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邻居老头作爱

      时间如白骥过隙。

      一去不复返。

      转眼小半年过去了。

      养黄枫谷结束了新一届的升仙大会。

      此时刚用升仙令进入黄枫谷的韩立,接取了金蚨岭的百药园杂役任务。

      “叶师弟的心肠倒是有些软了,不过这小子接取的是那位长淑老的交代的任务另,就不怕⓷······。“

      麹 “无妨,长老乃元婴大能会在乎蝼蚁的想法吗,无非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况且他只是客卿长老,至于这韩立会不会表面上一套背脏地里又一套去向義掌门告发,⡡叶姓老者一脸冷笑道。

      “怕什么,这小䇱子不是很识相的퉺将物品흗寄放在你Ɠ那了吗,又不是明说不还,只是暂时保管罢了뜾他有什么好告发的,吴师兄一脸胸有成竹。”潈

      此时的韩立并不知道后面两꿦人的想法,而是拿着玉牌走到了两块山丘间的一块小盆地附近。

      韩立步行到药园门口触碰到了禁止却被防御阵法弹飞两米之쯛遥。

      韩立起身后站在禁制前方,却听见园内传来一道声音,只见听一人눈不耐烦的喊道:“大白人来了赶紧去接客。“

      那人说完掏出一个戒指扔给了大白道:“把这东西给他。“

      大白晃了晃虎脑张嘴接过戒皹指道:“知道了!知道了!你烦不烦,本大爷出去接客,你可千万别动手把我的春丽给打死了。“

      “你出去璛了谁还管你(ˉ▽ ̄~)切~~,”李信听见大白的话一脸不屑。

      此时的李信把东西扔给大白后见他转身⇶出门一步三回头的样子,趁大白不注意疯狂操䧉作手柄,施展特瑞博加德的绝੒招,高轨喷疲泉,一顿连击将大白的角色春丽给带謾走了。

      大白走出药园,看见一个面貌平平无奇带点黝黑的年轻小伙,一脸疑惑:“你就是新来的杂役?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哝这个是出入禁制的戒指。”

      大白说完将戒指吐在了韩立身ꜗ前,转身椸跑了进去。

      然而此时的韩立却认出了当初那只白色老虎,听着大白的话语,左右观察了下怚见四处无人经过,便伸手灾捡起大白吐在地上的戒指。 礆

      韩立起身擦了擦戒指戴在手上走向药园,身体如同㘕走在流水中进入防御屏障,跃过翼防御阵法ವ进入药园之中,只觉一阵浓郁的灵輨气直冲天灵盖,震的他浑身舒畅。

      ꁘ此时木屋里䕖传来一㷩阵鸡飞狗跳的声音。

      韩立好奇的走进去ꋫ一看,只见一人썴一虎相互之间骂骂咧咧甚至动起了手来,那年轻道人半躺在地上,手里拿着蒲团,疯狂敲击白虎的脑袋싖嘴里边骂边念叨:

      “大白你特么把劳资的袍子撒开,我就这么几件袍子,咬坏了就没得穿了。“

      ᱄ 只见那白虎继续撕咬,不一会将李信拖倒满屋子转悠,边转悠边叫唤道:“谁让大哥你耍无赖,我익不淦。“

      李信被拖着翻了翻⢠白眼无奈的说道:“晚上加餐ᶠ,给你最爱吃的蛟龙肉行了吧。“

      轻大白闻言停下了脚步撒开了李信身上的道袍。

      李信见大白撒开后起身拍了拍道袍:“还好刻了防御阵法不然被你搞烂了,我穿啥说着怒视着大白。“

      쾔 大白一脸无赖不搭理李信。

      李信和大白偃旗息鼓后听见了旁边发出了一阵憋笑声。

      蹣“特么丢人都丢到姥姥家了,“李信见状没好气的拍뇩了下大白的脑袋。

      扦  站起身来上下打量着韩立,李信一脸吊儿郎当:“小子怎么看你有点眼熟,ꕡ好頲像在哪见过。“

      由于这半⌽年来杂役换了好几ꈫ个,时不时有贪心的杂役偷鸡鐷摸狗,无奈只能ᇨ消除记忆或者抹杀。

      李信和大白皆是忘了韩立这一茬。

      此时的韩立见到了十年前的前辈,内心有故友重逢的欢喜,却又不敢表露出来。

      因为他不知道面前之人是否如同那些执事般口蜜腹剑,表里不一之人。

      只能恭敬的弯腰拱手道:“在下韩立,十年前和前辈在青牛镇有过一面之缘。“ 텇

      噢!想起来了,大扅白一脸恍然大悟剫:“大哥他就是十年前咱们在青牛镇打铁锅那会,在那什么酒楼里碰到的那个小屁孩。“

      大白说着䡵还对韩立裂开嘴笑了笑挑蹆了挑眉。冏

      韩立见大白还是如十年前一般调侃自己,无奈轻笑了下。ﯔ

      李信听着大白的话语脑海里浮现了当初的画面。

      点了点头走到韩큓立面前拍了拍韩立的鹮肩膀ౣ道:“嗯我也想起来了,你就是当初那鿈韩胖子的귿外甥,二愣子是吧。“

      韩立见状满心开怀,一脸笑意的想到:“前辈竟然还记得㚟在下。“

      李信说着拍了一下韩立的头没好气道:“叫大哥,錰劳资年年十八岁,当然你想当我儿子也行。转头又靥向着大白道:是吧大白,想当初咱一把ߨ屎一把尿的把你养大,也没䭀见你叫⃘咱茐爹。“

      大白见状翻了翻白眼,看着韩立一脸面无表情,只能无奈点䵰了点头。

      韩立无奈只能拱了拱手:“大哥。“

      李信见状点了点头,像是想﷾起了什蹙么。

      갌 转身对着大白喊道:“大白赶紧낲的抄家伙。“

      大白闻言急忙从卧室拿出李信的手机,架在ⓛ电视顶上的架子上,设置好拍照时间。

      韩立一脸好奇看着李信,心里逐渐平稳下来,前辈还是老这样一点没变。

      然后李信让大白坐在沙发上伸┄手拉过韩立,两人一虎共同坐在沙发上。

      ﮪ “二愣子等下我说茄子你就跟着喊茄子哈,“见韩立点了点头。

      “来比个剪刀手,“李信说着拉住韩立的手,比划冉出폋一个剪刀。

      韩立只能面无表情的任李信摆놿布。

      䃁 自紒己和大白一同喊出,“茄子。“

      只听见咔嚓一声,相照好了。

      “来!你看看怎么样,大白你过来,“李信从电视䗋上拿过手机对着韩立说完伸手招呼坐在旁边的大白。

      “大白你怎么说?“

      “还行吧大哥就是二愣子要是在帅点就好了,拉低了咱的颜值,嚉“大白謣一脸不满意ᄛ的表情道。

      “Ğ嗯以后别叫二愣子了要叫韩立,“ꣀ李信郑重的说道。

      反正就是留念的你还管人家帅不帅啊。

      새 旁边的韩立闻言一脸无奈:“前辈还是一样的不着调⸖,十年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䔇只不过这话只能在韩立心里想想。

      볣而后韩立复︜道:“大哥还是⅑喊我二愣子吧听起来倍感亲ȴ切,在下自从入了七玄门转道来了这黄枫谷,已有十年未曾听见这名了。“

      ڜ李信和大白见状面面相觑只能点了点头:“以ꡂ后在外人面前我们还是叫你韩立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