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炮日播tv

      吉龙山,赵勤他们还不知道一场风暴即将来临。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唐婉儿忙着训练队员,赵勤也操持着山寨的日常工作。

      这天,㝗唐婉儿接到赵勤的消息,说是书籍问世了。她看着眼前印刷出来的新书,面露喜色。

      “邓⓷老,辛苦你郒们了!”她对着一个老者微微致意,感激道。

      此人正是手艺人们的头领,老邓头。

      这次书籍能够顺利问世,归功삄于老邓头的工作。

      因此唐婉儿对于这位老人很是感激。

      “姑娘言重了,这是小老儿分内之事。”老邓头摇了摇头,他作为吉龙山的手䋬艺人总管,这些都是他该做的事,不值得唐婉儿感谢。

      而且他也没有起到多少作用,技术全都是唐婉儿提供的,他只是依葫芦画瓢罢了。何况他也学到不少东西,对于他的雕刻技术有了很大提升。所以应该是他感ⲿ谢唐婉儿才对。

      再쟑者说,他能够在吉龙山安稳的过日輺子,都是赵勤给的,他为赵勤工作也是应该的不是吗!

      “哈哈,大家最近一段时间辛苦了。鞠等会儿每人领取一份肉食,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吧。”赵勤在一旁眉开眼笑的说道。

      他很满意老邓头他们的表现,这让他在唐婉儿面前也很有面子。心里一高兴就赏了一些吃食给他们。

      虽然说在山寨里,不会少了他们的那一份伙食,可是肉食也不是常有,能吃上一顿肉,那是非常幸福的事了。

      “多谢首领!”一群手艺人对着赵勤感激涕零。

      有一顿肉食,他们也是心满意足。

      毕竟他们在燕云十八郡的时候,也不是常常吃到肉的。

      难怪他们会激䟝动起来。

      随后,邓老头就领着大家退了出去。

      “婉儿,你看现在书籍已经出鮸来了。孩子以后就可以看书了,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赵勤拿起一本书翻看起来,对着唐婉儿说道。

      “是啊,太不容易了。不过还好都顺利的完成了,珙妞妞他们也能脙够好好学习了。”唐婉儿自然也兴奋不已,眼睛盯着书籍美目一眨一眨,说不出的灵浜动欢愉。

      唐婉儿最近都忙着训练刘桐他们去⼪了,可是心里依然时常牵挂着这些书籍的情况,现在看着琳琅满目的书籍,她由衷高兴。

      现在书籍问世,那教育的工作也可以尽ᬖ早提上日程了,而现在自然是要尽快的将书籍分发给孩子们。

      唐婉儿还有一个更大的计划,准备在全山寨都实行教育,让所有人都读书识字。

      知识改变命运。

      袪 只有让人人都有机会W学习,才䃔能让他们好好的生存下来。

      既然决定了留下来,自然要为山寨做出一番贡献出来。而读书学习,这是利在千秋的大厞事,也是很实际的事情。

      知识往往被世家K大族所垄断,书籍也很少流传与世훎。

      ⩎ 因为₈这些书籍是一个世家大族的底蕴所在㨭,他们都珍藏的很严密,也禁止外流。

      唐婉儿就是希望打破这个规律,让普通人都有机会接触书籍,知义明理!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 

      再难再苦,她也一定会做到。

      当然她没有忘记给刘桐等人,书籍出来了自然也会分发给他们,她期望刘桐等人不㩗仅成为能打战的战士,也能成为一个拥有独立思考问题能力的人。

      ঙ目前山寨人员复杂,随着以后人口越来越多,这思想就容易不纯洁,就很难统一了。

      所以思想品德建设也缺少不得,这一点她也对赵勤给出了建议。

      人一旦掌握了力量,野心也会逐渐爆发出来。

      她不希概望看到这一天的到来。

      而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小教育,从娃娃抓起。

      其中军队建设,至关重要,更需要加强思想教育。

      这些事都不可能一促而就,需要慢慢来,稳步推行。

      要稳定也要求发展,二者要兼顾并施。

      而这都需要等到她与王彪大比过后再说。

      只有她用事实证明了她的能耐,一切都能够迎刃而解。

      还是那间教室,此刻孩子们兴ꫩ奋不已,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讲台前的那一堆书籍。

      这是书៸籍问世后的第二天,今天唐婉儿特意춷让刘桐他们自己训练,而她则跟着赵䏵勤来到教室꣘,就是为了见证这一刻。

      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她不想缺席。

      “孩子们,看到这些书籍了吗!不错,这就黎是前段时间,婉儿姐姐答应大家为大家亃编写的教材。如今啊,总算赶工出来,就要发到大家手里了。高不高兴,ቿ激不激动?”赵勤看着孩子们,从他们眼神里看出他们已经渴望已久。

      “高兴,谢谢赵老师,唐老师!”孩子们开心的对着两人谢道。

      这时,赵勤点名字,一个个的上来领取书本。

      “陆杰!”

      “陈虎!”

      ……

      “妞妞!”

      随着最后一个妞妞领到了新书,这次的派发才结束。

      “今天就不上课了,大家去玩吧!”赵勤看着孩子们还沉侵在拥有书籍的喜悦当中,也知道现在他们也没有心思安心读书榼,也就给大家放了假。

      “耶!”大家都抱着书籍兴冲冲얙的跑回家샺了,想要第一时间ڤ分享给父母知道。

      “真好,看他们多快乐多开心!”唐婉儿也是感慨道。

      ﮬ“今天难得有空,不如一起走走散散心吧!”赵勤也是鼓起勇气,对着唐婉儿说道。

      这话有些暧昧。

      唐婉儿脸色一红,心里想道,“他这是要跟自己约会吗。” 洸

      “嗯!഻”随即点点头。

      “上次你不是问我是怎样的人吗?我路上讲给你听。”赵勤边走边说道。

      唐婉儿只是静静❚地听着,没有打断赵勤的话。

      “其实,我乃是燕国王室血脉,当今燕王的弟弟。不过,我只是一个私生子,没有肮得到王室的认可罢了。둉随着父王的仙逝,我的好日子也到头了,现在的燕王赵乐不知为何,派人前来刺杀我,幸好福伯等人全力护佑我,才让我得以生还。”说到这里,赵勤脸上露出苦涩。

      这是无妄之灾,他不明白赵乐为何就要取他性命。

      툇 而且赵乐已经稳固了自己的王位,根本不必在乎他知道私生子。

      然而他还是遭受鐯到了赵乐的猜忌,갿仍然派人追杀他。

      唐婉儿听到赵勤的述说,也是诧异与他的身份。

      “那你为何来到吉龙山落草为寇,即便被追杀也偌不至于如此吧!”唐婉儿쥁问道。

      ﷄ欸“嗯,你说的也没错,要是只是被팓赵乐猜忌,我也ᙠ不想这样做,可是他却千不该万不该,害死了我的母廙亲。而且我父王的死跟他也脱不了干系。因此我想要拥有与他对话的资本,就必须超强。这吉龙山乃是龙脉汇聚之地,这是我绝佳的选㖖择。”赵勤耐心的为唐婉儿解释道趶。

      他曾看过一册古籍,发现这吉龙山具有潜龙在渊之势。何况这里地处燕云十八郡,因为陈国䶪与卫国的关系,这里流民增多了。

      而他的想法也是很简꧛单,那就是吸收一批流民,建立自己的根基。

      他虽然不知道那一句“星星之火,可以燎原”的名句,却也懂得人尽其才。

      这些流民乃是燕云十八郡的原住民,只是因为燕国无能,成为了陈、卫两国的牺牲品。

      陈国与卫国为了争夺燕云十八郡的掌控权,而争斗不断,由最初的局部小规模械斗,逐渐演变成了一场战争。

      而且加上不是本国作战,他们也无所顾忌,却导致了燕云十八郡的百姓苦之久矣!

      很多人不堪̯其苦,就举家搬迁到了燕国境内。

      赺 可是왔这就出现了一个问题,驴他们失去了土地,就失去了生存的依靠阹。

      在这个时代,土地就是一切;有土此有财,有财此有用。失去土地就意푢味着失去了活命的根本。

      惟求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

      但愿苍生俱饱暖,不辞辛苦出山林。

      然而,当他们来到新的地方,却发现没有他们的容身之地,这里랮的人民也不希望看到其他人来争夺他们赖以生存的土地。

      这个矛盾无法调和,就逼得那些本就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的人,恶向胆边生,做起了荒唐事来。

      멤有人干起了打家劫舍的勾当,有人被迫为奴,成为他人的附庸。

      而他们甘心如此吗?

      不甘心,可是不甘心又如何,他们没有与之抗衡的力量。

      而赵勤就是看准了这一点,选择在这个时间点㼾来到了吉龙山。

      他只要召唤一声,为他们提供食物,房子,就有无数人群起响应,归附到他的账下。

      “因此,我就选择了这里。不过我也只是吸收少部分流民,等时机成熟了,我准备将吉龙山打造成一个固若金汤的基地。好为以后做打算。”赵勤继续说道。

      “嗯,我虽然不清楚你具体经历了什么事情,可是我会支持你的决定的。”唐婉儿认真的说道。

      赵勤讶异的看了唐婉儿一眼,“为什么?”

      “我可是你的压寨夫人啊!而且我也别无去뎹出了。你不会是想要赶我走吧?”唐婉儿盯着赵勤,心里也是有些紧张,不过她这句话倒是有些透骨了。

      赵勤闻弦而知雅意,不过他빌还是有些不敢置信,唐婉儿为何突然会说这话。

      其实他有所不知,唐婉儿最近慢慢的想起了一些事情来,那是关于她逃婚的事情。

      应该是她已经逐渐融合了这具身体的原因,之前梀一些模糊不清的记忆也开始浮现出来。

      䒘而她也清楚的记得自己为何逃婚的缘由了。

      许家,许佳豪!郻

      那可是一个彻彻底底的纨绔子弟,整天花天酒地,寻花问柳。简直就是一个混蛋,要她嫁给这么一个人渣?还不如做一个压寨夫人呢!

      “你知道我为何逃婚吗?”唐婉儿凄苦的说道,心里也是涌现无尽的悲凉。

      她想道自己的家族,自己的父母,为了攀附许家竟짒然完全不顾自己的幸福,就将她许配给了࿏许佳豪这个混蛋,她心里不是滋味。

      对于那个家,也要没有了一丝感情。何况她现在更不会对唐家有一丝好感。

      “怎么,你记起来了?”赵勤眼神里透着期待,又有一丝担忧。

      ꯽“嗯,最近一段时间,慢慢뻦的都想起来了。那天我见过你,是你救了我一命!”唐婉儿肯定的说道。

      赵勤尴尬的摸了摸脑袋,提起这件事他还真有些不好意思。

      原本他是没有找麻烦的意思,后来见了唐婉儿的容貌以后才有了救人的打ቦ算。

      当然这一点他不会说出来就是。

      “恰逢其会罢了,你不必放在心上!”赵勤摆摆手说道。

      “那你是为何逃婚,难道是被家里逼婚不成?”赵勤猜测道。

      “说会来话长,我唐家햎在晋阳也是大户,因为世代经商,算得上富甲一方。可是再有钱也终究只是最低下的贱户,无权无势,在这个世家横行的时代,也不过是待宰的羔羊。”唐婉儿说出的一个本质现象。

      在这生产力底下,以自然经济为主的时代背景下,士农工商,商人作为最末等,也是最低贱的存在。

      他们渴望得到认可,获得权力,步入上流社会。

      可是这很难很难,于是他们就不得不依附于权贵的羽翼之下。

      “哎,世䎶人皆无法摆脱名利。这就是人性的弱点,贪婪乃是ᅙ人的本性!所以你父母就为你找了一个贵ლ公子,准备攀附权贵。”赵勤也明白唐婉儿的意思了,这也是很多女؞子䤤的命运,她们往往都成为了政治的牺牲品。

      “是啊,你说可笑不可笑。”唐婉儿眼角有些淡淡的泪光流动,虽然她已经看的放很开了,可是也感到替自己的命运感到悲哀。

      不过幸好她做到了赵勤,摆脱了这原本的不幸。

      ⍉ “一切都过去了,现在你可以自己为自己好好活着,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没有人可以强迫你!”赵勤对唐婉儿保证道,他也没想到腥唐婉儿有着这么一段不愉快的经历。

      “䬂哈哈,还真是巧了。我们都是因为不幸才来到这吉龙山,看来这里是我们的幸运之地啊!”唐婉儿突然一笑,还说起了笑话来。

      猤说着无意莬,听者有心。

      赵勤却听了进去,他暗想却是这么个理。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这说明他跟唐婉儿还真是有缘。

      쉪 这也是两人第一敞开了心扉述说自己的事情ꤪ,让两人的关系拉进了不少。

      一个郎有情,一个女有意,两人的情感不自觉的开始升温。

      ⬸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