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苹果下载页面

      这两个月,每个人的实力都有提升,每个人都学到了新东西,不过,王城能力者学校的学习高全压下,九人不约而同的定下一个不成文的规矩,课余时间不谈学习。

      相互都没有多问各自的实力情况,聊了聊这两个月来⺭各自发生的趣事,龙南念自然就是最热门话题,一聊聊到天黑就各自回宿舍了。

      今天졵使他们这段时间来最为放松的一天,恭姬倒也没觉得一时的松懈有什么负罪感,因为无论是体术修炼还是能力上的修炼,都不是没日没夜的练就能成长的,那些修炼中遇到瓶颈的人톦只有两种,一种是不太聪明的,另一种就是天天练。

      这就像看着龙南念减肥一样,每天㳍都看着他那无比细微的改变,短时间内根本发现不了变化,只有像其他人那样相隔两个月后再见,才能一眼发现不同之处。

      修炼同样如此샹,只有劳逸结合,才能更顺利的成长。

      ၣ 此时,恭姬和龙南念走在校道上,悠哉地聊着天。

      “胖子,新生班每三个月一次考核,就在后天,你说学校会给什么考核内容给我们呢?”牖

      恭姬着实好奇,考核这东西,他丰在大叔那就钀经历过无数次了,不知道学校的考核跟大叔那无厘头的考核比起来怎么糛样呢?

      龙南念摇摇头,道:“不清楚,不过不管什么样的考核恭姬你一定能应付过来的!”

      恭姬听了他的夸赞顿时飘飘䕡然起来,道:“哎呀哎呀!干嘛突然夸人家਑啦!哎呀ꓰ好켝害羞!”

      龙南念看着这不要脸的玩意顿时语塞。

      两人继续走着,不过令他们感到奇怪的是,今天明明畿还很早,怎么校道上一个人都没有呢?

      原本正在聊天的鐝两人渐渐感到ᔘ了怪异,他们收起声音之后,发现竟然更诡异了。

      天空明月依旧,云ᮁ朵徐徐,校道还是那个校䬃道,教学楼还是那个教学楼,唯有两旁树枝摇摆竟不见一点声音,四周安静的让人都能听到自己心跳。

      懭 此时并非寒冬腊月怎会听不到虫鸣鸟叫?

      观察片೓刻的恭姬一把拉住龙南念,两人就这么停留在原地。

      “胖子,不对劲....”

      虽然原本的胖子变成大壮了,但还是㙜觉ꕵ得“胖子”更亲切。

      龙南念听后,也开始警惕起来,诡异自然是感觉到了,但是仔细一想又说펡不上来哪里诡异。

      两人在寂静的校道上沉浸,突然耳边响起震慑心魂的锣声。

      “Duang~~~”

      锣声一起,恭姬立即感到大脑一阵眩晕和头疼,旁边的龙南念亦是如此。

      两人闷哼一声跪倒在地,按着疼痛却无法安抚的脑袋,只能强忍着。

      恭姬在疼痛中睁开眼,看向高四周,这会他算是明白了,令他感䄺到的诡异必定是ૌ人为,他现在必须保持理智。

      只见前方走出岺一人,此人身带斗笠,脸盖面纱,宽肩大褂拖在地上,此人仿佛从虚无中踏出,落地无声,几步就到了两人近前。

      见他口中脏轻语:“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打更人?”这是恭姬第一个念头。

      又见此人双手从大褂伸出,左手铜锣右手锤,看着动作是又要在敲一次。

      앣恭姬见此,回想起刚嫵才那摄人心神的锣声,立马意识到不好。 쟰

      “执拿通灵!”

      恭姬右手朝前一甩,一把走影小件射出,直击这打更人的面门。

      峕 可谁料,䖰走影小件虽精准无比,但却在恭姬的惊愕的注视下从打更人面门穿过,随后一切如常.鍼...

      “靠!幻术!!”恭姬终摌于反应过来了。

      但是打更人手中沉闷的“Duang”声再次䗴响起,锣声像是㕥狼牙棒朝他们大脑凌天䎲一击。

      接下来就是恭姬和龙南念的闷哼声,就此应声倒地。

      昏昏沉沉中,恭姬嶵感觉,自己正在移动之中,而且颠簸地有些厉害,很快,意识又陷入昏迷。

      不知过了多久,恭姬从昏昏沉沉中醒来,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正在一个阴冷潮湿的房间里,房间通体金属打造,还有一个铁门,剩下的就只有黑暗,依靠铁门上的窗户透入的微光,勉强能看得到自己五根手指。

      恭姬意识也跟着恢复过来,这才发现,自己的右手被一个铁链拷着,锁在墙边,但这不过形同虚设罢了,恭姬并不操心这玩意䧤,而是看了看四周的情况。

      原来这队里不止他一个人,䊩身边还有十几个人,不过跟他先前一样还在昏迷当中。

      홙 恭姬翻了翻自己身上,还好,轻甲,夜见晨曦,腰包啥的还在,这倒是让恭姬奇怪了,既然䇗是绑架,为什么不把自己扒光了,轻甲还在倒也正常,居然腰包也没拿走,既不怕自己掏出啥工具开锁溜走吗?

      现在也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意念一动,手上的手铐轻而易举得打开了。

      恭姬走到门前,摸了摸,门是铁做的,那么开门的事也可放在一边了,接下来뻰就是叫醒身边的人。

      看这些人的装扮,居然都是王城能力者学校的学生,而且,似乎有几个他还眼熟,不正是之前自己跟王老师打架时开盘口的쌱几个吗....

      ᯺确定都是自己同学后,恭姬赶忙上前拍醒所有人。

      很快,地上的人接二连三的醒了过来,恭姬缓了口气,看着四周一脸懵逼的人,同样是懵逼痰的问了一句

      “有没有谁侻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显然,场面跟恭姬곍预料的一样,一片懵懵逼逼的小脸相互对望着。

      突然间,角落处一人发了疯一样的惊呼出声,抱着头蜷缩在那里,哭声随之传来,还一直哭诉着:“死了...都死了...学校没了...呜呜呜呜....”

      声音哽咽,状若疯癫,让人有些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ă,一群懵懵逼‘逼的少年们ꆎ慢慢靠近着受惊的人ﯨ儿,恭姬扒拉着他,问:

      “兄弟!说清楚!什么没了?”

      “学校没了!学校没䛺了!老师们都死了!!!”

      这个蜷缩身体的学生突䫳然挣脱恭姬的手,扯着嗓子吼到。

      此话一出,在场同学们的表情各式各样,但绝大多数都是不相信,王城能力者是东昼最高规格的学府,旁边就是日升城的城主办公楼,再说的好端端怎么会说没了就没了呢?

      恭姬再次扒拉着面前这名哭得每个人样儿的学生,怒斥道:“把话说清楚了,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这也是其胈他学生想问的,同样的话在人群中此起彼伏。

      好一会,这被扒拉着的学生收起了哽咽,缓缓说道:

      “今天下午,斯托尼亚的潜伏者突然冒头,从四面八方涌来,打了学校一个措手不及,只在一瞬间,平静的校园陷入ⵦ火海之中,好多人被杀了,他们还掳走了一些学生和老师,然后等日升城的巡逻军赶来的时候,斯托㥤尼亚人已经劫持了师生逃走...我就知道这么多了。”

      这句话如同雷击一般轰在所有鏳人的心头。

      蟿恭姬双目无神地⤺,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怎么会这样,不对啊,大叔呢!?大叔这么强,怎会让斯托尼亚人肆意妄为...对了,大叔有事出去了....该死!怎么会这么巧!”

      大叔的实力一直是个谜,但仅是展现出来的那些就不垹可能让斯托尼亚人在学校了放肆,但奈何好巧不巧大叔正好㬚出去了,如果面前这人说的是真的,那么这让恭姬怎么能不对大叔有芥蒂....毕竟䡿当初在莫肘吉托村的时候,他也没出面。

      “可恶!!廧”恭姬重拳撼地蘐。

      “不可能就这么让人欺负了!有种的就跟我走!”

      恭姬恨声说ꐞ着,咀就朝铁门走去。

      这个时候,原本一脸死쿝寂的同学们仿佛看到了新的目标,他们都明白恭姬的意思,人家都打上门来了,有点血性的就不能让人这么欺负,于是真有那么几个动身跟上了恭姬。Է

      但是,恭姬走到门前的时候却是停下了脚步。

      “不行....不能这么冒冒失失的冲出去,这只会是送死罢了....”恭姬的理智最终还是在他迷茫的时候取缔了冲动。

      这时,身后有人开口了,开口的是一个年龄看起来和恭姬表面相仿,大概十八,九岁模样,此人一头晶莹蓝发梳着偏分头,面容俊俏却英气磅礴,仅论外表,是身娇肉贵的小鲜肉无疑,但此时穿着深쮝色校服,迷彩工装裤的他却是多有热血男儿的味道。

      此人名叫偌轩,自然系的同学。

      偌轩开口:“现在还担心这些干什么,你还指望我们能跑出去吗?在这里是等死,冲出去,我们才能死軕个轰轰烈烈!”

      恭姬愣了愣神,没想到这个看似文静书生,实则脾气却是火爆。

      但很快便反应过来,告诉众人。콠

      “斯托尼亚人侵犯我们的家园,杀我兄弟,杀我师长,现在我们要考虑的不是拼命,而是怎样才能杀的更多,死得更有价值!”

      偌轩听了此话,自惭形愧地讥笑着恭姬䯵:“你当我们是什么,我们不过是一群学生,人家都是久经沙场的战士,䱘还想着杀更多?”

      偌轩这话虽然有些拉低了原本的士瑜气,但是确实是这个道理,任何풕一个理智的人都得挆把这话听进去。

      꾥接着,人群中փ又走出了三人人鋴,这伙人恭姬知道,就是揯他们班里开盘口的三兄弟。

      三人整齐的留着显眼的㰜莫西干发型,这三人一高,一矮,一胖。

      高的名叫成武,矮的叫成文,胖的叫成斌,恭姬第一次认识他们的时候多次怀疑过他们爸妈是为了图方便才起这名字。

      三兄弟体型各异䋬,长相确实相同㠬,而能在选拔中脱颖而出,实力必然不弱。

      这三人,成斌带头,是他们的大哥,成斌出面后说的第一句覛就是:“喂!你别小瞧人啊!知ˤ道这位是谁吗?他就是咱体术系出了名作死ࢻ.....啊呸!出了名耐打的恭姬!校报看过吗?连导끵师都没法轻易将他拿下的那人....”

      恭姬一愣,什么叫导师都没法将他拿下,怎么听的像是在说他是导师都得不到的男人味道一样呢?

      偌轩有些惊讶,道:“你就是那个最持久的男人!?”

      众人闻声纷纷看向恭姬,当然,校报上是有一些奇怪的词汇,但是整体来讲还是能清楚表达事情的真是过程騂的。这些人的眼中没有什么异样的眼光,不过是说辞上总让人头皮发麻罢了。

      恭姬听后险些晕倒,怎么又最持久的男人了,还能不能聊点健康的话题了?

      怹 恭姬支支吾吾几声敷衍过去ଲ就当默认。 誹

      “你们要是相信巍我,不妨听我说说...如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