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手寂寞好看吗

      “文开윮。7号营地最近有什么情况吗?”毋铭打开指挥部的通讯。

      “没有啊哥,我这儿挺好的,就是不知道啥时候打这帮YN国的狗ꥇ。对了,你那边K疾病的情况怎么样?”毋文开一手按着通讯按钮,一手捏着牙签在嘴里挑动。

      “嗯ꊻ,好起来了,疾病情况都好一些了,伤病员大多已经痊愈。你别着急,仗总有的打,而且根据线人来报,YN国暗中接收了一大批来自M国的装备,他们现在也具备了机甲力量,所以렭接荶下来是场硬仗。明天我给你那边派一些AI战士,记得接收。”毋铭说完,挂掉了通讯。

      毋铭这些天一直在迟想最近的事情,他总觉得罗林集团并不是表面上的那样,简简单单的詜是一家科研公켋司,因为,困扰本国顶尖医疗团队的K疾病,轻뱀而易举的被罗林集团研究出来,本就值得怀疑。

      “小猫,把罗林ࣨ集团的资料再给我拿一下。”毋铭抬头看了看另一边埋头工作的小猫,命令道。

      “好的,请您稍候!”小猫元气满满的声音传来。她停了手下的活儿,起身去翻找柜子上一堆又一堆的资料,不一会就抽出几页纸张,送了过来。 ጰ

      堗 毋铭接过文ﯳ件,熟练的翻开。这럦几张巼纸他已ह经看过无퟼数遍,文件上所写的资料他已经快要能ʯ背下来,但此刻,他的目光停在一行字上。

      “罗林集团于1971年在YN国某地进行某项科研任务中发ꬢ生意外,所有科研人员下落不明。”

      뛭 197⧻1年?意外?下落不明?毋铭还是毫无头绪的盯着几个词语쌃。这些天来,一想到这些东西,就不由得头疼。没办法,毋铭索性将文件放在一边,站了掱起来,向门口走去。

      “小猫,看好最新消息,我出去抽支烟。”毋铭深吸一口气,走出了指挥部。

      曲 小猫无奈的嘟囔:“唉,就不能少抽点烟,明明需要注意鄑身体,还不知道早鍽点戒了,我看你抽쐮屉里的药吃完了怎么办。”

      毋铭靠在指挥部的墙壁上,闭着眼睛舒服的吐了一口烟圈,⮳手中的香烟向上飘着一缕白烟。最近YN国联军没有一点动静,一定是在准备着什么计划,这一点毋铭心知肚明,但鈝是没有办法,现在K疾病差不多才刚刚平下来,加上7号营地才建成짱不久,实在不适合主动出击,只希望战士们不要士气低落⿥吧。想到这里,毋铭抽光最后一口,陀踩灭烟头,向着髕兵营走去。

      း 路上,除了一丝不苟站岗的AI士兵外,来往的士兵见到毋铭没有敬礼,而是挥着手打招呼,更有甚者还大胆的问:“指挥官有女朋友吗?我给你介绍啊!”毋铭也不生气,乐于和他们扯皮。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大部分士兵已经都认识了毋㭡铭,战ᠬ士们都知道这个指挥官不同于别人,很合群,一点也不介意和手下的弟兄们打成一片。

      快到军﨑营区,毋铭就ᇹ听到졫了其中一处兵营中传来热火朝天的争论声棈。他走过脚去,愈发觉得声音熟悉,走到兵营门口箆才想起来흧,原来是上次在斆医务室中和他交谈的那两个战士,一个少尉,一个精瘦的士兵。䢽毋铭玩心上来⣟了,悄无声息的趴在门口听룳着。

      “ᖐ二哥!你不能这么说!你悗开‘千骑长’,我用个‘地狱斥侯’,打쉯架我肯定是不葅如你,但是要说打探情报,埋雷,你可不如我!”

      蘹“切!那就Ԟ不说机甲,咱俩赤手空拳你也打不过我!你看你那瘦胳膊细腿!哈哈哈哈哈”

      “你!!!”

      军ℎ营中热闹得很,众人哄笑着,争论失败的蟖战士面红耳赤的想要狡辩,但▉是却憋不出一句话,顿时气上心头,哼了一﫷声就走出军营。但是一个没注意,猛地一开奪门重重的撞上伏在门上偷听差点被开门闪倒的毋铭䘮。

      “扑通!”两个人同时一屁股跌坐在地上。那个战士本就心里不爽뻕,现在一吃痛,张口就骂到:“哪个兔崽子!没事干了堵我们门上!”可是他一站起来,看到⺋坐在地上捂着屁股的毋铭,瞬间吓了一大跳。赶忙去扶他。

      “对不起对ퟘ不起!指挥官我不是故意的!你快起来!”

      军怿营中的人听见门口的异动,停下了喧闹,快步走出来,碰巧看到两个人的狼狈。

      “哎呦我的屁股!”毋铭坐在地上就是不动뛐,任那名战士怎么扶也不起来,让对方干着急,他是故意的。刚刚和战士斗嘴긲的少尉看出了端倪,眼睛一转ᐧ,决定ᇱ一起逗逗这个两个人。他想了想,故意叫到:“你放开指挥官!我们送他去医务室!你呆在军营看家ꂴ!”说罢,和几个战士不㯫由分说的抬起毋铭就往一边跑。ၬ

      一行人马上쿁消失在削瘦士兵的视线内,他无力的靠在兵营门口,自言自语着:“完了,完了,闯祸了蹷,把老大给撞銰坏了,唉,我的命运。”

      另一边,毋铭大喊着:“放开我!放开我!我没事!我逗他玩的!”毋铭一边喊튩着一边挣扎着。

      但是少尉对着另外几个抬着毋铭꧍的士兵使了使眼色,叫道:“占别听他的!悋指挥官受伤了!他不想让我꽥们麻烦,可昧是我们的指挥官出了事,我们能不管吗!”

      熉 “不诵能!”几人异口同声的大喊道。另外几名士兵也是老油条了,一看少尉的眼色就能明趎白。不一会䮚,几人就抬着扭动的像蛆一样的毋铭∩进了医务室。 쇭

      “老薛!快!指挥官的盆骨碎了!先打一针麻药!”ﻏ少尉对着戼坐在诊断台前的医生大喊。

       名叫老薛ሶ的军医看到这个情况,一下子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但邟又一看少尉戏谑的眼神,顿៿时明ᦂ白腮了,这是个整蛊计划,反正也是闲的无ꋅ事,不如就逗逗这个家伙。䂊随即配合着少尉的话,故作紧竫张的抽出一把寒光闪闪的军刀,向着被按在病床驪上컃的毋铭跑过来,一边跑一边喊:“来不及了!不上麻药了直接开刀!”

      毋铭哪里见过쀄这种场面,顿时更加用力的想挣脱魔鬼的束缚,可是身经百战的士兵们,双手向铁爪一样让毋铭起也起不来。看着军医越走越近,手中的军刀越来越寒气逼人,毋铭䈹是越❜来越害怕。

      “反了!你们反了啊!!你豥别过来!放下刀!啊啊啊啊!!吾命쓻休矣!!!!”毋铭的哭喊几乎快要击碎了医务室的玻璃。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