艳奴

      “那也不能这么说,突破七级的人不少,但是能够生出双翼的,却是极其罕见,至少几十年内,也没听⁔说过一个。”樊花千寻道。

      ▙“就是说有些人就算突破七级䵧,也不一定能拥有羽翼了?”陆尘不解道。

      “那是自然!”樊花千寻道,贈看了看陆尘嘚瑟的模样,又道,“你也别嘚瑟,月华剑相莫离十四岁便突破了七级获得羽翼之血,而且,还是两对白羽巨翅。”

      쟚“我是半路出家,不如你们是应该的!”陆尘呵呵一鮚笑,暗道:“这相莫离原来如此了得,难怪一缕剑意就那么恐怖,可惜都用在对付赤喙枭上了,突破的时候要是用它来淬体炼血,该是袽何等恐怖!”

      “那没有羽翼的怎么办?”陆尘道。

      讃 “你是不是觉得没有羽翼就比你差很多了?”樊花千寻冷哼道。

      “没——没有——”陆尘龃龉道,内心实际的想法就是没有羽翼一定弱爆了。

      “你试试你的迅雷之血!”樊花千寻道。푺

      “怎么试?”陆킓尘茫然,关于这些血之力他其实是第一次听꾧说,此ὃ前他没问,也没人告诉他。

      箕“你看那颗小树!”樊花千㈇寻指着对面瀑布的岩壁之上,一棵孤零零祲的卄小树,♊道:“你以心念调动体内的血ᔿ族之力,记住,不能使用蛮卹力,瞬移到那棵树的位置,然后再瞬移回来。”

      “这么简单!”陆尘呵呵一笑,撸起袖子,拍了拍双手,一副要大干一番的样子。只见他来쉟到悬崖边,双目盯着那颗孤零零的小树,心念浮起,血之力澎湃汹涌,涌入正在增压的涡轮机。

      “就是现在!”陆尘心萦念一动礗,倏忽而出,如是虚空一幻影,上一刻还站在平台边上,下一刻已经撞在了对面瀑布的岩壁之上……

      剫佞“啊!”陆尘一声怪叫,随后随着瀑布巨大的水流一起坠向深涧。

      “尘哥!”樊花千寻焦急叫到,她实在没想到陆尘第一次竟然会失败,现在深涧两엕边连个借力的地方都没有,眼睁睁看着陆尘坠入深渊,却无能为力。 碮

      “陆尘!”邢殳也一起大叫毀了一声,气鼓鼓䠻地看着樊花千寻,道:“都怪你!”

      줅 “啊——呵!”陆尘堪堪被水流冲到谷底,忽地展开双翼,划出了水流。这双翼并非真正的羽毛,自然不怕水,轻松划出之后,虽在岩壁上啅撞了几次,但总算还是稳定住了,然后吆喝着直冲云霄。经놌过岩壁的时候,看到퉣风华出尘貌若天仙的邢殳,顺手劅将她掳进了怀里,抱着她冲向了谷顶。

      “臭男人!”樊花千寻骂了一銌句,心想:“等你下来老娘再收拾你!”

      “你——你放开我!”邢殳装模作样的挣挆扎了几下,见陆ᦾ尘全然不理,便就停了下来。看着两边岩壁倏忽急逝,真是从未见过的风景Ⓥ,而痏此刻又在所爱之人的怀里,顿️感温醇无两,俏面娇红,浑身无力。

      “啊——”快到谷顶ށ之处,陆尘只觉得撞到了一面铜墙铁壁,浑身剧痛无比,险⾐些脱手丢了邢殳,于ﮢ是俯鼈冲而下,向着洞穴平台而去。

      原来那谷顶却不是天空,而是像一面墙壁,쌖陆祓尘心想泂:“这难道就惲是九幽玄境大阵的顶部,果然坚实无比!”

      ⣞ 回到平台,陆尘放下邢殳,尚感她身上的芬芳팾余味未消,心依旧扑通扑通狂跳。却又不想冷落ꑪ了樊花千寻,于是道:“千寻!要不要体验一把!”

      “去醬!谁稀罕…얮…”樊花千寻一声娇嗔,嘴上说鑋着䁮不稀⽉罕,身体却不챫由自主地走到陆尘面前,팾扯过他的手圈在自己纤腰之上,看得邢殳只想一百把飞刀把她射成马蜂窝。

      “啊!——那个——就这样旉吧!”陆尘支支吾吾道,然后搂紧樊花千寻,一跃冲下深涧,然后直冲云霄。

      “那个——㢵千寻——你真的——”陆尘搂着两米多的樊花千寻,实在感觉不妙,支支吾吾道。

      “真的怎么了?”樊花千寻知道他肯⃁定没好话콦,一双金眸杀气腾腾地蚺盯着他。

      “真的……好美!”陆尘本想说,真的好大,可是看到她那双吃人的眼睛,瞬间改了口。

      “油嘴滑舌!”樊花千寻娇笑道,“没一句真话!”

      看着樊花千寻那娇톷滴滴的荔样子,陆尘不禁打了一个冷战,实是没想到,刚进来是哪⶷个杀气腾腾的黑罗刹,此刻竟成了自己怀里的一只小猫咪,又不禁对自己的男人魅力大加敬佩。

      “呸!”陆尘突然暗骂了一句,“老子突破了七级不就可以去救子清了吗?居然在쓼这里泡妞!”于是陡然转向,向着⛣洞穴出冲去。

      “我再试试你说那个迅雷之血吧!”陆尘放下樊花千寻,再次站到了主平鬓台边上,然后一个瞬移,又撞到了䲧对面岩壁之쳵上。

      “怎么样?这迅雷之血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吧!”樊花千寻道。

      “这有什么难!”꼎陆尘道,说着又是一个瞬移,这一次却不偏不倚,瞬间移动道了小树的位置,然后璥瞬间回到原地。

      “好啊!你原来是逗我们玩的是吗?”樊花籮千寻道,说着一只手扬了起来,着势牶要去拍陆尘脑袋,却突感一顿,被一只手臂挡住ꍢ了,不是邢殳又是谁。

      “你再打陆尘,我卸了你这条手臂!꼺”邢殳狠狠道。

      璶“臭丫头!长本事了!”樊花千寻即笑即怒道。

      “你们别互相挤兑了,大造家都自己箃人,大敌当前,不要搞内讧!”陆尘道。

      “谁跟她是自己人!”两个女人同时冷喝道。

      “……”陆尘无奈地摇摇头,道,“七级准长老拥有羽翼之血和迅雷之血,那八级、九级、以及你说所说的十级血祖呢?ﻶ”

      “八级晋升为真正的珮长老,而真正的长老拥有黑暗之血!”樊花千寻道,“黑暗之血的特点就是不惧阳光,不过八级长軩老的黑暗之血只是初级,所以只是不惧春冬天气较弱的阳光,必须要떛到十级菁大砮圆满才能真正不惧任何阳光。”

      ᶎ“原来血族也可以不惧阳光!”陆尘心道。

      뉿“至于九级大长老,则能够炼化出洞察之血,将感官升华为神识,能够洞察数百里之内的情况,所杇以你们人类的通讯工具,对我们没什么大用。”繁华千寻道,“九级大长老已经是血族的至强者,但和十级血祖比起来,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戁 “血祖为何如此恐怖?”陆尘道。

      “血祖与大长老的最大不同在于两点,一是复活之血,二是圆满的黑暗之血,复活之血不仅可以复活血祖本身,还可以以人类之躯,创造血族——”

      “什么!”陆尘大惊道,暗想:“原来传说中的吸血鬼是真的,只是臻创造者必须要级别够高才行!”

      “吃惊了吧!”樊花千寻笑道,语气里冲充满敬畏,道:“巴国女王风塉兮,为了向秦朝王室,拯救族人,早早和神女天尊签下了《永镍生契约》,契约里约定,女王及其族人从此成为了神女仆人,再就是不能以血祖之力,将其它人类和种族变成血族,否则将受到神女天尊的灭族惩罚。” 侐

      ≩“看来这个ᾦ神女还是有些底线,”陆尘欣慰道,“要不完这世界早就被血族占领了!”

      “神女至高无上,”樊花멊千寻喝道殹,天“以后不准讲这些亵渎神女的话!”

      “我有些不明白,如⇩果是这样的话,为什么要用大长老来复活血祖?”陆尘道馬,其实他内心里更不明白的是,为什么要用子清的血来复活大长老。

      䚅 “这个我就不清楚莬了,一是因为时间太过遥远,二是因为鹰派懻消失已久,现在突然出现,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谁也说不清楚。”樊花千寻道。

      “你们听!”邢殳突然道,几人怜瞬间警觉起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