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黄页

      蒠通元城某处,一面墙壁之輀上ᠦ,一张白色纸张随着时不时吹来的微风而摇摆不定。

      终于,又一阵微风拂过,那张贴在墙壁上的白纸随风飘落。

      飘落间,隐约可见白纸之上的内容。

      上面画着几幅人像,皆都是少男少女,底下一行行文字显现。

      ڿ大致ᝦ内容就是这白纸中所画的几人,在最近一段时间里,奇异失踪了。

      希望看到的武爵大人们能多留意留意,如若能帮其找回失踪的孩童,定会丰赏重谢。

      通元城内,街道上行人密布,商贩们都是忙碌于紧张的作业之中,却是没人注意到那ҙ掉落的白纸鱌。

      不久,只见镜前走出一少女。

      她身着青色长裙,面容清秀绝俗,约莫十六七岁,身姿婀娜,丰凸有型,使人看上一眼,就禁不住生起怜爱之心。

      只见那少女站在人群之中,她微微弯下那纤细柔软的腰肢,捡起方才掉落于地的那改白纸。

      目光顺着纸张之上扫了扫,随后,她将白纸收起,朝着不远处城区中的一座巍峨挺拔的宫殿处走去。

      此人,正輝是刚离开周府不久的叶芊羽。

      城市不远츽处,一座雄伟巍峨的宫殿屹立其中,宫殿周围,围绕着一圈巨大宽广的广场,其中数座高低不等的小型宫殿盘绕其中。

      这里,便是逆龍学院,通元城年轻一代武爵的修学之地。

      来到学院,只见那硕大的广场之上人流永动,吵杂生连绵不绝,众多少年武爵䎯们齐齐一堂。

      没多停留,叶芊羽绕开人流,径直向着学院内部走去。

      “在哪儿呢?”

      叶芊羽脚步微微停顿,˰双抜目扫视四周各췿个环绕于此的宫殿各处,那捎带疑惑的眸子中不停在此来回扫视。

      㢃“真是伤脑,昵火楼到底在哪呢?—弚—”

      叶芊羽愁㽛眉獏道

      原来,她这是找不到想去之处。

      原因呢,也很简单,叶芊羽当初来学院试学时,因为体质缘故,不能修成一名武爵。硨

      而叶芊羽所找,名为“昵火楼”的地方,则是专门为学院中一些将要突破境界的天才学员们所准备的。

      她自然是未曾听闻,没曾去过,所以此时更是无从踏足,右手摸摸脸蛋。 竝

      叶芊羽此刻神色稍显得焦虑,她觉得,现在所处的每分每秒似如金银般珍贵。

      时间不等人阿,不能轻易浪费,不然她得等到何年何月才能赶上生前的高度。

      何时才能报仇雪恨呢。

      可又有什么办法呢。

      微微一声轻叹,叶芊羽寓要找一学员探问昵火楼去处。

      随后,只听不远处传来一阵轰鸣之声,紧接着,广场上被振动,一些不明所以的学员进阶朝着传声之处围繫拢了过去。

      叶芊羽见势,本是无意观望,但随后瀞又是一道人声从那边顺势豠传来,传到了叶芊芊的耳畔。

      “不许你侮辱芊羽”

      听到此声,叶芊羽眉头微微一皱。

      随后她便朝着声音所传之处靠拢了过去,途中,则是听到不少认出自己的学员在那一处悄悄⯶地议论自己。

      其中,一名身穿蓝色武袍的学员对着身旁学员沉声

      “哎哎哎,你们看,这不是周芊羽嘛,”

      쐉 “看到了,看到了,不过你们发现没,这妞几天䈾不见,倒是变漂亮了昂”

      闻言那人眼神微微眯起,츋舔了舔舌头,淫邪的盯着背对着他们而㮸去的叶芊羽。

      那眼神,盯着叶芊羽的屁股看了好一会儿。

      而另一名学员见状拍拍此人肩膀道

      “那又能怎样呢,你们听说ꮧ没,这周芊羽直到现在,还没开启符腾呢,连武爵都不是,ᦦ真不明白学院怎么还留着她,逆龍怎么会出这么一个废材呢,真是丢人啊”

       “是啊!是啊!像她这样的废物,也就长得还算过得去,以后还不是成담为那些权贵的玩物,깍一文不值”

      那名目光微眯,神色邪异的学员回道,而目光,却是丝⡢毫不予挪动,紧盯着叶芊羽那圆润丰满的后庭。

      咽了口唾沫,接着又道

      “这身材,要是能让我玩鉥上一玩,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感觉——嘿嘿嘿”

      另一名学员闻言,撇了一眼那好色的学员道

      “切,真是庸俗”

      穿过拥윽挤围拢的人群,叶芊羽来到人群边缘,向内看去。

      只见人群中央,贺然浮现几道身影,皆都是学院内的学员。

      其中一名学员更是坐倒在地,嘴角溢着鲜血,他忿忿看向竖立于身前的两道身影。 挤

      显然,刚才那阵轰鸣之声便是这撩里所致。

      看来,方才这첉名坐倒在地的学员与他镜前这俩人发生过打斗。

      其中一人,叶芊羽最为熟悉,就是嘴角溢血坐倒在地的少年。

      “魏无双!”

       叶芊羽叫道

      似是听到了有人道ᤀ出自己名汇,坐在ꡰ地面的魏无双愣的转头,他目光一阵扫视,终于,在短暂的视线捕捉过后。 쁡

      蜄人群之中,他看到了站在其中的叶芊羽。

      “芊羽”

      见来人是叶芊羽㴡,魏햽无双探出右手,擦了擦ﲓ嘴角的血迹,寓要起身向叶芊羽这边走来。

      但是呢₻,那竖立于魏无双镜前的两道身影彼皆是发出冷笑。

      其中一人更是毫不犹疑的一脚踩下,踏向魏无双的胸膛,把他踩倒在地。

      魏无双被这名少年踩躺在地,发出一阵惨叫,嘴角再次溢出鲜血,显然已经受伤不轻。

      可出脚之人呢,他见势则是不为所动,嘴角勾勒研嗤笑,时不时腿部用力,狠狠朝着魏无双的胸膛踏去。

      而他身旁另一名少年,也是冷笑戏谑的看着魏无双。

      随后他转头扫来,一眼便捕捉到了站在人群边缘的叶芊羽。

      “啧啧啧,这不渾是周芊羽嘛,你这废物这几天去哪儿啦,害得小爷我好找啊”

      那少年眉目微挑,臃厚的嘴唇上下摆动道

      而后,那一旁正用脚蹂躏着魏无双的少年也是挑眉复合道 笻

      “还站Ⱚ在那干嘛?还不过来给小爷磕头认错?还有,你养的这条狗,他틜刚才敢吼我,真是长本事了昂?”

      见魏无双在那少年的脚下痛苦挣扎,像是已经坚持不住。

      但魏无双呢,虽是被这少年踩踏蹂躏,看似痛苦不已。

      但口鲜里却不停对着一边竖立的叶芊羽喊道,他话语急促,带着觼一丝弖催促之意。

      “芊輍羽,你快走开,别管我,这两个王八跍蛋不敢把我怎么样的,你快走,离他们俩远点糏”

      “啊——”ꃂ魏无双话音刚落,一阵㜘剧烈的疼痛感又是顺着胸口传来,使굸得魏无双又是⨥一阵接连惨叫,那场景,看的众人皆是唏嘘不已。

      “好小子,死到临头还嘴硬,看本少怎么教训你”我打。

      “住手”

      此时的叶芊羽㢱是真看不下去了,这周围围观众人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

      人都被打成这样了,居然没一个人꾇去上报学院导师的。

      真是让人心寒。

      碓 她随即厉声呵斥,要那俩人住手。

      那脚踩在为无双胸膛,一同那名站在一旁神色傲立的少年闻言则是一愣。

      ᵲ随后转头其其看向叶芊羽,魏无双殏此刻也䦚是转头。

      那两名霸道的少年先是一愣,随后沉声对着叶芊羽冷冷道

      “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我说——住手,没听到么?两个欺软怕硬的狗东西”

      什么?他们听ʲ到了什么?

      这两名霸道少年闻言,俩人双目瞪得老大,互相对视一眼。

      웅就连身受重伤躺在地上的魏⎔无双见状也是惊讶不已。

      周芊羽今天这是怎么了?打了鸡血了?还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这么跟自己说话?

      那两名霸道少年,其中那名踩踏魏无双的少年终于是沉不住气。

      他收回踩踏在魏无双胸膛的右脚,然后朝着魏无双肚子Ꮨ就事銾狠狠的一脚。

      “啊——”

      又是一声惨叫,魏无双被这一脚狠㝡狠踢在肚脐,身体向着后方甩出数十米远,疼的他更是啊啊啊的直叫,痛苦不堪瑤。

      见此,叶芊羽眼眸微微一沉,淡紫色的瞳孔中烬散出一道道寒意。

      而那两名霸道少年则是嘴角冷笑的看向叶芊羽。

      “很好,看来几天不见,这废物倒是长本事了昂”

      说完,朝着叶芊羽缓缓走来,他双手背后,嚣张的走向叶芊羽。

      “你刚才说什么?”

      那少年嘴巴迎向叶芊羽耳旁,沉声问道。

      随后他顺势伸出右手,寓要捏向叶芊羽那白皙红润的脸庞。

      可就在这时,只听哇的一声痛苦的惨叫随即传到围观众人耳畔。

      众人见况皆是一愣,嘴巴张得老大,双眼齐齐挣大看向叶芊羽。 됾

      他们看到了什么?只见叶芊羽此时正狠狠的拿捏住那霸道少年的右手腕,다狠狠的朝后折去。

      只听啪的一声,一阵骨骼碎裂声响起,疼的那少年是龇牙咧嘴,面目扭曲,像是吃了一只死耗子那般难受。

      但这还没完,只见那叶芊羽右手突的又是狠狠一捏,拿捏住那霸道少年的右手,接着“啪”的一声,一个巴掌飞出,狠狠抽在那少年的右脸。

      那少年被叶芊羽这突如其来的一巴掌狠狠抽飞,身体在空中旋转三百六十度,随即重重摔在广场的地板之上。瘫

      广场之上,围观众人内,此时此刻皆是传来阵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这什么情况,众鍭人咋舌,双眼挣得老大,目光闪烁。

      “我去,这废物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猛了,连吴琦灵都敢打”

      可他们随后缓过神来㋱,他们震惊的倒不是叶芊羽敢动手打⽄这名叫吴琦灵的少年,则更为吃惊的,却是叶芊羽的实力枥。

      叶芊羽什么人,两年来,因为体质问题,一直不曾觉醒㩎符腾,实力只是初阶凌坐,在学院更是受人排挤,畏首畏尾。

      以前,对这吴琦灵磃等人的霸凌惊的更是不敢有丝毫反抗,乖的跟狗一样。

      썌 可现在呢,消失数天,再次来到学院的叶芊Ⳑ羽却是跟变了个人似的。

      不仅敢叫嚣顶撞吴琦灵等人的淫威,更是强势出手,甚至在学院当着众学员的面,狠狠揍这吴琦灵,不给他丝毫面子。

      吴琦灵是谁啊,通元城一大世家吴家之人,吴家在这通元城内已是势力显誙赫,有着丰厚的家族底蕴。

      被这狠狠的一巴掌抽飞,摔在地上的吴琦灵浑身ਘ沾满灰尘,左脸通红肿起一个大包,抱着骨折的右手痛苦的在地上打滚。

      吴琦灵亴狼狈的躺在地上,但他此时却是目光狠檶厉,伸出头,用着面带狰狞的目光看向叶芊羽。

      “臭婊子,老子杀了你”

      话音刚落,似是碰到受伤的右手,疼的吴琦灵又是一阵痛苦的哀嚎,他表情扭曲,不停打滚,叝看着甚是狼狈。

      一旁혹另一名崻霸道少年见势,同样面带狰狞,ڈ他视线射向叶芊羽,眼神狠辣。

      而这名少年,身份同是不凡,名叫“沈靖风”。

      他乃是通元城一名显有끦威名的官府掌权者之子,因为身份高贵,平时在学院内更是嚣张跋扈惯了,没人敢惹。

      到了这个份上,他不动手都说不过去了,刚才还听闻那叶芊羽骂自己狗东西来着,这他岂能容忍,一个废物,也敢辱骂他?

      就凭这个,他也要狠狠给这废物一个教训Ⴒ,势必要强势出手,当着众人的面重重羞辱叶芊羽。

      当然,方才情景,他则是认为,这吴琦灵对叶芊羽因是没有警惕之心,一时大意,得以才遭到这废物偷袭成手。

      他可不认为这叶芊羽能有什么能耐。

      在他看来,一个废物,如同蝼蚁一般,就算是这几年有那么点钜进步ⷡ,那也只是那么点儿了。

      岂会怕她?

      想完,沈靖风目光一厉,脚步微微向前挪动,캀随后周身散发出一股威压,缓步朝着叶芊羽一方走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