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琼黄梅戏

      ⛌ 山风肆虐的在群山重穿鯲行,发出恐怖的嚎叫声,经过了成片的树林,房屋和高台,还有站满了人的广杴场。

      高台旁插着的黄色旗帜,在风中猎猎作响。

      “苦难,腐败,欺凌!”

      许安上前一步薂,迎着台下众人的目光大声说道。

      ⠣“我等小民,每日面朝着这黄土,日日耕种不休,忍受着太阳的暴晒,凛冬的寒风,只为求得一条生葠路。”

      台下众人恐惧賮的ꀻ神情慢慢消失在了脸上,取而代之ᒽ的是哀伤。 ᡨ 肵

      正如同许安所说的一样,这些鹿台山媽的人之前每天几乎都是在⟯田间灷劳作,在山间去狩猎,找寻野兽,顶着暑日的烈阳,冒凛冬的寒风,穿的却是单薄的衣衫,吃的却是几乎没有油水的食物。

      他们的亲朋好友,漫长的冬季中,多少亲人死在了寒冬,多少亲人死在了晭饥荒礫之年。

      “天下大旱,颗粒无收,而赋税益重,只因宦戚权贵欲骄奢享福!”

      有人想起了那些收取赋税的官吏,各种各样奇怪的赋税,一波又一波彷佛永无止尽一般。

      饥荒之年不仅没有等来赈济的粮食,相反官吏却越来越多。

      “贼寇在山间田野上横行肆鬵虐,但朝廷却对我们不管不顾,任由我们遭受欺凌。”

      台下有人攥紧了顢拳头,许安的话让他们想起了曾经的遭受⍆苦难的日子。

      他们没等来援助,却等来了流窜而来的贼匪。

      贼寇日渐增多,横行太行,成群结队的在周边的聚落抢掠。打破了他们破败的房门,抢走了⬶家中本就不多的余粮,掳掠走了왡他们的妻女。

      “你们想知道为什么ꠎ吗?”

      낫许安看着台下沉闷的众人,顿了一顿继续说道。

      侯“因为你们没有力量,你婛们面对握着麥利刃的贼寇毫无反抗之力,你们害怕官吏身后的穿着革甲的军兵。”

      “你们手中握的是猎弓和农具,他橆们的手中是利刃和强弩。”

      “你们应该庆幸进入山寨的是我们,而不是贼寇和汉军,因➶为贼寇会叾掳走你们妻女,Ģ抢走你们家中所有的财物!”

      “而汉军会斩下你们的头颅,来向他们的上官换取军功。”

      低下闹哄哄的交头接耳声汇成了一片,四周的黄巾甲士走上前Ḩ去,才止住了骚动的ᝮ人群。

      ﰓ“我乃颍川太平道渠帅许安!”

      “我是黄巾军的将军!”

      许安缓缓扫视着台下的众人,在黄巾军兵的控制下,所有人的揱目光再次聚集在了他的身上。

      ๕ “今天起,只要你们⸳加入我太平道,一切都会截然不同,你们将不再是农夫,不在是猎户,你们是太平道的信徒,是黄天的使者,就如同我身嚩边的这些甲士一样。”

      “我保证再也没有筢人敢肆意欺辱你ᦢ们,这里的젯每一个太平道的信徒都是你的同道,每一个军士都是你的袍泽,如果횬有人胆敢欺辱你或者是你的家人,那就是与我许安为䢤敌,与成千上万的太平道ᓏ信徒为敌!”

      䣸 “我们会为你们讨回公道!”

      “哪怕是朝廷,是汉军,也要倾听我们ͳ的声音。”

      四周的黄巾甲士额前的黄巾在山媓风中飘扬,将手中的戟戈高高举起瑃,向高台上的许安示意。

      뺘 台下的众人都흪目不转睛的看着高台上的许安,从᡿没有人这么躱和鈶他们说过这些话,包括他们的族长。

      在贼寇来蔏临的时候,在高高在上的官吏面前,在他们饱受欺凌的时候,很少有人站出来帮助他们,哪怕是同宗同族的亲人,只能默默忍受彪。

      一名黄巾甲士将一堆土黄色的布条放在台下后,许安敲响了身后的步鼓,一辆辆运送着粮草的车驾,被黄巾甲士推到了槀广场的旁边,随后锅灶被立起,一袋袋粟米被锋利的刀剑划开벁,倒ຯ入锅中。

      䳘另一辆车驾上堆叠成小山的肉脯几乎吸引了广场上所每天有人的目光。

      ꧼ “렾粮食,兵刃,衣甲,这些东西你们只要加入我太平道,加入黄㞯巾军,我保证你会쾰拥有一切。”

      ോ“你们若是ࠈ有人怕死,愿㧷意任人欺凌的粌活着,愿意继续过那种朝不⽦保夕的日子,现在쿄还可以离开着鹿台山,如嶩果你们愿意跟着我许安,愿意加入太平道,愿意拿命去争一条좤活路,愿意为自己家的妻儿争一份前途놽,㺷堂堂正正的活下来,就留下来。”

      矛 釛“愿意留下的人,拿上台前的黄布缠在你们的头上,从此你们就是太平道的一员,是黄巾军的一员,粟米,肉脯应有尽有!”

      台下的人出乎意料的安静,好像集体失声了一般。

      许安看着台下众人各自不一的神情继续说道。

      “你们之前所受的遭受一切屈辱,我黄巾军都会用手中的兵刃来为你놩们讨回应有的公道。”

      㱏 许安内心有些忐忑,说出这些话已经绞尽了他的脑汁,他也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

      如何鼓舞人心,如何鼓舞士气,在下曲阳短暂的日子里张梁教了他咤一些方法和话语,一路过来路上许安从《太平经》뱆中也㍪学到了一些。

      人群中走出十多个人,不知什么时候头上已经戴上了黄巾,来到台前向许安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

      “太平道弟子李从拜켣见渠帅。”

      “太平道弟撵子李安拜见渠帅。”

      “太平道弟子王䄓阿拜见渠帅。”

      틅 ……旄……

      有一便撠有二,寨中太平道的几个人先带了头,越来越多的人也跟着走出了人群,ᒲ捡起了地上的黄巾戴在了头上。

      他们ൗ虽然只是一群羔羊,没人不想过上更好的日子,没人不想保护自己的家人,ꇁ更Ӧ没有人想毫无尊严的ᳱ如同行尸走肉的活着,哪怕他们曾经如此。

      푊 更何况,刀刃加身,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足足鈟两百多名全副武装的甲士,也容不得他们反抗。

      这些羔羊坐在锅灶旁边的地上大口大口喝着粟米粥,甚至껆每个人还都分到了一块烤的金黄的肉脯。

      “走吧。”

      李恒推了推王任,广场的人越来越少,几乎只有和两人颇为亲近的十几人还站在原地犹豫不决。

      至于赵乐,他早早的便已经戴上了黄巾站在了许䴽安的后方。

      “你说对,这确实是个机会。”

      ࿒ 匘 王任也没有再犹豫,跟着李恒一起捡起了台前的黄巾,广场上最后剩下的十几人也詞随着两人的步伐戴上了黄巾。

      再后面,无论是青壮年,还是老弱妇孺都儆分到了一煯份热气腾腾粟劾米粥和烤的香气四溢的肉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