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e86老司机在线精品

      藑两家道门的师兄弟见面是需要道出根脚的,所以我们又仗了真武庙的名声,称自己二人来自玄武派,结果对方一听真武庙赶紧上前行礼,땈自称是玄武派末进。

      这就没法细谈下去了,毕竟自己二人是玄武派的李鬼,虽然有何春道长会给担保,但续不上法号辈分,也是给人家徒增麻烦。

      见我们二人不想多谈,붾对方也不再多问,只是对方清楚这鬼怪的厉害,有些想看我二人笑话的意思。

      灉毕竟,客套归客套,人与人之间还是相轻的心思多朻一些,尤其是有本事的人。

      秾 给有钱人家捉鬼,这法坛的摆设与自己斗法和小门ᷕ小户ꕺ的摆设就是不一样了!两丈的符幡挂上,一挂就是8面,反正钱是别人出,符是自己画,说实话,除了挂着威风派不上啥用场,回头还能收起来自己用。

      地上用一张河洛八卦四象阵图铺地,看着气派,但是同样是今夜的摆设,回头又会成为我自己的东西。 作

      至于桌面上的东西,我把家底儿全抖露出来壮声势,用的上用不上就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了,照师父的첈说法,这是个发财的好机会,仢为了能多捞点银子,少惹点因果,有昌什么用什么,一定要炫,收随喜的时候,这财大气粗的黄总商怎么着也得给每件法器算上出场费吧。

      厮ꪾ།第二个作用就是毠,让黄总商安心,排场大,起码盛显得咱专쐎业,崑让他对每件法器的⭧出场费给的心甘岡情愿。

      总之썐,机会难得,多要随喜!

      没想到,老头的塤算计还真是唬住了刬在场的所有人,就连몭那个撑腰的高人在看到这场面,尤其是桌子上的法器时沽,也识货的给黄总商箤喂起了定心丸。鶘

      亥时캊就在大家准备中顷刻既至,人们也收声凝神,气氛逐渐紧张起来。

      然而许褼久,天地间一片寂ᦖ静,我心中纳闷,不来了吗?

      됽正当我等了一刻钟不见动静而纳闷之时,老头子睁开打盹的双眼,轻声的说道:“很谨慎,不툡过也该进来了!”

      话音刚落,远牃处的月亮门两侧竹林微动,一股风轻轻的就送到了法坛间,8道符槐幡微动,然后,啥变化也没有。

      我却不敢大意,这种杀人如麻的江湖人士是不能荼掉以轻心的,他们只要能达到目的什么手段都敢用。

      ⣭虽曞然,老头子在身边看着,但是要푁是他出手那就丢人丢大发了!毕竟自己可是给所有人夸下海口,说自顯己一人对付绰绰有余。

      然而从平静到萧杀,气氛本来就变化很快。

      突팞然,一阵破空之声传育来,一把飞刀直直的冲着法坛上穿着醒目杏黄道袍的我而来,手段之狠辣,角度之刁钻,让我现在回想起来都是一句话,“果然杩,手段不一般。”鐏

      他那里征兆未现,我⻢这里动作已槝起,鹞子正翻身时,大拇指与食指一夹,将这把飞刀抓住。

      废话,武术这些年没少练,纵然其力道不小,只要⨚不是洋枪的子弹,我还是能接绰住的,当然太重的东西也不行,比如流星锤。

      这点老头子胜我百倍,他能徒手接子弹,没错是徒手的那种。

      谁让他的手指是金身呢?一点伤都不会受,连个印子都留不下。

      这把飞刀뙊就是个信号,五个黑影瞬间出现在月亮门内,身形虽然介于虚实칷之间,手里却拿着一些阴神法器,都是有实体徝的法器,既可以施展术法,又可以웯直接击杀敌人,뤺可见这五鬼坛的修行者着实不一般。

       “哼,哪里来的送死之鬼,还不樥乖乖束手,本᫴道爷可以留下你做个役使⃸小鬼,否则,肉身炼尸,魂魄就直接喂了这五个畜生了!”这声音来自于中间的那个婴儿鬼影⺹,可见是五鬼坛的人借着鬼身说出来的话语。

      先来试探,再来威吓,果然好手段,可惜,捉鬼我们是专疊业的,且穣是一流的,哪有时间中䣑你的虚招?至于江湖把式,那就更不入流了。

      “收”随着我一声轻神敕,一张红尘绳已经冲着五鬼当头罩下。

      或许法坛我只布在了黄至筠所在的区域,可是ꍷ这里不过是个摆设而已,真正的杀招是散落在这座小园周围的法宝。

       䁀个园很大,用法宝布个天罗地网不现实,也没有财大气粗到那个地步。

      㖼但是,ㆼ五鬼坛要交涉必定要讧找黄至筠,如果用传音之䀇类的符法,那就只能缺等什么时候五鬼现身才能解决了,然而现身相见的话就好办了,找个小一点的院子,把院子周围都布置好,就是一个天罗地﬙网了。

      你五鬼来都来了,不会只在院子外隔着墙说话吧?若这样丢人的可就是你白莲教五㕍鬼坛了!况且只要你现身院子周围,就算是自投罗网了!

      好在五鬼坛艺高人胆大,直接就进了院子还恰晟好站在计算好的位置,毕竟位置的选择很重要,这也是江湖交涉中彰显气势的必要手段풄。ꦛ

      一切顺利,剩下的手下见真章吧!

      打斗不够华丽,毕竟这不是唱戏。

      只见红尘绳网落下地上也隐现出朱砂地网的痕迹,对方也不傻,顺手五鬼将手中法器一股脑的投掷到我这里,身体化为虚ᑨ烟。

      为什么不用手中的武器破坏红尘网?呵呵,红尘网上的纸人神将不是摆设,这时已经化嶱为实体神灵,身着铠潣甲的将军,手持兵器,迎向那五件鬼潨器。

      䤖踚 鬼器ꗨ也是普通,根本对付不了神将,篻转瞬就将其降服,跌落在空地上。

      五鬼见无法力敌,化身虚烟只是逃离这个被动局面而已,绝不是ී怕我们。

      然而此举郑重下怀ꜥ。

      法坛ả前的我用法剑一带,五个提前炼制好的封鬼瓶凭空而起,对准五个婴鬼,凭空一收,顺쮈着风声就进ॅ了瓶子。

      ﬨ 法剑一腽扫,五张下午才出炉的封鬼符盖在瓶上,算是打完收工。

      뼹动作看似行云流水,可全赖布置之功。

      本来䌁红尘绳网与朱砂地网对付的就是实体鬼物,且我用的材料也不一般,故而,五鬼的役使者⥂定然摆脱这个局为要务,省的斗起来束手束脚湤。

      在化虚之后,鬼物自然最怕的就是风,因为鬼物与人的五行感知是不一样的,他们会把风当作土ù,把土当做风,且能在土中随意行走,如人在风中。

      쑵这封鬼瓶是老道从地摊淘来的小净瓶,就是一般庙里给观世音菩萨插柳枝用的那种,底部打一个小孔,用法坛上的烛火一熏,一股穿瓶之风顿生,将五鬼化虚的鬼气给吸了过来,再用封鬼符封口,朱砂笔封底,这五鬼插翅难逃。

      엖 当然,普通的封鬼瓶也没这法力能困住五鬼,毕竟这五鬼怨气之重可谓难以镇住,普通ự封鬼之法就算是改为更大的酒坛,用供神的香油封坛都无济于事,搞不好会直接将坛子炸了,这其中最关键的仍然是这道符的威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