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色娱乐

      柳府。

      时光正好的时候,阳光微微的从窗户透进房间。

      一张床上,卫梦之只穿了一个肚兜坐在那里。她已经几日没有出门了,一直呆在房间里。

      头上的伤痕,还有可以被抹药的地方,都让老婆子包扎好了,除了一处。

      卫梦之脸色潮红的拿着一罐药膏,取出来一点,往身下送去。

      这药也是请了外面的大夫拿的,她也不好意思让老婆子来,一日三次,她都是自己亲自来上。

      一低头,大腿根部全是青紫的印迹,让她羞怒不已。于是选择不看,只凭感觉抹了上去。

      手抖了几下,最终直接抹了。又凉又疼,一下子让卫梦之眼泪流了出来。

      好不容易抹的差不多,卫梦之脸已经红透了,喘着起躺在被子里,香汗淋漓。

      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声*****,有人在行那苟且之事。

      卫梦之恨的直接把枕头扔了下去,哐当一声,那jiaoyin更加响亮。

      “贱人。浪货。不知羞耻。”卫梦之狠狠骂道,当然只有她一人能听见。

      那子雅被带回了柳府,当晚就住在了她房间。第二天子雅才被赶出房间,但那子雅偏偏要和她住一个院子。

      那该死的柳二爷直接就同意了,卫梦之又不能去反驳。

      这几日,她身体不适,子雅却还要每日还向她问安。她自然不愿见,那柳二爷却问都不问,每次直接拉子雅进了房,白日宣淫,从来不避讳下人。

      卫梦之默默流泪,她本就不受柳二爷宠爱,十天半个月都不能同房一次。这子雅一来,以后更见不到了。

      外面的声音又嘹亮了起来,明显到了高点。

      卫梦之听的面红耳赤,又啐了一声,不要脸。

      听着这声音,她竟然有些情动。

      无端的,她又想起来了那日。虽然是中了药,可那胡二肩膀宽厚,好几次都被抱了起来,那种感觉从未在柳二爷这里体验过。

      她竟然觉得心痒难耐,这又忍不住的唾弃自己的浪荡,最终脸红羞愧的躺回了被窝,堵住耳朵,不听为净。

      那羞耻的声音声很快也就停了下来,没过多久,东厢房的门吱呀一声开了,柳二爷走了出来。

      子雅半拢着薄纱站在门口送行,半个肩膀露在外面,上面还吸允着不少红痕。本是白润的脸现在多了一层粉色,眼睛微红,全身上下都透漏出来被好好疼爱的感觉。

      “相公,奴家晚上等你回来再好好宠爱我。”她不舍的拢着柳二爷撒娇道,“奴家可等着你回来呢。”

      柳二爷爱死了她这眉目传情娇娇滴滴的样子,直接搂住她,亲了一口,说道,“小样儿。”

      “嗯,相公,奴家等你。”子雅微微的肩膀一抖,衣服下滑,露出来一大片雪白。

      柳二爷被勾的直接又咬了一口红,喘道,“你可真勾人。”

      子雅轻微挣扎道,“相公时间不早了,你要出发了。”

      柳二爷这才松开她来,只是临走时候,扭了一把胸口,惹得子雅娇声讨厌。

      这大白天的,几个丫鬟看的面红耳赤,这个新来的主子有点太放荡了。

      都是丫鬟自然不敢明面说主子的坏话,可李妈妈是卫梦之带过来的,在这院子里地位挺高的,她自然敢说。

      李妈妈恼怒这老爷带着这样女子来折辱自家小姐,左右根本就不是一个正经主子,她便直接说道,“呦,这是哪来的畜生,怎么这样的骚呢?”

      李妈妈看向子雅,讥笑道,“原来是只野狐狸。不愧是畜生,不分场合的发情。”

      子雅本要回屋,一看那李妈妈出来,再一听这话,她便不走了,就站那里看着。

      李妈妈也不怕,接着说道,“以为进了这府里就当是自己窝了,四处撒尿,也不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终究是野外的畜生,一辈子也当不得主子。”

      子雅听着却笑了,笑的直不起来腰。

      李妈妈怒道,“你笑什么呢?”

      子雅这才停了下来,抹了抹眼泪道,“我笑妈妈莫要指桑骂槐了,直说是我就行了。说我是狐狸。”子雅拉下衣服,娇笑道,“我这就当赞美了。”

      “至于说发情?那可是老爷来找的我,莫不是你在骂老爷是,畜生?”

      李妈妈一惊,立刻反驳道,“我没有说老爷。”

      子雅噗呲一声笑了,“妈妈莫怕,我是不会告诉老爷的。”

      李妈妈不相信的看着她,她怎么会如此好心。

      子雅怜悯道,“毕竟这老爷可是日日离不开我,怕是姐姐心焦嫉妒了,让你来说一说我。谁让老爷觉得我伺候的好呢。”

      李妈妈气得差一点吐鲜血,嫌恶道,“你这个妓子,千人骑万人压的骚货,这种话都说的出口。”

      子雅脸拉了下来,冷笑道,“那怕是让妈妈失望了,我可是一个清倌,不然老爷也不会如此喜欢我。”

      李妈妈没有想到她突然变脸,有点吓人,强撑道,“你就得意吧,老爷总会厌烦你的。”

      子雅这又笑道,“那就等厌烦了再说。”

      她拢了拢衣服,遮住春光,道,“老爷来我这里,还不是你们夫人没本事,留不住人。若没有我,老爷也不会去她那里。”

      李妈妈恼怒这还要骂,子雅直接扭头关上了门,打了哈欠道,“人家累了一上午了,晚上还要接着伺候老爷呢,就先去休息了。”

      李妈妈听她这话,更加恼怒,直接骂道,“不知羞耻的女人。”

      卫梦之在屋内听的一清二楚,脸气的通红。柳二爷根本就不来,她也没有办法。

      那李妈妈一进屋,就看卫梦之蒙着头在哭,在一看这地上的枕头,叹了口气,道,“夫人,别闷坏了。”

      卫梦之探出了头,眼睛通红,哭道,“我能怎么办?”遭人侮辱,夫妻不合,还有那狐媚子在一旁嘲讽,这日子没法过了。

      李妈妈也是明白她的难处,劝道,“夫人不如出去走走吧,一直闷在房间里也不是办法。”

      卫梦之想了想便点了点头,左右是有些烦闷,留在这房间里听春宫,还不如出去看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