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芙猫视频和直播视频

      玅 中年大叔懒懒地抬手:“破!”

      他似乎觉得多此一举,一个可以随手碾死的小虫子还要挣扎,让他觉得不耐烦。

      但朱天赐身子斗然向旁边一折,就像被一筪股大力撕扯了一般,完全不符合常理,同时利剑轻轻一转,避过正面,斜⬮斜斩去。

      神龙略微一怔,对方的速度为什么变得如此快疾?

      他仓醛促间恈双掌试图将剑峰夹住。

      掌断!

      臂断!

      然后是半몺边脑袋连着半个上身与下半身分开。

      没有血。

      不可置信的神情凝结在中年大叔脸上。

      这怎么可能?

      一条神龙,被一个凡人斩杀?

      他似乎数次看到自己已经将这条小虫子烧成灰烬,但到头来,死的却是他自己。

      这不科学啊!

      朱天赐看着分成两半的身子在他面前慢慢变淡,铲嘀咕道:“果然⎓是梦境!”

      只有梦境才会m如此怪诞。

      如此无稽。

      癢眼前突然变得朦胧,摇曳。

      似乎过了很长时间,又似乎是霎那之间,朱天赐醒了过来,睁开眼,便看到一轮明月。

      他晃了晃犹自有些发昏的脑袋:“这是什么毒,这么猛!使我做这样的噩梦졢!”

      左右望了一下,陶西风在他櫹身边菇丛中仍在酣睡。

      朱天赐拍了拍小胖子的脸髈:“西风,醒醒!”

       녭陶西风略微动了动,却没有醒来。

      手上加了把劲,胖脸上多了个清晰的掌印,但陶西风还是不醒。

      “好烈的毒!”朱天赐心惊肉跳:“虽然打得挺爽,但还是尽快离开这里为妙!”

      他站起身来,伸手拽起陶西风的胳膊,想将其扛在肩上,但小胖子似乎突然重了几十⽴倍,死沉死沉的,他竟然没有将其举起暽来。

      “咦!是我中毒没了力气,还是?”

      朱天赐惊惶起来,伸出指头到舌头下面抠了抠,化形的小皮袋空空的,什么鯇也没有。

      神羽不见了!

      难道被人偷走了?

      但谁会쉺想到他把神羽藏到舌头下面码,还专门化形了个皮囊盛放!

      朱翅天赐想起྇梦境中的情形,慢慢地摸向头顶,然后手掌呆在那里,킏久久地不动。

      拥有神力的小独角也没有了,那里平平的,只有头皮和毛发。

      “难道神龙真的来过,剥夺疬了我的神力?难ꊸ道那不是梦境鄷,真是神龙的幻境?”朱天赐不敢相信:“可是,为什么我能杀了神龙,破除梦魇?”

      他缓缓地把手放下来,捡起掉落在地上的长剑,用剑锋对着自己的ḧ无名指轻轻划了一下。

      弼 除了神器,这身龙皮无物可破。

      一道血珠泛起,滴落。

      朱天赐再次呆住:梦里的情形竟然是真的!

      神龙不仅剥夺了他的神力,还剥夺了他的神龙血脉!

      可是再螦想想ᅧ,不对啊!

      神龙明明只需抹除他的灵魂,还小龙仔一个清白之躯就行了,为什么连小龙仔的神力和血脉都要剥夺?

      朱天赐想了好一会儿,终于想到一个勉强的理由,小龙仔是冰卡龙与神龙的孽缘所生,是神域法则所不容许的,神龙或许是他自己不想被惩罚,也或许不想让小侀龙綾仔遭到厄运,才追回小龙仔的能酮力。

      神力是一种特殊的能力,应该和基因无关,人毕竟是肉做的,再强的基因也不会刀剑无伤,只有附加了特殊的力量才会无物可破。

      基因无法追回,ᧆ特殊的能力却可以收回去。

      只是,神龙可能想不到,只收回了小龙仔的神力,却没能驱走霸Ṝ占小龙仔的灵魂。

      均应该是这样,除了这个理由,朱天赐想不出还有别的。

      Ნ 朱天赐倒不吝惜神力或者神龙血脉,他只想好好地活着,쮶只是,整个事情透着诡异,因为,连神羽都不见了。

      神羽在梦幻中被烧毁,醒来就真的没了。

      而神龙也在最后的梦境中被鑥他杀掉,难道真正的神龙也已经不存于世?

      杀神龙?

      开什么玩笑!

      梦可以做做,但不能当真。

      可是,这一切又明明白白地表明,那些事情确实发生过。

      朱天赐不敢想像神龙神杀的严重后果,他只是一个小小的偷渡客,哪有本事与神域抗衡!

      他暗䕈中为自己开脱:“那或许只是神龙的一道意念,进入我的梦里,才会被我击破,神龙法力无边,怎么可能被我轻易杀ﮪ死!”

      只是,为什么会有数次的循읟环꾥剧情?

      “那毕竟是梦,也只有在梦中发生的事꾮情是无法解ὰ释的,神龙的意念侵入我的梦境,当然也会被我的梦境左右,Ⴏ活该他倒霉,谁让我的想象力这么丰富呢,都是看电视剧太多的缘故,什么狗屁倒灶的剧情都能想像得出来。”

      想到这里,朱天赐放松下来,开始关뷪注眼前。

      没有了神羽,没有了神力,他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样轻松地把小胖子带走,疩也不能再口喷疾风术飞起来。

      等等!

      没有了神兔龙血脉的禁锢,会⤟不会这身皮肤也不再隔栖绝内外?

      嘗 朱天赐发动灵眼,向外。

      챩周围菇田里散发着浓郁的灵光,但混ƾ乱驳杂动荡。

      灵眼果然已经能够外视!

      朱天赐万分畒欣喜,他⺠宁可不要那身无物可破的龙皮,也不想再受禁锢。

      只是,神羽没了쭞太可惜。

      还有那只能破除结界的小独角。

      朱天赐很快摆正心态,没有了神力和神龙血脉,也就不用再担心受到来自神域的惩罚,未必不是福!

      现在,他可以像믾正常人一样修炼,当然也可以像其他弟子那样发动法术。

      他试着发动ᏼ疾风术。

      但是,混乱的灵气很难被引导,疾风术无法发动!

      朱天赐又开始担心,瓥时间长了会不会再次坠入梦境?

      他吸吮了一下手指,还昀剑入鞘,俯身发力将陶西风背起来,幸好小胖子虽然很宽厚,毕竟个子不高,还不是太重。

      㓯朱天赐回头看了看,一咬牙,向对面的山峰快步┺奔去,同时眯上眼睛,尽量不看菇田那炫目⬭的彩光。

      或许对菇田的毒有了抵輢抗力,脑袋没有再次昏沉。

      糾奔行了一会儿,脚下突年然一绊,朱天赐迅速跳起避让,站稳后回头,却见一人倒在菇丛中,白底蓝边的服饰㳡,看相貌却是之前在桃园聚集处有过一面之缘的同门,想必是飞过菇ꉔ田的时候跌落于此。

      朱天赐想了想,能帮一把就帮一把,他伸左手提起那人的束带,大步向前。

      好在龙体虽然被剥䙙离了神力和神龙血脉,但力气并没有减小,一扛一提带着两人并不觉得太沉重。

      没过多久,⦈再次遇⸧到一个昏睡在菇田里的同门。

      朱天赐就有些为难了,他虽然还有些力气,却带不了三个人。

      ៞略想了一下,继续向前,他已经尽力了,等到了对面,如果还有余力再回来不迟,但要先看看菇毒对他的影响。

      鰟 很快,又见到一个同门弟子睡卧在菇田之中,朱天赐就有些纳闷了,这些人未必就是法力不支톰才落下来,显然还是受了菇毒的影响,灵天派设置如此高的测试难度,这是要淘汰多少人?发

      但转念一想,这些人未必就不能像他一样哚自己醒过来,下次可能也就对菇毒有了抵抗力,还是能够过关的。

      想到这里,他将左手松开,扛着陶西风一个人快速向前奔去。

      虽然是同门,但这些人与他并不奠亲近。

      小胖子虽然可能另有目的,但鯒毕竟认了他这个老大,不能不帮。

      不久,离开菇田,前面再度是野草树木,却没有人留在这里等候,不由暗自摇头,这些人之前组队在一起修炼,现在队友有难却置之不顾,真是心性凉薄。

      将陶西风直接背到半山腰,朱天赐才停下,割了些野草,做成草窝,躺下来休息。

      小胖子依旧不醒。

      朱天赐不去管他,合上眼睛,这时,才蝱感到精神疲惫不堪,很快便进入沉眠。

      很想再次光雿顾那些奇异的梦境,此处已经不是菇田,不会再有危险。

      但一夜酣睡,无梦。

      睁开眼,天色已傝经大亮,旁边的小胖子陶西风依旧未醒。

      朱天赐坐起身来,伸出自己的右手,回想着在菇ᰞ田쩰里的梦境,心中疑惑,手臂怎么可以ꀰ化成剑呢?

      想象也不会无的放矢,总会有根源,当时为什么会想到将手臂化剑?

      쨻 他很快想到一个可能的出处,僵尸剑法,在仙桃园的时候,因为感应不到身外的灵气,无法与灵剑相呼应,为了更快地出剑,才想出驱使手臂带动灵剑的方式,并且练了相当长的时间,或许正是갗因为练习僵尸剑法,才会在梦境中信手拈来,在招来的冷月선剑无用时,想出以手臂作剑,剑斩神龙。

      只是这臂剑实在是有些夸张,一招劈敌,可对面是神龙,那是神级的存在!

      ѩ或许神龙的意念进入他的梦境,也会受到他梦境的极大限制,才会如此不堪,也或许神龙发出数道神火后,已经严重消耗,正处于虚弱状态,才会为楷他所趁。

      朱天赐不愿多葉想神龙的灻事情,毕竟他有可能闯了大祸。

      他开始回想其他的场景。෯

      梦境中的格桑花从何而来?他上世生来就没离开过ᇎ琼州,从没有૙到过藏地!

      还有那个笨笨的女机器人,神奇的蝙蝠侠,难道是科幻片看多了?

      那个孤寂的黑暗空间倒好解释,很多人都会做这样的噩梦,或者在极度疲惫的情况下,或者精⛪神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导致意志无法控制身体,才会发生ઽ的幻觉,在梦里表现出来。

      那很可Ꙡ能是灵魂与小龙体脱喙节造成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