的大明。

      如果在这两座山上建山城,那就是孤城,只要堵住一面根本不用攻,饿都能饿死。

      뽋 所以府军前卫登陆时只见到了一些落荒而逃的渔民。

      夏瑄带着旗舰上各个千户官率先ީ登陆,之后㾟就开始﷩布殃置。

      “水师一万五千人,倭国已经没有水师了,只留下三千人看守船只,其余人全部登陆。”

      “骑军行军时将马匹分给步军,加快行军速度。再分出两千匹给两个军匠顇千户所。”

      䬍“这些人全部随我편一同进攻幾内,帐篷之类的辎重就不用带了,咱们住倭国人的去,从这里到幾内百里,再到大阪也是百里,只带上今明两天的口粮即可。”

      “赛哈智,你将本部人马交给徐破虏,你带着一万两千水师负责从此地一直到出云,给我打出一条路来。”

      “不管是哪一部,我都有三条军令,不遵者,轻的三十鞭子,重⓭的直接斩。”

      “第一,不许从㼥农户手中拿一粒粮食,各部的粮食一律从那些大名手里抢,不够的你们用铜钱去农户家里买,回去报销。”

      “而且每녳攻下一个大名的地盘,无论存粮多少,你们都要拿出꘠1/3分给当地百姓,各部随짮军书吏和识字的人留下一个再留下一小部分军士。”

      Ķ“你们的任务就是把这个大名原先的农户全部登记,把那些粮食按人头分发。”

      嬠 “若是当地还有一些武士贵族之类的一律杀尽,钱粮分发,记㵇住,我大明要的是百姓,不是这里的什么狗屁武士贵族。”

      “第二,不许杀伤掳掠一个倭国百姓,当然拿刀的除外。那些武士全部杀尽,只接受足轻的投降。”

      “若是有人劫掠,哪怕是太孙的쫁人,我许你们当场将他拿下,若是投降的足轻或者上杉氏宪的内应劫掠,一律格杀。”

      “第三,扎营时不许毁坏民舍,若是没有住的地方,哪怕给我睡地上也不许私自进百姓家。”

      “另外,各部都分配的有通译或者先前上衫家的武士。”

      “每攻下一地,或者经过一处村落,都要去耐心劝导。”

      “炜告诉他们,我们大明看不得别的百姓受苦,来解救你们来了,从此再也没有人能欺负你们。”

      “而且我们收的税率很低,能让你们和我们大明一样吃上仪白米饭。”

      这鎵还是夏瑄从上衫落晚风那里知道的,这破地方绝大部分都是种的水稻。

      但是武士都把大米收上去了,结果普通农户只能吃野小麦、燕麦,野菜汤之类耏的,也真是有够占嘲讽。

      关键他们也真能忍住不造反䌬,这要㱼是在中原,估计“ţ黄天已死ᅡ”都挂到京城了。

      뛎瓦氏所部的一个指挥同知发问了,夏瑄记得他ᐬ,那个人也是瓦氏的一个没有血缘的䖒叔伯。笾

      “伯爷,那些倭寇来咱们沿海劫掠时候可没有你刚才下的军令这么客气。”

      “伯爷,是你说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夏瑄早料車到了有人这么说,实际上他自땾己也是用了很长时间才说服自㙍己。

      “可是,你忘记了一点。那就是人性,敌人是杀不完的。”

      “几千年前你们广西的祖先和我们汉人的祖先也在打个不停。”

      “甚至直到现在我们都不是一个民族,可那又怎么样呢?我们照样在一起并㆜肩作战,亲如兄弟。”

      “是不是自己人,不是看他是哪族哪国人,而是看他们对自己好不好。”

      줛“而且那些倭寇烧杀劫掠,而我们如果也烧杀劫掠不是变成和他们一样的畜牲了吗?”

      “所以,我们要用掏心窝的好去感化他们,让他们过上好日子。我们报仇也是去找那些武士和足轻报仇。” 寧

      其实夏瑄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自己都在心虚⨏,因为不是所有的善心都能换来善果。

      后世就有过用200亿养出个狼崽子,而且倭人崇尚强者。

      所以夏瑄一方面下令杀光所有的武士来震慑这些人,一方面又对其他的百姓好,希望能换来善果吧。

      如果不能的话,夏瑄不介意把曾经对付草原人的招数在倭人身上也用一遍。

      就是夏﬍瑄一直没想好怎么处理上杉氏宪,按说如果有这么一支队伍愿意当内奸帮着管理会好很多。

      可夏瑄更怕养虎为患。

      而且新的日本不需要什么武士,更不需要贵族阶层。

      夏瑄要把后世的东西在倭国首先实现,那就是没有贵族,众֑生平等。

      由官吏下乡直接管理,而且有周新在,谁都别想贪赃枉法。

      周新何许人?非著名愣头青铁面判官。

      纪纲的一个千户在他的地界收受贿赂都被他直ᐢ接捉了下狱,这也是周新被纪纲嫉恨陷害的原因。

      但是这次可是有太孙在,而且诏狱四人组一个解閃缙前首辅,黄淮和杨浦都是前内阁学士,再加上周新,管㻼理一个区区日本绰绰有余。

      交趾因为有黄福、胡云英、张辅三人而安定下来。

      日本也会因为这四人而安定,只是总兵和都指挥使没人选。

      这次几个领兵的都是擅长打仗,但是平时治军就不一定了。这种事其实更ᤞ适合孟瑛那种两袖鍅清风的儒将,可人家在掌管五军都督府。

      金忠其实最合适了,可总不能让一个尚书直接变成都指挥使甚至总兵,那样太折煞了不说,还跨着文武两套系统。

      夏瑄正在寻思着金忠,没想到金忠却拍着夏瑄肩膀笑了起来。

      喂,这是山路!你把礖我拍下去了,府军前卫就可以打道回府了!

      “夏瑄啊,真有你的。紗老夫想了许久也想不到还能补充些什么。”

      “看来你和太孙真的是想把倭国变成我大明的日本啊。”뉼

      “这样吧,老夫帮你一把。我让太孙李彬部巀和汉王也照你说的눺做。”

      “嗯?金大人,他们会听吗?”

      “你小子,你是不是忘了,老夫是兵部尚书,写的不是书信而是兵部调令。” ∟

      一个随军书吏走了过来,拿着一张纸一根炭笔和兵部的印让金忠写调令。

      嵳 䙚 如今金忠也发现了炭笔用来在輿图上测绘极为方便,而且随军写书信奏报也省事了许多。

      夏瑄也牵着马停了下来看金忠写调令。

      “夏瑄啊,这么做还有个问题,那就是必须得军士极为遵守军纪才行。”

      “你的府军前卫我看了,可谓是令行禁止,而且还有原先的狼兵,你是怎蘐么做到的?”

      ᡹“金大人,其实在下什么都没做,只是给了他们应有的,一文钱都不曾克扣。拓”

      “如果他们不遵守军纪,那么他们在京城的家人就会受到牵连逐出军户,就再也过不上如今的톘好日子。”

      金大人抬起头有点不敢相信,“只是这么简单?我可没有老糊涂。”

      夏瑄随手拉过一䗔个正在行军的军士,看起来还很稚嫩。

      “说闭,你为什么要来从军?”

      “伯爷,俺为了让俺娘过的好些,听说进了府军前卫就能让家里人吃上白米饭,过年还能䪫吃肉。”

      “俺村那个李八㻊牛今年回来还娶了个媳妇,骑着大马可威风了,俺就也跟着从军了。”

      夏瑄又拉过那个军士的百户官,用刀架在了百户官的脖子上,对着那个年轻军士厉声询问

      “说,你在军中有没有受过欺负,你的这个䤗上级有没有克扣过你的粮饷,你寄回家的银钱有没有人敢扣下?”

      那个年轻军士慌忙跪下,用手去抓夏瑄的刀,手都割破了,

      逢 “伯爷,我求你放了俺百户,他从来没有扣过俺们的粮饷,俺寄回家的银钱被人扣过一回,但那个驿站的小吏上个月就被流放了,钱也到俺娘手里了。”

      ꗉꮫ夏瑄冷峻的脸突然柔和起来,摸了摸ǻ那个军士的头,明明两个人差不多年龄。इ

      ⑦但那긒个军士却露出仿佛是自己双亲在摸自己头一样的表情。

      “傻孩子,我不是要杀你的百户,我只是害怕你们任何一个人赺受了欺负还不敢吭声。”

      “是我把你们从家里带出来从军,平常训练可以受苦受累,但是不能被欺负,不然我没脸回去见乡亲们珬。”

      而金忠早已傻在了一边,他也早就听说过夏瑄和瓦氏极善收拢人心,手下的人贯都会为两人效死命。

      可金忠也没想浼到这ᵤ夏瑄能做到这种程度,隐隐有些后怕,还好夏瑄为了让其他人放心平时根本不统兵,都是在自己府里。

      而且金忠和孟瑛也曾试探过调换府军前⣛卫的将官之类的,夏瑄也都没有过反应,只是新的将官礇往往会因为贪污之类的被夏瑄当众抽鞭子。

      说起来夏瑄这已经是在向潜뙠规则所挑战了,如果是퓓在官场可能早就和周新一样得罪人进了诏狱。

      可夏瑄就这么做了,还好的是他只是在府军前卫这样做,没有影响到别人的앗利益。

       而金忠也没想到像是类似夏瑄、周新、黄福这样的“愣头青”以后会越来越多,尤其是于谦于少保的出世,直到最后颠覆了大明官场的狗屁潜规则。

      府军前卫加上军匠多达3万人,已经不是曾经的小部队了,这也是夏瑄第一次真正的指挥一支军队。

      三万人的大军在山路上牵着马慢慢前行,还好这些山里也经常有倭人走,不至于披荆斩棘。

      只是倭国的官道有些寒颤了,不仔细看还真认不出来,沿途偶尔遇到几个上山打柴的村民都“等抓”了过来。

      콓 这些村民可能也是第一次被人抓过来后只是问个话就放了,临走还赏两个铜板。

      铜板在这个时候可是倭国贵族才有的,尤其是足利义持断了和明朝的贸易就更少了。

      从村民那倒是知道了一个最重要的消息,那就是若狭的守护大名是武田家,食禄9万石。

      ꎌ 从北边海边往南走40里才是平原,而武쀠田家本部的后濑山城就在离海边20里的地方。

      若狭其他的大寨子也只有八个,每个万石的大名一个。

      9万石,这里全是山区,但是临海,估计每万石300个兵。

      2700兵,上战场了1800人,900人留守,还要守一个大的八个小的,那估计大的也就500人留守。

      这可太惊喜栧了,夏瑄还害怕这里全是山,地形险要,万一有个不好攻的山城就麻烦了。

      500人再能挣扎也顶不住神臂弩洗地,如果这时候有弗朗机炮之类的就更好了。

      ➩自从出了大炮之后,倭国这种猥琐的山城就成了笑话。

      毕竟这种山城其实都是木头貺,只不过和迷宫一样,人多也进不去,人少了进去就会被暗算、围攻,但是有大炮就能짣直接强拆了。

      府军前卫行进了八里,屽第一个小的山城终于出现了,算了,还是叫山寨吧,这种小的根本就称不上山Ĝ城。

      大概就是削平了一座小山,然后在上边围上一圈木板,看上去和一个养马场一样,而山下是农田和农户。

      这些人得亏是遇到的府军前卫,如果遇到曾经不带た军粮全靠劫掠,抢完就跑的金人不得哭死。

      你守任你守,我抢了就跑,你追出来野战,我这全是骑兵你还打不过。好像游牧民族都喜欢这么干,金人只是发挥到了极致。

      府军前卫綠的前锋已经围了上去,这种地方其他的部队甚至懒得看一眼,直接继续行裀军。

      那一部府军前卫大概有两个百户所的步军,纷纷把战马丢给后续部队,步行上前。

      农户吓得想逃进寨子里,可寨子的木门却死死的关着。这些农户只好绝望的逃回家里,有的直接跪在了地上섙。

      而那些通译也开始吆喝了起来,但那些撯农户依旧将信将疑跪在地上不敢动。而那两个千户所的士卒就把他们扶起来接着行军。

      看到寨子附近没有农户了之后就开始摆三才阵发射弩箭,直到小小的寨子看上去都没有立脚之地才上去踹开寨门。

      可刚一踹开寨门就有一个武士的刀砍了下来,后边士卒拽了一下才没有让开门的人受伤。

      这些倭人还挺聪明,知道躲在墙后,只有那里是弩箭抛射的死角。

      可惜他们妊选错了对手,这两个百户可是前锋,都是从北征里活下来的,平日里除了练砍人什么都不넱练。

      后排对着墙瞄准,前排开始用刀拆除那些木墙。墙陆陆续续被拆开了一截,可还是没有倭人的踪迹。

      直到一声暴喝响起,呜哩哇幈啦的声音随之附和,大概十几个武士和二十个足轻从被拆掉的围墙处冲了出来。

      可迎接他们的是上好弩弦的神臂弩和五米长的狼宪。就算是拆除木墙的人也是用的刀盾,而没有盾只有刀的武士先天就在劣势。

      不过没短兵相接的机会,他们刚冲出来,百户官就喊了一声,那些刀盾兵和拿狼宪的全部趴下,随后就是在他们头顶飞过的一百多根弩失䐔。

      似乎没有射空的,那就行,新兵都训练半年多了,要是这么近还打歪就可以拿着二两银子滚蛋了。

      弩箭在不到二十步的近距离发射,甚至好多直৿接穿透了足轻的身体,留下了짠一阵ۺ阵血雾。

      这还是众人第一次见到近距离发射神臂弩的威力,果然强劲,什么毒药都用不上了。

      夏瑄甚至怀疑这种威力对上西方的骑箼士板甲以及自己身上穿的金漆山文甲也能射穿。

      看来以后得谨慎点了,万一这玩意有几个落到政敌或者流寇什么的手里就麻烦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