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她2s下载直播app网站

      “所以硠说,吃鸡这个游戏,就一定要注意细节,只有你铔够细,才能在对战时占优。”

      说到这,李森觉得鼻子有点痒,不过酝酿再三,还是没打出那个喷嚏,只得悻悻挥手道:“拼陲图楼的组合投掷就复习ʹ到这,休息一会儿,等下我们来练沙漠图红砖房的组合投掷。”

      待其他三人离开训练室,李森掏出手机,看到企鹅号上有消息留言,感到有些好奇。

      自己的企鹅ᘄ号基本没在用,和人联系大都靠微信,这是谁呢?

      榒“来自PDL官方群,ZT-周行쫊锋:‘李森됛教练,在吗?’?”

      好嘛,原来是今天训练赛和自己Roll点的ZT教练。

      这时候找上ป门来,估计也只有那回事了…… ㄋ

      想到这,李森回过去一个问号,对方很快就发了新消息过来:

      “だ李教练厉害啊!今天给我们人都打麻了。” 篬

      튲“哈哈,过奖,周教练有什么事吗?”

      툐“是这样,学区房쮘和矿场一直都是我们在跳的,今天也是很久没碰到落地打架了,没打好,但是明天缓过㍇神来,不ᮨ说一定能赢你们,起码不会让你们那么舒服,你看要不你们换个点?”

      摻“哦?我倒觉得没什么要换点的必ऄ要,正好我们킝这新人多,你们有什么招数尽管用,也好给他们长点见识!”

      “李教练,我倒是没什么关系,我们ZT怎么说也是从PDL阶段二开打,有得是时间调整;你们下周就要开始入围赛了吧?把时间浪费在落地쿂打架上,运营可就쮁不好练咯。”

      “嘿嘿,可是我们今天跳了一天,既练到了落地打架,也嫍练了进圈运营啊!不如说你们继续来吧,我还想让他们练练慢进圈、쥒甚至扛圈打ᛡ法呢!”

      屇“……这么说你们팒是不肯让了?냟”

      “哈哈,你们打赢我们,我们自然就让了。”

      回过去这段话,对껒方半天没㝣有回过消息来。

      李森知道,不能小看这个训练赛跳点的争夺。

      在P︭DL正赛里,众队在抽签之后也会看情况商量跳点,䴳地图上那些中部资源丰富的房区,无一不是各队在训练赛里通过血战赢下来的跳点。

      ⻆如果自己在这里ᕙ打赢ZT,以后要⩡是和他褧们分㣊在一个小组,比赛里跳点争夺的对手就会少一个,所以自己肯定不能ᚂ松口改跳点。

      “那就퀓按老规矩吧,明天的训练赛,海岛图和沙漠图各三场,咱们녰三局两胜㲘,输家换点,OK?”过了好一会儿,周教练终于划下道来。

      “可뜅以可以,就这么说定了!”

      李森自然没在怕的,从今天的比赛来看,ZT几人落驖地Roll点的方式,怎么㞦说?有点无脑?

      或霖者说还是太嫩了,经验和自己实在差太远。

      舺再一个,明显可以看ᆼ出,ZT教练组并没有让他们专门去练地图上各类房č型的进攻方式。

      而自己则刚刚教给三人学区房拼图楼뵾的进攻方式,主要是组合投掷物的运用。

      跳三局学区房,也是想让几人在游삵戏内用出练习时的内容,毕竟,实战是检验他们是否掌握教学内容的唯一标准。

      休息时间很快渋结束,魏江等人回到训练室₳。

      李森开启一个训练营拥有的自定义房间뵧,待众人进房后,将地ꯡ图调至米拉玛,开始给他们讲解红砖房的进攻方式。 鎼

      旒띛红砖房是沙漠图里常见的一类뢁房型。

      按照游戏设定,这类房子是米拉玛里的小型纺织厂,房子一楼中部被一道铁门分隔为囻两侧:

      一侧是能上到二楼、房型略显复쯝杂的楼䡭梯间;另一侧则是两个巨大的仓库,藏车还算方便。

      红砖房共有两个外部平台,一个是整个纺织厂的屋顶,高缿度是三楼;然后閦仓库的楼顶也可以通过外部楼梯登上,是㔍为二楼平台。

      整个房型因为既能藏车,二楼的窗口也很多,是非常适合打靶的房型,所以格外受选手们喜爱。㐾

      갇“首先我们练从二楼平台ﺣ和仓库门一起清ކ仓库……”

      NPC训练室里响起쯴李森讲解的声音,三名队员非常认真地按照他说的手ꖻ法开始练习ﵓ。

      ……

      晚上十二点,最后一名学员也离开了训练室,李森锁好一楼大厅的防盗门,再关上灯,回到自己的保␯姆间。

      ﻻ屏幕上是刚拷进电脑的文件,⎦他点上一根烟,打开了它。滂

      这是简清商做的资料总结和读后感。

      把分析师的任务交给简清商后,李森并没有变成甩手掌柜,不如昭说,这边也有很多东西要教,反而比以前更忙了。

      PDL一阶段八十支队,并不是每一支都值得自己关注,所以自己也只做了有希望进入第二阶段、以及已经进入第二阶段共十八支队的资料。䓲

      在他的总结下,艾伦格常见的十种圈型、米拉玛常见的十六种圈型,每个队在这些圈型里常用的运营路线,都被一一标识汣出来。 钍

      쿰队伍集合出发的路线以及时间;最喜欢的观察鈮位、备选的观⻧察位以及大约抵达的时间;놛决위定卡拖圈边收分时,喜欢“埋钉子”的位置……

      吃鸡虽然经㇋常被人认为是“纯运气”的一款游戏,甚至很多人在抨击它,说它“根本没有竞技性,不配、不该被称为竞技游戏”,但实际上并不是ध这样。

      它不是没有运气成㗢分——圈运是确实存在的东西——但绝不是一个只靠运气的游戏。

      왡 在积分赛制大量对局的平摊下,所有参赛队伍都有机会享受到“圈运”眷顾,你可以说自己有一局很倒霉,但不可能局ᭃ局都倒霉。

      켮队伍间的强弱,也是숗以此为划分:既有圈运当头却把握不住机会的队伍,也有逆天而行,硬生生把运气攥进自己手里的队伍。

       这背后,很多队伍都得益于有优秀ꗿ的教练组、分析师。

      简清商打开李森给她的U盘,看到他总结记嚌录的这些资料时后,她才真正知道,所谓“职业队”是怎么对待䄠比赛的。

      相比之下,自己那点“绕圈边”就被当成“有运营놌”的想法,实在是幼稚得可笑。

      李森给㴕她的任务也很简单,就⋁是让她给队伍在各个圈型下设计一条遇ꢧ敌最少、进圈最快的路线,不过ल要包括队伍在各个观察节点启动和离开的时间,精确到秒。

      现在看着她交上来的作业,虽然有些地方还略显粗糙,但和自己设䂈计的퇭几个草案已经很接近了,不禁满意地点点头。

      正在他思索该先洗澡再继续看,还是看完再去洗澡的时候,放在桌上的手机亮起屏幕。

      这么晚了,谁啊?

      李㝗森拿过䞄手机,看着来电显示上的“艾羚”,伸手扶住额头。

      罅这下要遭重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