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骚点就放过你小妖精官网

      黎明,景山峡,‘葫芦腰’。

      灵境帝国先锋部队全力进攻。

      高空,飞兽群负载先锋战士飞速前冲,天翼鸟承载先锋军官一线排开,而蓝色飞舟则组成锥形战队。䙲

      媥 飞舟群中将领一声命䅕令。

      飞兽群开始俯冲而下,就像乌云坠落,天翼鸟快若流光,只若闪电裂空。

      嘭嘭!万千强弩自飞舟战队流星般飞掠。咻咻,无数箭羽从战士手中射出,就如黑雨飘洒。

      吼吼!万万战士呼吼,而ꥐ后醺震动盾牌,嗡,战意之轎光凝鯋结成巨大战盾,守护前方。

      地面,强大妖兽牵引战车쵌,无数长枪斜起,当军官下令,锋锐之枪密集朝天突破,遮蔽天穹。

      战车之后无数庞大弓弩也破空而去,尖锐哨声响起,让人闻之心惊。

      随之,深灰弹车震动,无数暴雷朝前方投出,Ꝙ转念之间前方就传来声声爆响,震动峡谷!

      “杀!”灵境帝国战士唱阵,轰!两名身高十쓋丈左右的战神凝结而出,周身彩光旋转,金光闪耀。

      一名战神震动长枪,一名战神挥舞长戟,两者쬆踏步而进,大地随之颤抖!

      万万士兵待六轮强弩箭羽停下后,潮水般向前涌动慈。

      地下烟火四起,天空也被飞兽和飞舟遮蔽。

      晨阳灰蒙,天地变色!

      ₌ 百灵兽族阵地上,无处不焦黑,大火还在燃烧,大地就像刺猬。

      强大盾牌被亷劈开,被穿透,无数战士被箭羽扎满,被长枪钉在地下、被长ﺙ戟撑在半空。

      到处都是残肢断臂。鲜血流淌,武器破碎。

      当敌人逼近之时!

      㕐 杀!同样两尊战神凝结而出,手持长刀利剑和敌方战神厮杀。

      一时间,灵光沸腾,裂谷抖动,山崖坍塌巨石滚滚,血溅如雨!

      双方战士就像鱼群冲涌,武器交接,只见星火톘跳跃灵光闪烁、懨喷洒,万分激烈!

      士兵就像林木倾倒,眨眼又有士兵冲突,双方杀得难解难分。

      “冲啊,俘虏她们,蹂躏她们!”敌方杀声震天!

      百灵兽族战士无惧无畏,野性勃앶发,拼杀向前。

      只见,被敌人斩下手臂者,૴抬腿便踢。被砍断大腿者,双手扼住敌人咽喉。手脚被斩断者,化归本体和敌人同归于尽。

      贴身肉ɖ搏,短兵相接。

      ⻰ 战士在箭羽中前冲,在强弩里厮杀。

      敌人许久不能前进。大部队陆续支援。

      高空,百灵兽族飞兽,飞舟被轰落不少,难以抵挡。

      飞舟中,秦易择机下令,“撤!”

      深空,不断有飞兽跌落、飞舟爆碎。

      퓶地面上,百灵兽族两名战神,一名被斩下头颅,一名齐腰切断。

      轰!战意之光席卷深谷,万媎物鼓荡ﱹ,泥沙朝天卷起,战士狼狈而逃。

      咻咻,嘭嘭......

      敌军之中强弩如雨,箭羽如风,无数战士成片倒下。

      敌军紧咬不放!

      ‘葫芦底’多股敌军长蛇般蜿蜒而来,行︐至‘葫芦腰’大部队汇集一股,轻型器械在前,重型器械在后。

      同时间无数飞兽,蝗舟跃ﺮ起,齐头并进。

      鎗未及一个时辰,灵境帝国大部队已于‘葫芦腰’谷底汇聚完毕,开始朝前进攻。

       饗战斗再次打响。

      裂谷地底极其狭窄,最窄处只容一人通过,而高空谷口通过性较强。

      当然也容易被伏击뚕。

      灵境帝国先锋部队将领一声令下,无数蝗舟负载战士腾空而起,就像蝗虫飞舞,它们可以将一切‘啃光’!

      吞噬!

      当蝗舟布满天际,它们凝聚成庞大飞舟,弧形排列。飞兽在前,飞舟在后,形如弯ԯ弓!

      谷底,无数死士不断通过缝隙,朝‘葫芦口’潜行。

      月牙湾帝国皇级飞舟里,余梁神情慎重,眸光凝聚远看漫天乌云。

      他朝两名副将下令,“反説击!”

      顿时,裂谷开口处飞舟飞速腾空,飞兽振翅高飞,片刻就布满天际,锥形布阵爣。

      破军战队列队最前,战鼓擂动,号角响起。榔惊天动地!

      嚯嚯,万万战士压抑太久,他们战意高昂,视死如归。哗哗,战意之光凝集出六只㻚玄鸟,展翅而行朝敌阵飞掠。

      췥它们煽动愤怒之火,喷吐仇ꀇ恨之焰!

      呜嗷,灵境帝国战阵里同样有六头蛟龙游身而出,吞云吐雾,呼风唤雨徨。

      拆双方战阵之中,战盾守护,弩箭齐发,暴雷飞掠相互交错、冲撞、纠缠、冲击。

      双方飞兽,飞ᕣ舟鄘,蝗舟坠落、爆碎、坍塌。无数战士凌空掉下,鲜血狂洒。

      月牙湾帝国皇级飞舟里,余梁眼眸冷厉,“传令,破军,突破!”

      咻咻...궅...飞舟战队近百破军飞掠冲击,银光闪烁天际圈,嘭嘭,轰轰!

      六头战意蛟龙顷刻便被轰爆,战意之光溃散如波,深空就像万火喷洒,席卷八方。

      而后,灵境帝国战阵里哀嚎四起,闻者胆寒。

      硄无数飞兽,蝗舟,飞舟相继爆开化作虚无。狂暴能量形成无数漩涡,漩涡卷过之地无人幸存ǃ。

      冲击波就像涟漪鼓荡,将敌方战阵冲散。

      月牙湾帝国将士破开缺口,强力冲入敌阵四处拼杀,他们浴血而战!

      퉘 “可恶!”

      “该死,真是见鬼,那飞舟合力攻击竟然能轰破战意蛟龙!”

      灵境帝国皇级飞舟内,一名壮硕将领眼眸震惊,“不可能,不可能!”

      此时一名柔美女子靠近,“乔将军,偶有失利,我们不过一时大意。”“现在只能前冲。”

      “傼我相信,后路已被堵死!”

       䶉“如鱼,既然如此,你可以放了另外三名将领吗?”

      柔美女子水蛇般凑近,她以玉指拂过乔将军嘴唇,吃吃而笑,疂“ⱚ扣押他们的人是洛将军,不是我。”

      “你!”乔将军震怒,“你怎能如此!”

      如鱼眼眸浅笑,“你胜利而归,他们肯定有活路。”“对了,军中不是暗藏不少圣剑宗高手吗,他们应该出手瑀了!”

      “韦帅对余梁杀意甚浓,现在就杀掗了他!”“全力攻克景山峡!”ퟩ

      乔滕将军看着己方凌乱战阵,心中不断滴血。

      柱香时间,几名袭杀者飞掠而出,朝余梁靠拢。

      余梁置身飞舟前头,对身稑旁将즹领说道:“敌人正在重整阵型,即将反扑,破军不再留手。”

      “传令,全力将敌人击溃!”

      “尊令!”将领领命而去。

      转眼之间,月牙湾帝国突进,飞舟散开将敌军圈住层层包围,破军飞舟向心运动,威力全开。

      嘭嘭,轰!声䄖声惊天爆响炸起,冲击波荡漾开来,风雷爆核心有能量收缩,坍塌,而后朝外鼓菹动,珿淹没所有。

      乔将军手臂微抖,握剑之手骨节泛白,他心绪难平,“该死,这,这是屠杀!”

      灵境帝国战士不断化作✍飞灰。

      飞兽被撕碎。

      无数飞舟,蝗舟被烈焰点燃。

      溃散队伍被月牙湾帝国飞舟围困,被飞糔兽包围。

      无数战士冲〛上灵境帝国飞兽之쌚背,不断将战士砍落。他们飞掠拼杀,灵境帝国战士就像枯叶,随风飘旋。

      月牙湾帝国阵中,余梁眼皮抖动,己方伤亡不小,毕竟战甲武器还不能全线齐备,战士不顾生死,以二搏一还得拼命。

      此时有将领来报,“余将军,地面上,敌军已被截住难以推进。”

      “‘葫芦腰’和‘葫芦底’敌军被切为数股,此时战况陷入胶着。”

      “简云将军ⵛ传讯,可以关门打狗!”

      “好!”“敌人败局已定!”余梁神情慎重,“尽量减少伤亡。”

      “尊令!”将领领命而去。

      余梁吐出浊气,然而心生警觉,有五名强者袭杀而来。转眼就近在眼前ꁐ。

      好快,好强!

      썪来人沉默不言,拔剑就朝飞舟扑来。

      轰!无尽刀意倾泻,无形压⶟力席卷。一柄重刀悄然浮现。

      嗷!一头高大青狼脚踩灵纹身燃青焰,双眼之中青色火焰沸腾,它踏步向前。

      녖“重刀!”五名强者眼眸惊恐,“难道ϙ是青山?”

      “等你们好久了”唐非缓步踏入虚空,“你们能忍,可是我不耐烦!”

      “不是青山!”“小子,就你一人?”“去死!”

      唐非运刀而动,言语清冷,”就我一人!”“足以!”轰!

      重刀斩下之时,时空瞬间波动,就如深水被神力劈开。刀意凌厉,深沉。

      优킻先前进之敌只쳧觉身入泥沼,手中之剑被压弯,无法弹起。这一刀,太沉,太重!

      “可恶!”“杀!”

      ⶪ 余下四名强者移形换影,圆环散开而后倾身前刺,剑光森寒,剑意奔突四剑朝内封困,收拢!

      嘭!唐非防㋳御之力鼓动,无尽虹光颤抖,摇晃。然而他挥刀转身,浑厚灵力逆转,无形漩涡卷动将必杀之剑荡开。켧

      他顺势挥刀斩下,敌手ᚪ之剑弹起斜撩。咔嚓,长剑截截崩断,쳵嘭!

      唐非运刀前推,肏直接将敌手防御轰破,而后顶上对方胸辔膛。

      噗!敌人弹丸般飞出,连连咳血,“呼,帝器,该死啊!”

      唐非弃之不顾,再次扑向另外四名袭杀之敌。

      ‘葫芦口’地底狭窄处!

      嗤啦,噗噗!

      三人쟟交互斩杀,灵境帝国死士不断倒下。

      糊高飞狙杀在前,廖小环袭杀在中,李丹补杀在后。

      空间狭窄,强者贴身肉搏,缝隙里鲜血就像泼水。

      死士就算躲过高飞长枪刺杀,冲过者又被廖小环黑灵飞剑洞穿,继续冲过者再被李丹以㡟双环割裂。

      越寮过死绝者被月牙湾帝国战士抬走。未越过就被狙杀者被敌方战士拖回。

      三人受伤不轻,全身染血,敌人杀不尽斩不绝。

      暗ề器,弓弩,箭羽,毒烟,虫蚁毒蛇连连招呼。 ⿬

      世间各种奇异宝兵,灵器,他们都有体验。

      不过,他们即便力竭,也不退却!

      高飞运动长枪,凌厉无敌。廖小环牵引黑灵,诡谲狠辣。李丹舞起双环,招招夺命。

      未知拼杀多少时间,他们终于后撤。敌人疯狂朝前奔涌,引动后续部队不断跟随。

       合适时机,高飞三人率领几个袭杀小队再次将缝隙切断徼。

      正午,‘葫芦腰’尽是迷蒙,烟尘久久不散。

      尸骨成山,血流成河。

      敌我双方厮杀不休,纠缠不止,士兵割麦般倒下,而后又有⛛士兵蜂拥而上。

      刘秀,荣向阳,尚红、宴小玲四人正在尖锐山石之间大战六名袭杀者。

      他们໭被困住。困阵暗藏无尽剑气,绞杀一切。

      荣肂向阳游身而进,长剑明亮如月,挥动之붽间幽光滚动,他时常护在宴小玲身前,不断将敌手攻击化解。

      刘秀不甘示弱,手中之剑虹光如火,烈焰燃起,他游走尚红身边,抵挡强势之敌。

      “可恶,这圣㖛剑六合困阵一时难以破开!”宴小玲眼眸清燯冷,腾身㥲攻击找寻破绽。

      饧尚红右臂有伤,身形缺乏灵动,她眉ഡ头直皱,传念道:“我们硬抗敌人一击,合力重伤或者ꡁ击杀其中ᣢ一人!”

      “好,由此来觉察破绽!”刘秀引剑向前。

      “趁机破开困阵,我在前。”荣向阳运剑斩出,连斩十一剑。

      同时织间,幻月门,居易堂,机巧胒门,飞星宗,奇趹山៤盟,皇室天心䘩院,光明府等势뷆力也有袭杀小队冲入敌方阵营。

      ‘葫芦底’。

      灵境帝国大部队行进完毕之时,八名强者已将退路留好,分散守护。

      无名和花魂开始袭杀。

      微风吹拂,野草随之跃动,林木随之清唱,然而景色昏俬黄。

      空气中腥味飘荡,夹杂着怨魂呼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