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龙吟

      (求推荐票)

      深林中,陆雪琪怯生生的站在那里,清冷出尘之气全无,清纯绝美的小脸上含羞带怯,一副銯怕怕的样子,那副模样,竟有着惊心动魄的诱惑。

      张小凡知道,是那山洞中自己迷失心智后,又中了那等淫毒,便没了一丝一毫的怜香惜玉之心,使得娇花初惝绽就历经数次****的摧残。

      䅭 那次的记忆对于陆雪琪来㵥说显然不是美好的,长时间的风雨洗礼使她从此有了心理阴影,本能的对此有些惊惧害怕。

      孁 졩他走到陆雪琪身前,有些怜惜的抚摸着她驺的水嫩俏脸,低声道:“琪儿,对ꊴ不起,我不是故意的。끉”

      ᅳ 陆雪琪的身子颤鑰抖了一下,摇了摇头,又见张小凡没有多余的动作,她心中微微舒了口气,羞涩的抬起眼眸,对上那双充满温柔怜惜的眼神。

      她心ॻ底一暖,再次投入情郎的怀抱,过了片刻,才低声道:飋“小䏹凡,我,对不起,我怕。ⶥ”

      见她还是一副心有余凿悸的样子,张小凡面ᨵ露苦笑,暗暗决定等此间事了后,就再带她好好体验一次,到时候销魂蚀骨,食髓知味,说不定可以彻底消除她的心理阴影。

      玊......

      三日﷎后,正魔两道争端再起,不过魔教中似乎并没⩀有来什么大人物,张小凡有些好笑的看着场中骂骂咧咧的野狗道人,而与他对战的则是天虞音寺颽的一位高僧。

      野狗道人的法宝被他的烧火棍重创过,再加上他本来修为就比不过这位僧人,因此全场都在被对方压着打。

      魔教众人见他如此狼狈模样,不仅没有相帮的意思,反而一个个嗤笑出声,人俵群中,年老大뼔等一众炼血堂的人面色有些难看,见野狗道人킡被对方一个金色木鱼追着满天跑,耳边传来一阵阵幸灾乐祸的声音,他心中一怒,飞身上场,出手救援。

      他的道行自然不是野狗묰能比的,尤其是那赤魔眼异常诡异难缠,便是曾书书和齐昊也吃亏过。

      他一上场,场面立刻发生变혞化,没几个回合,便将那僧人的◍攻势抵住,好在天音寺的佛门大法对煞气天生就有㊀克制之意,因此双方倒也打得有来有回。

      野狗道人得了喘息之机,立刻返身就是一通띟臭骂,将这天音寺僧人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 一旁的田灵儿见对方以多欺少,她少女心性,又是第一次正面面对魔教妖人㬇,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几日以来,每次与魔教妖人交手都是大出风头。

      见她在下面蠢蠢欲动的,张小凡立刻拉住了她,笑道:“灵儿,对方的轋法宝暗中含有煞气,可以污染仙俷家法宝,此次你就不要上去了。”

      话说完又见那僧人在年老大的攻击下落入下风,张小凡转眸望去,却见齐昊和曾书书皆是面色有些难拸看,显然对这赤魔眼的诡异记忆犹新。

      ᪸ 隐约间,察觉渌到一道目光在盯着自己,他若有所觉,望了过去,却见陆雪琪正望着自己怔怔出神,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张小凡见状,微微一笑漼,然后冲她一阵挤眉弄眼。 㧠

      陆雪琪面色一红,还了他一个白眼,收回ࠁ了目光不再看他,手中天琊神剑却突然蓝光大盛。

      劓张小凡见她就要出手,顿时担忧起来,他可是鎧清楚记得,这野狗道人嘴上没个把门的,最喜口出污言秽语。

      軺张小凡自然不是担心她打不过对方,而是担心她因此受了委屈。

      想到此处,张小凡冷哼一声,几乎是和陆雪琪同时飞了出去。

      两人在半空一顿,陆雪黅琪微微一愣,廮随即疑惑着看向她。

       张小凡也没有解释,只向她摇了摇头,然后冲到场中,朗声道:“哈哈哈哈,年老大,丑老챆狗,可还记得我么?”

      陆雪琪见他已然出手,只能退了回去,她本来也不过是为了青云门威名才出手罢了┒,见张小凡想要动手,便又乖乖的返了回去。她可是知道,张小凡现在的修为,也只是比她低了一点点而已。

      文敏眉头皱起,看了眼气质潇洒不羁的少年,心道果然是一物降一物,自己这个脾气古怪得小师妹一向倔强好强,清冷孤傲,即使在恩师面前也是一般模样,何时见她有这么听话过?

      囒对方只摇了摇头,她便像个乖乖小媳妇儿一般,毫不縊在意的改变了主意䒥。

      随即她又想到两人的打赌,ᆞ还有七脉会武决战时的相爱相杀。

      一个是妖孽般䐞的少年,一个是天资绝世的人间绝色,这么一想,她突然觉得,恐怕还真是只有这般惊才绝艳的少年,才能配得上自己这个美若天仙的小师妹。

      手中烧火棍青光大盛,风驰电掣般向着野狗道人杀了过去。

      野狗道人和他连续交手数次,自己的灰色獠牙法宝更是多次受了对方重眏创,他自然对张小凡恨之入骨,但同时也更加惊惧张小凡手中的烧火棍。

      릍因此,一见到这诡异牳的烧火棍攻了过来,他几乎是想都没想,再次逃蹿起来。

      张小凡见他跑了,也不去追,反而是手中法诀一引,向着年老大攻了过去﬇。

      콪 同时向着那名高僧朗声笑道:“这位师兄修为高深在下佩服,只是斗了这᜽么久,想必您也累了,接下来就由在下降妖除魔吧。”䝢

      高僧闻言也不客气,道了一句佛号后,好心提醒道:“魔教妖人奸诈狡猾,施主㲸多加小心。慛”话说完便退了下去。

      年老大见他们二泆人这般旁若无人的样子,心中恼怒,尤其是其中还有个臭小子暗算过他。

      如今见他插手斪,正所谓仇人见面眼红三分,当下冷哼一声,巨大的红眼中射出一道红光向着张小凡射了过来。

      张小凡微微一笑,毫不在意的用噬魂棒向着那红光挥了过去,二者刚一接触䢨,㸯红光多少溃散。

       年老大见状虽然毫不意外,但还是忍쿶不住暗骂了几句,紧接着,巨眼中红光连连闪烁,一道道红光连续不断的从各个方向射了过去。

      张小凡毫不在意,对方的攻击含有煞气,可以污染仙家法宝,但面对他的烧火棍,完全就是孙子遇见了爷爷,因此他也不用做䉈什么,只是心念一动蓭,烧火棍顿时青光大盛,形成一道青色光幕将他周身包裹。

      张小凡站在青色光幕中,含笑凌空而立,神态从容,潇洒自如。

      ꯈ年老大在外面使劲手段,费劲心机洞,赤魔眼源源不断发射出红光,却丝毫无用。

      场下正魔两道看着眼前这有些搞笑的一幕纷纷惊奇不已。

      正道这䆟边,青云门的年轻弟子,见到张小凡潇洒轻松的应对对方攻击,比之刚刚天音寺的高僧敧那般辛苦模样,明显强了不少,自然一个个开막心不已。

      樌 㳴尤其是田灵儿,更是欢呼雀跃,又是鼓掌又是欢呼,“咯咯”娇笑个不停。

      反观魔럮教阵营里겓,一个个均是对着炼血堂的几人骂骂咧咧的,各种挖苦嘲笑不绝于耳。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八百年前炼血堂风光一时,称霸魔教,现夋如今败落了,自然少不了有人落井下䖮石,吃不到葡萄就嫌ꔍ酸。

      睐 场中年老大见赤魔眼不见效,又听到身后的嘲笑辱骂之声,面色更加难看起来,野狗道人比年老大还要忠心炼血堂,此时见炼血堂受辱,他哇핰哇怪叫两ἓ声,驱靣使着自己的灰色獠牙攻了过来。

      再加上他的攻击,青色光幕不消片刻就渐渐支持不住,张小툘凡冷哼一声,撤去青色光幕。

      他随手一招,烧火棍顿时飞回他的手中,紧接着耀眼的青光陡然大盛,化为一道青色光柱向着野狗轰了过去。

      野狗见状,怒骂了一声后,再次狼狈逃避Ⓨ,年老大趁着他攻击的间隙,巨大的红眼更是连连射出红光偷袭。

      现在的张小凡的修为早已今非昔比,面对苜他的偷袭骚扰应对从容,每次都能利用烧火棍轻易地化去年老大的攻击。

      场中,仗着墾法宝利器,他小小年纪,以一敌二,犹占上风,让得正道这边各大门派称赞不已。

      郇青云门弟子听到周围同道的称赞,个个觉得面上有光,暗赞一声果然不愧是七脉会武魁首。

      张小凡一边接下年老大的赤魔眼,一边追着野狗道人穷追猛打,各种法诀誖齐齐向他砸了过去。

      便在此时,一道黄色飞剑陡然从魔教众人中射出,带着尖锐的破空生,快如闪电般飞了过来,眨眼之间,就到了张小凡的面前。

      张小凡心中一惊,自然知道这是刘镐的法宝,眉头皱起,手中掐诀,一道青光湛湛的太极图凭空而生。

      眨眼间,太极图刚一形成,便和疾飞而来的黄色仙剑撞到了一起。

      趪 ꄡ“轰!” 峠

      半空中一声巨响⍨传来,耀眼的青뎀黄二色光芒ᓭ猛然爆发,又都瞬间消散,张小凡仓促应对,被巨大的力道震得倒飞了两丈远才堪堪停下。

      年老大和野狗道人抓住机会,数道红光和彷灰色獠牙更是趁机攻了过来,与此同时,刘镐也飞入场中,驱使着黄色飞剑杀了过来。

      张小凡冷哼一声,手中烧火棍瞬间黑气翻涌而出,烧火棍带着滚滚黑气犹如一븳条巨龙一般,仰天怒吼一声,向着넴红光和灰色獠牙冲了过去。

      ᪍与此同时,张小凡一手掐诀,一道太极图再次凭空而出,太极图刚一出现,顿时爆发出耀眼的青光。

      炼血堂里的绮玉夫人和刘镐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