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塞子堵住里面的液体

       东王公手执量天尺,抬手直奔敖真㧛面门打去。

      打人不打脸啊!

      敖真怒极生火,举起手中的先天剑器迎了上去鍬。

      刹那间,你来我往闪槆电般交手十数招,一时间难分高下。

      一裕个是祖龙之子,血脉强大,与人交手的经验丰富,精擅肉ꔷ身搏杀之技,手持先天神剑,举手抬足间剑光纵横千万里。

      䚢另一个乃是先天的神圣,濡天道的宠儿,掌先天至阳之道,身具大神通,手执后天功德至宝,一招一式也是玄妙无穷。

      两人这一番交手,滚滚劲气逸散开来,将周围的云气罡殦风涤荡一空,直逼得不远处的敖卿站立不住,只能一退再退,直到退出百里之外,才算稳住了身形。

      东王公头顶十二品白莲,垂下道道白气护䊍住自身,手中量天國尺举重若轻,指东打西,㔐脸上始终笑意盈盈뉮,一派潇洒自若的神情。

      敖真却是面色狰狞,浑身杀气澝凛然,口中呼喝有声,一剑紧似一剑,剑剑凶狠霸道,恨不得在东王公身上戳菶出无数个透明窟窿。

      怎奈东王푹公有先天莲台护孁体,守御无双,先就立于了不败之地,就算是不拿量天尺招架,站在原地不ఋ还手任蚈由敖真劈砍攒刺,他也休想在一时三刻间攻破莲台的防御。

      二人翻覌翻滚滚又斗了百余个回合,敖真见自己不仅无法占得⊪上风,反而开始被东王公逼得步步后退,自知这样下去怕是Ⲻ不妥,横剑架住了量天尺,倏而退出数里之外。

      “蓬莱散人,欺䘫本王没有懀灵宝吗……看打!”

      敖真厉喝一声,扬袖射出一串白光朝东王公的面门打去。

      㷓 퍵 东王公举目望去,却被一团刺目的五色毫光照得眼珠刺അ痛,不由自主的闭上了双眼。 짋

      砰砰砰!

      一连十数声爆响,白光杖打洬在了十二品净世白莲垂下的光幕上,引得光幕如暴风中的雨帘一阵乱颤,莲台也跟着晃了几晃。

      账“咦?这是什么法宝?”

      东王公쑡心中大惊,只觉好似受到了一股股沛沛然无可抵挡的巨力轰击,脚步错乱,险些掉落云头,身不由己ꄀ的朝后飘退。

      直到退出ྦྷ了千里之外,才好不容易稳住대了⫑身形,急忙睁开了双眼,朝着头顶上空望去,这才看清了那道白光的真面目。

      䨀 只爍见十二颗滚圆的珠子在他㉆头顶上空一字排开,珠上先天灵韵盎然,五津色毫光熠熠照耀诸天。

      櫱这、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

      就覚在东王公心中暗訪自有了猜测时,敖真的惊臷呼쁣声适时的在他耳边响起,彻底证实了他的猜测。 츤

      “这十二品净世白莲当真厉害,连本王的定海珠都能挡住。”

      果然是定海珠!

      接着,东王公心中不由得又升起了一团狐疑。

      那不是通天教主赐予弟子的法宝吗?

      怎么会在敖真手中?

      而且它们不是共有二十四枚吗?现在怎ᵎ么才有十二枚?剩下的哪去了?

      据传此珠又Ხ称虚空弥沫,每一颗珠子都是一个未曾成型的大千世界,内蕴一缕先天不灭▫灵光,不仅可以惑人双目,还能炫敌灵识五感。

      一旦祭ᦶ起,纵둟然神仙,也是观之不明,瞧之不増见但,用来偷袭暗算可称得上是无往而不利。

      又因挟着一方世界之力,一旦被它打中,不管你是太乙金仙还是大罗道君,都得是艗跌上一跤ꃨ……疔 

      既知此宝厉害,东王公也是暗道侥幸,幸亏有十二品白ἡ莲护身,否则被这定海珠偷袭,哪还能讨得好处……

      훚 与此同时,十二枚定奉海珠再次刷了下来。

      东王公如今有了防备,又岂会被它再次打中,他提起量天尺一划,刷出一团紫气,如匹练般在当끄空铺开。

      噗哧哧!

      定海밐珠接连打入了那团紫气中,却犹如打入了퉌一团浑不受力的棉花团中,速度瞬间缓了下来。

      뱁“这……这又是什么灵宝!?”

      㴘 敖真惊讶的看向东王公掌中的量天尺,眼中的嫉妒都快要化作实质喷出来了。

      珥区区一介毛神,手中怎会接二连三的出现这等重宝!

      可怜他身为祖龙之子㠝都没有这么粤奢豪!

      天道不公啊!

      쥐敖荘真心中发出一폾声充满了嫉妒羡慕恨的哀嚎,又见定海珠一击徒劳无功,念头一转,收回了宝珠。

      “本神自有至宝在手,你又如何是本神的对手!

      今天,ﻝ本神便教你一个乖,洪荒中神通广大者多如牛毛,不是什么人都是你这区区披毛戴角之辈能够招惹的!”

      捹 “看雷!”

      东王公大喝一声,反击随之降临。

      便见他双手一搓,先自招来一道紫府神雷笔直的朝敖真劈去,同긼时扬手一抛,量蚒天尺化作一道流光팪飞了出去。

      ᜵ 轰轰轰!

      千里高空瞬间形成一片雷霆海洋将敖真吞没。

      敖真面色骤然一变,手中亮出一杆碧绿的䀄宝旗,迎风一晃,宝旗上吐出一团清朦朦的灵光护住了自身,暂时将四面八方涌来的雷光挡住。

      还未来得及松口气,一柄闪耀着五色毫光的尺子在鍢紫光的裹挟下,正穿过ఈ雷海激射而来,旋即重重地击打在了宝旗上。挌

      噗!

      原本不断往外吞吐着灵光的宝旗登时晃了两晃,垂下的大片灵光随之溃散。

      敖真大惊失色,忙向宝旗上望去。

      立刻发现ྫྷ宝旗已然被这凌空一击破开了一个大洞,而击破了宝旗的㸰量天尺,此时正在敖真头顶헌盘旋,似乎随时都会再次砸落下来。

      “ᖀ啊!我的太乙灵式光旗!”

      敖真心疼的喊了起圷来。

      ⁌“呵呵!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你还有时间心疼法宝?我看你还是先关心关心一下自己吧!罸”

      东王公手斒托ᡵ莲台穿过雷海璯迈步走了过来,远远的朝量天尺一指,喝了一声:“落!”

      量天尺再次裹着一团紫气刷了下来。昌

      敖真见状大骇,正待闪身躲避,然而那道紫光的햳速度超乎了他的想象,电光石火间已经来到了偲他的头顶,他只来得及偏了偏脑袋。

      砰!

      一声闷响,量天尺已经挟着万钧㔼巨力重重地打在了敖真的肩头。

      “啊!”

      敖蜃真惨叫出声,肩膀肉᳈眼可见的塌下去了一块,身体一个踉跄,直接一头从祥云上栽了下去。췰

      矢 “父王!”

      远处的敖卿见父亲栽落云ཱྀ头,惊呼一声,急忙驾着云光冲了过去,准备救下敖真。

      騉“啧啧!你这小龙,恩将仇报,是非不分,也是䶡该打!”

      东王公说着,再次朝着天上一指,量天尺顿时飞落,化作一溜紫光朝敖卿砸了过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