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鞠h

      跟余百步告别后宁羽便一个人回到炼丹房,等他⏏回来时天色已经全黑了。

      액天涯子这会儿正好盘坐在丹房门前,听到宁羽回来的动؋静他紧闭的双眼这才缓缓打开。

      “跟余百步去干嘛了?”

      ः 天涯子阴㈽沉着眼冷声问務道。

      媬“没干什么,余长老就是带我在宗门里面转了转!㑿”宁羽回道。

      “余百步又是把你推荐到丹房来,഼又是带你熟悉宗门环境,你跟他瀐好像关系匪浅啊?”

      天涯子钐嘴上问的是宁羽跟余百步캐的关系ꎚ,不过宁羽又不傻,他怎么会听不出来天涯子这是话里有话,其实就是想探他的口风,想知道他究竟有没有跟余百步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ՙ

      “我빱是青州人,余长老祖籍也是青州的,所以私底下关系不错,至于你所担心的问题大可不必,我现在性命都掌握在你手上,你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呢?”

      宁羽明白天涯子想问什么,就给Ꟛ他想要的答案。

      天涯子得意的冷笑了声,道∶“깣你小子有这个觉悟就好,你身上的锁魂丹毒除了我没人能解,记住,我要是身份暴露,你也别想活!”

      鴘⌲被天涯子这么直白的威胁,宁羽心里又气又怒。

      可偏偏他又一点办法没有,谁让自己的性命现在全在这人手上。

      老奸巨猾的东西,总有一天你对我做的事我要鎪加倍还给你!

      宁羽也懒得跟天涯子尣多说,随后便回到自己房间去了。

      不过他并没有休息,而是用异瞳扫㌸描着体内的锁魂丹毒素。 猹

      照ꖓ宁羽的估计ᙁ,要想清楚锁魂丹毒素最起码得炼制出四阶丹药,’可以他目前的炼药术,炼三阶丹药都已拱经很勉强了,四阶⌌几乎没有成功的可能性㪑!

       除非他能得到什么极品药材!

      好的药材不厴仅可Ⲃ以炼出好的丹药,而且对于炼药的成功率也有极大的帮助,这种经验宁羽炼制回旋丹的时候就已经积累了。

      只可惜这事说来简单,真要办起来就没那么容易了。

      极品药材,这种东西哪是那么简单能弄到的,也不知道何时才能有这个机遇。

      虽然天涯子嘴上说自己离开青云宗的时候会○给宁羽解ˍ毒,不过宁羽才不信他的鬼话。

      稀 他来青云宗要办的指枱定不是什么好䶭事,如果事成之后青云宗肯定会通缉他,而宁羽又是唯一一个知道他真实身份的人。

      晿 再加上天㭸涯子本身阴狠毒芋辣,十有八九到时候会斩草除根对自己下杀手!

      所以指望他给自己解毒是不可能了,最好的办法就是宁羽自己解掉锁魂丹的毒,然版后再向青云宗的高层揭发天涯子!

      “极品药材才能炼制四阶丹药ն,可极品药቗材该上哪儿去弄呢?”

      䛊 一想到这宁羽就觉得头大,也就在这时他听到门外有什么动静。

      “嗯?”

      宁羽惊咦。

      赶紧起身来到门口,透ﺫ过门缝他看到丹房里走出一铮个人。

      这是一个身穿夜行衣的人,浑身上鶎下除了뵺一双眼睛露在外面,身体其他⽱地方都被黑衣包裹着。

      这人出来后先是向宁羽房间看了眼,随后便朝着丹房外面跑走了。瘩

      皖 “天涯子?”

      ê 他用异醊瞳看过刚才那个黑衣人,只可惜透视之力被一阵强有慾力的能量场挡住了,根本看不清黑衣之下的脸。

      不过那人是从炼丹房出来的,而且身形跟天涯子差不龦多,十杖有八九就是天涯子无疑。

      襛 “大晚上穿成这样,还鬼鬼祟祟的出去,他是要干祫嘛?”

      宁羽在心里嘀咕着。

      一秒之后他突然想到什么。 㧔

      天涯子说自己笡来青云宗要办什么事,现在又打扮成这样鬼鬼祟祟的出去。

      难道他趁着夜色去办自己的事了?

      “我倒要看看你背地里搞什么鬼!”

      宁羽没有多想,随后便跟在天涯子后面ꚉ一起从丹房这边出来了。

      虽然异瞳无法看馅清黑衣之下的脸,不过ꝍ透视其他障碍物追踪到天涯子的行踪还是没问题的。

      宁羽不敢跟的太近,生⦟怕被天涯子发现自己,他保持着距离跟在天涯子后面,不一会儿便来宗门禁地㉤。

      宁羽렖几个小时前才跟余百步来过这里,当时他还在心里推测,整个青云宗也就只敏有这个地方最机密,极有可能就是‘天尊遗产’的藏匿地,没想到ⳕ跟踪天涯子竟然又ꌮ来到这个宗门禁地了!

      “天涯子说过他是来青云宗办事的,难道他要办的事也是‘天尊遗产?”

      謩宁羽突然想到这种可能性。

      㰪 不过这些毕竟是推断,他也拿不出什么证据。

      而且宗门禁地有两个长老级的高手镇守,就算是天涯子也应该没那么容易进去吧?

      “两个化境实力的长老级守卫,我倒要看看你怎么突破Χ进去!”

      宁羽在心里ੰ嘀咕着,随后便找到一个隐៎蔽的地方躲了起来。

      他看到天涯子乄正在偷偷靠近宗门敋禁地,当他距离禁地入口还有十几米时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颗药丸,天涯子将药丸揉搓粉碎,随后大手一扬ዅ将粉尘洒到空中。

      这些粉尘就跟大风扬起的灰翄尘一样,在这种黑夜中肉眼是很难看见的,不过宁羽不同,他的异ጴ瞳视力远超常人。

      他能清楚的看到这些粉尘融入到空䘊气中,并随着晚风的숽吹拂飘到那两个禁྿地守卫面前。

      两个禁地守卫根本没意识到空⋔气中的粉尘,他们在正常的呼吸中⽡将粉尘吸进了体内,紧接着就看到两꠵人的身体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扳

      䔰“好家伙,겝竟然用毒?”

      닸宁羽在后面将天涯子的一举一动都쮟看涧在眼里。

      不得Ĕ不说天涯子是真有一手,这家伙很好的运用了自己炼药师的职业优势,他知道硬闯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就用毒郯来放倒两个守卫。

      而且通过糳异瞳分析,宁羽也察觉到天涯子用的是一种非䢒致命毒,顶多只是让人陷入昏迷一段时间,算是一种迷药。

      只不过威力很强大,就算是化境期的强者也能迷晕!

      뻒天涯ⲉ子放倒两个守卫还在四周瞄了眼,在确定没什么人跟着他后便朝着禁地里走去了,等他的身䈼影彻底消失在眼前,宁羽这才现身㽣。

      “如果这家伙的目标真裳是天尊遗产,而天尊遗产又真的在禁地里的话那可ꉹ就糟了!”

      宁羽在心里盘算了下,随后便也朝着禁地里走了ⶼ进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