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视频

      张蛮见到后只能苦笑了一声,这老爷子还真是固执。没办法,人家都上飞机了,想还都还不了了,这人情债还真要欠着了。

      希望吕家这辈子别惹修行界的麻烦吧,那样事儿还少些。至于俗世的事,相信以吕家的实力,应该没有问题的。

      中秋节过去了,马上就要开学了。方小菁吓唬室友的想法到了没有实现,只好以后找时间了。

      开学后的日子又恢复了平静,除了宿舍的三个哥们儿外,张蛮并没有结交其他人,看上去有些孤僻。脑子里还是前世的观念,修真者要少惹世俗,省的麻烦。

      方小菁倒是结交了许多人,还有上两届的学姐们。至于那些学长们,个个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肯定会被拒之门外的。要不惹了家里的千年老醋坛子,就不好受了。

      每天学习、吃饭、修炼,这样忙碌的生活下,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到了年底。张蛮家的房子早就盖好了,并且已经装修完,每个屋里都放好了家具。

      两层半的小楼,二层留了一个大阳台,干脆加盖了三层。并且只有一个很大的房间,算是主房了。主房的南面有个飘窗大阳台,面积挺大的,像个小屋子似的。上面只是安装了一层厚玻璃,晚上坐在那里能够看星星、看月亮。

      二楼三个房间,是方家其他人的房间了,一大二小,都是按他们习惯布置的。沿着中间的走廊出去就是一个硕大的阳台,安装了可以收放的玻璃墙顶。

      天热了收起来,可以当露天阳台。天冷了放下来,可以当玻璃暖房。上面已经种植了一些绿植,还有一些盆栽,仿佛一个小的花园似的。

      一层是餐厅、客厅和四间客房。每个房间里面都有厕所洗浴,只是主房里面的大很多,还有高档的洗浴设施。

      餐厅在一层的最西面,外层是大块的玻璃,吃饭的时候能够欣赏山间美景。虽说建了近两米高的院墙,但这小楼下面还有半地下室。所以一层的位置已经足够高了,完全能够看到院墙外面的景色。

      厨房是在外面单独盖的一间西屋,有个通道连着餐厅。把厨房单独出来是为了使用柴火大灶,那样的饭菜香,也是张蛮特意嘱咐的。不过除了灶台,其他的东西都很是现代化。还配了橱柜、上下水什么的,用起来很是方便。

      厨房南面还有一个储物间,连通着厨房,除了放柴火外,其他的东西都可以放在里面,包括还没退休的二八大杠和弓箭、猎刀等物品。

      院子中间建了个水池,摆放了一座假山。水里安了个水泵,能把水抽上去,从假山上流下来。假山上还种了一棵小松树,看上去很是雅致。

      院子东边那边种了一排绿竹,南边是以前的葡萄架子。中间石子路连向水池,石子路旁是小草,修理的整整齐齐的。

      除了通向南面大门有个大的通道外,其他地方都是石子小路。虽说宅基地挺大的,但盖了这么多东西,剩下的院子已经不算大了。这么下来,就没有多大的空间了。

      张蛮倒是无所谓,有个住处就行了,没那么多的讲究。平时没人的时候,早就跑鬼哭谷修炼去了对他来说,尽快提高修为才是正事。

      至于那个半地下室,早就被方小菁征用了,里面弄了个游戏厅、小型的KTV 、台球室什么的,来朋友了还有个玩的地方。当然,这是她的小天地,只有她认可的朋友能来,要是乱七八糟的人来,她可不让进的。

      寒假的时候,小丫头把小楼里外拍了个小视频给王梦罗他们。虽说冬天院子里的景色不太好,但二楼大阳台的阳光小温室,地下的娱乐空间,让那帮小姐妹羡慕的要死要活的,恨不得立马过来体验一下。

      不过这十冬腊月的,大山里没啥玩的,自然要等暑假来了。那时候既能避暑,还能痛快的玩一下,何乐而不为呢。

      张蛮不知道的是,当他们潜心修炼的时候,望远市来了一个不速之客。原来闫翔死后,跟他熟的族人知道这是个无利不起早的人,等风头过后,跑了过来,想要查查究竟是什么原因。

      来人名叫闫逢春,算起来是闫翔的族侄,同样不是什么好鸟。那炼制鬼傀的方式是同出一辙,不过向来小心谨慎,没人发现罢了。

      到了望远市先买了个别墅,就在闫翔别墅的旁边。那里出了很严重的命案,附近的人都搬走了,所以房子的价格便宜了不少。他不在乎这点钱,重要的能够从这里查出点什么。

      半夜偷偷溜了进去,翻腾了好久。不过里面的东西都被家族搬空了,留下的打斗痕迹摆明了就是灵傀反噬。

      “不可能啊,那老不死的没事待在这里干嘛,一定有别的原因的。”嘟囔了一句,闫逢春回到了住处。

      接下来的日子里,他找到了金灿珠宝,就是当初闫翔合作的那个珠宝公司。当初家族收回的东西里有金灿珠宝的资料,当时也问过,那个负责人说是买珠宝来着。

      这些世家弟子买珠宝勾搭女人是很平常的事,家族的并没有多想。可是闫逢春知道他这个族叔是个天阉,从来不近女色的。

      这事还是他偶尔发现的,用这个从闫翔那里得到了很多好处。包括炼制活体灵傀的方法,这可是族内机密,一般人根本接触不到的。

      大大咧咧的来到金灿珠宝的总部,到了前台那里,把手里的名片一扔,“我找这个人。”

      “先生,您稍等,我帮您问一下。”前台拿过名片一看,这不是老板的名片吗,赶忙拿起座机拨了过去,“喂,老板,有人找您。”

      “让他进来吧。”金大明还以为是约好的客户呢,没有丝毫犹豫就放人进来了。当看到进来的是个脸色苍白的青年后,有些惊讶的问道:“你谁啊?怎么进来的。”

      闫家人用精血饲养鬼傀,族人脸色向来苍白,如同久病未愈的病人似的。加上跟厉鬼打交道多了,身上自然有着阴冷的气息,看上去很是阴森。

      “金大明。”闫逢春打量了这个大胖子一眼,拉过一个椅子,坐下后翘起了二郎腿,丝毫不把自个儿当外人,“闫翔你还记得吧?”

      “闫翔是谁啊?我可不认识。”金大明愣了一下,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然后强自镇定了下来。

      “呵呵,看来我那个叔叔确实跟你挺熟的,估摸着让你见识过一些好东西吧?”闫逢春似笑非笑的把玩着食指上的骷颅戒指,眼光慢慢冷了下来。

      “那个,您说什么呢?我不大明白。”金大明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桌子下颤抖的双手湿漉漉的已经满是汗水了。

      “呵呵,还想狡辩啊。”闫逢春打了个响指,身后忽然冒出一个鬼傀。小孩子的样子,但脸色青白,赤目獠牙,指甲如同匕首般,很是吓人。

      “哎呀……”金大明吓得赶忙躲到了椅子后面,浑身哆嗦个不停,“爷,您放过我吧,我真的跟那件事没关系。”

      “哪件事啊?”闫逢春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果然这个家伙有问题。

      “闫翔大爷的死真的跟我无关啊,我就是帮忙跑了跑腿。”金大明见识过这些人的能力,传说中的厉鬼都能控制,他怎么可能不害怕啊。

      “哼哼,跑腿?”闫逢春嘴角挑起一丝邪笑,可算是找到点线索了,“说说吧。”

      “就是在方氏珠宝那里买了一些玉石,后来他老人家去找方远山谈了谈,就是方氏珠宝的老板。好像没谈妥,就给我一些珠宝报价,让我极力打压方氏珠宝,想要并购过来。”金大明结结巴巴的还有些害怕,但把事情讲清楚了。

      “方氏珠宝。”闫逢春嘀咕了一句,这个名字在家族收回的资料里没有。以那个族叔的性格,应该是很重要的事情了。

      闫翔性格很是贪婪,喜欢吃独食。重要的东西和事情向来不会留下任何线索的,就是防着被外人发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