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视app为爱而生

      “也ꌑ别想狡辩了,或许,很快整个苍云州都能知道你⧧们离倭奉王朝转嗣⧷阵法的事情。”

      大概“转嗣阵法”四个字实在是瓷实,无从否駺认。蝯

      閉一时间,氛围就紹僵持下来,叶绮罗落在后面,双手环抱,懒散的靠在一棵树上,目光落到仓玉身䶹上,这似乎一不小心,又触发了禁制啊,不过…… 

      通常情况下,仓ꔨ玉被触发了禁制之后,就是一个杀人工具般的存内在,受业障折磨的神魂出来了,意识依旧被压制,只有些本斿能,只不过那是在叶绮罗干扰之前。

      籘 얌 这会儿,叶绮罗挺好奇,在仓玉젡清醒的情况下,知道自己的处境,会是什么反应。

      在这僵持㮱中,方才开口的人再度嗤笑一声,“那又如何?离奉王朝转嗣,转的也是治下凡俗人的嗣理,삹谁不知道离奉的凡俗人最是安居乐业,从来不存在汙民怨셑。再뽳说仓玉,便是他生来就是祭品,他也是离奉的人,享受了供奉,那么为延媉绵离㑏奉王朝的千秋万代需要ﻁ他做出牺牲,那也是他义不容辞的丰责任。

      说一千道一万,这些都是我们离奉自己的事情,没伤你힨们宗门的利益,没动你们的人哴,如此,跟你们又有何关系?多管什么闲事?హ”

      这话说得,好像是没毛病。

      这就是强者的底气,事情没抖露出来前,就是多个不错的名声,如今ऌ也就是名声差一点,更何况,离奉哟王朝的本就是苍云几大势力中,行事作风最为霸道不讲理的;至于尊皇,那就更没影响了,以前被人说一句“慈父”駀,现在顶多就是“渣爹”,外人不管怎么排揎他,䘩也没人有胆子当着他的面鹤,指着他的䯮鼻子骂。

      说话的人微抬着下巴,뚜睨着伏青羡,又扫了一眼其他人,甚是嘲讽不屑,然后,“呃……”表情凝住,̟眼葖睛瞪大,缓缓的低头,腹部一只血淋淋的手,手掌不大㼦,那是自他后腰,洞穿了他的身体,位置还믃是丹田精府所在。

      噗嗤一声,那手又抽了扲回去,他捂着腹部,不敢置述信的僵硬转身……“你……”

      这突来的变故,也惊了一众人,齐刷刷的看过去,除了目标人物,余者都像是被定格了一般。少年人,个头不高,哿白嫩嫩ꠝ的一张脸,因为还没有长끰开,有些雌雄莫辨,寻踜常的时候,多是无害,只是这会儿,一双眼睛黑沉如墨,䵾萦绕着邪肆戾气㱘,右手被鲜血染红,指间还竔萦绕着一丝丝黑烟般的东西,随意了甩了甩手。

      “你什么?”仓玉还是少年人的嗓音,只是原本还有点软软的,现在是全然的冷漠,跟傀儡似的没有一丝感뺍情,然而他的意识却౬是清醒的,正因为ᡵ如此,他现在给人的感觉,比起在云上天大开杀戒的时候还要可怕。

      说话间再度出手,这一回是对方埨胸口,中丹田气府位置,哪怕这一次多少有些反应,想要反击,然而本就礇负伤,加上实力悬殊,还是让仓玉轻易的得手。ᒬ

      终于也有人慢半拍的回了神,“仓玉——”

      除了一个赶紧拿出疗伤的丹药,余下的数人联手➌围攻仓玉。

      摼然而,仓玉㏬现在虽然看着依旧鈞是神府境修为,战力跟气势又再度的飙升到合丹境,而ᚕ离奉王朝的这些人,最强的依旧卡在神府境,自然不是仓玉的对手。

      须知,ཡ神府境到合丹境,不仅仅是跨越一个大境界,其难度是精府到气府,气府到神쮿府的百倍不止,有些人一卡釉几十年,上百年,甚至有些天赋不错的人,उ都可能终身止步神府境。

      意识清醒的仓玉,对敌的ꕻ时候,可不再是依靠本能䊳,大部分都是蛮力的轰杀——在云上天,也正ﻠ因为此,伏青羡他们支撑的时间才会长一些,否则,只怕叶绮罗在第一时间就需要鸆救场——养更有技巧,也更为精准。

      要杀人,轻而易举。

      “仓玉,别在学府里杀人!”贺临高声说道。

      说起来,贺临跟仓玉交手是最多的,因此,关系也算是劯最好的,在一定程度上,贺临其实将仓玉当弟弟看,总✸觉得这小子需要多关怀关怀,不然太可怜了,那时候还嘲笑自己想太多귿,现在ꍀ想来,哪里是想太多,分明是想太少了。

      如今离奉ѭ王朝的人,当着仓玉的面,都能毫不避讳的说出那些话,✂表面功夫都省了,失去了离奉王朝砘的庇护,仓玉孤家寡人一个,在学府里杀人,可是直接触犯了学府最高规矩,加上之前收徒闹出的那一出,学府处罚ዛ仓玉的时候,绝不会心慈手软,他便是有合丹境的实力,学府要拿下他,也是轻而易举的。 蔍

      蛖 虽然知道仓玉危险性很高,早早的绝了后患才好,可是,这时候,第一想法却是让他免于危机,别无他䜙念。

      仓玉侧头看了一眼,那一眼,叫人心中柎寒颤,头皮发炸。

      仓玉直接拿出뚲一张传送符,圈定了离奉王朝的所有人,不给他们逃跑的机会봷,毫不犹豫的撕开符篆,⥚随后全部消失在原地。

      剩坔下的人有些怔然,来之前,是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我们要追去看看吗?仓玉如果将他们都杀了,那就是公윁然反叛离奉王朝,离奉王朝就能光明正大的抓捕他,转嗣阵法的事情说不定还会被另外编造一番,转嫁到他头上,离奉王朝能挽回些声誉,仓玉可就成过街老鼠。”庄胤鸣˜有几分犹疑的说道。

      “仓玉跟之前在云上天大有不同。”伏青羡微微蹙眉,“现在的他非常危险。” 

      戾气跟邪气都太重了,就好像팪随时都会自堕入魔一般。

      这时候,众人都不由自主的看向叶绮罗。

      虫 她一副置身事外的姿态,多少有那么点让人生气。

      钟叶绮罗似·乎感觉到他们的怨念,好歹将ꖺ散漫的姿态收敛了一点,“没事儿,那些人也是他业障加身的受益者,他要出出气,也圛是很正常的事情,他现在的毰处境,等豽完事儿了,必然会回来的。”安全,大概算是鸿宇学府为数不多的好处之一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