孽兽行

      㬣 1到5的数字,在林河的面前快速滚蒎动。

       林河一只手拿着汤勺,紧张的看着数字。

      看似只是1到5,微末的差距却是用百亿计算的。

      终于,在林河屏气凝神的注视䴔中,数字滚动的速度逐渐变慢,最终定格在3。

      “叮咚!恭喜宿主抽取到3倍回馈!”

      ㍒说句实话,尽管心里做好了准备,看酨到不是5倍回馈仍然难免失望。

      林河用手机登录银行APP,查看了下账户,六百亿果然到账了。亦

      ❢数着眼花缭乱的挒0,林河露出了财迷独有的笑容,似乎还不错?

      儿子很快从楼上下来,父子俩饱餐一顿,就各回各屋休息磘了ⵒ。

      ᩰ……

      次日,清晨。

      别墅外面响起阵阵充满生机的鸟啼。

      妨林河从宽敞的主卧里醒来,忍不住感灌慨,八煷千万的别墅环境是真的不错。

      洗漱一下,换上居涎家休闲服,朝着楼下孿走去。

      很快就有一位佣人端来热腾吭腾的豆浆,放在林河的面前。

      林河正在看今天的青江都扮市晨报,没想到首页大板块居然是关于他的。

      “两百亿投资的游乐场即将在入驻青江市!”

      瞄了两眼,其实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内容。

      想必是程文瑞花钱买了这条新闻版块,给未来的游乐场项目造势。

      “林先生,肖锐来了。”

      闻学从别墅外面走进来,恭声说道。

      “嗯?”

       林河放下报纸,问道:“我不是让他把家里的鑝事情处理完再来到岗吗?”

      “肖锐说Û他不会白拿工资。”闻学赞赏的说道,像肖锐这种不占便宜的年轻人如今很少见了ㅰ:“要不要让他进来。”

      “可以。”林河点头。

      걞 不愧是人才招募卡带来的忠诚度百分之百人才,果然不会让人失望。

      ㄹ 很快闻学带着肖锐从外面偤走进来。

      ᬖ林河已经坐在餐桌边,冲㕓着两人招招手:岩“浽一起过䐿来吃낢个早ﳭ餐吧。”

      闻学道了声谢谢林先生,自然的走到另一边坐下。

      櫿 而肖锐有些拘束,得到闻学的眼神示意后,才在餐桌边的椅子坐下。

      佣人迅速ꌲ的给端来了精致早餐。伴

      蝍面包片、香肠、西蓝花、生煎包子、米酒汤绱圆、粉肉香肠,餐盘点缀的也很漂亮。

      肖锐算是大开眼界,没想到有钱人吃饭这么讲究。

      “老板,我妈那边有妹妹᱕照看着,没什么问题的。我给她们租了套房子,位置各方面都很不错。我们一家人能脱离苦海,全靠林先生。”肖锐感激的说道。

      䮑“做我的保镖,只要你尽心尽力,不会亏待你㘫的。”林河笑了笑,端过来一碗⌫米酒汤圆。

      “老板请放心,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辞。这不是嘴皮客套㱫,相信老板会对我日久见人心。”肖锐酷酷的说道。

      堳“正好有件事情,本来想等你忙完家里的事情在安排的。”林河吃了个汤圆,细嚼慢咽着:ඔ“既然你来的这么早,这两天就把事情办了吧。”

      “老板请讲。”肖锐迫不及待了。

      这份工作这份待遇﶐,多少人努力一辈子都得不到。

      賂  肖锐⽩深知老板这种大人物,是看能力的。

      핇他必须马上证明自己㖈有这个价值,否则会被别人取代。

      潚“事情是◞这样的……”林河露出了一道意味深长的笑容。

      ……

      晚上八点钟。

      一辆黑色商务车停在了洗脚늬城门口。

      肖锐一身西装,身后跟着几㦘个男䬉人,朝着洗脚城里面走去。

      三楼,17号包厢。

      有位穿宽松金色条纹浴袍的中年男子,笑呵呵的盯着洗脚小妹,嘴里说着花段子,马捔上就要下手的时候,门突然被推ꄼ开。

      走进来几个穿ᣋ着西装的男人,㴄明显来者不善。

      먵 最后一人进来后,堵住了门口。

      㐱 其他几人,则是散开,包围了中쌄年男子。

      “你们是什么人?”中年男子刚撑起来的帐篷立即蔫儿了,坐直身子问道。

      这群人,正是肖锐他们。

      쪕 嫮 “曹和璧֝,今年今年四十七岁。是一家公司采购部的副经理,头顶上的那位经理马上就要退休。位子由你和൥另一个副经理争夺,上面让老经理推荐,︱另一位副经理八九不离十了会输给你劣,因为你给老经理不少的贿赂。

      整个公司里面很多人都在围着훖你这位副经理打转了吧?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你和老经理一起挪用过公司不少钱。”

      퓋说到这里,肖锐拿出来一张清单,上面有曹和璧每次挪用公司钱ಀ财的证据。

      只늀是看了单子上的几行,曹和璧就已经脸色惨白,冷汗浸湿了衣服。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曹和璧结结巴巴的问道。

      这张清单要是被公司发现,他肯定要牢底坐穿。

      “有人想要前程公司破产。”肖熀锐冷冷的说道。

      “我懂了,等我回去……不,我马上打电话,从此不要前程公司的一件货品。”曹和璧立即保证道。

      “真如此,这张清单永远没人知道。”肖锐挥挥手,一行人迅速从包厢离去。

      曹和璧拿出ࡏ打䎷火机,把清单给烧成灰烬,颓然苦笑。

      他知道,那群人走的时候没要清빊单,肯定有备份。

      ꎌ不知道前程公司惹到了何方神ひ圣,曹和璧知道,前程公司肯定完了。

      掏出手机,开始拨打电话,断掉和前程公司的生意往来。

      韵 ……

      胿 状元小区。

      八栋七楼,202室。

       有位男人掏出钥匙,正要开门回家,突然背后出现了一道冷飕飕的声音:“郗飞鹏,四十岁。当了上门女婿,才有今天的成绩。”

      嗿 名叫郗飞鹏瑚的男人迅速的转过身,惊恐问道:“ᴈ你䋯是谁?”

      “在外面你是光鲜亮丽的大老板,在家里却是被老婆非打即骂。所以你在外面有个小三,还给₭你生了个儿子,今年刚刚一周年쥤。”肖锐拿出几张照片,딡放到对㕥方的手里。

      “你到底是谁?”郗飞鹏冷静下来,왠拿着照片的手正在ョ颤抖。

      照片里面,ⵁ有的是郗飞鹏搂着小ᦼ三的照片,䟻有的是他抱着孩子的照片。

      “有人想要前程公司破产,噣你应该知道怎么做。”肖锐说道。

      ⡶“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接॓受前程公司的货。”郗飞鹏立即明白,心里也悄悄的松了口气耴。

      只要不是冲着他来的,那就一切好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