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美兔视频资源黄瓜软件

      轰隆!

      远处地面下陷,形成一个大坑,坑中隐隐有绿光浮现。

      龙小三目竱光投向䬹那大坑,忽然发现绿光动了动。

      他一脸懵逼:“什么隔壁老王?绿得发亮!”

      Ƅ下一秒!

      轰!

      ρ

      随着一声爆炸,绿光乍现,耀眼夺目的绿光照亮了半边天。

      龙小三黝黑的面孔被照得一片绿,表닚情由懵逼转为震惊,而后被茫茫绿光吞噬!

      异空间。

      紫光一闪,陈焕出现,面前就是夆引导者ꞙ。

      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张口吐出一大滩血。

      引导者一阵愕然。

      “干什么?说跪就跪,怎么回事?”

      陈焕摸了摸自己胸口,那里有一븅根骨头断了。

      哇,张口又吐出一口老血。

      “我说小子,你不会又在被人追杀吧?”

      “咳咳。”

      쬾 陈焕无ࠨ奈的点点头,他本想解释,但浑身疼痛,说不出话来,只是咳嗽了几声。

      引导者郁闷不已。

      “我说,你怎么天天被人追杀?混得惨的我见过不少,你这样的我倒是头一次见。”

      陈焕欲哭无泪,咳了几声,身体舒服不少。

      朑 “引导者大人,䱗你不懂펣啊,人类有种情绪叫嫉妒。”

      “我就是因为长得太帅了,这些长得丑的都嫉妒我,哎⣇,ꆗ说出来都是泪啊。”

      引导者对人类的帅与丑没有分辨力,此刻一脸迷茫。

      ⧓ “真有这么夸张?”

      ⯔ “那是,我还能骗您不成?太惨了,红颜薄命啊!”陈焕哭诉道。

      “红颜薄命是这么用的?”引导者脖子一歪,反问道。

      “差不多,咱就是表达那个意思。”

      “都是嫉妒啊!”フ

      引导者忽然道:“㙸算了,天天这样也不像一回事,下次我会给你一次奖励任务,能拿到什么就看你运气和能力了。”

      哷 陈焕心里一惊,卧槽,竟然还有后台操作?

      他顿了一下,忽然号啕大哭。

      浇“引导者大人,太䖄惨了,以后得多多安排点奖㭡励任务啊。”

      “行了行了,别哭惨了,你以为想有㸓就有㠨吗?”

      “什么时候想走,吱一声턙!”

      引导者似是被陈焕折腾烦了,腾空而起,在上空漫无目的的晃悠了起来。

      陈焕哭声瞬间停止,嘴角露出一抹憨厚的笑容。

      奖励关,没想到啊,这不起飞了?

      看来以后还得多多和引导者打好关系,竟然ᲊ有隐藏福利。

      陈焕脑海中忽然浮现出姚冲的面容。

      嘿,不就是舔吗?姚冲怎么舔我,我就怎么舔引导者。

      别的不说繋,姚冲在舔这一条路上,整得是明明白白ﳊ。

      三人行,必有我师啊,想到这里,陈焕不由得感叹道。 Ღ

      他忽然咧嘴笑了:띶“嘿,我他喵的真是天才。”

      “嘶!疼,疼,疼!”

      笑得太用力赴,一不小心牵动了伤口,真是钻拼心得밟疼。㢚

      撕拉!

      陈焕将烂布条般的外衣撕掉,露出了扭曲的合金内甲。

      埖这件从系统买来的钛金内甲已经不复昔日的银光璀璨,此刻扭曲变形,有不下十余道裂痕,算是彻底报废了。 嵛

      这一切都是因为坍塌力场。

      那一瞬间,陈焕不㽶知道自己周围的重力增强了多少倍,愹五倍?十倍?还是二十倍?

      那如山的压力似是能将一切生物压成一团碎肉,他能活下来,一是系统买㍜的丗进化药剂给力,身体素质过硬,优于普通一尌阶,二就是有钛金内甲。

      ᠹ 而即便如此,他身上的骨头也不知断了多少냞根,只是侥幸保住一条命罢了。

      别看他嘲讽阿蒙,说是挠痒痒,实际上心里慌得一匹,颇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

      太强了!፩这就是顶尖高手吗?

      差距还是很大,如果阿蒙一上来就䓈往死里打,恐怕他连进异空间的机会都没有。

      陈焕将身上接近报废的钛金内甲脱掉,先从系统商店买了一支治愈药剂。

      不得不说,系统不놓骗人,起死回生,包治百病,效果属实给力。

      药剂一注射,陈焕很快᛿便感觉浑身清凉,痛苦大减,继而浑身上下酥酥麻麻的,有些许难受。

      不过五六分,陈焕从地上站了起来,活动了一番筋骨。

      好了,竟然全好了,最起码八成以上的伤势枖全好了。

      随䑓后陈焕又从系统商店买了一件新的钛金内甲给自己穿上。

      “那个,引导者,引导者大人,我要出去!”

      紫光一闪。

      陈焕眼前一黑,回到了现实世界。

      他一睁眼,一张绿光满面的脸映入匀眼帘。

      阿蒙!

      他竟然和阿蒙脸对脸,相隔不过一米。

      放眼望去,十二人只剩下阿蒙一人。

       周围数百米,杂草枯黑,遍地新绿뱓。

      陈焕大惊,紫光一闪又消失了。

      阿蒙一脸震惊。

      “这,怎么可能?»”

      “一阶?真是一阶吗?”

      “如果是一阶,为什么拥有如此多的能力?丧尸,精神穿刺,再加上眼前这紫光又分明是空间领域的特殊能力。”

      “一阶五个能力,应该是同一领域,可这小子竟然有不同领域的能力。”

      “但如果不是一阶,他的实战表现又很是奇怪。”

      “邪门,太邪门!”

      駛这一刻阿蒙心中的陈焕像是一层蒙上了一层迷雾,他甚至不敢肯定对方实力到底在㲠什么水准?

      他不就是很强,但也不是很弱,他就是很奇怪的那种忽强忽弱。

      忽然,耳畔响起一阵婴儿啼哭声,阿蒙脸上青一阵,푀红一阵,表情因痛苦而扭曲,扑通摔倒在地。

      异空间。

      引导者凝视着陈焕,陈焕不好意思的讪讪一笑。

      “他们太可恶了,在外面蹲我!”

      “哦?你䄀是干了什么罪大恶极的誏事让他们这么恨你?”引姃导者疑惑道。

      陈焕一脸无辜。

      ᛮ“我是冤枉的啊,我什么也没干!”

      忽然,他想起阿蒙那张绿光满面的脸。 람

      蒄“哦,我想起ჴ来了,我把他们都绿了。”

      引导浅者语气里满是震惊。

      “他们?都绿了?”

      “睡别人老婆,一睡睡一群,不杀你杀ꌴ谁?”

      陈焕一脸震惊:“你这都懂?”

      裎 “你以为我是傻子?”

      蝀“不,不,大人怎么能是傻子呢?咳咳,不过,此绿非彼绿!”

      “狡辩?”

      “哎,算了,说起来有点复杂,放我出去吧˟,我要出去!”

      “你耍我?不是有人蹲Ѿ你吗?”

      陈焕尴尬一笑。 ●

      ㇟ “썇细细回忆了一下,我发现蹲我的那个人重伤了,我不必害怕,现在出去我就把他给干掉!”

      “出去了,别再回来烦我,再回来,我把你阉了。”

      陈焕大惊,正要辩解,光芒一闪,回到了现堟实世界。

      只见阿蒙躺在地上,身体在微微颤抖着,似是痛苦万分。

      陈焕警惕的与他拉开距离,同时开启精神探查。

      十二个人,除了阿蒙ᶿ,还有一人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其他十人全死了,而且附近再没有其他活人。

      而且唯一有意识的阿蒙身体状态很是奇怪,忽强忽弱,看他的表情似是忍受着莫大的痛苦。

      陈焕松了口气,危险终于解除了,阿蒙这个状态应该动不了自己。

      皥 三代吞噬者䘇,Dž又是一千五百试炼点外加几百毁灭点眨眼间没了,但超辐射自爆真是太给力了。

      其实在战斗ẏ前,他便想好了对策,指挥鯂三代吞噬者悄然潜入地下。

      之所以没有直接让它自爆,一是位置不太好,为了防止被发现,陈焕命令它从远处挖起,一路挖到众人脚下,二是他想看看自己与高手之间差距有多大,现在看来,还是别不自量力的好。

      目光逐一扫过地上躺着的那绿光满脸的十二人,陈焕咧嘴一笑。쁣

      ഊ“嘿,都绿了,绿得好啊,全绿死!”

      “以后谁再敢招惹我,我把你们全绿了!”

      这时,阿Ɀ蒙忽然像个没事人似的站了起来,陈焕心里导一惊,转身就要跑,耳畔忽然响起一声

      古怪的婴儿啼哭。

      阿蒙惨叫一声㯠,又摔倒ㅮ在地!

      陈焕止步Ꮵ,回头看到阿蒙又恢复了之前那般痛苦的状态。

      他快速拔枪,正要开枪,阿蒙䴔忽然大声道:“等一下,别开枪,相信我,留着我比死人更有詸价值。”

      嘭!

      两声枪响,试图站起来的阿蒙双腿中弹,仰面朝天倒在地上。

      ӏ

      他忽然松了口气,对方开枪不打头,打得是双腿,那证明今天可以活命了。

      陈焕缓步走向阿蒙,保持十米距离站定。

      “想活命,那就得给我一个让你活下去的理由。”

      语阿蒙毫不犹豫道:“只要能活命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你是我爹都行!”

      陈焕乐了,我可没有你这么不孝的㑎儿子,到处追杀你爹。

      他缓步走向阿엠蒙,两指相并,指尖黑光闪烁。

      呑“不要动,不要反抗!”

      궨阿蒙非常配合的一动不动,闭上了双眼。

      陈焕一指点在他的眉心,片刻功夫,那ᆱ黑光没入其中消失不见。

      핵 疲惫!

      陈焕忽然感觉精神疲惫,此前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可见精神毒种当饮真是消耗巨大。

      他试着感应了一下,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与阿蒙之间有一种特殊的联系,只要心念一动,毒种爆发,阿蒙就会受到极大的痛苦。

      阿蒙睁开眼,摸了摸Ꮄ眉心,惊讶道:ꡠ“精神毒种?”

      陈焕心里一惊,这你都知道?不愧是著名杀手那你该不会知道怎么解除毒种吧?

      阿蒙同样心里一惊,离谱,他心里细细一算,陈焕在一场战斗中展现的能力就达到了五种,再加上资料中展示的其他能力。

      他忽然发现一个荒谬的现象,对方能力不止五种,并且涵盖不同领域,但平时给人的感觉却是一阶。

      阿蒙脑子混乱了,饶是他见多识广,也想不明白为什么?

      邪门,这个小子真是处处透露着邪门!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