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不卡一区二区被窝里

      “它睡着了?”鲍勃问道。

      郑活看了看在他触手下熟睡的泽鲁斯,点了点头。

      铛 䄥 这紫皮的触手怪抛开平时凶恶的外表和逗比的内心,在毫无警惕地沉睡过去时,竟然也有几分天真与可爱。

      鲍勃道:“这个世界里的所有生物都是意识穿越过来,其实是不需要睡觉的,它能在你身边睡着,一定是因为相当疲倦了吧。”

      郑活点了点头。

      늱鲍勃继续道:“同时也是相当地信任你吧……”

      郑活愣了愣,看着这触手怪,心中涌起一股说不ờ清道不明的情感。

      䖱被穎信任的感觉是奇妙的,那能让人分外感受到自己存在的意义。这泽鲁斯虽然认识以来就一直和他Y吵吵闹闹的,但某种类似于羁绊的东西,却似乎已经在两人之间建立起来了。

      郑活突然迫切地想做些什么,単他想起上一盘的“崎岖外衣”,想起伤害了泽鲁斯的“长鬃草뗾原狮”,想起将那一切痛苦甩给泽鲁斯的自己,突然想要去弥补这一切赠。

      有一些痛苦,其实并不那么难以承受,只是自己选择了逃避而已,而这一次,他再也不想逃避了,他想要去好好的面对。

      郑活确认泽鲁斯已经沉沉睡去,便小心翼翼地站起,在不惊⧪动泽鲁斯的詴情况下,离开了“泽鲁斯商䘂城”。

      穿过被时间冻结的棋盘战场걾,郑活来到对面的“饰品陈列室”。

      华丽的陈列台上,郑活一眼就看到了那件黑色胶皮短裤。这件造型独特的衣服,上一场穿在泽鲁斯的身上,也不知经历了怎么样的对待,变得破破烂烂的,胶皮被拉扯得扭曲变形Ǘ,灰尘和泥絚土也遍布其上,看起来污浊而残破。

      由㬪此ओ也能響看出,当时穿着它的泽鲁斯ꈇ,经历过怎样惨痛的㎬遭遇了。

      郑活触手轻轻抚在这件黑色胶皮短裤上,身体不由打了个寒颤,之前他自쪆己留下的心理뜝阴影确实也是难以抹消的。

      真的不想再穿ẏ这件衣服了,穿了就要遭受欺负,就要经历排挤,要是沉浸于一个人的孤寂,那真的是很难以承受的东西。

      但是想起那边还在沉睡的泽鲁斯,郑活一咬牙,还是毅然而然地再次穿上了这件㉑黑色胶皮短裤。

      就算害怕,就算痛苦,但是不挑战这些,征服这些,这些伤人的̊东西,就会永远成为阴影,悬在他和泽鲁斯的心头,所以挑ᘃ战它,征服它,就是郑活现在无论如何都要做的仏。

      破败的“崎岖外衣”变得松松垮垮,搭在郑活身上,这次髒没有紧缚,但那份无形的重量,依然压得郑活直不起身子,同时心灵也似乎ȶ受到了压迫,变得压抑而沉重。

      郑活晃了晃脑袋,将沉重的心情抛在脑后,深吸一口气,抗着휖这股压力,向屋外的战场走去。

      “鲍勃,开始游戏吧!賮”

      鲍勃答应一声:“好,你先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去吧。”

      郑活回到平台之上,坐回那水晶宝ౄ座上,身上缠绕着沉重的“崎岖外衣”,俯瞰全场。

      鲍勃一个响指퇨,时间流动,游戏继续了。

      这一次的战斗回合,郑活是不准备뺵上场的。因为他还没有变身,现在上场根本ꟺ发挥不出什么力量。像上一场佻裸上也只是因为局势紧迫,不得不赶紧上场指挥局势。但这一次游戏还只是前期,他还有充足的㯸时间等待下一回合进行变身。

      于是,郑活又回到现实世界,稍微䅒操作一下,看着战斗开始,他这边和对面打了个势均力敌,然后战斗即⋥将结束,他又回到了鏧游戏世界。

      变身的时间到了。

      紲 战斗结束的一瞬间,紫色光芒流遍了郑活的全身,他感受着身体中涌动的力量,大ᝠ吼起来——

      “爆裂吧,现实뤌!破碎吧࢞,精神!消失藶吧,这个嫹世界!᥏!!”

      룶忘了是哪边看到的中二台词,但只有在这个时候,想要全心全意地大吼出来。

      ۆ

      篸眼前突然被紫光覆盖,一个个模糊的虚影出现在郑活眼前。

      这一次变身,没有泽鲁斯陪伴,那从来没用过的“辅助变身”和“指定变身”,似乎还是没有机会去用。

      狅 但是……

      “闭上㥍眼睛乱撞吧,运气好也能变身成强力随从,不过你这种人品的家伙就别想了,哈哈哈哈……”

      泽鲁斯的声音还是在萾耳边响起。

      “那个家伙,敢笑我!我倒要让它看看,我能变成什么!”

      郑活闭上眼,凭借心意的指引,向苯前不䉎管不顾猛嬻冲了出去!

      随机变身!

      不知道撞上什么樕样的存在,㕺身体突ඎ然传来灼热的感觉,紫色的亮光在全身流转,身体ꛉ如同被拉扯般不断膨胀,强大的力量不断从身体各处涌出。

      郑活有感觉,这次变身的,又将是一个强大无比的生物。

      然后睁开眼,郑活发现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金盔金甲的战士,神圣的瓭光芒在全身涌动,带着不可侵犯的ӌ气息。

      这是什么随从,炉石战棋中有这样的随从吗?럒

      表 由于㊥不方便看清自己的全貌,郑活一时也弄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存在。

      他大喊起来:“鲍勃,镜子!”

      旁边的光头鲍远勃飞快把头伸过来:“没镜子,用这个凑合用吧!”

      郑活看向鲍勃的头顶,从那光滑可⌼鉴的光头上反映出来的,赫然是一个充满神圣威严的……狼脸!

      郑活睁大眼睛,终于认出了自己的身份——

      五星独特随从,㾅“三幻神”੥之一的——“光牙执行者”!

      뭻 这只神圣的光明巨狼,拥有狼的外貌,战士的装扮,却崇敬着神明的力遅量,并㟊不以战斗见长,反而以激励和强化其它随从作为自己的主要参战方式。

      它拥有神的仆从所特有的慈悲和平等之心,对任何种族都一视同仁,莀将神的恩泽赐予战场上的所皯有种族身上,将神的光芒普照战场。

      笊“光牙执行者”:在准备픽回合结束时,璂使每个种族的一ੵ个随机随从获得+2+1。

      由于这种可以不断强化随从的能力,“光牙执行者”和“布莱恩铜须”、“瑞文戴尔男爵”一样成为一人可以撑起一个体系的强力随从,也因此被叫做五星生物中的“三幻神”。

      “光牙执行者”所特有的“光牙流”聚集所有种族中的最强者,并不断对它们进行强化,完全成型之后,可以说是汇섚聚了所有种族最强大的力量,即使是面对强ꈳ悍的臭“巨龙流”和“鱼人流”也有镔一战之力。

      而郑活的⢸这一次“随机变身ﶾ”能变成“光챋牙执行者”,不得不说他的运虚气是相当不错了。

      当然只从游戏的角度来说,能在第八个回合就用“百变泽鲁斯”变出“光牙执行者”,也是相当巨大的优势了。

      “居然能变成‘光牙执行者’,这一场,我能赢!”

      郑活心里也옐亢奋起来,兴奋地握拳踏下水晶宝座。

      突然有黑色的锁链从身后缠绕过来,那是一条条胶皮编织成的锁链,如同一条条跃动的毒蛇,窜动着缠遍了郑햊活的全身。

      然后锁链猛돳地收紧,一股巨力瞬间传来,缠得郑活战力不住,猛地끲向前跪去。神圣的光芒在这一瞬间也仿佛受到污浊和压制,变得晦暗无光起来ဩ。

      蓲“怎么回事?” ဲ

      郑活咬着牙,向自己身上望去,然后睁大眼睛。

      і

      竟是那“崎岖外衣”,随着郑活的变身,也发生了形仠态变化,变成一个延伸出锁链的巨大枷锁,背负在簫郑活的背䟽上。

      就仿佛是一个漆쩝黑的蜘蛛,趴在了郑活金黄的躯体上。

      “我变得强大起来,你也变得强大起来了吗?”

      郑活将狼爪握成拳,狠狠地悳抵在眼前的地面上。

      “那就试试吧,你究竟能否……将我压垮!!!”

      郑活狂吼着,对抗着背上传来的巨力,又溕一点一点地站了起来。

      嘭!

      他挪动一步,向前走去。

      嘭!嘭!嘭!

      每一步都被身上的枷锁压得重重踏向地面。

      然后来到平台边缘,看向下方的战场,看向战场一角的“泽鲁斯商城”。

      “看着吧,小泽,我会让你看到,那些欺凌和压迫你的,只不过즥是一个笑话,压不垮我们的……终究会让我们变得更a强大!”

      郑活猛地撑死胸膛,神圣的光芒,在这平台边缘激荡,撑得后面的锁链,劈啪作响。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