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德机动车违章查询

      朝天都驿站,有民间与朝廷之分。

      民间驿站,主要负责百姓层面的货物、信件远运,比如你在北方做生意,想往家里送去一封家书,或者送去当地特产,就可以通过驿站实现。

      朝廷驿站,就只有官位之人才能够动用,通常被用于传递军事情报,或者当地官员要呈给皇帝批改的奏折等等,也提供给官员们食宿、换马的功能。

      宁修作为铁马伏魔司,选的自然得是朝廷驿站,当他来到文灯县内设立的朝廷驿站时,里面除了几名驿卒和两名穿着锦衣华服的少年以外,就再无其他人了。

      可以说是十分的冷清,事实上在朝廷驿站里当驿卒就是一个闲差,除了发生战事吃紧,或者某地爆发邪祟害人的事件,否则一年大部分时间里驿卒都不会太忙。

      “我爹不过是刚刚从县丞位子上下来,你就说我现在寄货不能再用朝廷的驿站了?岂有此理啊你这是,都说人走茶凉,可我爹那还没有走呢。”

      “我家公子今日实在是有要紧之事,你就通融通融吧,老县丞也是县丞啊。”

      “不行的黄公子,这是朝廷驿站的规矩,非官位之人不得允许使用朝廷驿站,别说黄县丞下位才几日,就算是今早下了位,下午也用不了这驿站。”

      宁修刚走进驿站,就看到那两名少年正和驿卒不知道在交谈着什么,这二人看上去就知道一个是某家的公子哥,另一个是跟班随从。

      见这几人越说越焦灼,这样下去只怕是扯皮上几个时辰出不了结果。

      宁修便出声问道:“要寄的是什么货物?”

      狱卒和两名少年闻声纷纷扭头望了过来,在看到宁修后,三人脸上同时露出一副纳闷的表情。

      就差把‘你谁啊?’这三个字写在脸上了。

      宁修拿出自己的令牌,狱卒一看,自是瞬间就认出了宁修的身份,连忙恭敬说道:“见过大人。”

      一见这情况,那两人顿时哑口无言了,眼前这人年纪看起来比自己还小,竟然是个当官的?

      “大人,这位黄公子是本县前县丞的长子黄游,此次想要寄一箱书籍去霖安府。”狱卒应道。

      “货拿来给我看看。”宁修挥了挥手,狱卒立马就去抱着一个木箱跑了过来。

      随着宁修开箱,顿时一箱子杏黄色书封的书籍便映入了他的眼中。

      熟悉的黄色風雨文学中图,唯独与宁修在董富那里看到的那本有区别的就是,这次的这些书名后面还带了个后缀。

      ……

      翻翻数数,这一箱子竟有系列书籍多达十五本。

      “你这……收藏的还挺齐全啊。”宁修一时间竟有些语噎,要是让上面的人知道有人打算用朝廷驿站寄黄暴书籍,真不知会作何感想。

      “大人,不是收藏,这些全都是本人著作,第一手的写稿。”

      黄游拍了拍胸膛:“不是我骄傲要跟你显摆,本人一直以来都是靠写这种大雅书籍赚钱,只要将手稿寄往霖安府的书社,那边便会帮我出书,到时候每月都会有大笔卖书所得的银两进入我的钱庄账上。”

      “好家伙,作者竟在我眼前。”宁修更加语噎了,这是得有多大的缘分。

      旁边的小跟班立马附和道:“这位大人,能否麻烦你让这驿卒帮我家公子把这批手稿寄出,以免耽误了出书的日期,我家公子必有答谢。”

      黄游却是被这跟班提醒,连忙说道:“对,还望大人帮忙一下,在下必当答谢。”

      宁修用灵目观气术检查了一遍整箱书籍,在确定没有任何邪气后,便对那狱卒点了点头道:“让他再最后寄一次吧,仅限这次。”

      “好的。”得到伏魔尉的许可,规矩是死人是活的,驿卒自然立马应了下来。

      “我也要寄东西,把这物立即送往朝天都,我在什么地方做事你应该知道,送去那里交给一个叫苏浅浅的人就行,事情很急,切莫耽搁。”宁修拿出自己从刘福尸身上临摹下来的咒文图递给驿卒说道。

      “是!”一听到宁修说出事情很急四个字,驿卒的表情瞬间就变得严肃了起来。

      伏魔尉的委托在任何一处朝廷驿站永远都是最优先执行的,所以驿卒没有耽搁,将黄游的一箱黄书交待给其他驿卒去办,自己直接跑去马厩骑上一匹骏马,便迅速带着咒文图离开了文灯县。

      如此一来,宁修只需要等待苏浅浅那边看了咒文图以后,把咒文图的含义写在纸上送回来即可。

      “其他死者的情况,我已托方平让董富派人去查看,也不知是不是此次所有溺水而死的人都变成了尸祟。”宁修心里暗道,就打算先回衙门一趟,若有消息传回来,也能够第一手了解到。

      然而就在他刚走出驿站时,身后却传来了一阵呼唤。

      “大人!大人留步。”

      回头一看,却是黄游与他的跟班。

      宁修道:“还有何事?”

      “大人今天帮了我这个忙,我实在是感激不尽,还望大人赏脸,今晚揽月楼一聚,让我尽地主之谊,招待大人。”

      自己家里那老爹已经下位,日后在文灯县内的话语权必然会一日不如一日,今日遇到这么一位好说话的年轻官员,黄游心里便生起了交好之意。

      如果能和宁修攀上关系,那对自己肯定是有利无害的。

      宁修此次前来文灯县调查十余人离奇溺死案的真相,也不知道会在文灯县里待上多长时间,能认识一个在当地吃得开的人对于他来说也是有好处的。

      反正晚上自己待在文灯县里也是无事,便答应了下来。

      分别前,宁修忍不住问出了自己的疑惑:“黄公子,我看你的手稿也不是什么贵重品,既然朝廷驿站不肯收,那为何不换成民间驿站,这两者除了名头说出来不一样,其他的好像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差别吧。”

      黄游摇着头无奈笑道:“大人你是不知道啊,我之前就有一次选择用民间驿站寄出手稿,可他们的人竟在半路上将我的著作拿出来偷看,最后还弄丢了,使我浪费了不少时间,这还得是朝廷的驿站靠谱,驿卒都是专业的。”

      待告别黄游后,宁修便重新回到了县衙。

      此时董富已无心思再看他那本‘好书’了,而是在书房内来回徘徊,脸色略显焦虑。

      待看到宁修从外面走进来后,董富连忙迎了上去道:“宁大人,你可算是回来了。”

      宁修道:“我让你派人去调查的事情,情况如何?”

      “大大的不妙啊,摆放着死者棺材的屋里,都是湿气严重,潮泞滴水,我按照你的交待,没有去动任何一副棺材,而是将所有棺材都给运回了衙门。”

      就算是九品尸祟,也绝非普通百姓能够应付的,一个处理不好让他们跑了出来,那势必会造成文灯县的一场生灵涂炭。

      将所有已经尸变的尸身运回衙门,就方便了宁修可以对它们一一实施物理超度,以永绝后患。

      “不要着急,目前能把问题隐患给控制住就行,带我去棺材存放的地方。”

      在董富的陪同下,宁修来到了县衙的后院,此时后院空地上摆放着十多副棺材,每一副都在止不住往外渗透水滴,院子里变得一地湿泞。

      宁修施展灵目观气术一眼望去,后院里的邪气程度已然是浓厚到了一个很严重的程度。

      挥退董富以及陪同捕快,宁修独自开始了开棺灭尸,没过多久,8000点通用熟练度便轻松到手。

      如果说一具尸体变为尸祟是偶然,那十七具尸体全部尸化,这情况就非常严重了。

      在十七具尸祟的身上,宁修同样都发现到了与刘福身上那个一模一样的咒文图,这必然是有什么东西在暗中捣鬼,试图搅乱文灯县的安宁。

      幕后黑手此时一定隐藏在文灯县里的某处,只有揪出这幕后黑手,才能够让文灯县彻底恢复往昔平静。

      待宁修走出后院,站在外面等候的董富等人立马就靠了过来问道:“大人,情况如何?”

      “这些人都已经成了尸祟,你去与死者的家人协商一下,赔偿银两不是事,最好能让他们同意将尸体拿去火化。”宁修说道。

      “好嘞,我这就命人去办。”

      ……

      一晃眼,文灯县已是到了夜晚。

      因为文灯三绝的关系,文灯县到了晚上会远比白天更为热闹,整个县内到处都是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谁都知道这才是文灯县夜生活的开始。

      赴黄游之约,宁修准时来到了文灯县最热闹的揽月楼,此地早已是人满为患、客流涌动。

      楼内能坐的桌子全部都已被人占去,上菜的上菜,喝酒的喝酒,热闹非凡。

      揽月楼不是青楼,也不是酒楼,而是集聚喝酒、听曲、赏美人三位一体的乐坊。

      每到夜晚,这里就会出现文灯县内所有的三教九流,你可以见到早上卖煎饼的老人,也可以看到一些商贾的身影。

      “客官,可有座啊?”当宁修走进揽月楼,便有专人跑过来询问道。

      宁修道:“我来找黄游。”

      “是黄公子的贵客啊,快里面请,黄公子可来多时了。”

      在这人的带领下,宁修来到了一楼角落的一个雅间里,黄游与他那个跟班就坐于其中。

      看到宁修到来,黄游立马起身招呼道:“宁大人快坐,我恭候你多时了。”

      桌上小菜几碟,酒壶一蛊,谈不上奢靡,反而有些市井气息,这让宁修看着非常舒服。

      “今晚揽月楼请来了赫赫有名的万宝商队,要在此开办一场竞价夺宝,这可比平日里那些唱曲跳舞的有趣多了,宁大人待会可以大饱眼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