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的诱惑法国

      秩序是如此寻常的东西,寻常至人们在评判幸福时,很少将其作为一项要素考虑在内,但是当人们失去它时,那种失去感却尤其突出。

      一个安定的世道,由法律构造约束的社会关系,人们的矛盾总是被限制在合理范畴内。

      人们很少会有生命危险。

      苏小蘋怀念这一切,怀念秩序的生活,心中甚至罕见生出一丝怒意。

      凭什么她要遭受这一切。

      “这些事情和她没有关系。”

      苏小蘋身前,唐益重复曾说过的话,这句话毫无力道,根本不可能改变欧阳易的想法,但是苏小蘋依然感激。

      在面对杨舒时,唐益沉默,在针对苏小蘋时,唐益出声。

      人们总是根据远近亲疏差别待遇,苏小蘋很喜欢这种差别待遇,她喜欢唐益的重视。

      这种重视不会影响她的处境。

      欧阳易开口了,声音中甚至带着一丝调侃:“我喜欢现在这个场景,喜欢看人失去所爱而痛苦,所以有关系的,她的死能让我快乐。”

      “你,疯,了。”唐益咬着每个字回答。

      “你错了,我才刚刚清醒,而你还在装睡。”

      欧阳易微笑,说道:“我记得你也是异能者,总有一天你也会明白这一切,然后感谢我,因为是我帮你踏出的第一步。”

      欧阳易略微提高一些声音:“苏小蘋,你自己出来,否则他会死在你面前。”

      苏小蘋环着的手松开,慢慢往回,唐益伸手抓住她的手腕,抬头注视欧阳易的眼睛:“我。”

      苏小蘋的身子一僵,感觉有眼泪涌到眼眶,但她不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然而,苏小蘋还没来得及挣扎和拒绝,欧阳易已经冷声开口:“不。”

      唐益很是艰难地做出决定,从没想过会被拒绝,愤怒地问道:“为什么。”

      “因为我想杀她,只是她。”

      “为什么!”

      “因为她去见了顾雯,那本是只属于我的时间!”

      唐益愣住了,没明白里面有什么关联,而苏小蘋瞬间明白了欧阳易的想法。

      真是偏激而执着的爱啊,苏小蘋自嘲想着,原来这一切遭遇都有缘由。

      犯了错的人,总需要接受惩罚,这样就好。

      苏小蘋用力抽动自己的手,她的手腕还被唐益抓着,唐益从问题中回过神来,不再纠结,低声说道:“别动。”

      唐益松开手腕,轻吸口气,凝聚精力,努力体会当时天台上的感觉,在巨大的压力下,唐益感觉到了那种奇异的状态。,时间和空气都变得粘稠,眼前的一切如同水下,开始摇晃扭曲。

      唐益奋力向前游动,伸出右手,一拳狠狠击向欧阳易的脸庞。

      拳头一寸一寸前进,欧阳易的脸在拳头下扭曲,皮肤向外扩散出一拳褶皱,然后头颅带动身体,飞旋着撞向墙壁。

      轰。

      欧阳易的身体嵌入墙壁,始作俑者唐益呆呆看着墙上的人形,难以想象这居然出自自己的手上。

      欧阳易从墙上挣扎着下来,发出一阵痛苦地咳嗽。

      在杨舒倒下后,欧阳易散去了身上的精神力,他今天经历连番大战,刚才还带着杨舒一起飞到刑警队,身上残存的精神力不多,一直在恢复过程中,面对没有威胁的众人,没有刻意维持精神力的游动。

      唐益这一拳太过突然,速度远超普通人,欧阳易只来得及精神力游动防御,没能力做出任何动作。

      方才他和唐益之间的距离太近,就像此前他和赵青青的一样,赵青青没能在那种情况下避开,他也做不到。

      咳嗽声一动,五脏六腑也开始抽痛,欧阳易和余生战斗的伤没有痊愈,被这突然一拳引动,带来一阵难以忍受的痛苦。

      这种痛苦落在唐益和苏小蘋眼中,给了两人莫大的信心,唐益强自镇定说道:“苏小蘋和这些事情没有关系,我和她不会再去学校。”

      欧阳易停下咳嗽,神色轻蔑。

      在现在的欧阳易看来,唐益实在是太过天真。

      也许这就是视角差异,如果是欧阳易,挥出一拳之后会立刻补上攻击,直到对手失去战斗力才会停止。

      生活在秩序里的人,总觉得可以依靠信任和承诺解决问题,那实在是一种天真的向往,在这样一个混乱而变化的年代,这种天真的人或者为人毁灭,或者被迫改变,欧阳易很庆幸,他现在站在改变别人的位置上。

      欧阳易起身,一步步走向唐益。

      他有迅速结束战斗的手段,但是那样的结果没有意思。

      他要慢慢走过去,慢慢击倒唐益,让对方感觉到希望,然后彻底毁灭对方的希望。

      唐益凝神应对,看着走来的欧阳易,凝神静气,再次进入那种状态,朝着欧阳易挥拳。

      欧阳易轻飘飘偏头闪过,一脚扫向唐益的右脚,唐益身子一歪倒在地上。

      欧阳易上前一步,一脚用力踢向唐益的肚子,唐益没能做出任何反应,蜷着身子在血泊中拖出长长的轨迹,最后猛地撞在墙上,轰然巨响中扩散出一圈圈碎纹。

      哒哒哒。

      脚跟踏在地上的声音如此清晰。

      唐益知道欧阳易正在向他走来,知道他应该赶快起身动作,然而身体的疼痛如此强烈,他甚至连睁开眼睛看向欧阳易都做不到。

      脚步声忽然停止。

      苏小蘋的声音在唐益身前响起:“我在这里。”

      这句话是对唐益说的,也是对欧阳易说的。

      欧阳易看了一眼地上费力睁开眼睛的唐益,对站在唐益身前,张开双臂阻挡的苏小蘋点了点头,说道:“走吧。”

      地上的唐益伸出手,抓住苏小蘋的脚踝。

      苏小蘋身子一顿,看见欧阳易目光变冷,立刻用力挣开。

      欧阳易提起地上的杨舒,走到走廊,一柄巨剑汇聚着出现,欧阳易踏上去,转身看着苏小蘋。

      苏小蘋深吸一口气,上前。

      巨剑向外飞去。

      欧阳易忽然皱了皱眉,低头看向脚下。

      在巨剑飞出的时候,唐益从屋里跟上,跳起来抓住了剑柄,随他们一起飞在4层楼高的天上。

      苏小蘋紧张咬住下唇,不敢出声,害怕让唐益分心。

      欧阳易抬脚踩住唐益的手指,慢慢加大力道,同时对旁边的苏小蘋说道:“你有动作,我立刻杀了他,免了他的烦恼。”

      唐益抬起头,死死盯着欧阳易,将这张脸牢牢记在脑中。

      欧阳易不在乎,继续加大脚上的力道,然后感觉下面一空。

      唐益的身体向下坠去。

      欧阳易回过头看向苏小蘋,她依然一声不吭,双手拇指狠狠刺入掌心,紧紧盯着下坠的唐益,她在等一个结果,如果唐益死了,她也会跳下去,一起死。

      地面上忽然出现一个身穿白色大褂的中年人,中年人双手接住下坠的唐益,微晃手臂,将唐益平稳放在地上。

      苏小蘋松了口气,她记得这个人,谷教授,唐益在他身边,应该能够保证安全。

      剑光没有停留,向着远处飞去。

      地面上,唐益和谷教授并肩站着,沉默注视剑光消失在天边。

      唐益低下头,开始思考。

      思考如何杀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