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极一从零开始

      噗哇!

      牧苏浑身一震,大口血喷出。身躯伤口迅速渗出血液,转眼便沁透一身长袍。

      他仍然执拗䉬的伸直手臂,摸上月神兰花枝。 㺶

      身躯抖动着着,食指轻掐,一朵月神兰被牧苏摘取下。仅是这一耽误,便又是数道空刃打入体内,一口鲜➿血喷上月神兰丛。

      却见,那朵月神兰方一取下,异变突起!

      便见以月神兰断截处为中心,一道笼罩方圆范数十丈的淡紫罩子浮现,闪烁几下消失不见。

      与此同झ时,少岙女灵识突兀与阵法断了联系。

      “那是阵眼吗?”少女微微思索。“是他发现了阵眼,还是误打误撞……不过这濿不重要了朖。”

      望着身后留下一行血뇲迹,浑身浴血噁摇晃而来,气息将散的牧苏,她轻声叹息。

      终于结束了……

      牧苏最终也没能坚持到走到她面前,一阵摇晃,双膝一曲跪倒在地。

      他浑身微微颤抖,最终逐渐趋于平静。双肩耷拉,血液身퉩下汇聚成泊,头颅逐渐低笄下먬……

      봚秋水长眸浮现一丝淡淡哀伤之意,转眼⢴又消失不见。她呼出一口浊气,纤手微抬隔烲空一摄,牧苏怀中显露出衣角,染血的功法便落入少女手中,尚带着温热。ỡ

      塟 我会记着你的。

      深深注视牧苏一眼,少女取出玉牌뛯,便要将之捏碎。

      ལ 呜——

      忽有令人胆寒的蚿呜咽之声耳畔传来。

      少女长眸微缩,倏然望向声音传来之处——月神兰丛。

      一点黑炎由牧苏折过之处无声无息散开,短短几息内便笼罩整个月神兰丛。黑炎焚ᙵ烧间,连空间都随之扭曲,겇撕出道道裂痕!

      耙骇然的是,那裂痕之中竟有一道黑影,随空间撕裂,缓缓漫进这天澗地之间!

      虚无深处,一抹殷红瞳孔若隐若现,窥探着现世。 떘

      极端排斥感令少女几乎作呕。她脸颊不见一丝血色,先前种种,已经让她知道这是何物了梃。

      域外邪魔!

      “这便是人族已血肉瑕的味道啊。”一道女子低笑声在庭院中响起。

      胡一缕黑雾幽幽飘向绉低沉着头,生死未卜的牧苏。临到近前,聚为一抹曼妙身姿,从后拥住牧苏。如恋人般环绕着,手鷊掌轻轻抚摸덙脸庞。

      㕥黑雾身姿看不真切,਎但这一抹风情就足以令령天下男人色令智昏豢。

      “这种血气……真是太棒了。就是你解开了我的封印吗,如此棒的身体,简直想让人一氲口吞掉……”

      浅笑囪声中,黑雾游移到牧苏身前,轻捧起牧苏脸颊,轻轻吻了上去。

      场景并非香艳。随着黑雾吻上扉,牧苏耳춣眼口鼻中皆渗出鲜血。

      哗啦哗啦——

      隐隐有铁‌链晃动由牧苏体内传出,愈来愈急,好似有人不耐烦摇晃锁链。

      푏少女对这一幕熟视Ⱋ无睹,长眸死凝住⾡裂缝中,⯰域外邪魔的㰯本体。 帖

      퐐花还在烧,封印正被⼻一点点撕开。但这也表示域外邪魔仍在封印之中,不能脱身。

      域外邪魔生有灵智罕见至极,起码她从未听过。观其威势,此魔閩定是高位存在。她全盛时能否胜䴹过尚且难说,何况此刻㉎仅有炼气境实力。

      各大宗门太阚上长老坐观㰆此地。域外邪魔还是交给他们为好。当务之急是将功法送回宫中。

      心念至此,少䈫女手掌轻握,玉牌登时碎开,随后——什么也没发生ⴸ。

      传送竟是失ዏ效了!

      少Ⱑ女正愣时,有隆隆宛若恒古而来的洪钟般声音在这天地间响起。

      “灵䍺界众宗弟子听令!远古战场发现域眔外邪魔。吾等将联手封印它一炷香时间。一炷香内,所有弟子退出远古战场,过A期不候,生死由天!”壒

      ৱ 此时此刻,远古战场中数万各宗弟子同츧时听到此道声音。

      一处山腰间,厮杀争斗的弟子化为对峙。

      林间,正与妖兽拼杀的弟子一愣,被妖兽偷袭受伤。

      山洞中,避拾过妖兽,采集灵草的弟子声恇响弄得大了些。

      ⠂荒地处,一名弟子甩去剑尖血液,微扬起头望向天空。

      矮山걽顶端,一男一女两名弟子相互对视,藏不住彼此惊慌。

      一处死地,盘ꃦ坐一句骸骨橡前修炼的十几名弟子浑身虲一震,븺睁开双眼。

      域外邪䝭魔!

      뮨 自︴从㼼踏入求仙途以来,便被无数修士谈之色变的存在。

      䲫 几乎是不约而同,大盪量弟子纷纷捏碎玉牌,化为白光离开远古战场。而有部分不肯放弃唾手可得的机缘,或是欲杀人灭口的弟子纷㺘纷加快动作。

      黑雾海䒕中心。

      如死地沉寂的㍱山顶ꤐ忽起微风,灰尘沙石一圈圈扩散而出。

      穹顶之上,骤然云开雾散。有一九层铜塔天外而来,离地尚有万丈ဘ便足有圆盘大小,裹挟骇人风势直压而下!

      “封印我一炷香?你们的口气……一向如此大么!”嗤笑声中岗,一缕浓雾至极,与这天地格格不入的黑气从裂缝中钻出,寥寥ᦙ上升,看似蚍蜉撼树般与那已经化为大片阴影,遮天蔽日ﳘ,赤혃红若焚天,离地不ꘙ足千丈的铜塔相抵!

      铛——

      偌大金属撞击声传遍千里。一道肉眼可见涟漪由撞击处扩散⺡而出。

      녔 正下方少女与生死未卜的牧苏首当其冲。前者掐诀,一层防护罩升起。但仍使得少女喉中一甜,一抹血迹浮现唇边。

      山石迸裂,视线内所有皆被狂风卷起,呼啸翻滚。牧苏更是瞬间被掀飞而出,不见踪影。

      가 Ე四周骤然按下,滚滚狂风呼啸,浑浊不能视物。

      长裙烈烈作响,少䍁女掐诀快若闪电,最后틥胸前凝结一印,轻咬指尖一指身前低喝:“化!”

      뇕 嗡——

      指尖血珠激射而出,投入防护罩,化为一道涟漪扩散,乳白光罩染上一丝血色。原本被砂石击打晃动不堪的光罩稳定下来。

      少女心中方微微一松,取出一枚符箓方要使用,前方昏黄之聟中,陡然一大片阴影浮现!

      ……

      天穹之上,九层铜塔层层碎去。地面余波扩散❆,჎波及所过之处一片平坦,再不见先前一片废墟,方圆百里天地间为之一净!

      诡异的是,月神兰依旧燃做一片,看似微弱的黑炎未收到半分波及。 

      “让食物跑了。”空间ℸ裂缝솯中的赤色眸子轻轻瞥了一眼咫现世,低低笑道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