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爱莉与仓中教授中文字幕

      林昭在山洞门口坐了一会儿,整理了一番思绪之后便转身朝着山洞里走去。

      那位程知州的凶悍,他可是见识过的,现在外面都是程敬㪁宗的人,如果他这个时候走出去,且不说有很大几率会被当成山贼杀了,就算没有被误杀,那位知州老爷想来也不介意随手处理掉林昭。

      因此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林昭必须要躲盏在这个山洞里,尽量藏助好,等到风头过去了,再想办法回越州去。

      蹡 这个山洞,入口处还是非常光亮的,但是越往里越黑,到了那块平地的时候,就基本看不清什么东西了,刚才还是徐老大举了个火把照亮,等林昭再度走ꮀ到那块平地的时候,只见那个小姑娘已션经点起了一盏油灯,发出微弱的光芒,照亮了这块不小不大的平地。

      林昭左右打量了一番这间小屋子,然碧后再灶台后面抱了一些稻草,给自己铺了一个简单的床铺,然后他坐在稻草上,看向眼前的姐弟俩,开口道:“现在是白天,可以点灯,到了晚上的时候,灯一定要熄了,知不知道?”

      白天天光大亮,一盏油灯的光芒根本不起眼,但是如果到了晚上这个山洞里还有微弱的光芒,只要附近有人,就一定会发现这个山洞。

      小姑娘坐在床边,有些怯懦的点头:“知道了。”

      相比较这个小姑娘,比他还要小两岁的小男孩,反倒要勇敢许多,他拉着自己姐姐的手,看向林昭벸,开口道:“你叫什么名字?”

      “林昭。”

      林三郎坐在稻草上,借着灯光看向这一对姐弟,开口问道:“你们两个叫什么?”

      小姑娘与林昭比较熟,立刻开口道:“我叫采衣。”

      说完她又指向自己的弟弟,继续说道:“他叫朝宗。”

      ꜊ 说完,这个名叫徐采衣的小姑娘低着头说道:“不过寨子里的人都不这么叫我们,㝹他们叫㵊我们大丫跟小虎。”

      林昭低头琢磨了一番,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两个名字,是什么人给你们取的?”

      徐朝宗低头不说话,徐采衣轻声道쭋:“阿爹说,是娘亲给我们取的名字,阿爹他没有读过书,但是我们两个的名字他都会写,娘亲走的早,阿爹就教我们写名字。”

      林昭笑了笑:“你们的母亲,肯定读过不少书,给你们取的名字,都是有出处的。”

      诖这姐弟俩的名字,都是出自经典ꠥ,很显然他们那愴个早逝的母亲,多半是个大户人家的女儿,流落到了山上。

      听쩍到林昭提起母亲綽,姐弟两个人来了兴致,立刻追问自己的名字到底是什么意思,林昭也很有耐心,坐下来把“华采衣兮若英”以及“朝宗于海”两句话,解释给两个孩子听鵾。

      两个人从小在寨子里长大,根本没有读过书,此时竟也听得津津有味。

      三个人年纪都不算大的少年人,正在山洞里窃窃私语,此时外面隐隐传来了争斗的声音,林昭心中一凛,连忙起身吹灭了油灯,在黑暗中对着两个孩子低声道:“噤声。”

      脽 于是两个孩童便很听话的闭口不言,林昭让他们两个睡在床上,自己则是睡在稻草上,此时还是夏天,山洞里颇为阴凉,ሀ三个人就在惴惴不安的뒭心情中,慢慢睡峝了过去。

      林昭一觉睡醒,这会儿已经쥲到了深夜,山洞之中鿿伸手不见五指,因为是在山里,外面隐隐还能听见一两声狼嚎,他不敢点灯,只能在黑夜轻声说道:“你们两个,繜醒了没有?”

      㦚 “醒了。”ޭ

      两个小家伙都小声回话。

      湤林昭适应了一会儿黑暗,然后摸索出㌥了一点干粮,慢慢放到两个孩子手边,然后轻䰵声道:“你们先吃点东西……”

      在这种地方,自然是不能生火的,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他们三个人都只能喝凉水,吃干粮。

      黑夜之中,三个人如᫘同三只大耗子一样,一点一点的啃着干粮。

      因为已经睡了一觉,釤后半夜林昭毫无困意,好容易熬到了早上,他大着ꜣ胆子跑到了洞口观望情况,结果四下没有人,也没有声音,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崌 櫐 就这样,林昭带着两个孩子,在山洞里生活了足足三天时间,这三天时间里,只有白天他们才能点亮油灯,得到一些光亮,借着这些光亮,小姑娘徐采衣,会与林昭下老虎棋解闷。

      栶 到了第四天早上,林昭终于忍不住了,他从稻草上爬了起来,然后回头对两个孩子低声道:“你㙏们在这里待着,我出去看一看情况,我不回来,你们就哪里也不要去。”

      说到这里,林昭想起了什么,魤开口道:“如果我一直不回来,你们就把这山擔洞里㻫的粮食吃䄉完了再出去。”

      经过三天˂的时间,两个孩子都跟林昭颇为熟悉了,闻言都点了点头:“知道了,林大哥。”

      林昭拍餿了拍身上粘着的稻草,大着胆子走出了山洞,他天生聪慧,记忆力也好,能够清晰的记得羶徐老大领他们过来的路,爬了几道坡,又绕了一些路之后㹢,林昭终于遥ﳨ遥的看见了天狼寨,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咬牙爬到了天狼寨附近。

      뇇 爬到了天狼寨附近之后,林昭才目瞪口呆的发现,这座原本规模不小的寨子,已经被烧了七七八八,只剩下一些残缺的木头以及土坯,整⪻个寨子的土坯主体还在,但是基本上已经算是付之一炬了。

      㰪 뤌 而此时的寨子里,已经空无一人,有的只是那䦏些倒塌的木头下面,一具具被烧焦了的尸体拶。

      ⦏林昭摇了摇头,℡转身寻了个高处爬上去,四下看了看之后,才发现整个东白山上,已经看不见官军的踪影,很显然这些官军,已经退出了东白山。

      林昭心中凛消然。

      程敬宗等人,是为了徐老大这些知情人而来,既然他们已经退去,就代表着……徐老大八成已经死了。

      至于林昭教徐老大的那个法子,听起来似乎可行,但是实际操作起来难度太大,毕竟官军之中有跟徐老大近距离照过面的人存在。

      林昭摇头叹了口气,正准备回山洞去把那两个孩子带过来,突然听到了身后一处还没有全然倒塌的房梁下面,传来了一阵动静,他心中一凛,小心翼翼的꼬往前走了两步,只见那个没有倒塌的梁柱下面,有十几具已经烧焦的尸体,其中一个人躺在尸体之中,但是踳身上的衣服却没有被烧焦,只是他的衣衫上都是鲜血诛,后背上还有一根羽箭,看起来颇为骇人。

      这人很ᐻ显然没有死,并ⵚ且藏在尸体之中看到了林昭,这才发出了动静。

      这人的脸上全是鲜血,一时间分辨不清容貌,但是林昭又觉得眼熟,当即小心翼翼的问道:“徐寨主?”

      那人咳嗽了几声,抬头看向林昭,声音沙哑:“是我。”

      很显캥然ﭘ,他受伤极重,能不能活下来都是一个未知之数。

      林昭大着胆子往前走了两步,走到了徐老大面前,然后松了一口气:“徐寨主伤势重否?我去给你寻个大夫?”

      此时他已经走到了徐老大附近蹲了下来,正准备继续说话,原本已经垂死的徐老大,突然伸出左手,狠狠地扣住了林昭的脖子!

      他浑身鲜血,怒目圆睁,恶狠狠地看着林昭。

      “那些官军说佭,我天狼寨之所以覆灭,是因为⽝太蠢……”

      “我重伤之后,在尸体堆里躲了三天,一直在想氵这件事情ᮦ……”

      说到这里,他怒视林昭,咬牙道:“是你,是你是不是?”

      “是你给我出콩的那ײ些主意,害了ഀ我们寨子,是不是?”뜧

      “是不是!”

      扉 林昭本来以为他已经失去了战斗力,这才放松了警惕⢘,没想到看起来已经重伤垂死的徐老大,还有余力对他发难。

      不过也䋈就只是给林昭带来了一些麻烦而韟已。

      林昭深呼吸了䭂一口气,两只手一齐发力,这才挣开了徐老大的左手Ⴥ,他一屁股坐在地上,往后退了两步,谨慎的看着徐ﻘ老大。

      좻确定徐老大受了ࣷ重伤,没有办㗽法活动之后,林昭才从地上站了起来,咬牙道:“쯅本就是你自己蠢,你夜袭林家,杀了那么多人,凭什么觉得我会帮你?”

      “凭䄵你那个可爱的女儿吗?”

      ꂃ 那天晚上,林简只差一线,就死在了这些贼人手里,林简若是死了,林昭多半也活不了。

      更重要的是,跟林昭关系很不错的赵籍,也궳死在了这些山贼手里,他心里焉能不恨?

      焉能心甘情愿与山贼出谋划策?

      面对这些讨伐的官军,原本坐拥地셑利的天狼❚寨,不是没有还手的机会,但是就因为林昭的几句话,让天狼寨内部发生了分裂,至始至终都只有一少部分山贼正面抵抗了官军。

      这才导致了天狼寨的飞速溃败。

      此时既然已经摊牌了,林昭也不再遮掩什么,他从地上爬了起来,冷眼看向尸펠体堆里的徐老大。ྩ

      然后他左右看了看,终于在附近看到了一把长刀,他一边弯腰捡刀,一边开口道:“其实我骗你的不止这一点。”

      “程敬宗固然想杀你,但是他哪有那么多时间一直待在㉐这荒山野岭?”

      “那些官老爷以及官军们,也不会有那么尥多精力,去一遍一遍的搜山。” ⬐

      林昭终于捡起了那把刀,缓缓说道:㵎“原本只要你在那个山洞里躲上几天,说不定官军们便退了곜,是我把你骗了出去,目的就是要借那些官军之手,要了你的性命。”

      “为了不引起你的怀疑,我ᄬ还很贴心的给你出了一个脱身的主意。”

       终于,有些瘦弱的林三郎,提着那把长刀,走到了重伤垂死的徐老大面前,ྦྷ少年人双手举刀,目光凶狠,咬牙道:“你我本无仇怨,怪只怪你干下了不该干的错事,杀了不该杀的人!”

      “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鯧 看到少年人手中的长刀,只能勉强动弹的徐老大,瑌目光惊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