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利一区福利二区微拍刺激

       知道了些许消息,欣瑶和刘仁也就放下心来,开苭始准备搬家的事宜。

      欣瑶没什么好准备的,将衣物收拾了一下就↬没事可做了,她走到院子里,抬起头看着庭院里枝繁叶茂结着青色的小果的梨树,想起去年酿的梨子酒甚是美味,又想起自己和柳行宗在树下赏月修行,眼眶不禁有些湿润。

      她知道自己爱哭,连忙止住了回忆,要是一会儿红着眼眶去坊里,肯定又要让阿仁担心了。站在门口,最后看뇇一眼房子鿍,欣瑶关上门,扣上锁,乘着等待了有一会儿的挠马车,去坊里跟刘仁汇合,今天,城主就要来接他们了。

      轪木匠坊里,掌柜在跟刘仁对峙,不知是哪里出了问题。伙计们不敢过问,但都支棱着耳朵,等待下文。

      掌柜先开的口뫢,“仁哥儿,我把话说明了,你要是走,这店可别托给我,之前是因为管家让鄛我帮你,现在你要走,我也就回白家的铺子了,唉,我也要养家糊口的。”

      确实是这样,欣瑶这木匠坊둴盈利是不错솽,但规模毕竟小,跟布庄鱐没法比,钱跟社会地位都相差老远了,自己当布庄掌柜的时候,那些个亲戚熟人,哪个不高看自己一眼;姑娘们哪个不求㍫着自己便宜点。现在当了这木匠坊的老板,整天跟汉子在一块儿,自己的习惯漙都糙了。而且......最近有白家的打压,生意不好做,如果还是刘仁的名头挂炋在外面,只怕是做不下去。

      刘仁知道这事,也不准备为难掌柜,但是之前白迎峰与瑶姐接触的时候为什么不告诉自己,他得问个清楚。

      “你说说吧,前几天为什么把店门关了,谁齑让你这么干的,白迎峰吗?我不是说过店里的事都要跟我报备的?” 蟎

      语气严厉,透着锋芒,寒意直插掌柜心底,他张了张嘴,想要辩解,但转念又叹了口气,说道:“没什么好解释的,是我要关的店,我觉得最近生意少,而且白迎峰还说欣瑶怀孕了,便向欣瑶提议先把店关了好好养胎。不告诉你他来,是因为我怕你꣠再被二少爷打,所以就没说。”

      匉 刘仁很是生气,掌柜说的好听,其实就是怕他自己惹怒了白迎峰,回不了白家罢了。他来帮自⭾己是好事,但谁又能保证他不是白家安插过来监视的。

      “滚!”⊗刘仁心里窝火,不想再看到掌柜,“唯利是图的小人。”

      又骂了一句,刘仁便不再想掌柜的事了,当下重要릗的是如何将自己掌控的资源延续下去,这两天自己东奔西跑,总算是整合形成了一个大的框架,店铺土地渠道一条龙,缺的就是那个当龙头的人物,人솞选他心里也有数。

      刘仁ķ走到一个伙计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叫道:“三儿,给你个美活,干不。”

      三儿头也不抬,没搭理刘仁,刘仁也不恼怒,继续往下说:“三儿,蛈我㬘知道你没那么简单,你体内封堵的经脉就说明了问题。꿛你很聪明,做什么事죆都很显得中庸,࠷但唯ஓ独髁对瑶姐和柳行宗的事意外的上心。”

      刘仁看着三儿的表情,打算看出⠰些变化,但男孩不为所动,依旧雕刻着;手中的人像姭。

      铀 “三儿,我所有产业的都在这勜,上面有地点和你该找的人,这一摊子交给你了,我跟瑶姐马上就要去灵蟾宗,没时间墨迹,你自己好好Ʃ看吧。”刘仁把书册往三儿面前一放,便离开了。

      三儿这才抬起头,眼里充满血丝,一下子把书掀翻,烦躁的즗敲凿手中的木头,连刚刚雕好度的部分都破坏了。

      “齐욓家!”三儿雬无能狂怒了一阵子,乖乖起身,把册子捡回来,一一翻看。

      欣瑶来到木匠坊时,刘仁已经把该安排靹的都安排妥当,在门口静静地等着了。“瑶姐,走吧,去晚了城主就该着急了。”欣瑶见他这么着急,点点头,跟着他上了马车,连道别都没有跟伙计们说。欣瑶想着有时间就回ಓ来,城主也说了,不会限制自己的自由。

      两人到块了齐行烛府上,刚跟门房通报一声,还没走붷进会客室呢,就有几个身着灵蟾宗服饰的人冲了过来,对着欣听瑶就是一阵检视。

      “好好好,天兴我火堂。”一个中年女子像是探到了什么,一拍手,笑了两声,对着身边人说道。身边的人也跟着附和。

      回过头来,女子向欣瑶垫了点头,介绍自己,“我是灵蟾宗长老齐理洁,火堂副堂主,来接웽欣瑶回我们灵蟾宗。”

      欣瑶茫然的点头,这种大人物她什么时候见过,所以没有什么实感,只当是比城主ᾪ还大一点的官。

      欣瑶没感觉不代表刘仁没感觉,那可是长老啊,还是副堂主,怎么不得是分神期的大能,这种人物竟然会来接ᰮ瑶姐,可真是了不得。

      刘仁刚准备说两句话,城主跑过来,㔟禀ص报飞船已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出发。

      “那咱们赶早不赶晚,这就走吧,路㌥上给你讲解一下咱们灵蟾宗的情况。”齐理洁走到Â欣瑶身边,牵ሕ起她的ଘ手,想闺蜜一样,就这么走了,刘仁不敢走在其他修士前面,便悄悄地来到齐行烛身边,跟他一起走着。

      齐行烛见刘仁靠过툤来,也不듣意外,带着刘仁四处走动,找修士闲聊,帮刘仁引荐。

      走了有五六分钟,终于是走到了飞船的降落地点,刘仁跟欣瑶还没见过飞船,这一下算是开了眼。副堂主见欣瑶感兴趣,便带着她逛了一圈,这飞船长十米,宽四米,高三米,飞船里就是房间模样,操控室跟主仓分开,飞船上面还有观景台,不过欣瑶没有修为,扛不住风,只能在开动之前看看了。

      看完飞船,回到主仓,齐理洁开듔始给ħ欣瑶讲自己的目的和需要她做的事情。

      原来,在灵蟾宗内有三个堂,火堂、木堂、水堂。最开始是五个堂,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土堂合并到了木堂之中,金堂被水堂合產并,火堂则是保持强ᡍ大,形成了现在的局面。

      就这样,木堂、水堂借助双属性的优势都渐渐赶壥超了火堂,直到最近的一次长老大会上,水堂提出了要兼并火堂,火堂才反应过来,但为时已晚,再加上柳行宗不知用什么手法强杀ҿ了半步分神的亲爹,更是断绝了火堂的希望。

      就在这时,突然ྦྷ发现,柳行宗留有孩子,还有什么ᗾ比这更让人兴奋的,副堂主才急忙召集人手,过来查看,顺便防止其他堂捣乱。

      听到这里,欣瑶想不明白了,自己的孩子怎么会牵扯这么大,还能决定火堂的存亡? 鸗

      齐理洁见欣瑶在发呆,不知道自己说的뺡她有没有听进去,便咳嗽两声,引起女孩的注意,“你知道孩子的太爷爷是谁吧。是侯灵蟾宗分神境第一人——齐威林,有了他的帮助,火堂就不会被吞并了。”副㌙堂主顿了顿,考虑了一下踺措辞,提出自己的要求,“我们需걳要你去跟齐威林长老交流,劝说他加入火堂。”

      欣瑶茫然的点头,实际上并⬝不了解自己要做什么,齐威林长老是谁?在哪?自己如何接触他?这些都不知道怎么办。

      齐理洁没打算让欣瑶彻底弄明白,欣瑶只要听话、当好工具人就行,一切的布局都在孩子身上。她跟欣瑶只讲大局,剩下的自然有跟班安排讲解,看了看时间,稍微又安慰鼓励了一下欣瑶,便起身离开了。

      副堂主一走,氛围一下子就轻松了很多,那些修士之间也有了交流。有个眉둃清目秀的年轻女子走过来,先ʡ是观察了一下欣瑶的打扮,然后坐到欣瑶的旁边开始给她讲解入岛之后的安排。

      欣瑶直接被安排到了三岛倎上,滬就住在齐威林长老的隔壁,上边没给刘仁没安排,一个筑基期的小鬼,想住三岛就住三岛,不想在三岛上就去一岛住。

      练气、筑基是炼体阶段,金丹、元婴、分神是修神阶段,合体、눙大乘是锻灵阶段,最后渡劫成仙,₱这是灵蟾宗对修士的划分。

      灵蟾宗里,合体大乘苯的修士不干涉宗门内政,四处云游居无糠定所;宗门的长老便由分神境、元婴境的修士担任。

      长老中又有实权长老跟名誉长老的区别,宗主、堂主、藏宝阁主等等这些有职位名称的都有实权,也是构成宗内势力的主体,名誉长老就统称为长老,有些在势力里面挂个名,有些干脆名都不挂,跟谁也不纠缠,专注于做自己的事,齐威林就是其中之一。齐威林原本是水堂的挂名长老,后来因为儿子加入火堂,他便从水堂退隐了。现在他的儿子跟孙子₆都没了,水堂又重쭒新邀请他加入,也正是如此,水堂才有底䋽气提出要吞并火堂。

      听到这里,欣瑶终于理解了自己的意义所在,自己ࣛ是谈判的筹码,是붿拉拢长老的工具,不,自己不ꢮ是,腹中的孩子才是。

      她抚摸了一下肚子,眼中有些难过,可怜这孩子啊,还没出生就沾染上了利益纠葛。但她好像想ꌴ起什么,急忙向面前的女子问道:“柳行宗,额뙚,齐行宗他发生᭾了什么事,怎ꅱ么会᏶下落不明......”

      “齐行宗..ฬ.”女子面露难色,她不清楚其中的恩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描述一下结果。“师叔要渡劫,就自己一曷人↹闭关隐修,但师兄借着自己的身份,骗过了把守的弟子,进入了闭关洞天;师兄进去之后,师叔所在的房屋就着起了大火,最后只找到了师叔一人的尸体,没有行宗师兄的下落。”女子没有把话说死,一边说一边观察女孩的模样,万一女孩想不开要殉情,自己还怎么交差。

      还好,欣瑶还算平静,毕竟之前问过齐行烛,有些心理准备,现泦在得到了比较准确的信息,只能说没有惊喜。

      女子谈完正事,便跟欣瑶谈起了闲事,左问一下࿫多大了,右쿩问一句小姑娘平时䮇用什么熏香,总之就是没꞊有一点修行者的样子,活脱脱的少女。欣瑶也知道了她的名字,齐温徽,这么文静的名字,跟人可是有些不搭。

      “哇,欣瑶妹妹你才十五岁呀。”齐温徽表示震惊,十五岁ﴓ就澇当妈妈了?柳行宗还真下得去手。在心里默默地鄙视了一下不知下落㕳的霼渣男师兄,温徽对欣瑶也有了同性间莫名的怜悯䵀,“妹妹命苦啊,不过不用担心,入了我们齐家,以后的日子好过着呢。”

      女子两人聊得投机,时间过得也快,阿仁才刚跟几位修行者混了个脸熟,飞船便稳稳地停在了三岛上。

      打开舱门凢,外面早已有人等候,副堂主也在其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