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14不要能看了

      黄桂英被说得又气又笑。

      虽然凶巴巴的将男人赶走了,但人出门离去,她又难免焦急起来,来回在病房里踱步,沉重的脚步声让周悦浑身都感觉沉甸甸的。

      上辈子活了二十载,因为是私生子,他不受待见,从来就没人这样关心过他。

      小周悦已经走了。

      现在他就是小周悦,小周悦也是他。

      老爷子这么为他,他还假装昏迷不醒,会不会做得有些过了?

      正要幽幽醒来......

      又是几声踢踢踏踏的脚步声。

      周悦没睁眼睛,瞧不到是谁,不过听声音,像是便宜的大伯和二伯两人,他心里纳闷,分家这么些年,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两位这么关心‘他’这个外甥。

      支着耳朵听了会,没听见周春宪说话。

      意料之外,也在情理当中。

      这个便宜小叔虽然还姓周,但住在县城那么些年,其实和入赘刘家没什么区别了,正宗的‘气管炎’,刘芸随便哼一声他都不敢大小声的。

      他那个老婆看不起住在乡下的周家,更是看不起周兰芝未婚生子生下的‘他’,仗着自己是县城人眼高于顶,就恨不得一辈子不踏足周家村才好,生怕被沾染了乡土里的土鳖气息。

      要他说,既然这么嫌弃,当初干嘛选择嫁一个乡下人?

      说到底,还是皮相!

      这女人啊——肤浅!

      在周悦心里对几房腹诽不停的时候,黄桂英也没闲着:

      “快快快,正好你们来了,也带手电筒,赶紧往黎屋村方向过去,你们爸找师傅九去了,这大晚上的黑灯瞎火不好走,长路漫漫,你们陪过去也能一起说说话。”

      周春民周春庆在路上就商量好了,过来看一眼,没事就回去了。

      现在人看了,瞧着情况算良好,两人绷着的心弦也放心了。

      听闻老子居然往黎屋村那边去,这两做儿子的都有些急了,一个来小时的路程,啥都没带,那边多的是人养狗,道路还不平,有一条道还要涉水,借着这朦胧的夜色赶啥路?

      这老头子咋就那么能嘞?

      对视了一眼,两人急急忙忙的从病房出来去追人,然后一起去黎屋村。

      不提他们三人已经结伴在星夜出发的事情。

      病房里。

      周悦终于撑不住要醒来了。

      不醒不行,那尿就要喷出来了!

      他现在只是身体儿小,这内里的糟粕可是有二十载阅历的!

      黄桂英在男人儿子走后,准备给小外孙换了头上那块毛巾,才刚将额头那块巾子拿开,正要探探温度,那双黑咕噜似的葡萄大眼已经睁开了。

      她愣了愣。

      好一会才回神过来:“哎哟,外婆的小乖乖......你总算是醒了!额头还疼不疼?饿不饿?外婆给你准备了香喷喷的鸡蛋,给你剥一个好不好?还是先吃苹果?不,护士说你醒来要多喝水,这样对去病毒有帮助......”

      黄桂英碎碎叨叨的从茶壶里倒了一杯过来,拿着勺子一口一口的喂着周悦给喝了。

      周悦那个急啊。

      想要张嘴说话,但小周悦在世的时候可是没开口过一句,这么的突然张嘴,这便宜外婆会不会觉得他奇怪呢?

      犹豫这会儿,勺子里的温水已经递了过来,应该是加了红糖的,带着甘蔗清甜又香浓的味道,他下意识吞咽,等反应过来想要再说话,老太太那勺子又递了过来,如此接二连三,一杯水被他干了个干净。

      口干舌燥是解决了。

      但是他脸色却是黑了下来。

      憋着嘴瞪着便宜外婆——

      他奶奶的!居然尿床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