啦啦啦视频免费观看在线观看

      “刚刚看你愣神,是有什么特别的发现吗?”见吴斯初步处理了患者病情,王老忽然问道。

      没想到王老连这都注意到了,吴斯摇头:“哦,不是,这个老人我认识。他以前经常在我家附近捡垃圾卖。”

      前天才说要有稳定收入了,怎么转眼就搞成这个样子?

      “王老,他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会送到超自然医院来?”吴斯不解,老人病情虽重,身体上却没有外伤,并不像食尸鬼所为。

      王老依旧眯着双眼,但眉头皱了起来:“他是行动队追击食尸鬼的路上发现的。当时他昏在一个满是尸体的地下冷库,食尸鬼却没伤他,行动队觉得有问题就送到了我们这。”

      事出反常必有妖,凶残的食尸鬼不伤人,吴斯也觉得不对劲。

      不管怎么说,救人要紧。

      “需要请异能科的人来会诊吗?”王老提醒道。

      “异能科?”

      穆灵妍忽然插话道:“就是隶属于官方的异能者,调拨到我们医院协助治疗的。”

      “他们懂医吗?”

      “不懂。”

      吴斯朝王老礼貌而不失尴尬地微笑:“王老,我觉得要不还是咱自己来吧。”

      王老也回了个尽在不言中的笑容:“也好。听说小吴你也有特殊能力,这里的人都是官方严格审查过的,也都签过保密协议,你可以尽情发挥。”

      让外行来指挥医疗,没有比这更恐怖的事情了。

      做医生这几年,吴斯最怕听到的就是这类话。

      “大夫你别给我开这个药了。为什么?我三姐的外甥家四舅姥爷说,这个药会把人吃傻。”

      ……

      诸如此类的事情数不胜数,他知道这种现状是有原因的,90年代开始,确实有些医生在时代大潮中迷失了自己。

      大处方、大检查屡见不鲜。

      人们对医生的信任度越来越低,对此他也很无奈,这不是他一个人能改变的事情。

      但请相信一个简单的事实,三姐外甥家的四舅姥爷不会治病,广播中的骗子、网络上的骗子也不会……

      既然这个异能科的人也不会,请他们干什么?添乱吗?

      “贫血貌;双侧瞳孔1.5:1.5mm,对光反射迟钝;口唇紫绀;未见颈静脉充盈怒张;双肺呼吸音低粗,广泛湿罗音;双下肢水肿……”

      正在针对性报出患者体征的吴斯忽然一愣:“王老,您看这里,这是……?王老?”

      “别叫了。”穆灵妍也有些尴尬,“你开始查体时王老就看着他手里的……书,走了。”

      “……”

      这LSP果然是冒名顶替的吧?!

      吴斯只好转而询问旁边的穆灵妍:“你看他背上这块,我怎么看着发黑?”

      老者背部大约第七胸椎水平,中线偏左约3公分的位置有块淡淡的黑斑,并不像是痣,也不是瘀斑之类的皮下出血。

      穆灵妍的麻花辫已经盘上了头顶,用帽子包了起来,此时闻言凑过来仔细查看了一下。

      然后看看吴斯:“你眼镜该换了,这眼神怎么给人看病?”

      “唯独你没资格这么说我!”

      眼镜都厚成酒瓶底了,谁给她的自信说这种话?

      话说查体结束,脑内游戏也毫无反应,这患者的病,真的和超自然事件有关系吗?

      “吴医生,血气分析结果出来啦,你在电脑上看一下。”

      吴斯闻言打开床旁电脑的工作站,输入卡片上的账号密码进入,点开血气结果。

      二氧化碳分压43,氧分压67。

      还可以,在无创呼吸机支持下勉强维持在正常值边缘。

      乳酸4.7,现在暂时考虑与组织灌注不良、缺氧,已经可以确诊休克了,但休克类型还无法确定。

      现在低氧已经纠正了,等把血压也提起来,就可以通过乳酸的变化趋势,再行判断病情。

      代谢性酸中毒还不明显,碱剩余-3.2mmol/L,可以继续监测、观察尿量。

      一个血气分析,在合格的ICU医生眼里,是可以看出很多问题来的。

      说是ICU诊疗中的第一把利刃也不为过。

      “护士姐姐,咱科里有喉镜和气管插管的东西吗?”

      “有,你要几号的插管?”

      吴斯看看老人的身高颈长:“用8号管吧。”

      “等等!”穆灵妍此时忽然出声,“你为什么要给患者插管?现在他吹无创呼吸机,指标不是还可以吗?插管上机也是有风险的你知道吗?”

      一股火从心底生起,撞的吴斯脑门儿咣咣的,他的语气也带上了火药味:“患者现在是浅昏迷,刚刚查体你没看到?自己去算格拉斯哥评分!昏迷病人不插管,你非等他误吸、肺炎、呼衰加重了再插?”

      深吸一口气,吴斯对她下了最后通碟:“愿意帮忙就去电脑上把我的医嘱补开一下,写写病历。不愿意帮忙就请你安静,人命关天,现在我没功夫和你废话。”

      说罢吴斯没再看她,过了一会儿,身后传来了敲击键盘的声音,回头一瞥,她竟然真的补医嘱去了。

      “还以为她会胡搅蛮缠或者哭着去告状的……”

      暂时抛开杂念,东西已经备齐,吴斯准备给患者气管插管了。

      而他也再次体验到了这里的壕气。

      本以为拿来的是普通喉镜,没想到是电子可视喉镜。

      而且这可不是网上几十上百块一个的坑爹货,看这可调节长度的支架、多角度旋转的2.5寸LCD清晰彩色显示屏、高亮度光源……

      吴斯看不出这是什么牌子,但是用起来手感完全不输嘤国麦氏。

      看了一眼监护,心率103次/分,患者的血压已经被间羟胺提到了145/80,算是一个比较安全的水平了。

      “受累,来人帮我把他肩膀垫一下,谢谢。”

      正在打字的穆灵妍看向这边,张了张嘴似乎又想说什么,但终究没说出口。

      吴斯猜也能猜到她想说什么。

      原本插管过程痛苦,常常用丙泊酚、咪达唑仑之类的镇静药,联合琥珀胆碱等肌肉松弛药物,将患者麻醉后再进行。

      但临床工作最忌讳死板,镇静药都会对心率和血压产生很大影响,在低血压、休克的时候使用更要谨慎。

      患者已经昏迷了,哪怕是浅昏迷,也不必再冒这么大风险静脉给药,局部喷一些就可以了。

      “还好你没开口,不然这顿骂算是又挨上了。”吴斯暗道。

      谁都是从新手菜鸟一路走过来的,自己也是,当年实习的时候没少挨骂,他并不鄙视新手菜鸟。

      但如果又菜又不分轻重,非要在抢救这种争分夺秒的时候捣乱,那不是自己找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