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弄奶头细节小说

      事情再多,也욣得一件件做。

      林恩在上一世很小的时候就明白了这个道理,并且给他在之后的生活中带来了很大的帮助。

      一日之计在ෳ于晨,所以早晨要用来做最重要的事情——学习。

      至于今天的学习内㺢容,刚才埃蒙已经给他安排好了。

      奥术圣魔导师黎剠曼所著的《魔力本来面目》。

      ꩙ “巴雷特家族绝大部分的财富都在大书房里。”

      这是林恩四岁生日时埃蒙对他说过的话,而他的生日礼物諜就是大书房的钥匙。

      他爬上梯子,在魔法넌分类书架的第三层上找到了今天的目标。

      当拿下书本的时候,林恩注意到了一个细节,书架三蚍层上的书本上大多数都会有一㺿层积灰,但是这本《魔力本来面目》却很干净。

      舌 很显然,这本书在近期被人翻阅过。

      듮在整个城堡里,能进大书房的人只有四个,紪埃蒙、林恩和高文,另外就一个不识字的老女仆负责打扫。

      林恩并不赞同这种将知识束之高阁的观念,但也谈不上反感,在他上一世的那个世界里,就是因为知识的뺋获取方式太廉价,以至于在网络中存在一大波无知ﮚ无畏的键盘侠。

      书傛本上没有积灰的这个细节让林恩会心一笑,不㦱由得感慨他父亲做事情还真是滴水不漏。

      他猜测应该父ᵸ亲自己或者葒让高文提前研究橉一遍,目的就是为了在他产生疑问的时候能够提丮供帮助。

      书面的封页上是一个不算太复杂的图案,高文Ḉ曾经教导过他这个图案所代表的含义,和它背后那段必将在魔法史上永垂不朽的故事。

      一个大圆形在底下,三个小圆呈等边三角形分立三点,在大小圆环的重叠处还带有一些简单的铭文。

      这个图形是最简单的奥术模型,一级奥术法术——奥术冲击,能将魔力转换为具鏉体的可控能量,具有一定的打击能力。

      䛽 就是这个简单的模型,花费了黎曼将近一生的숰心血。

      当他在布列斯小镇的木屋里,用纯粹的魔力绘制出这个模型的时候,就代表着一个新的魔法大流派——奥术师,诞生了。 냺

      但是黎曼大师直到去世都没能将奥术魔法推广开来,因为那时候魔法师公会的大讲堂只对传奇魔法师开放。

      쟬 真正将奥术魔法推向世界的是黎曼大师的学生,传奇奥术魔法师—ຳ—克莱因。

      七百多年前,那葾位不具备元素亲和天赋的传奇魔法师,独自一人ਔ走上了魔法师公会的大讲堂,在八百黑袍的注视下,肦用纯粹的魔ﴫ力绘制出了쇪一㸫到十一级的奥术模型。

      自此,奥术魔法师这一流派正式成为了魔法师的第二分支,那些不具备元素亲和但拥有魔力感知的人,终于也看见了一条能走上施法者的道路。癤

      如果说黎曼是这条路的开路者,貢那么克莱因ノ就是拓路者,是他把这条荆棘丛生的小路变成了坦途大道。

      在这之后,黎曼大师被追授为奥术圣魔导师,而且魔法师公会也废除非传奇魔ꔫ法师不得上大瑿讲堂的规矩。

      如今,黎曼圣魔导师在八百年前所绘制的这个一级奥术模型,已经成为了奥术魔法师的琀象征徽记,而他所著的《魔力本来面目》一书也成为了奥术魔法师的必修书籍和元素魔法师的必读书籍。 黺

      这就是这个图৙案背后所代表的含义。

      林恩在从高ﶢ文口中听到这段传奇的时候,也曾为之深深震撼。

      有了这段历史做铺垫,再来看这本书,甚至会带着那喿么一点点的仪式感。

      林恩榈郑重地翻开了封页,第一页上是四行小字:

      “最伟大的造物主啊,

      我无意冒犯您,

      但증是,您在创造魔力的时候,

      ꇊ可是为她盖上了面纱?”

      “有內味了!”林恩㵁同样无意冒犯黎曼圣魔导师,可是看ᗐ到这里的时候,任然忍不住吐槽了也一句봆。

      他整理了一下情虼绪,好让自己㥢继续保留住“朝圣”的心态,继续翻开下一页:

      “魔力欺骗了我们,她并非只是介质,魔力本身即是能量,只是我们一直对她不够了解,而了解魔力最好的方法就是解剖她……”

      林恩在不知不觉中看完了第一篇,黎曼圣魔导师讲述了他“解剖”魔力的过程,从这位先贤字里行间的措辞来看,林恩总觉得他是个有奇䷖怪故事的人。

      至于阅读后的收获,林恩觉得看过这一篇后,自己对魔力好像更加陌生了,本来熗还挺了解的,现在似乎变得完全不认识。

      这种感觉就像是眼前原쵧本是一头欢实的肥猪,然后被一䴦个人给牵走璵了,过了一会后,他推着一个货架出来,上面ꢯ用铁钩挂着块块条子肉。

      如果不是事先知道,甚至不能将两者联系起来。

      林恩带着已有的疑惑,폻翻맔开了第二篇: 嚛

      “你是否感觉魔力变得更加陌生,不用惊慌,我第一次解剖她时也是횱这种感觉,就像是将一头活泼的肥猪给切成片片謈肉条餷,噢,我这么比喻缣是否是对魔力쭗的亵渎,但如果我用一位美丽的少女来形容的话,那我的内心就会产生抵触,毕竟我曾做过牧师……”

      “在将她分解之后,魔力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胡乱绘制的插图),而这就是奥术,我们要做的멞就是用魔力建立一个模型,然后通过一点简单的计算,就像下面这样(没有任何注解的复杂公式)……”

      林恩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大秘密,那就是为何在克莱因大师쮅登上大讲堂之前,奥术魔法几乎没有传播。

      天啦!这怎么传播,靠这本天书吗? ᮱

      林恩在这一刻甚至觉得除了黎曼本人和魔法之神以外,没有人能看得懂他的书,圣光之主都不能。

      再加上这怪异的表达方式⹭,能够自行领悟的只能是不存在于世间的天才。

      鲨不得不说,克莱因的할确是一位正真的天才,因为根据史书记载,黎曼只是在᷼临终前随便找了溠一个拥有魔力天赋的孩子,将《魔力本来面目》交给了他后,就与世长辞,克莱因并没有受到过黎曼的教导。

      当然,这段的历史的原始资料来自于克莱因的口述,至于是否真如他所说,无人得知。

      林恩并不知道,他有一点猜测是错误偡的,因为圣光之主是真能看懂,并且认真研究过。

      因为黎曼兄曾经做过圣光教廷的牧师,所以他和圣光之主之间会有囸一丝无迹可寻的联系,为了这本书,圣光之主甚至降下过一道神谕,神谕的内容是想要告诉黎曼渄,有一道公式其实有更优解,另外,顺便想让黎曼把第一页第一句“最伟大的造物主啊”ન改为“最伟大的圣光之主啊”。 

      当然,书页上的内容已经证明了结果,或许这也是奥术魔法没能在黎曼手中传播开来的原因之一。

      …………

      ☿在认真学习的过程中,时间总是过得很快。

      林恩连第一道公஁式都还没能看懂,一上午的时间就已经悄然过去。

      在走去餐厅的途中,林恩正好遇到了训练结束的高文。

      整 林恩向高文说出⌰了自己苦恼:“根本没法理解,那些公式和插图太过于艰深晦涩。”

      他原本以为父亲应该和高文通过气,这时候就该到了高文的回合,他会将自己所䁁有的疑惑一一解答。

      可结果却让林恩大跌眼镜。

      “根据你的说法,你看的应该是黎曼圣魔导师的原版《魔力本来面目》。”高文短暂地思崺考了一下后给出了答案。휧

      햆“还有其他版本?”林恩很是意外。

      “쌲当然,除了黎曼圣魔导师的初版之外,还有克莱因大师的注解ṏ版,但是因为克莱因大师不愿意篡改劔他老师的原稿,所以这똄一版其实也比较难懂,另外教廷也出过一版,只不过似乎比原版更加晦涩,据说只有最虔诚的神官才能勉强领会一个大概,而ವ现在主流的版本是阿迪亚大师的重흏修版,我之前看的也就是这一版,就放在魔法类巄书架彈的第三层,原版的旁边,你有看到吗?”

      高文颇为得意地讲出了《魔力本来面目》的出版详情。

      “没看到。褠”林恩觉得自己似乎被父亲给戏弄了。

      高ొ文也随即反应了过来,笑着说道:“或许大人是想看看,你是否是万中无一的天才。”

      “可我现在感觉自己是个麻瓜。”林恩沮丧地说걪着。

      “任谁看ᒽ看原版都一样,据说当初马利克殿下在看原版时,为了强行破解黎曼圣魔洳导师最得意的公式,结果神志不清,造成元⛱素紊乱,把房子都拆了。”

      高文在和林恩相处的时候总是不忘彰显自己的卓越的见识,即便是在安慰人的时候也一样。

      林恩依旧很难受,他决定将学习的事情先搁置一下。

      路 接下来的主要精力,他打算用来训练火枪手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