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古武机甲>

      突如其来的灵力波动렁,惊动了房间里的陆南鸣㹜,他蓦然睁开眼,翻身而起,伸手推开了窗户,脚下一点跃上了房顶。

      “小师妹,怎么是你?”陆南鸣一眼就看到了苏凝若,眼角的余光一撇,视线扫过那只受伤的小兽,“紫睛黄狸兽?” 꼧

      紫睛黄狸兽是妖兽里等级最低的群居小兽,胆大且记仇。通常只在十万莽山附近活动,卓这黄狸兽怎么会出뙸现在这里?

      受伤的紫睛黄狸兽龇牙咧嘴不停的嘶吼,它的䯆叫声很独特,如同婴儿撴的笑声,在这静寂的夜里显得很是诡异。

      “不好,它在呼叫同伴。”陆南鸣轻呼一声,同时手掌一翻,手中赫然多了一柄长剑,剑尖轻动,那尖锐的剑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奔紫睛黄狸兽而去祚。

      眼看着紫睛黄狸兽就要命丧在他的剑下。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凭空出现,只见那只大手凌空一抓,陆南鸣的那道剑气顿时烟消云散。

      “谁?”陆南鸣冷喝ࣔ一声捖,运起全身的灵力,警惕的感应着四周的动ᇵ静。

      空气突然一滞,一道一身墨色的人影如同鬼魅䅃般渐渐的显现。那럓人옂冷着一张脸,那张深邃且棱角分明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ꮂ那双墨蓝色的眸子不带丝毫感情。

      餗 딪他冷眼打量陆南鸣一番,视线一转,又扫了一眼站在一边的苏凝若,声音冰冷的驽道,“是谁伤了我的妖兽?”

      有了人撑腰,紫睛黄狸兽更肆无忌惮的冲着苏凝若吼叫连连。

      黑Ї衣Y人冷冽的眸光如同尖利猂的刀子,缘落在了苏凝若的⠕身上,他忽然抬手虚空一抓,手苏凝若只觉得呼吸一滞,她猛的抬手紧捂着自己的脖子,五官不受控的扭曲在一起,似乎正承受着鐙巨大的痛苦。

      “릔小师妹。”陆南鸣惊呼一声,眼看着苏凝若的小命拿捏在⩅眼前这Ⓝ个男人的手里,只要⪭他稍稍用力,༓苏凝若便会当场殒命。

      ⷶ 陆坮南鸣当下便顾不得许多,指尖运起灵力,手中的䂦长剑腾空而起,长剑顷刻间变大,化成一把六尺⯫有余的巨剑,巨剑嗡鸣一声,带着冷冽的杀意,风驰电掣般攻向那黑衣人。

      黑衣人一勾唇角,不屑的冷哼一声,“雕虫小技。”

      믊同时抬起另一只手掌,他的掌心上顷刻间亮起一道黑芒,他顺势一推,黑芒带着一股死亡的气息,迎上那巨剑,巨剑的剑身剧烈的一阵ℕ抖动,一息之后,巨剑片片寸断,破碎的쵑残片,纷纷扬扬的从空中坠落,落在屋顶的瓦片上,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陆南鸣猛的吐出一口鲜血,单膝跪倒在地,他体内的真气一阵紊乱,不뺏受控的左冲右撞。

      好强!陆南鸣心里一惊,此人的法力深不可测,只一招,他便落败了,这人的境界恐怕和他的师傅⤎不相上下。

      仙门百家能和他师傅齐名的人,他几乎都认识,可眼前的这人,他却没有半点形象,他伸手捂着自己胸口,抬头望向那黑衣人,“你是谁?”

      那黑衣人撇了他一眼,清冷的眸子里闪过一丝不耐烦,他又是手掌一翻,一道明黄色的捆仙索自他的衣袖中飞出,陆南鸣顿时被捆了个结结实鎴实。

      黑衣人伸稗手打了一个响指,捆仙索如同活了一캆般,硬生生訬拽Ύ着陆南鸣的身体往房檐下滚去。

      “二,师兄!”苏凝若噸艰难﹮的开口,如水的眸子里涌上一层水雾,奈何此时她半分动弹不得,只得眼睁睁的看着陆南鸣跌落下去。

      怎么会这样?苏凝若完全来不及反应,痪她겨不过赏月罢了,怎么会平白无故惹上这么个祸事。

      此时她的心里又急又悔,心中自责不已,没事赏什么月,这下倒好,不但害჎得二师兄受伤,她自己恐怕都要殒命当场。

      黑衣人看都不看陆南鸣,脚下一点,飞身来到苏凝若的面前,他又声音冰冷的问道,“是你伤了我的妖┨兽?”ꆚ

      此时的苏凝➴若几近崩溃,她的眸光越来越冰冷,周身泛起一道浓浓的杀意,她猛然运起全身的灵力,口中大喊一声,“落花。”

      周赗围大树上的花朵硑纷纷腾空而起,片片花瓣飘飘扬범扬的凝鋗聚在半空中不停的打着转。

      黑衣ᢑ人的身踁子明显一怔,掐着苏凝若脖子的那只大手突然一松。

      苏凝若趁他松手之际,又是娇喝一声ቆ。“落花成霜。”

      柔软的花瓣ꞙ刹那间凝结成片片霜花튜,尖锐的霜花在月光下冒着丝丝寒气,成百上千的霜花在半空中不停的颤荞抖着䈪,最后如同一只只凶猛的野兽般,极速射3向黑衣人槇。

      ꣤ 黑衣人只是随䨶手一挥,他的周身立刻升起一道漆黑的结界,霜花猛的撞在结界上,结界却纹丝杁不动,轻松的挡下了苏凝큧若的ථ攻击。

       黑衣人丝毫不顾周身那些霜花的攻击,他缓缓抬起手,ᵥ墨蓝色的眸子里带턉着丝丝期待,略带ꢜ迟疑的轻抚上苏凝若ᛁ姣備好的面颊。

      是你吗?凝儿。

      就在他的硆手刚触碰到她的那一刻,他的手腕上陡然亮起一道白光,一只带着七色彩ꝑ光的蝴蝶挥舞着翅膀,凭空飞舞了起来。

      黑衣人的瞳孔一震,那双墨蓝色的郿眸子里升腾起一抹惊喜,他的手微微颤抖着,双目含情脉脉的紧盯着苏凝若,柔声道,“凝儿。”

      苏凝若明显一愣,眼前这双深邃的眸子里带着太多的情绪,有⩑惊喜,有思念,有忧ߵ伤,更多的是一抹浓ࡂ浓的爱意。 띅

      她的心跳仿佛漏了一拍,砰砰ፋ跳个不停,心里暗道:他们,认识吗?

      他们两人就这么对视㷾着,四周的一切仿佛静止了一般。

      ᷼“凝儿,我终于找到贇你了。”风⃼墨离大手一揽,将她쭽拥入自己的怀里。他的双手不停的收紧,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他深怕他一松手,柳若凝又会消失잤不见。

      “喂,你松手,你弄疼我了。”苏凝若大喊一声,不管不顾的挣扎起来。心里暗쟌道:这个男人简直莫名其妙。 왊

      风墨离手一松,拉开了他们之间的距离。쳫

      他那性感的红唇动了动,轻声道,“봄墨ཾ离。”

      “啊?”苏凝若一时之间没有렶反应过来。

      “风墨傘离。” 

      “谁问你名字了,莫名其妙。”苏凝若白了他一眼,心里却是升起一抹异样的感觉。 槬

      这个名字她从来没有听过,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却觉得格外Ꮇ的熟悉,仿佛这个名字她早僽就听过千万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