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仓琴美

      黎牧尘从黑暗中走了出来,他站在那橘黄色光线下,冷冷清清的看着依旧站在死胡同里的暮语。

      暮语将悲伤隐藏,眼中带着嘲笑且愤怒的看着黎牧尘。

      “你知道那些人是怎么死的吧?”暮语走到黎牧尘的面前,“明知道他们去也是送死,为什么还让他们去?!”

      面对暮语那愤怒的咆哮,黎牧尘依旧清冷的看着她,他紧抿着嘴唇,一副并不打算解释的漠然,彻底激怒了暮语。

      她拿出血鞭,一鞭子甩了出去,黎牧尘眼不斜视的用手接住鞭子,冷漠的看着暮语因愤怒而血红的眼眸。

      她什么的都能忍,就是忍不了那些不把鬼命当命看的人!明知道前面是深渊,明知道他们有去无回,但是还是让他们去!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黎牧尘,我原本以为你和阴司府的那些人不一样!”暮语喘着粗气,悲凉的看着黎牧尘那清冷的眼眸,“没想到啊,你也不过如此!”

      她抽回血鞭,忽略掉黎牧尘手掌上被鞭子灼伤的伤口,血鞭抽鬼怪,会消逝修为和魂魄,就如同血煞,抽人会灼伤皮肤,伤口血流不止。

      唯一能着治疗好血鞭照成的伤痕,就得用黄泉路畔上的彼岸花叶。

      暮语压下心中的怒气,冷漠的看着他,黎牧尘是阴司府的少君,阎王殿的下一个继承人!如果暮语和他打起来,不说武力上赢不了,就连阴司府也让她吃不了兜着走!

      想起那些不把鬼命当命的阴司府任职的那些官员,如果那些鬼怪做了什么吞噬其他鬼怪以此来壮大自己的力量,落下魂飞魄散的下场,暮语也不会多说一句话!

      但是,那些在人界做了些许恶事或者好事的鬼怪们,来到阴司府还未审判,就被使役像是泄愤似的抽的魂飞魄散,暮语不会忍!

      那些没有血性的使役,只要心情不好!就将那些落入他们手中的鬼怪抽的魂体不保魂飞魄散,最可笑的,他们居然会互相隐瞒,就算闹到上层官员那里,也会得到鄙夷嘲笑,或者乱鞭打死!

      暮语轻叹了口气,声音更加的冷漠。

      “我会好好的做好我事,你不用担心!”暮语连一个多余的眼神都不愿意给,“反正这一生没过完,也不能回到鬼界继续当我的鬼大王!”

      所以你不用在出现在她的面前!因为她不想看见你这副虚伪的面孔!

      说完,毫不犹豫的使用瞬移术法消失在黎牧尘的眼前。

      黎牧尘看着已经消失不见的暮语,冷清的眼眸闪过一抹心痛,他知道暮语是因为什么,但是那是他们最后的愿望,就算是飞蛾扑火也要去!并不是他冷血,他也劝阻过。

      但是他不想解释,越解释越乱,直到最后也会变成为了脱罪的辩解!

      阴司府的那些事,他是知道的,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对外,他是阴司府的少君,是阎王殿的下一任继承者,对内,他们对他的命令保持嗤笑和嘲弄!

      他也指责过他的父亲管理,将那些犯事的官员一一呈现在父亲的跟前,到最后,那些犯事的官员们一律串供,父亲明知道他们的所作所为保持沉默!他斥责过得到了父亲的怒气!而那些犯事的官员们得意嘲笑,他到现在都无法忘记!

      如果不是实力强大,怕是连惺惺作态都懒得做了!

      黎牧尘捏紧拳头,如果不能做到让他们臣服,怕是登上王位,也没人会听他的命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