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妖精灵怪>

      沈昕梦根本没打算等昕玥一起,散场之后就直接回到沈府马车处。

      看到締昕玥终于过来,她不禁挑鼻子竖眼地一顿骂,“怎么磨磨蹭蹭的这么久?!这才刚露脸呢,你就这般架子大䓝,将来若是嫁到镇国公府,岂不是要所有人厧都迁就你?”

      昕玥冷哼一声,“不愿等你可以先回去啊,又不是非要你等。”

      别以为她不知道刚才的闹剧怎么来的,要说中间没有沈昕梦推波助澜她打死都不信。

      若非沈昕梦透露,在场的人没谁知道她以往在府里的情况。

      要说迁就,明明一直以来忍声Ù吞声的人是昕玥原身!蚐

      ା 沈昕梦被5怼迿得一噎,暗恼早知道就把小贱人撂下,臑自己先回府算了。

      륪  回沈府的路上,两人两看相厌,索性都闭上ꈫ眼,眼不见为净。

      昕玥在百⧚花宴上夺得头名以及所有过程表现,ⴖ老夫人都已经得︖到了消息。

      ี见到两人回府,立刻欢喜的让人安排家宴。

      “你䎐们想是也累了一天了,先回院子歇息一会儿,等家宴好깱了祖母再派人去叫你们过来。”

      老夫人看着昕玥笑得合不拢嘴。

      禹໼沈昕梦瞄了一眼睛春桃手里捧着的衣裳,眼珠子一转,对老妇人嗔道,“祖母你都不䓄知道,大姐姐得的奖赏可不一般,那衣裳听说穿在身上可冬暖夏凉,ꓭ祖母身子一直苦夏畏寒的,纽大姐姐说这下祖母今后就不用再遭罪了。”

      “竟然洷这般神奇么,让我瞧瞧!”

      老夫人惊讶,打探消息的小厮只禀告说昕玥得了头名,并没细说是什么奖赏,原来竟是这般大有来头。

      沈昕梦朝昕玥暗暗撇嘴一笑,别以为好东西你能独吞!

      昕玥倒没什么不툍高兴ྷ,笑着将衣裳拿给老夫人。

      老夫人轻轻摸着衣裳,那料子不知道掺꼺了什么东西进去,这፟大热天的竟触手生凉,极为舒适。

      “果真是难得一眼的珍品!”

      ⽸ 老夫人不由得感叹,目光慈霭望着昕单玥很是欣慰,拍拍她的銚手ࡶ道,“祖母年纪大了,这么件好东西若是让给我用就糟蹋ꝩ了,还是你留着自个老穿,沈家没什么奇珍异宝给你做嫁妆,这衣裳将来写在嫁妆单子里也好看些。”

      箼“只要祖母身体康健,不过一件衣裳而已,再说世子将他那件也给我了,我有的穿。”

      虽说是被沈昕梦坑鉎了一把,昕玥倒也心甘情愿。

      老夫人一听,更是连忙摇ኽ头,掩嘴埘嗤ď笑道,“这是世子爷的心意,我一个老妇人就┐别讨嫌做那扎眼油灯了。”

      鿡昕玥脸一热,嗡声道,“怎么连祖母也拿孙女来带打趣!”

      老夫人哈哈一笑,“都要嫁人了䛛,你这쮙脸皮子是该好戵好打磨一番才行。”

      “祖母再说孙女便不理你了。”昕玥说着佯装背过身去。

      “好好好!我不闹你了,看着你也是累坏了,赶快先쌘回去歇歇,晚膳好了再叫你。”老夫人不由得稍失笑。

      ꕠ昕玥这才转⪲过身,称㌜晚膳再过来陪G祖母,接着便告退了。

      沈昕梦没想到楚珩把自己的那份也给了昕玥,心里的酸水只冒泡。

      츈 小贱人ﯺ可真有本事,怎么什么好东西都是她的。

      绝对不能就砫这样便宜了她!

      昕玥回到望月居。

      칇进门就觉得不大对劲。

      맫㲍平日里枽她稍微出门一会儿,䵓没进门就能看见狗狗欢快地扑过来黏她,可今日她都出门大半天了,院子里却很安静。

      而且都快走到内屋了褁,也没见秦妈妈或是夏橙的动静。

      昕玥心底闪过一抹不妙Ꚍ的预感。 ཾ

      틉快步进屋,她看见秦妈妈竟歪歪갳斜斜躺在小榻上,没见狗狗的踪轍影嚯。

      她急忙给秦妈妈把脉,没有发现中毒的迹象,再一摸后脑勺,有一块明諿显的凸起,应该是让人击昏了。

      緝于是让春桃试着摇醒秦妈妈,自己则跑到院子大喊付雷的名字。颳

      堆一早的时候,付风是跟着她去了护国公府的,回来的时岖候说是有事禀告챺楚珩,这会儿还没回来。

      但付雷却是留在府里守着的,眼下竟也不见踪影。ꮨ

      ᳴ 一定是发生什么事了。

      她又绕到院子后面的小药房,看到狗狗趴在뙩药房门外的墙根处,闭艳着眼一动不动。

      昕玥心猛地一缩,赶紧上前查看狗狗的情况。

      狗狗心跳很慢,呼吸也粉若有似无的,再翻开它的眼皮一看䰸,眼白中有几粒奇怪的红点。

      这是中毒了!

      昕玥忙ᨺ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瓷瓶,抖出一粒解毒丸捏碎,掰开狗狗的嘴强行喂了进去,抱它到药房里,再灌了点清水,不停给它顺着╼喉咙。

      看着平日欢快的狗狗现在奄奄一息地躺在她怀里,昕玥心里难受极了。

      不知道是谁这么狠毒⾍,竟连一只小狗狗都不放过。

      她好不容易¹把它养得圆圆胖胖,估计经过这一遭,没个一两个月是养不回来了。

      春桃这时着急忙慌Ă跑过来,说是秦妈妈醒了,但动弹不了,夏橙昏ㅵ睡在床上,倒是没事,Ě一叫就醒了,就是头晕疼得厉害,走不动道。

      昕玥抱着狗狗正要过去,抬模眼一看,药房的柜子ꙵ被翻得ꂻ乱七八糟。

      方才她满心想的都是狗狗,没注쿙意,这굧会儿才发现药房里面是一塌糊涂。

      没工夫理会这边,她现在只想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回到内屋,秦妈妈靠在小榻上,脸色还是有些苍白。

      春桃琾倒了一杯茶想要喂她,她摆摆手,只想赶快说出经过。

      事情是这样的。 ♵

      秦妈妈从李家药铺拿了自己的东西之后,就赶紧回了沈府。

      到午膳时间,她忙完院子里的活,就去拿了点狗粮,打算喂狗。 ¬

      ᭿但是她满院子也找不到狗狗的影子,最后看见它从药房后边窜出来,嘴里叼着不知道什么的肉。

      她担心狗狗乱吃东西会坏肚子,就追着尋它想要把它嘴里ꥸ的东西弄出来。

      然而追到内屋,刚从狗狗嘴里把东西抠出来,她便感觉后脑勺嗡的一声,接着就晕倒了。

      没彻底晕쫌过去之前,她隐约쿅听到外边刀剑相碰的声音。홍

      料想那是镇国公府栗的侍卫盕和贼人打起来了。

      ━  接着她便没意识了。

      昕玥点点头,嘱咐春桃扶秦妈妈回去休息,先照顾好秦妈妈和夏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