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产自拍欧美视频

      杨海燕说完, 看牛大。

      牛大想了想,虽然他是一阮家之主,但是这种事情关乎一家人的未来, 所以他道:“太太, 小的要问一下家人。”

      杨海燕表示理解:“对了,我们之间不是主仆的关系。相当툼于我是酒楼的老板錒, 你是我雇佣的掌柜,我们之间是雇佣和被雇佣关系,所以你们便是跟我走了,你们还是良民,不会入奴籍。”她知道古代人对緋奴籍和良民很重视,而且这环境让他们必须重视,所以杨海燕멣先在这里说清楚。

      果然, 牛大听了,᧜是松了一口气,能做良民的,谁都不想做奴才。“是,小的知道了, 小的先回家同家人商量一下。”

      杨海燕蕌道:“不急, 明日再答复我便치可。”

      牛大道:“是, 那小的明日去镇上给您囧答复。”

      杨海燕点点头,她来这里就为了这件事,说完便回去了。等杨海浇燕离开了,牛大关了庄园的门, 回了家里。

      牛大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谪不管是儿子还是女儿都已经成⡨家了。不过就算两个儿子成家了, 们家没有分家,古时不兴长䡹辈在就分家这一套。

      牛大这个成日呆在庄园的人回来了,在家打理的大孙女叫了声:“阿爷,你咋回来了?”

      现在是春ⱁ忙,牛大家的婆娘带着家里大大小小的人都去了巼田地里,只봋牛大一个人在庄园샣里忙。

      牛大道:“去地里头,把你阿『奶』们叫过来횝,叫他们所有人都回来,就说阿爷有事╬情要同们商量。”

      牛大孙女牛花道:“哎。” 

      牛花跑的快,没一会儿,就把牛大婆娘等人都叫来了。这人才到家门口,牛大婆娘就问:“老头子,小花说你有事情要ॲ同我们商量,你要商量啥事情啊?”

      牛大长子:“对啊爹,您要跟我们商量什么啊?”

      牛大二子:“爹,有什么事情您做主就是了,反正咱们都没有意见。”一贯不都是这样的吗?牛大二子憨厚的笑了笑㩘。셡

      웻 牛大道:“这次的事情比较重要,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跟我们家的以后有关,大家进屋里说。”

      一听跟家里的囀以后有关,牛家人都很好奇。们老百姓家里的䖖,哪有什么重要的潛事情啊?但是看一家之主的语气还非常的慎重,所以把们的好奇心都勾了出来。

      进了屋子ව,牛大便道:“这件事情是这样的……”把杨海燕的话说了一遍,“你们妀觉呻得呢?眼下有三个选择:一是不去;是我一个人去;三是我们一家人去。”

      牛大婆娘马上道:“去,当然去了。老头子你傻了,我们一家子在乡下别说一个月一两银子的月例,ୌ就是五百文银子都挣不到了。镇上˽活儿不好找,县城又远。而现在太太能ଭ给我们一两银子的月例⦉,而且还有那个什么两百文的伙食补贴,再说了,我们詬一家子吃的可以在庄园里划出一块地来种,我们还愁什么౲啊?

      老头子你想想啊,我们能挣的可不仅仅是这一两银荆子的月例啊,我们走了,家里的田地租给乡亲们,那租金一年也能收个几两银子吧?这相当于是我们挣的钱啊。”牛大婆笝娘管着家里的财政大权,马崱上就有了一番算计。

      牛大听完,看向儿子和儿媳『妇』:“你们呢?”

      牛大长子㏦道:“我娘说的Წ有道理,我觉得可以去。”

      牛大二子:“我听爹和娘的。”

      牛大长子媳『妇』:“钱能挣到,关系能处出来,东家可是大将军了,我们给大将军干活儿,外人知道了,能高看一眼。”

      牛大二子媳『妇』:“大嫂说的是,有了这层关系,以后孩子们说不定还能在将军下干活。”

      牛大一家子商量了之后,没等到第天,当天下午,牛大就去县城了。

      军营

      彦 韩臻很忙,秦放已经把千夫ⴥ长的推荐名单报上去了,杜科直接任命韩臻为千夫长,同为,魏勿为百夫长。就是说,不仅韩臻忙,魏勿也忙。

      听到杨大花来了,韩臻以为她是来送午饭的,把头的事情安排一下,就去了军营后门。

      韩臻:“大花。”ڻ

      杨大花看到韩臻眼眶周边的黑㞖眼圈,有∂些心疼:“这两天忙坏了吧?”

      粆韩臻安慰道:“没事。”忙才好,“你怎么来了?”没썫见她带饭盒,所以不是来送饭吼的。

      杨大花把来意䡙说䵇了一下,然后又说出自己的看法:“我已经去钱庄打听了一下……相公,ᶔ你觉得可行吗?”她把钱庄打听来的借钱的方法和利息等相关事情说了一下。

      턫听杨大花说完整件事,韩臻有些惊讶的种看她。一直以来,杨大花给的印象଱是贤惠、节约、『性』子好、勤劳。但是此外,没有别的了,却不料这次给带来了完全颠覆的印象,敢大胆去钱庄借钱盘下杨海燕的쳁铺子和庄园,这不是以现在的杨大花的形象会做的事情。

      见韩臻看自己,的眼神跟以前有些不一样,杨大花有些蟝羞涩:“相公,怎ӱ么了?”

      韩臻笑道:“没有,我觉得你的意见很好,我这会儿可以抽出时间跟你一起去一趟钱庄,把澢借钱的事情解决之后,我再回来。”不得不说,탤借钱盘下铺子和庄园还是符合的想法的。在钱庄正经的情况下,欠朋友银子,还茵不如欠钱庄银子。朋友漄之间涉及了金钱,在相处过程中,总会有几分不自在。

      十天०后,三月中旬,鴔朝廷下了关于秦放等五位将军的调任宗文书。

      佷杨海燕听秦放说起这个地方之后,不禁苓一愣:“云襄县?”

      秦放看她吃睟惊的神情,不禁问:“你知道云襄县?”

      杨海燕道:“知道,我只是在书中看见过。是一本地质书中见过,但只是一笔提过。云襄县是任州的一个县城,任州本身的面积댃在启国十八州中算岢是比较小的,而且任州地处偏僻,更重要的是,任州比较澪穷。

      还有,在启国史记中也有记载,任州在二十年前是梁王的领地,梁王是先皇的庶弟,梁王过世之后,任州就被朝廷接管了,至今没有分出去。”

      秦放道:“贫穷不可怕,由朝廷接管更加好,否则我是朝獥廷的人,是皇上的臣,在其他王爷的领地,不管做什么事情,盅还要先经过王爷的同意,难免会被打入派䲑。”这就说不清了。所以,更中意在没有主的领地做实务的事情。

      쐱 杨海燕觉得秦放说祖的还是很有道理的。不过:“相公,且不管如何,你先要派人去打听一下。打听任州现在的主事人是谁,云襄县目前的情况,不管是权贵、富襨人、穷人,都要一一打听清楚。”

      秦放道:“燕燕放心,目前朝廷给了我三千的蛮子让我去安置,我晚上把情况写一下,明天就让昆狮带陶山和黄禳虎子去调查情况。”

      杨海燕对秦放还是比较醽放心的,虽然年轻,但因为从小身为长兄,所以做事情一贯是比较稳妥的ﺢ。

      噝翌日

      秦放一大早,就把昆狮、陶山和黄虎子叫来了,把事情꣡吩咐给了们。

      任州,云襄县。

      “关于即将调任过来的秦将军你≏们有㰀什么看法?”说话的皔是个中ࣱ年男人,但年纪不大,看上去三十五六,个子比较高挑,却非常的瘦㵖,而且脸『色』不太好。这个中年男人是云襄县的县令杨顺磊。杨顺磊科举出身,甲末,这是他担任云襄县县令的第二年,其实县令连任的很常见,除非是做出了特别耀眼的成绩,否则没有关系的县令䞚在穷乡僻野的地方,基本都是连任௭的。

      一个老头子᳚道:“朝廷往年都没有派守城将军过来,今年突噟然派了守城将军过来,会不会有其他的目的。”老头是云襄县的县丞,本地人,在杨顺磊外放到云襄县之前,就已经是云襄县的县丞了。有一句话叫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萟,放在庄ᯃ县丞身上就是铁打的县丞流水的县令了。ұ

      杨顺磊:“老宋呢?你有什么看法?”

      老宋叫宋文兵,是县里的主簿。县쏸令、县丞、主簿,放在任何一个县里都是铁三角。

      宋文兵道:“朝廷文书写到,秦将军是来安置蛮子的,可安置好蛮子之后他为什么쾹要留下?这件事我们都不明白。不过……如果我们云襄县有了守城将军的话,对我们䕗来说可能是件好事。”

      杨顺磊叹气:“希望是件好事슃情。这个空降的守城将军具体是个什么꾆来头쯌要去打听打听,我这就给同窗去写信,向打听一下情况。柏叔,将军府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柏叔就是县丞,읊因为年纪比较大了,又是这里铁打的县丞,所以杨顺磊比较尊敬他。

      柏县丞道:“大人放心,我这就派빓人去……不,我亲自去翻新将军府。不过只能把需要维修的地方维修维修,如果翻新的过了,我们县衙可没有这么多银子。”

      杨顺磊一想也有道理:“就惠按照你说的维修吧,县衙没有那么多银子,打肿塺脸也充不成胖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