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暖最新国语免费大全

      亭台楼阁,鸟语花香,虽然岚家人口不多,但连绵的建筑群落的规模也着实不小。

      毕竟妖族更多喜欢将府邸建在灵气较为充沛的山上,这也就导致充当交易与军事堡垒的城邑房价普遍偏低。听岚战介绍,这座岚府,宽应该有198米,长大概254米,总面积足足达到了5029棋2平方米,大约有八个练功场大小的鸞面积。

      其设计的风水有藏锋、纳水、聚财、积福之意。

      쓻 А但欣赏府邸风光什么的,自然不是江流花来此的目的,来到清幽的内宅后花园,一人两妖站在林荫间的水榭,眺望池中鱼儿戏水。

      ꞥ此时,岚家的一位老管家缓缓走到岚战旁边禀报了一声:“族长,大小姐来了。”

      他话音刚落,岚心玥便终于远远出现在江流花的眼帘,她一袭清雅浅蓝的罗裙,银丝镶边的白色纱带曼읚佻腰际,勒出纤纤ᕽ细腰,明明未施粉黛,肌肤却如雪玉一般白皙柔滑,外加这双绝美的淡棕色眼眸正炦毫无情感蓏不起涟漪的打量捲着这边,让人不自禁的想到“冰晶玉洁”、“冰霜傲ꀭ骨”几个字,其五官也如传言那般非常精致,只是这风华绝代的容颜中却透着淡淡忧愁,令人不禁怜惜。

      不过也仅仅是惋惜而已,即便Ꚁ岚心玥长得如何倾国倾城,即便是能修炼了,作为凌霄天帝莫凌语转世的江流花讔也不会对她起任何ᖟ的心思。

      䨃再说,在这个弱肉强食的时代,为了不显示云狐洞仗势欺人,江流花此行一方面明面上只带了蜀道难这位化形期护卫,一方面想与当事人聅以及当事人的父亲私下商量此事,可以说做足了诚意,甚至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也为此付出了生命代价。

      岚战拉着女儿的手阔步走来:“来,闺女,给你介绍一下。”

      带了女儿过去,岚ꬢ战将蜀道难先介绍了一下,最后才介绍江流花:“这位便是云狐洞的少主江流花公子,也是哀你的未婚夫。”

      岚心玥欠身行礼道:“见过蜀先生,见过江公子。”

      尽管是为了退婚,但在未表明态度之前,江流花和蜀道难还是保持着应有涵养和礼仪拱手道:“见过心玥妹妹,见过岚姑娘。”

      客套过了,相互都放下手后,江流花直言不讳道:“听传闻心玥妹妹在天地灵߰气入体时,体内的灵气都会突然间消失的干干净净?不知能否让我一观?”

      此话一出,岚战短暂愣了一下,面露难堪之色,而岚心玥则呼吸微微急促,双拳略握紧,脸颊紧绷了一下,很显然,对方这番话无疑是在揭自己的伤疤。

      但,许是这些年早已经习以为常,许是这场婚姻终于迎来了解脱,许是未从对方的眼中看见那种对自己容貌与身份的窥视与鄙夷。

      岚쎡心玥深深吸一口气,月眉微舒,莲步轻挪,为了不引起不必要的矛盾,当即转身走到넉了凭栏处盘膝打坐,准备闭目调息,吐纳㺠炼气。

      “哎…世间冷暖与苦难挫折果然是能快速培养心性最好的猛药……”岚心玥这种性情,让江流花不禁有些欣赏,从刚才初见她时的淡然冷傲,再到此刻快速的入定打坐,都不难发现此女的心性有着这个年龄段不该有的成熟。

      所谓心性就是要学会控制自己的七情六欲。要ꌥ知道,在修仙道路上跑的快者不代表跑得远,即便一牯路顺风顺水、气运非凡,但也会因心性不佳,无法坚守原则,而受到外界事物蛊惑刺激,从而迷진失自我,甚至导致之前的努力付之东流,最终为他人做了嫁衣。

      所以,要想掌控心性,首先要先学着喜怒从不形于色,学着对外界不会撹动摇心中念头并坚定不移的走向自己已经既定好的目标,才能达到明心见性的境界。

       不过,他也是心性沉稳、坚守原则之人,故而没有上门就当着岚家族人与几位妖族修士的面提出退婚一事来伤及岚战颜面,同时也想从岚心玥身上的怪异现象来解释他心中的疑惑与猜想。

      “呼…呼呼……㌫”

      不一会儿的功夫,岚心玥便宛若吞云吐雾的蛟龙,利用娇翘的瑶鼻孔开始吸入天地间宛若云雾般的天地灵气,壣灌入五脏六腑,再从口中缓缓呼出浊气。

      娇“这是…”

      然而,在这吐纳导引之间。江流花用神识很快发现,原本沿着岚心玥体内运转流动灵气突然消失了,并且感受不到任何气流在经络中行走的痕迹财,就犜仿若被什么东낼西截胡了一样。

      可以说,此事的出现,既出乎他的意料,又在江流花的预料之中。

      他低头想了一会悸儿后,继而抬首轻声说道:“停!可以了。”

      接着,江流花几步走到捎了岚心玥的跟前,面对着她,淡然笑问道:“心玥妹妹,可感觉有何不适?”

      岚心ꢖ玥睁开眼,摇了摇头:“谢谢江公子关心,并没有什么不适。”

      “那就好,那就对了……”౵江流花在心里喃喃自语,看着对方气色,在排除邪修功法的可能性后,“养ﶔ灵寄宿之法”的字眼便在他的脑海中闪过,联想到岚心玥的出生,想想对方这几年꓅的遭遇,他转身看向岚战的目光充满了疑嘵惑与不解。翩

      “敢问岚叔,心玥妹妹这种现象是何时出现的?”江流花试探性问了一句。

      岚战:“我记得是心玥十岁那年五月初九,端午节前后出现的,不对,好像是六月……”

      不等他把话说完,岚心玥这个当事人毫不客气的一口打断道:“父亲错了,是九月初七。”

      “对对对!是九月初七,瞧我这记性。”岚䘡战一拍手,爽朗开口道:“记得那两天后,我还带着岚心玥去她母亲墓前祭拜。”

      他听出了这是对方在试探核๟实自己女儿身份的意味,许是觉得对女儿有了些意思,故而继续补充道:“心玥娘亲走的早,在生下心玥不久便离世了。”

      “叔母已经仙逝了?”江流花猛一皱眉,若这对父女没有跟自己说谎,那么岚心玥的遭遇很可௅能跟她的؞母亲有关。

      “是啊,心玥很好继ꍆ承了她娘亲的外蒖貌。”岚战的手撑在了扶栏上,脸上随之浮껏上了一层怅然:“我和心玥的娘갸亲是在仙魔战场相遇的,那时的我虽只有筑基中期,代表着妖族一方参战,而且从小便受到家人教诲,深知即便自己生为人类龜,也绝不可背叛在家族陷入绝境时愿意收留我们䘥的妖族。”

      “而且,那时带领我们小队伍的便是现在基山也家长老也比,他胆大于身,却也使得我们队伍深陷黑人族修士包围,这些黑人族可以将身婓体变成虎豹一样的脑袋,禽鸟一样的爪子,速度极快,颇为难缠,我当时拼尽全力,却也只能냰自保,无暇顾及我的两位哥哥,再加上当时战场混乱,人妖难分,为了不被波及,我便用了张具有隐匿功效的遁形符与张价格昂贵的传送母符到了临时营地那边。”

      “然而,就当我刚钻出贴有传送子符的山洞,就见到一把明晃晃的飞剑架在了我的脖子上面。”回華首往昔,岚战触低头看着池底,感叹不已:“那是一个和我修为相近的年轻女子,她白衣染血,右胸被豪家的蛊毒箭刺贯穿,正躲在山洞湚里打坐疗伤,因为我的冒然闯入,让她被迫御剑自保,但见我是位人类便撤剑放了我一命,却使得伤口被毒反噬而提前发作,当即就陷入了昏迷……”

      “最终,我在犹豫再三后,将她⮔救起,一起带回了妖族营地藏匿了起来。虽然我很清楚自己这个行为很有㶾可能给自己与家族带来巨大的祸患,甚至灭顶之灾。”

      “……”江流花静静的听着,他知道岚즱战救起的这位女子,一定就是岚心玥的母亲。

      没想到他们彼此竟是以这种땪方式相遇。

      那么,她的身份,又会是什么?为什么会携带ᙎ化神境乃至炼虚境的修士元婴的寄宿物?

      “我把她带回族中后誖,想尽各种多办法才弄到了豪族解药,她才幽幽的转醒,可惜蛊毒箭的大量毒素已经顺着伤口从内至外蔓延到了全身,ꆐ大伤元气,即便服了解药,也无法将毒素完全清除,而且那时善家族从内鍇部的调查中,也已经知晓了这位女子并非来自妖族势力。为了防止她被家族暗害,我在一天夜里抱着她离开了家族,从此浪迹天涯。”

      认真听着的江流花话说的很直白:“岚叔,你不会是看上了人家吧?”

      “没错!心玥她娘可真美极了,而我当时又年轻气盛,外加我两位哥哥的死遭受姨娘与族人的嫌隙与猜疑,我甚至在当时连对方是什么名字与身份都不知道的前提下,就抱着人家离开簨了ᑀ沛城。在那䵧之后,心玥她娘身体虚弱ഴ,几乎不能走路,都是由我亲自照顾她的饮食起居。”

      励说到这,岚战的目光对㦝过往那段时퀷间,流露出无比的怀疑:“为ᓎ了能让她好起来,我带条着她四处游历,到处寻访妖族名医,同时打听各种解毒灵药的存在……也在此过程中,结交碃了不少妖族朋友,也因此让心玥她娘㤈渐渐对妖族的看法有了根本丌上的改变,对我渐渐心生情愫,最终才得以两情相悦。ꭿ”

      说到了这里,他留心了一下众人的反应,见大伙都在认ᄘ真听,又继续诉说道:“我本以为要陪心玥娘亲流浪此生,却没想到遇到了江公子的父亲,幸求得了你父亲身上一滴含有微弱涂山皇族的精血,这才将心玥娘亲的蛊毒暂时压制,之后心玥她娘自知时日无多,在生下心玥不久坧,就怆然离世了。

      之后,腴我为了女儿,无奈回归了家族,又因嫡系只剩我这一脉与修为已达结丹初期,便因此成为了族长。”

      “……”江流花的内心一阵深深的触动,这些,这具身体曾经的主人在很小的时候就听他父亲说起㣋过。也正是因为岚心玥母亲的命是岚战所救,岚心玥的母亲最终愿意放下仇恨与岚战相依为命,并为了女儿回到自己的家族,这才使得江流花的父亲江探花愿意将自己的宝贝儿子娶同命相怜岚心玥为妻,未尝不是江探花对自己妻子息烛散人的一种期冀。

      可以说二者姻缘是上天注定也不为过,但奈何门不当户不对,岚心玥修뺊炼凝聚的灵气਼又遭遇寄宿物吸收,才会造成与退婚的方式收场。

      Ṡ不过,以岚家的权势,以他脑海对父亲与岚战的了解,江探花与岚战一个为了儿子,一个为了女儿,至今未娶,就怕在将来会给自己与孩子造成难以避嫳免的局面,让儿子与女儿在族内受到姨娘娘家势力的欺负与排挤。

      好在횠他是个男狐,可岚心玥毕竟是个少弪女,据说作为族长的岚战不得已从已故的大哥血脉里㋦过继了一位嗣子来继承岚家祖业。

      这㪆也不难看出岚心玥这些年在家族过的并不好,不然也不会有现在的这般成熟的心性。

      念及此,江流花不禁重重点了点⚹头,心里有了新的打算,试问了一句:“岚叔,我刚才下车ꈣ看有几位妖族跟在你后面,不知来自沛城何族?”

      “不瞒江公子,Ꮠ那白毛猿脸的来自沛城右家,而葢那鹿脸有四只长角的来自沛城军家,狐脸的来自沛城吕家,而吕໴家族长也是沛城现任的城主ᬇ。忎”岚战向江流花语气虽然很淡,但眉宇依旧藏不住一抹忧愁:“目前这沛城三大家族的族长都在议事大厅候着,只愿一睹江公子的尊荣。”

      嘙言下之意似乎在说,这些家族长都是不请自来者,都在等他今日在岚家的表态呢㭱。

      江流花点了点头,表示了明白,随后又在岚家的带领下在内宅后花园游逛闲聊了一番后,这才一同馹向议事大厅走去。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