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远古神话>

      跪下。鑯 ⡞

      两个字轻轻巧巧,却恍若迎头一个耳光直接把凤展连给打懵了。

      “你敢叫我跪下!”

       凤展连气得胡须发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孽女。

      “爹爹,你不要生气,泠姐姐一定是太伤心了跳,才会口不择言。”

      凤香雪满脸担忧,替凤展连抚背顺气。

      瞮 凤展连一听更气了。

      “我是ᄘ让她们跪下,我㢐几年不回来,公主府的规矩都哪里去了,主子没发话,谁允她们起来的?”

      ﰔ凤白泠手一扬,指着那俩嬷嬷。

      “泠姐姐,你别生气,是我让她们起来的。她们都是府中的老人,年老体迈,天冷雪大,我怕她们吃不䷷消。”

      凤香雪一副体恤下人的模样,猛刷了两名嬷嬷的一波好ࢷ感。

      二小杘姐真是活菩萨啊,她낦们真是跟对主子了。

      “没记错的话,她们是我院子里的人,什么时候轮到你假仁假义了。别说是跪一会儿,就惢算是我直接将她们发卖了,都䲕是天め经地义。”

      凤白泠目光冷厉,不急不忙⽊,拿出两张卖身契,这些卖身契都是春柳偷偷偷偷藏着☚的,刚交到她手上。

      两名嬷嬷一听要被腘发卖,也急了,扑通扑通两声,跪得那叫一个干净利落。

      “大小姐,你才是我们的主子,老奴再也不敢了。”

      “是我多事了,姐姐不喜欢我,我鬿这就走。”

      凤香雪粉脸煞白,掩面就要跑出涾去,却嶁被凤展连叫住了。

      “要走的是夕她,不是你。她做出那种伤风败德的事,还有脸回来。”

      凤展连拉长脸。

      押 ಋ “王管家,上⎧家法!”ᓪ

      王伯捧着朱漆匣子上前㲆,里面是一根拇指粗细的荆条。

      荆条上泡过桐油,韧性很好,抽在身上能让颸人立时皮开肉绽。

      ﳠ 凤白泠冷眸看着凤展连父女俩在那一唱一和,当年,㑁她㚧就是被荆条打得拉血肉模糊,丢出公主府时,只剩了半条命,㟢七皇子餪要退펜婚时,她有口难辩諔,是被凤展连强迫着在退婚书上按了血印ꈐ。

      公主府的下人们都在场,땱可没有一人为她求情。

      凤展连拿起荆条,就朝着凤白泠的脸上身上抽去。

      凤香雪露出幸灾乐祸的神情。

      凤白泠反手抓住凤展连的手腕,一个小擒拿,那根荆条就落到她的手里,凤展连被推了出去,几个踉跄,险些没坐在地上먯。

      ꥚“你还敢动手!你失贞败德뾸,还生下了野种,我要是你,早就投井去了。”

      凤展连옔一塵介书生,已经气喘吁吁,他又是吹胡子又是瞪眼,一旁的䮃凤香雪心中震惊。

      鏿 去了趟义庄,凤白泠这是被鬼给੤附뻡身了,不哭不闹,反而要打爹爹?

      啪——

      就听到一声痛呼。

      都 凤香雪的身上,已经吃了凤白泠一记닧。

      “姐姐,檰你怎么乱打人?”

      凤香雪慌忙往凤展连身后躲,可靗凤白泠手鱯上的荆条却像是﵄长了眼似的,绕开凤展连,次次命中。

      “我回府才半天,谣言就传开了。我就见了你们斡几个,造谣的事见者有份。谁污蔑我,我就打谁。”

      凤白泠手中的荆条疾风骤雨般落下,一堯个也不落下,抽向两个嬷嬷휬,甚至连王伯都跟着挨了几记。

      她下手看似没力气,可打得位置垓很刁钻,都是人身上神经密集的地方,几下下来,疼得厉害。

      “我今天一定要打死ԕ你这不孝女,来人啊!”

      凤展连还未说完,脑门前发凉,那荆条已经悬在他的脑门上,到了嘴边的话,吞了口口水,咽了回去。

      “四年了,我才发鋽现我还有个爹。人家的爹,为了子女,锱铢必较。你ꤹ倒祳好,人云亦云,听信谗言。凤展连,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我失贞败德?”

      证据?

      凤展连哑然䇾,偷眼去看凤香雪。

      证据,还真没有。

      当爹的打女儿,天经乶地义!

      他不喜欢凤白泠已久,如今公主快死了,他也无需再装下去了。

      凤香雪暗暗心急,夏竹那小鐒贱人,说饥好了带着证据回来,都什么时辰了,还不见影踪。

      䣏她哪里知道,凤白泠骑马回来的途中,折回去一把火ര将义庄给烧了,小鲤又被带走了,凤香雪手中还真没证据。

       “无凭无据,一个鸠占ﺣ鹊巢的东西,也颳敢污蔑我。” 収

      凤妸白泠眼中,冷光迭起。

      手中的荆条,风声嚯嚯,朝凤香琛雪挥去。

      凤香雪惊呼一声,夺门就想跑,刚走几步,就撞进了一个结实的怀抱里。

      熟悉的檀香味传来,凤香雪眼眸里顿时泪雾弥漫,她躲在来人的怀里,小声抽泣廹着。

      “七皇子,姐姐她不是故意的,她只是生我的气,我不该让蒭人把她ᥓ的孩子送去义庄……”

      她说着,猛地捂住了自己的嘴,一脸说错了话瑶的惶恐不安样。

      “她又┷欺负你了?”

      来人低头一看凤香雪脸肿得跟馒头似的,细腻的皮肤上都是青紫色的痕迹,保护欲更强。

      从小᩷到大,凤白泠就仗着自己是公主府嫡女,欺负香雪,香雪才貌双全,却因为庶女的身份,被她压得抬不起头。

      “凤白᪸泠,씽你眼中还有没有王法!”

      来人看到凤白泠那副丑模样,又是恶心,又是愤怒漹。

      两名侍卫拔出佩刀仃,与凤白泠对峙着。

      凤白泠冷眼望去,东方除离身形颀长,他外披ᇌ一件灰狐裘,内是紫色云翔纹锦袍,头上戴着的白玉冠衬得他星眸舝剑目,眉若墨描。

      他怀里的凤香雪,满脸的娇羞,两人眉目之间绵绵情意。

      ᶪ 凤白泠感到⒔一阵恶心。

      ෛ “王法,这就是王法!”

      凤白泠说话时,手中的荆条毫不客气的挥出,两名侍卫哪知道她说出手就出手,毫无武德可言,其中一人手腕被抽中,手中的佩刀嗖的滑了出去,刀飞向东方离和凤香雪。

      东方离吓得一把将凤香雪挡在身前,凤香雪一声惨叫。

      这时刀锋一偏,钉在了一旁的柱子上。

      “凤白泠,你……你反了띖……你杀了夏竹,现在还想加害于我。訽我要退婚!”

      “这孽女杀了夏竹?”

      凤展连带着管家追了出来,看到七皇子时,他眼底多了抹喜色。

      “凤驸马,我听说白泠回来,原䡥本想䩈要来看看她。哪知道在公主府外,发现了丫鬟夏竹和䆤一封遗书,遗书上写明퐱,凤白泠四年前与人通奸픻还生罵下野种。她为了杀人灭口,就逼迫夏竹吞了金。”

      鶄 东方离的两名侍卫快步离去,转身᭽,他们就拖着夏竹回来了。

      夏竹面如金纸,口吐白沫,已쨑经奄奄一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