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个医生舔我的下身

      (求推荐票^_^)

      뙱回到钟乳石洞靃里,来到ꮍ骷髅所在的石台,张小凡抱着她坐在不远处,随即开毻始低声说了下当日草庙村发生的事,也算告诉她自己得到噬血珠和佛门功法的原由。

      㓔 “老公家,那,最后还是没查出来凶手是谁吗?”碧瑶眼眸泛红,有些心疼的看着他,没想到他同样身世可怜,自幼便遭遇了这等滔天祸事。

      “没有查出来,只퇨说看做事手段,判断是你们魔教所为,呵呵。”张小凡的手随意的流连在她的玉背上,似讥讽道:“他们却不知道当日的情景,更不知道当日的黑衣人居然是青云门的高手。我担心䡵说出这一切,会被那个青云门ٚ得黑衣人暗害,所以一直隐瞒着。䊃”

      “那,你是觉得ȿ,凶手就是青云门的某人?”

      张小凡苦笑道:“㨖不清楚,不过终有一天,会真相大白的。”

      “嗯。” 

      “咕噜......”由于长时间没ﳹ吃东西,其实张小凡早就얌饿了,只不过一直在强撑ⷓ着罢了,如今肚子发觉被虐待,颇觉不公,开始造起反来。

      “噗哧,”碧瑶娇笑一声,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然后取出妳些干粮给他,张小᪱凡也不客气,大手接过,又找了容器,去水潭那里取了些㡕水来,两人各自填了些食物,张小凡笑道:“瑶儿,你那里带的干粮也不多吧?”

      “嗯,咱们还是要抓紧找到出路才好,不然真要饿死在这里了。”

      于是两人在滴血洞里翻了好一会儿,也没找到什么机关,更没找到出路,于是又回到石台上坐下来,两人互相依靠在一起,随嬊意的聊着天,偶尔心血来潮也会再去翻腾一遍。 㤈 컞 됦又过了多半日,两人챉到处转悠回来,肚子再次叫起来ﲈ,张⧕小凡于是便出去水潭取水。

      碧瑶看着他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有些韾灰心的坐在了石台上,看着身边那具骷髅,莫名有些怒火涌出,暗道这黑心老鬼真是可恶至极,㟺炼古尸毒差点害了我也就算了,居然把机关设置的这么隐秘,气死我了,她低声骂了两句犹不解恨,一抬脚踢了过去膉,骷髅登时散了架,杂落在獉地上。

      碧瑶恨ꇉ恨的瞪㨟了眼,却忽然发现骷髅刚刚背靠的石壁上有些字迹,心中好奇,便凑了过去。

      铃铛咽,䃔百花凋。

      人影鰱渐瘦鬓如霜。

      深情苦,一生苦,

      痴情只为无情苦。

      碧瑶有些痴痴的反复读着这几句话,她以前只听说过最后一句话,此时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她明白话里的意思,是一位痴情女子昴幽怨的话语,她寻思许久,儘却依然不明白它为什么会出现在滴血洞里,目光忍不住再次在这些字上一一뫁扫过。

      忽然,她双目一凝,发现痴情总被无情苦的“苦”字,下面的“口”字ꊅ中砽竟是深陷进去,与其他字大为不同。

      她眼珠一转,立刻发现这深陷下去的地方和自己的铃铛有些契合,她心中一喜,拿出铃铛比了下,果然大小刚刚好,忍不住一声䌾欢뮦呼,把铃铛插入,见没什么反应,又试着左右转了转。

      片刻之后,忽然间石洞内有“咔咔”声响起,石壁震动,碧瑶拿着金铃连忙后退戝,只听“轰隆”一声,原本熙光滑的石壁竟是塌了一层下来,露出了里面的一层,上边也如内室天书般刻着文字。

      九幽阴灵,诸天神魔,

      以我血躯,奉为牺牲。

      䃫 三生七世,永堕阎罗,

      只为情故,虽死不悔。

      ……

      张小凡回来后便见到碧瑶在对着石壁㬿怔怔发呆,愣了下,他心中一紧,连忙跑了过去,待멽看到石壁上譶的文字,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

      碧瑶看着石壁上的文字,过ጯ了鿹许久,才感慨道:“原来这就是‘痴情咒’。”

      “难道这就是命么?天意真的不罢可违吗?”

      张小凡看着仨眼前的一切,这才突然害怕起来,一直以来,他都自信自己可以解决好通天峰上的事₄,自信不섏用碧瑶拼命也可以护住自己,更自信自己可澄以改变햅她们的命运,所퐀以也一直没怎么在意,行事也多是无忌的。

      如今,自己只是出去了一会儿的功깏夫,她却发现了痴情咒!

      碧瑶见张小凡露出如此怪异的表情,忍不住拉住他的手,问道:“老公,你没事吧?”

      张小凡看了眼她那倾世绝色的容颜,心中凛然,眼神由害怕迷惘,转为坚定。

      “什么狗屁的天意,我来到这个世界,本来不就是逆天之ᅌ为吗?”

      “我命由我不由天!”

      微微回神,张小凡走到石台上坐下,伸手紧紧揽住她的腰肢,碧瑶顺势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他引导碧瑶找到滴血洞,便是为了解开她的心结和找到天书的,当下问道:“瑶儿,能和我说说你母亲的事儿吗?”

      碧瑶娇躯颤抖了一下,身子忍不住凑上前,猫在了他的怀里,片刻之后,泣声传㳆来,才传来她幽幽的声音。

      “娘亲不是他们害死的,是我!”

      “是我害死的娘亲!呜呜......”张小凡没有鳥说话,只是紧紧的抱着她,选择做一个聆听者,等她说出来,发泄出来。

      “我六岁时候,娘亲带着我回‘狐歧山六狐洞Ꜻ’看我姥姥,不料那时你们正道来袭,其묠中‘天音寺’的普方恶僧用法宝‘浮屠金钵’将整座六狐洞震塌,生生把我和娘亲还有姥姥三人活埋在地底。”

      碧瑶缩τ在他的怀里,声音幽远低沉,泪水已然打湿了他的胸前。“那里是一个小小的山洞,因为有几块大石撑着,才能ꥮ苟活下来,但姥姥伤势过重,不久就去世了。娘亲带着我在那一片漆黑中痛哭一场,就把姥姥埋了。”

      ......

      “可是,爹还是没来,我却已经饿得不行了,一直对着娘亲哭着要东西吃。娘亲一次一次在洞里找着,但从来都没有找到过东西。到后来,我已经饿得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趴在娘亲的怀里呻吟。忽然有一天,娘亲找到了一块肉!”

      “我太饿了,什么也顾不得,吃了进去,……你知道一个人在那里等死的滋味᪷么?你知道娘亲的尸体就在你身边慢慢腐烂的气味么?你知道一个人永远看不清周围永远生活在䭾恐惧中是什么样子么?”

      “终于有一天,突然,头顶之上露下了一道光亮。卖

      ......

      朽我偷偷从爹肩膀向下看去,娘亲的尸首已经被三位叔叔埋了,只看到一只手,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那只手、那只手、那只手ᝇ……”

      终于将不堪回首的往事说完潪,碧瑶已然在他怀里涕泪直流,泣不成声,隐约的话语中依龊然还是“是我害死了娘亲。”

      张小凡紧紧地抱着她,柔声安慰道:“害你娘亲的是那些正道的人,从来不是你,你娘亲她是一个伟大的母亲,是最疼爱你的人,我知道你也是深爱着自己娘亲的,又怎么隼会害她呢?”

      碧瑶闻言抽泣了下,缓缓抬起眼眸看着他,哽咽道:“可是爹他一直在恨我,恨不得死的是我,怪我害死了娘亲,呜呜......”

      张小凡温柔的拂去她脸颊的泪水,低头吻了下她的额头,然后柔声道:“傻丫头,他当时只是伤心过度,难ꃪ以接受现实罢了,虽然看着你,心中恨得却是那些正道中人,是他们害的他的妻子和女儿被困在这里的,是他们害死了她的妻子。”

      “再说了,他这些年,可有对你不好吗?他对你的关彭心爱护,你应该可以感受到的,不是吗?”

      碧瑶瞬间愣住,绝美的容颜上泪痕犹在,那梨花带雨的模样分外惹人怜惜。

      “呜呜......老公,你真好。”

      张小凡䖧将她搂在怀里,真䶉诚道:“瑶儿,你放心,将来我陪你一起,为你娘亲讨一个公道。”

      “天长,ꩲ愿与귃你之共等世事化云烟;地久,甘陪你同待沧海变桑田。”

      “地老天荒,不离不弃;一世悲欢,死生相依。”唦

      碧瑶처顿时怔住,清纯绝美的俏脸上,美眸領泪光点点,却含着笑意浅浅,眼波如水,尽是柔情痴鮗恋,强烈的爱意充盈心海,让她情绪有些激动。

      “老公,”她低低唤了一声,抿了抿粉㝽唇,只深情的看着他,不等张小凡回答,又传来她娇媚软糯的空灵声音。

      “我未见你,如璞未染。”

      嗢 话音落,她低垂眼眸,把那娇嫩水润的薄唇凑了上去。

      幽香传来,张小凡心中情意激荡,口鼻交错间,温柔વ的怜惜着怀中情波荡漾的少女。 懭

      一丝火苗渐渐从心底串起,随即越烧越旺,这幽深寒冷的深渊山洞里,一时间,变得温暖如春。

      石室倿内,那些会发光的不知名宝石,此时散发着淡淡白光,昏暗的白光下,隐约有两道身影纠缠在一起。

      冷风乍起,

      吹ㅪ皱糛一池春水。

      张小凡躺在石台上,看着怀中泪痕拀犹存的柔弱⊫少女,伸出手理了下她凌乱的长发和衣衫,又㗲从身后把自己脱下的外衫取来,轻轻盖在ꗦ她身上,免땑得着凉。

      鰥做完这一切,他便细细打量着这个清纯绝美的女孩儿,心中满是柔情爱意,这个女孩,值得他一生呵护痴爱,值得她永远怜惜爱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