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罪免费观看

      红星缝纫厂的旧厂房内,三个人影꽴正拿着扫帚簸箕忙碌着。

      “成礼差不多了,不用扫了,够干净的了。”

      ᵥ李燕歌擦了擦额头的汗渍,环顾一圈旧厂房,经过方才的砰打扫亦然焕然一新。

      “呼,累死我了。”俞成礼毫无形象的一ℰ屁股坐在了地上,累得气喘뀙吁吁。

      缝纫厂的旧厂房停工快一年了,可想而知里面积攒的灰尘污垢有多少,李垠燕歌三人忙了差不多一上午的时间,又是扫地、擦窗ཋ户、洒水的,总算是把厂区收拾干净。

      李燕歌瞥见李冬青还在那忙,大声叫道:“冬青Ԡ哥,可以了,不產用再扫了,那边地就是썕这样的,扫也扫不干净的。”

      “没事,我再扫一扫。”李冬青回头憨厚的笑了笑。

      今天可能是因为要外出的缘故,他的造型不似往日那么颓废了。

      昨天下午贴完宣传画报后,李燕歌亲自上门到隔壁找到了଴李冬青,花了不小的功夫,才劝动这位“大才子”出山,来辅导班帮忙登记学生名册。

      本来应该是明天才是学生报名的日子,可今天李燕歌刚出门,就看到李冬青一扫往日的颓废ᮠ,光鲜亮丽的站在家门口,说是来帮李燕歌整ு理整理嘴。

      “燕歌,你说明天有学生来报名吗?”

      砄 ﱬ俞成陞礼有点担忧,要是明天没学生过来报名,那他们花了那么大的功夫,岂不都是白费了。

      李燕歌信心十足道:“放心吧,肯定有的,昨天我们贴画报的时候,不就是有好多人来问了吗?”

      “可我还是不太放心,我们的学费是不是太贵了一点?”

      “一天一块钱不算贵了,我们还包了教材书呢,那些教材书也要不少钱的。”

      现쏻在的乐器教材书还是挺贵的,李燕歌跑了好几家新华书店才找齐自己需要的教材书。

      因为本钱㙚不够,暂时还没有买,等枡学生来报了名,他就会打电话给新华书店的人,按照报캜名人数送过来相应的甎乐器教材书깩。

      쒈 “但我……”

      一朙看俞成礼还在那担⣞忧纠结欹,墦李燕歌一挥俼手说道:“行了,你就别废话了,你跟冬青哥在这继续打扫一下卫生,我出去一뙌趟。ⲏ”

      “你干嘛去?”俞成礼问道。

      “我先去买几个乐器。”

      “买乐器?不是去乐器厂拿吗?”

      “明天学生报名,我总得提前买几个乐器摆在这吧。而且还有桌椅板凳啥的,下午我们还得去文工团搬过来。”

      文工团那边̚有츶不少破旧的木桌和长凳,李燕歌昨天也是跟爷爷说好了,今天下午去搬过来。

      ……

      㑙……

      嘱咐好䇅俞成礼、李冬青二ᗛ人,李燕歌便出门骑车前往国营乐器店。鰙

      到了国营店,他先买了一根竹笛,后来想想准备买个小提琴的时候,可一看价格顿时傻⁘了➺眼。

      最便宜的一级百花牌小提琴,要六十多块,諤二级的一百三十多,三级的就要两百六十多块,还饎有更高价的四级。

      李燕歌手头上也就母亲董秋华给的二十块钱,加上往日攒的零花钱,总共四十多。

      䰧可是最近几天他陆陆续续花出去十几多块,只剩下二十来块,连一把一级ᣏ小提琴的钱都不够,只好买了一把便宜的葫芦丝,只要五块。

      等骑车틲赶回厂房,곧他带着李冬青䶏和俞成礼在国营面쥛馆随便对付了一餐,又直奔蓉城文工团,从川剧队那借来了六条破破烂烂的长板凳,每个都有两米来长。

      三个人硬是扛了两个小时,才把这六条板疚凳踀给运过来。

      弄好这뗤一切,已经嫛到了下午三点多了。 䑏

      李燕歌站在前面,四下扫了眼,六条板凳有条不紊的摆放整齐,不讜过因为厂房很大,约有四五百平米的样子,现在只利用了前面五十平米不到,所以后面看起来空荡荡的。

      李冬青和俞成礼两人累得坐在凳子上休息,各拿了一瓶橘子味汽水吨吨吨。

      꾐“休息好了,就过来帮忙,咱们뻦还少一块黑板。”

      说话的同时,李燕歌一口气把汽水ौ喝完,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嗝,拍了拍胸口,舒缓下燥热的情绪,便皮拿出皾早先准备好的粉笔在墙面᫖画了一个黑板的虚켥线,又掏出小铲子开始铲掉墙面上有问题的墙皮。

      幸好这面墙虽然灰扑扑的,可并没有什么缺陷,不需要进行修补,铲掉凝结的灰尘和蜘蛛网,他又拿出一片砂纸打磨起来,直至水泥墙面光滑。

      “喝完了燕歌,要我们怎么做?”俞成礼两人喝完汽水走过来。

      “冬青哥,你去拿抹布把墙面擦一遍,按照我画的这个虚线擦一遍,外面就不要擦了。”

      李燕歌指了指刚刚画的虚线。

      “好的。”

      李冬青麻利的从水桶内拿起湿漉漉的毛巾,拧干以后,顺着虚线内开始擦了起来爱。

      “成礼你把那个黑漆搅拌一下,等会儿我来刷。”

      “知道了。”俞成礼蹲在地上鈴,拿一根木棍开始搅拌桶里的黑漆。

      三人有条不紊的做着各自的工作。

      没过一会儿,等他打磨好墙面,李冬青也把墙面擦干净了。 駯

      “搅拌好了没?”

      李燕歌拿出一把木刷,低头看了看桶里的黑漆,之前凝固的黑漆现在被搅拌的稀稠起来。

      “行了,不用삗搅了,让开来,我来刷墙面。”

      ㋢ 挤开俞শ成礼,䭱他蹲下身子,伓用木刷沾了点黑漆,起身开始在水泥墙面均匀的涂抹起来。

       制作黑板䧹面,必须要用黑漆刷的厚一点,否则用不了一段럼时间,黑漆脱落就会显露出里面的戛水泥,为此来来回回的总共刷了三次,一直到整个墙面都均匀的涂抹上黑漆。

      左右看了看,没有ꆛ露的地方。

      李燕歌这才放下手上的黑漆漆的木刷子,拍了拍手上的灰尘,长舒一口气道:“呼!大功告成!” 

      “这跟学校的黑板面一模一样。⬗”

      俞成礼看了看黑色墙面,问道:“那这个黑板明天是不是就能౻用了!”

      李燕歌点了点头,“嗯明天就能用了,现在是夏天,黑漆一晚上就能干。”

      “我明天过来做点什么?”李冬青问道偩。

      李燕歌:“杗冬青哥,你明Ɯ天过来,最好从家里ᆱ带个桌子来,顺便拿点纸笔,然后坐在门口,来一个学生报名你就给他登记,记住一定要问清楚他们要学什么乐⤴器,如果没想好的,也先登记下来再说。”

      李冬青掰了掰手指,“书桌,纸笔,登记,好我记住了。”

      “那我呢?”

      “你?”

      李燕歌瞅了瞅俞成礼,想了想说道:“明天你就从家里多带点杯子来,顺便带几셰个暖水瓶。”

      㬃“可是这也没地方烧开水啊。”鞾

      葺 뎗“又没让你喝热水,不能晚上回去先把水㒌烧开了,等明天再带过来啊?”

      陭 这么大的热天,你给人喝热开水,这不煞笔么。

      “那你还Ᏽ不如买汽水。”

      “又不是给我们喝的……”

      졎 说到一半,李燕歌一怔,想ꖼ了想决定明天还是买两箱汽水过来。

      혃 大不了쪁就是几块钱的事,指不定带孩子先过来看看的家长,一见我们拿汽水招待,就不好意思的报名了呢?

      䦾ꦞ……

      ……

      傍晚,夕阳西下。

      蓉城ꬒ被晚霞照的微微发红,像极了老照片里的景色。

      踏쌺着烂霞,李燕歌刚到家门口,还没推门进去,就听父亲和爷爷在院子内聊天。飜 

      “闯了大祸咯,一整个生产线的灯芯绒全毁攲了。”

      ꨩ“不会吧,整个生产线的灯芯绒全毁了?”

      “是啊,这小子在厂里抽烟,您也不是不知道䤖,毛纺厂那能抽烟啊ꂰ,要不是发现及时,火扑面的早,我看恐怕得酿成大祸!”

      ꓻ 孙家事发了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