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天直播660tv

      能斩妖除魔的道士?

      瘫  杨皓很确定自己是穿到了大頮唐,而不是玄幻世界。

      所以붜,斩妖除魔的道士=骗子。

      他想了想,最终还是没去多管闲事。

      尤其是他听说道士去了大房。

      就大房那一ꩉ家人,被骗死了也活该祤。他更没必要非奛要去炐插手。

      不过便宜爹却很是怒其不争,跟᜼他说:“衄子不语怪力乱神。你大伯他……哼。”

      鄕 냢 杨皓笑说:“父亲何必为别人伤脑子。他们家要捉鬼,大概是因为心里有鬼。”

      杨柏德气笑说:“可不就是心里有鬼?”

       二房人没打算管那个道士,只忙着筹备自家的春耕。

      杨皓也要先修好䈈引水渠。

      他修的引水渠,目的是要将新挖的井溢出的水,引到⢷田里퉦。

      之前从山坡上没有水道,水往那里流,就直接让它流。不过如果任由它䀻冲刷,到了下雨天,这水⪣道也有可能会被冲崩改道。

      䇫 所以他让人将挖櫐井挖出来的石头都搬过ֲ来。

      “砌成水渠吧。”

      需要用到石头的地方,就用石头。

      “낺这水道挖宽一蓓些。”

      引瞩水渠不走田边,而是直接从贿田地中间过去。还要分出一些分叉,力求能将所有田地都能直接灌溉到。

      另外最后直接将水渠通道二房的地里。

      他索性让人将帮着二房将水渠也挖好了。

      这水渠也要有出口才行。所以穿过了二房的田地后,又拐弯直接通道山坡脚下的排水渠。

      这样下雨天,也可以直接从田地里的水放出去。

      他这边忙着时,大房也在忙着。不过他们是忙着驱鬼。

      就在杨家ꫦ老宅大门外,道士在设坛施法。

      ̧道ꥏ长捉鬼了,引来了许多乡亲看热闹。

      “族长怎么让道士在家外边作法䔒,不是该在他们家里吗?”

      䩭“嘘,别乱说话。小心引了恶鬼注意,引祸上擟身。”

      果然没人再敢说话了,只一眼不眨看着中间的道士开lj始作法。 囶

      那到道士四十左右,一꽏身道袍道帽。长须飘飘的,很是一派道骨仙风。

      只见他摆开架势,闭着眼睛搓指念念有词。念了一阵,䍟猛然睁开眼睛,一手抄起供桌上的桃木셁剑,一边念着着谁也听不懂的词,一边舞着剑。

      看得乡亲们目眩不윲已,只觉这道长功夫果然厉害。

      又看到一个旋踢㚃,落在띰供桌之前,抄起大海外中红色的粉末,朝蜡烛火头撒出。

      ⧰“轰”,粉末在空中烧成一片火,瞬眼即灭。

      村民吓得低声惊呼,后面的往前挤,前面却吓的往后退。

      道士仿佛没有听到村民彼此埋怨声,又连着洒出几把粉末,厉声说:“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妖孽,那里逃。”

      这台词很烂,但村民听着却不明觉厉。

      葔只见道士舞剑,招式似乎是在进攻。桃寧木剑这戳戳那戳戳,最终归于供桌边上。

      道士搓指往桃餁木剑上一抹,剑尖在工作桌上一凕按,再挑起时,剑尖沾了张黄色灵符。

      只听他喝一声:“收!”

      他횄收起架势,对着灵符念念有词。

      又猛然睁开眼睛,厉声说:“你先是助纣为虐,如今又毫无悔改之心。贫道便饶你不得。”

      “啜!”他一骻声爆喝,剑尖伸向香头。

      “哇……”

      “鬼……真的㨞有鬼……”

      “……阿弥陀佛……”

      “念什么佛,只是槪道长在捉鬼……要念也᭓该念无量道尊……无量道尊!”

      那灵符在香୞头上一触即燃。上面现出血淋淋鬼样,这就吓出村民们话都不会说了。

      等那灵符烧尽了,才有人喏喏问:“道长,那恶鬼可算是除了?”

      道长猛然转头望向说话的村民,说:“恶鬼倒是ө除了,可那恶鬼只算是小喽啰……”

      小喽啰丧?

      Ѣ村爵民哗然。

      连恶鬼都챻只是小喽啰숉,那它背后又是什么?

      ⽞“道长……你是说还有更厉害的恶鬼崢?”大房一个下人吓Ϳ的斺脸都白了。“道长,你可要都除了去才行。”

      “是啊是啊。这捉鬼总不能捉一半吧。”

      道士掐指一算,说:“贫道便是见着这╖方向妖气冲天,才特地赶来的。不想那妖孽隐藏在背后,只指使这些鬼魅出来作恶。”

      妖孽?

      还是能指使恶鬼作恶的妖孽?

      那可不能留着了。谁知道那天它让鬼䓒来害了自己。

      “道长,你既然能看出之类有妖祟作怪,定然也能将它收了。请道长施法,将那妖孽也除了去。”

      “对,对,ͷ对。一定不能留着妖孽祸害乡里!一定要除去。” 趑

      道士目露满意神⡖色,却依然是得到高人的气派。᱋

      他轻咳一声。

      他道童就马上扬声说:“诸ꙟ位乡贤稍安勿躁,斩妖除㤺魔,是我道家本分顄。我们师尊绝不会眼看着妖孽为醷祸乡黎。且听我们师尊如何说。”

      等都安静下来了,道士又뾳轻咳一声,说:“诸位,贫道发现这地方妖气浓重,妖孽定然藏身此处。只不过妖孽狡猾,又善于隐藏。未免扰了乡里……诸位最近可发现,有什么异常之人,新来村中定居?”

      异常之人?

      村民面面相絑觑。 ჴ

      好像并没有啊。

      最近⼶来村中的人不少。

      杨皓回来后,没几天就找不少人来做活。只是那些人不都是退役军士吗?

      뚯好像并没有什么异常之人啊。

      세村民们想不起来有谁异常的。

      突然后面有人说:“对了,那杨皓,杨六郎不就是怪怪的?都ꀭ是一个人赶着几十头牲畜出入。寻常人谁能做得到?”

      又有人说:“是了,덛是了。我就觉得他那口井也是퇑怪怪的。有人挖的时候,没见出水,晚上自己就出水了。肯定有古怪。”

      村民们还没来得及辨识是谁在说话,但那些话就直击他们心中。

      是啊,他们之前也八卦过杨皓的那些牲畜。홼

      ⻻他可不只是一个人赶几十头牲畜,而是上千头呢。

      就是他刚回村那天,他在前头骑着驴,身后牲畜一长串的望不到头,却一点头没乱。 㓕

      那可就不是古怪。

      又听那个道士颔首说:“贫ꭖ道望உ去,这方向妖气最重。”

      他指的方向,正是杨家二房的方向。

      雮这么说,那䴑杨皓竟真的就是妖孽? 㚷

      村民们脸都白了。あ亏他们之前还觉得可以借着杨皓弄点好处呢。

      比如说杨皓那里耕牛多,春耕了想办法借来使使。

      但道长的都说他是妖孽,谁还敢칉近他?

      “是了,不都说杨皓小时候是痴呆儿。我说呢,怎么突然就好了。定是被妖孽附身了。”

      之前语气还有点犹豫ᓎ,但这会却是言之凿凿,恨不得在杨皓额头上刻上“妖孽”二字。

      “胡说什么?六郎怎么幆可能是妖孽?”㑻后面有人大声说௡。“六郎回来后,我们村可曾ʭ闹过什么怪事?”

      綟 大伙儿回头,看到是杨大牛。

      只看他涨红了脸,大声说:“一点都没。连鸡没死一只。你圜们凭什么说他是妖孽?”

      村民们面面相觑。

      大牛说得也对嗳恈。

      “你跟着他有钱赚,当然帮他说话。”又有人后面踭说。“他那些事,那件不℠是怪事?道长都说他是멺妖孽了。这会是要害他们大房,以后可不就是轮到攄我们了?”

      杨大燼牛脸涨的通红,正要说话。

      却恆又听到有人说:“都别听他的。道长是得到高人,我们请道长帮我㽑们除镹妖去。道长,除妖……道长除妖。”噶

      杨大牛看乡亲们被蛊惑了。他偏不是会说话的人,帮着杨皓辩驳㪄两句,却䍜都被顶了回来。他心里急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便想着回家跟自家爹商量。 尻

      “他要给妖孽报信。快拦住他?”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