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恐怖惊悚>

      “参见大人!”

      刀光闪亮瀣,吓得宋江一缩脖。先是伸手在脖子上摸了一下,忙才又跪行띻到了杨晓的面前,把额头贴到了地面之上。

      “抬头说话!”

      ∽杨晓淡淡道。

      等到宋江抬头,他才又注意审看了这个未来的梁山造反派首领。

      他身材颇矮,相詹貌丑陋,皮肤极黑。

      ᾒ如果剃一个带着桃心的板寸的话,说不定能扔到舞台上面去说相声。

      “山东呼保义,及时雨宋公明!好大的名气呀!”

      缓缓道出他的名号쪓,杨晓是不断的冷笑。랚

      凋“不敢当大人夸赞,只是区区匪名罢了!”

      宋江忙道,接着又把头低下。

      “怎么能첯是匪名䜿呢?郓城宋押司可是威名远振呀!뚝这江湖上,可有人不知道你的名号吗?”

      㰉 杨晓再度嘲讽的笑了起䌝来。

      “大人!”

      宋江听出了杨晓话中的不善,忙又Ứ跪了下来,“区区贱名,污䵁了大人的耳朵,完全不值一提ኹ。宋江不才,愿意自荐为大人门下走狗,如蒙大人不弃,愿意鞍前马后效力!”

      郈“你到是会打蛇随棍上!说罢,我凭什么收下你呢?”律

      杨晓问道。 깝

      “大人,小人以为大人之所以攻打柴家庄,无外乎以下几个原因!其一,扫平乱党。其二,收集钱财。其三,平靖墵治安!宋某不才,到也认识几个江湖同道,完全可以为大人在以上三事效力!”ࢡ

      இ 宋江忙道。

      “你到是有些急智!也罢,本侯便收下你!你若做的好,自然会保你一个前程。若是做的鎖不好……“

      “侯爷。若是宋某不成才,不用侯爷下令,宋某甘愿自尽而亡,绝不让贱血玷污了侯襤爷的宝刀!”

      不待曼杨晓ﶅ说完,宋江忙表忠心道。

      틇“还真是个人物呀!”

      眼见宋江如此善解人意,杨晓对他忍不住高看了一眼。

      他之所첺以想要收下宋江,完全是因为林冲在江湖上没有什么名气,无法吸引八方江湖匪众奃来投。

      而眼前的宋江则好多了,山东及时雨的名头⺢几乎是只要一亮出来,便能让匪首来拜。

      “宋筘江,虽说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但是我却从来不相信别人的誓言,只相信自己会给手下带来的前程与威胁。

      劢 卢䧽剑星,发信鸽给郓城的龙ⶭ禁尉,去把宋家庄的宋냢太公和铁扇子宋清都给我接到开封府去!”

      先是对宋江道了一句后,他才又向着卢剑星下令道。

      “孝义黑三郎!宋江,我不知道你是真孝还是假孝顺!我只告诉你,你若是敢有半句慌言哄骗本侯的话,本侯便会直接拿你的家人开刀!鉠”

      而后,他才又冷笑的看向了宋江。

      ࢂ 櫙 “属下不敢!”

      宋江连忙再次低头。心中更范起了深深的无力之感。眼前的这位侯爷当真是高深莫痰测,只一ힱ听自己的名字,竟然能把自己的祖宗八辈都给翻出来。

      Ậ “大人耲!属下虽然不知道大槭人篇在谋划섮什么?但厖是人材难得!属下还想保住一人的性命!”

      想了一下,宋江才又向前一步道。

      徜 “说!”

      ⎽ 杨晓点了点头。

      “便是那身材高大的汉子。此人名唤武松,看样子到像个有本事的!”宋江指着人群中一个人。

      “武松!”

      媛 杨晓先是一愣,才又看向了那人。

      但看他果然是相ல貌英俊,身材高大。虽然低着头站在那里,但是却双拳އ紧握,一幅不甘的ﰻ样子。更在不断的偷摸打量첚着周围,很有要暴起逃窜的跃跃欲试。

      “你要为我쀴效力,手下不能没有得力的手下。现封你为龙禁尉百户,僚你自去收伏武䂈松。给他一个副百户的官身吧!뤂告诉他,我会帮着ᭂ他照顾他身在阳谷县的兄长武大的!뼈”

      મ ﭗ 连见了这么多自己曾经见过的名人,杨晓已经没有什么搜集的想法了,呏淡淡的说硜道。

      “属下遵!”

      宋江闻言大喜,向着杨晓一礼后,忙才又走到了武松的面前。

      䋌 片刻之后,便才又拉着武松到了杨晓的面前,緩又齐齐儅的跪伏在地。

      宋江퉏表现的是心甘情愿,但是武松却是不那么老实了。在跪下时,表面上用双手撑地。手指却暗自用力,撑住了身矇体,使得膝盖没有落到地上。

      对此,杨晓看得是一清二楚,却没有当回事。左右他也싕不会把武松带在身边,只要宋江自己能降住他也就够了。

      “大人,共查出了现银八万繻余两!字画和古董到是不少!”

      一上午的时间,已经足够把柴家碧庄给抄了一个老底朝天了。统计兿完结果之后,卢剑星过来汇报道。

      “怎么这么少?”

      杨晓相当嫌弃⦴的说道。

      楉 “侯爷,其实不算少了!柴进仗义疏财,哪能留得下银子!”

      뉔 宋江忙道。

      眼见杨晓看了过来,他才又自嘲一句,“属下在郓城时也是一样。虽然参与了不少绿林中的营生,表面上看赚得极多。但为了维护名声,又不得不把银钱如水一般的洒将出去,手里实在是存不下钱。”

      } “原来如此!说来听听,你都参与了哪些营生呀?”

      杨晓笑问道。

      “在县府两地,一般都是包揽讼事。于江湖上ऺ,买赃櫴卖赃。属下这次来找柴进,便是想来谈幪一条新的赃路!”为了取信于杨晓,宋江也是拼了,虽然只是几句话,却把自己的老底给合盘托出。

      “原来如此,怪不得时间线对不上呢?”听宋江这么一说,杨晓才算㊾是反应过味来。

      他记得书中写得是宋江事发才会逃到柴家庄躲避的,算起时间,那时候林ᙌ冲早就上梁山了。现在才算明白,原来宋柴뙔两人是早就有了勾结。

      “行了,我知道了!”

      点了点头,럷算是表彰了宋江的䫱忠心后。他又让靳一川,把搜到了钱财,连带着柴进的人头一起打包送回了汴京,并且还需要亲自送到杨戬的手上。

      “果然是个好所在!”

       梁山泊,杨晓与宋江并林冲等一干人,被朱贵引着上山。

      一路之上,他一直都在打量着各处关隘。但看四面高山,三关雄壮!而中间才是山口,正门屹䁇立,就算他不通军事之学,也是暗自赞叹。

      如此一直走到了正堂,已有两个汉子迎将出来。

      “宋押司,林教头,潘公子!两位首领来迎接你们来了!”

      眼靼见着摸着天杜迁和云里金刚宋万出来,朱贵忙介绍道。

      䶇“白衣秀士王伦呢?怎么不见出来!”

      杨晓扫看了两人一眼,冷笑道。

      “这位公子,我家寨릖主何等身份鄨岂能出厅迎接!”

      杜迁见杨媈晓一脸暄宾夺主的样子,心中禸不喜,冷笑道。

      “什么身份!不过,揪便是一个不第的秀才罢了!”

      杨晓一声冷笑,转头看了宋江一眼㏞。

      “什么王伦?真是好大的名头。如此对待江湖同道,简直是让人不耻。宋某不才,愿意为江湖上斩了这个祸害!”

      宋江闻言知意,大声的叫了起来。

      一语即落,金枪手徐宁,멡卢剑星Ꞑ,以及林冲等三人已然齐齐的闯进⫾了聚义厅内。

      㐆“啊啊啊……”

      㽩耳听得数声惨叫,聚义厅内便再没了动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